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找我谈甚么买卖?”叶昭缩回了脚,一时半会享受下还行,时间长了,红娘一个不耐烦,小粉拳轻轻敲打,怕就能把自己脚骨敲碎。

    “我想去上海。”苏红娘语调很平淡,却令叶昭一怔:“去上海?”

    不过叶昭随即就恍然,笑道:“发展‘地下党’么?”

    苏红娘赞许道:“你这家伙,越来越聪明了,怎样,跟我走一趟?介绍些人与你认识。”

    叶昭心中一动,可旋即就轻轻叹口气,现在可不是公子哥儿只管迷恋美色之时,虽说自己看似优哉游哉的,但广州百废待兴,新政初开,实则所有重大问题都由自己决定,一时又如何走得开?

    苏红娘见他神情,轻笑道:“倒也不必为难,等我从上海回来,再介绍人与你认识也可。”

    叶昭点头,公平党的头面人物么,自己倒也真想见见,只是不会以这副面貌,这个身份同他们见面。柔声道:“注意安全,可要我派人护送?”

    苏红娘微微一笑:“我还照顾得了自己。”

    叶昭讪讪点头,红娘虽说在自己面前霸气内敛,但那铮铮傲骨却言行间自然而然流露。

    “主子!水好了!”浴室中,隔着门,有小丫鬟清脆的声音。浴室向外也开了门,主子每次回府第一件事就是洗澡,这已经成规矩了,不用吩咐,几个小丫头一桶桶抬了热水进来,也将洗漱用品准备妥当。至于浴室的土暖气,早就生上火,虽说是在广州,但寒冬时节洗澡,出浴时可冷得紧。

    “你先洗我先洗?”叶昭问完就知道不妥,本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红娘风尘仆仆,就算在广州住处肯定也不如自己府里的洗漱条件,想令她在这里舒舒服服洗个澡。

    “去洗你的吧!”红娘瞪了叶昭一眼,虽没发怒,但显然还是误会叶昭的意思了。

    叶昭干笑两声,起身一瘸一拐走过去推开门,浴室内的小丫鬟们早就退了出去。

    “红娘,你进来看看。”叶昭对苏红娘招手,“过来呀!”

    苏红娘不知道他搞什么鬼,奇怪的走过来。叶昭就领着她介绍浴室内的环境,“你看,这木桶洗澡可有多舒服,花瓣香不香?这叫莲花汤,前朝传下的方子,皮肤越洗越滑。这儿,牙刷牙粉,牙刷有新的,在这刷牙,下水就出去了……”叶昭一瘸一拐,却喋喋不休的卖力介绍自己打造的中西结合、现代与古典结合的“完美”浴室,苏红娘不觉好笑。

    “这儿,里面有睡衣,看,这玫瑰红的合你穿,还有拖鞋,都是崭新的……”叶昭最后将苏红娘领到靠北墙的壁橱前,拉开壁橱,里面有各色睡衣,其中一套鲜红绸子睡衣睡裤极为惹眼,倒还真是叶昭以苏红娘为假想目标订做的,但也不过做了好玩,却没想过真有一天红娘会来穿。

    叶昭又一本正经道:“你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在这住一晚,明日我陪你游历广州城。你放心啊,我没别的意思,我去旁的房间睡。”这倒是叶昭的心里话,真希望红娘能好生洗去疲乏,安安稳稳睡一觉。

    苏红娘盯着叶昭看了几眼,如水星眸好似能看穿叶昭的内心,幸好叶昭心中无鬼,坦然的很。

    “好吧。”苏红娘轻轻颔首。

    “那你洗吧。”叶昭又一瘸一拐的出去,带上了门,看得苏红娘又忍不住抿嘴轻笑。

    ……

    躺在软榻上,尽力不去听那浴室隐隐约约的水声,免得自己胡思乱想,抄起本书,《资治通鉴》,胡乱看了起来。

    翻着书,思绪却渐渐飘到了广东发展上,铁路一项,已经有来自印度的英国工程师开始进行测量规划等前期工作,铁路公司的组建事宜由李小村同英法商人在谈,而这几日,拜访自己的美国、普鲁士、葡萄牙等等诸国商人不在少数,都是来“利益均沾”的,自己也一股脑叫李小村去打发。

    其实在这个时代,几乎所有与欧美诸国交往的官员商人都被贴上了“卖国贼”的标签,就好比伍崇曜,病逝的时候广州人无不额手称快。

    若不是自己有勘定广州之功,有同英法联军血战中树立起来的绝对威望,现在的作为只怕名声也好不了。现在民间胡乱崇拜自己,有许多传言,自己是这个星宿下凡那个神仙转世的云云,自己做的就算再荒唐些,百姓也是盲目信服听从,是以才少了许多阻力。

    但自己相信,随着广东新政的实施,同外界交往的增多,民众们这种极端排外的风气会慢慢改变。

    极端排外,很多时候都是不自信的表现,现今中国的排外,看似民众自信过头,实则还是因为一种对外来不明因素的恐惧。

    明天自己这个巡丵警的工作,就是去贴出大帅府传下的一些新告示,主要还是帮民众破除这些恐惧,例如西方夷人并无用人眼珠子做药引的习俗、西方夷人更不是魔鬼术士,只是面相同我神州民众不同等等。

    只是很浅显的解释,但官家从来没有这么做过,一来许多官员本就懵懂,根本不懂西方科技何物,只能以神鬼之术解释;二来这些流言对于官员来说,只要不威胁他在地方上的统治甚至还可用来维护他的权威,那他们是不屑也不会去解释的。

    其实在这个时代,平息流言的最佳途径就是官家的布告,叶昭想起小时候将书上铅字认为全是真理的朦胧时期,隐约觉得现在民众同自己时代的孩童差不多,对于外界的认识,只靠别人灌输。

    不过这个时代不识字的民众占大多数,尤其是乡下,掌握话语权的是各路乡绅。

    自己已经令广州知府郭敬之召集广州府的地主们“开会”令他们不得在乡间散布流言,更划定了责任区,分片承担肃清流言的责任。其它道府,也要柏贵依次传令办理。

    实则这只是临时措施,等以后乡间启蒙小学办下去,那些教员才是真正破除愚昧的主力军。

    自己准备筹备的第一所中等学校,自然也就是培养最初级教员的师范学院。

    “想什么呢?”香气袭人,叶昭转头,眼前就是一亮,红彤彤罗衣,衬得红娘肌肤胜雪,娇美无匹,容色绝丽,不可逼视。

    “啊,我,我也去洗,你睡吧。”叶昭忙把目光转开,眼角余光,却瞥到那双小巧妖娆的红绣花拖鞋轻轻挪动几步,想来是给自己让路,可那小步子是那么的诱惑,每一步都好像踩在了自己心头,令自己心跳上一跳。

    绣鞋雪足,直面这种真实古典韵味的诱惑之美,只怕任何现代男人都会冲动成禽兽,叶昭心里念着阿弥陀佛,要命要命,逃也似进了浴室。

    叶昭刷牙的时候小婢们就换好了莲花汤,等叶昭解衣入桶,很快,遮挡木桶的山河屏风上的衣服就被小婢们收走。

    靠在包着天然海绵的皮垫上,倒是极为舒服,可想到这桶内刚刚坐过红娘柔若无骨的全裸娇躯,靠过这同一个靠垫,叶昭就不由得口干舌燥,摇摇脑袋,尽量不去想她,想广州政事,可脑子里总是闪过一幅幅绮旎图画,叶昭颓然的闭上眼,索性任由思绪飘荡。

    从桶里爬出来,又用旁边小木桶的热水冲了下身子,这才擦拭干净,去壁橱取了睡衣穿上,本想就直接从浴室南门而出,寻地方睡觉去,可看着身下的凸起,叶昭就有些无奈,被小婢们见到,成何体统?

    在浴室里踱着步,数起了绵羊,准备等情欲消散再出去,可踱没几步,脚下突然一滑,就摔在了地板上,“咚”一声,动静极大。

    “主子,怎么了?”一直在南门外候着的小婢急忙隔着门问。

    “没事。”叶昭想爬起来,谁知道右脚刚支撑用力,就钻心一痛,又摔在了地板上。

    “主子?”小婢惶急的问。

    “怎么了?”脚步声,红娘清脆娇柔的声音也到了东侧门前。

    “没事没事。”叶昭连声说,这也太窘了。

    但可能听到叶昭声音不对,一向警觉的红娘啪一声就踢开了门,红影一闪,已经进了浴室。

    见到叶昭狼狈无比的正挣扎起身,苏红娘开始一怔,随即就忍不住好笑:“你呀,什么时候能有点将军样子?”走过来,搀叶昭站起。

    叶昭右脚刚一沾地,就一蹙眉,苏红娘见状,略一犹豫,就伸双手到叶昭腋下,将叶昭举起,快步走出浴室过堂屋进卧房。

    腾云驾雾般,叶昭好一会儿才醒过味,想说话,人已经被轻轻放在那精美繁复无比的云床前,要说叶昭最满意的就是自己的床了,古香古色的云床制作极为精良,围栏、床柱、牙板、四足及上楣板等全部镂雕花纹,正面装垂花门玲珑剔透,恢弘壮观。

    “成什么话?”被一个女孩子如同提婴儿般这样拎来拎去,叶昭哭笑不得。

    苏红娘却一阵风般又去浴室取了套睡衣扔于床上,道:“换上吧。”转身去了堂屋。

    等叶昭换上干爽的新睡衣,苏红娘这才又进了卧房,可明显俏脸憋着笑意,叶昭心下这个郁闷啊,怎么在她面前多丢人的事儿都有呢?

    闷闷道:“我走了,你好生歇息。”

    “就睡这儿吧,歇一晚脚就好了,再走来走去的,别加重了伤势,我去堂屋睡。”红娘见叶昭模样,倒也不笑他了。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