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终于,黄幔后一声轻轻的叹息,“你,你起来吧。”

    帷幕中慢慢伸出长长的华丽无比的鎏金指套,精美高贵,炫人耳目,令人油然升起一种欣赏权力的美轮美奂感觉,黄幔被轻轻挑起了一条缝隙,隐隐露出一张美艳绝伦的俏脸,眉心一点鲜红,平添了十分妖冶。

    叶昭垂着头,心下琢磨,原来她这时节就喜欢戴指套了,蓉儿怎就没这习惯呢?倒也好看。

    “起来,坐吧。”帷幕又慢慢放下。

    叶昭这才起身,退了两步,坐回金黄织锦软墩。

    “你说的话,我懂了。”懿妃缓缓的道,“你说我是蓉儿亲姐姐,你以姐姐待我,可真心?”

    叶昭又即起身,抱拳道:“景祥若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被雷劈过一次,重生了,再劈次又何妨?

    “好,我知道了!我明日一早便入宫,和姐姐去说。”

    叶昭心下叫声好,和聪明人合作那真是痛快淋漓,若说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哄得皇后钮祜禄氏答应垂帘,那这个人就必然是懿妃。

    “娘娘,景祥告退!”叶昭垂身施礼。

    “嗯,时局艰难,你多加小心。”声音倒是柔柔的。

    叶昭心下一怔,被慈禧西太后真心关怀,那种感觉极为怪异。

    走出东暖阁,叶昭长长舒了口气,自己的事算是办完了,接下来,可就看亲王六叔等如何连横京中权贵了,对六王爷不满的宗室,权臣,可也不在少数。

    日偏西南,却是下午时分了,挂着几只鸟笼的长长庭廊前,照祥和蓉儿正等着他呢,蓉儿穿了一件雪白的貂裘,俊美可爱,无可言表。

    “景哥儿,咱去吃酒叙话?”照祥走过来笑着说。

    叶昭又哪里有时间和他喝酒,忙道:“对不住大哥,我有军务之事,要赶回军营。”

    照祥就笑道:“无妨,下次等有时间,咱哥俩不醉无归。”

    叶昭笑着点头,转头,却见蓉儿正看着自己,亮晶晶的眼珠,就这样看着自己。

    叶昭心下一柔,可,可也想她了,可是,却哪有时间与这小丫头聊几句?

    叶昭走上两步,双手捧起蓉儿稚嫩的小脸,就在她额头轻轻亲了一下,蓉儿大窘,小心思喜悦无限,却红着脸赶忙推开叶昭,“你,你干甚么呀!”哥哥可就在旁边呢。

    照祥干咳一声,忙扭头去看别处。

    叶昭哈哈一笑,随即柔声道:“多加小心,外面乱得紧,这几日不要出去。”

    蓉儿轻轻点头。

    叶昭随即轻轻抱了抱她,转身大步而去。

    看着叶昭背影,蓉儿只是怔怔出神,要说她也不大懂什么情情爱爱的,只知道和相公在一起很开心,很安心,也很舒服。

    ……

    二十余骑雪白骏马在长街疾驰,前方就是德胜门。

    突然,从街旁一栋房屋屋檐上闪过一道寒光,“噗”一声,叶昭翻身落马,插在他左肩肩头的箭杆兀自乱颤,鲜血很快染红了锦袍。

    众骑士大骇,但却反应神速,井然有序,几人飞快下马救助大帅,其余策马将大帅围在圈中。

    屋檐上那刺客刚刚冒头,“嘭嘭嘭”枪声不绝,刺客极快的缩回头去。

    苏纳大喊一声:“左队去追刺客,右队护卫大帅出城!”

    “驾、驾”吆喝声中,护旗卫很快分成两拨,一拨簇拥着大帅飞马出城,另一拨则策马奔向那有刺客的房子。

    守城门的官兵呆呆看着这一幕,委实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

    帅帐中,叶昭正谈笑风生的同刚安闲聊,身侧,玛德教士刚刚给他上了药,又细心的帮其用绷带绑上伤口。

    “大帅,可不知道是何人所为!”刚安脸色阴沉,他很少动怒,但大帅竟然在北京城里遇刺,凶手昭然欲揭,这可不将京城外的六千甲兵全不放在眼中吗?

    叶昭笑道:“谁知道,京里现在乱的很,不可胡乱揣测。”

    正说话呢,帐外快步走进一人,正是苏纳,单膝跪倒大声道:“大帅!左队护旗卫回营,他们说,刺客进了齐布琛府中!不敢擅专,特来请示大帅!”

    刚安就是一怔。

    齐布琛为正蓝旗满洲都统兼领侍卫内大臣,六位领侍卫内大臣中排第一的,统率侍卫禁军,卫护皇帝和禁宫安全,地位极为尊崇,可说是京城极重量级人物之一。

    他为刺客主脑?这,倒说得过去。听闻他和六王爷走得甚近。

    叶昭却是摆摆手,说道:“胡说,齐布琛若想杀我,岂会只派区区一名刺客?我还能逃出生天?”

    刚安蹙眉道:“只怕这是故意掩人耳目,若派的人多了,必然惹人怀疑。此人在疾驰的骏马上尚能一箭正中大帅,听闻大帅当时肩膀痒,侧了侧身子,若不然,怕是正中大帅心窝,如此神箭,若不是大内侍卫中挑选,又哪有这等人才?幸好大帅洪福齐天,不然只怕就被这奸贼害了,我等尚不知是何人所为!好一招毒计!”

    刚安说着,恨恨一拍木椅扶手。

    叶昭不说话,慢慢端起了茶杯,品了口,才对苏纳道:“出去吧,今日之事,不许泄露。”

    “这,怕弟兄们都知道了。”苏纳面有难色。

    果然,就听外面嘈杂声起,一名护旗卫兵匆匆进来,打千道:“大帅,神保统领和赵三宝翼长领队进京去了!”

    叶昭皱眉道:“这两人,简直是惹事的祖宗!来人,去与我追回来。”

    “慢!”刚安拦住了正要奔出去的苏纳,笑着对叶昭道:“大帅洪福齐天,虽然无碍,但叫他二人闹一闹也好。”若想抗衡六王爷,这齐布琛是第一个要换掉的棋子,若不然,就算两宫垂帘,禁军都为他人把持,又如何做的主?关外众勇,总不能永远留在京师拱卫皇权。现今,可不就给了个闹得齐布琛灰头土脸的机会?

    “哦?”叶昭看向刚安,渐渐若有所思,微微颔首。

    ……

    气派巍峨,层层叠叠不知道多少院落的六王府。

    书房中,穿锦绣马褂,俊秀无比的六王爷正娴熟的洒了一圈茶。

    坐在茶几对面的,乃是工部左侍郎、军机处章京杜翰,也就是俗称的小军机。

    “六爷,刺景祥的真不是齐布琛的人?老齐不会说瞎话吧?”杜翰有些忧虑,京城风雨飘摇,牛鬼蛇神乱舞,若任由局势恶化下去,可不知道如何收场。

    奕淡然道:“老齐不会跟我说瞎话,我信得过他。”齐布琛与他一向交好,咸丰帝在的时候却是正准备撤了齐布琛的差,可惜尚未来得及下喻,就驾鹤西游了。

    杜翰奇道:“那,又是谁想要景祥的命?”

    奕冷笑道:“谁想要他的命?想要他命的人多如牛毛,不过这一次,我看是他自己干的吧?”

    杜翰不解的道:“他自己?”

    奕冷笑两声,拿起一个小杯子,道:“苦肉计而已,咱喝茶吧。”

    杜翰开始不明所以,终于渐渐恍然,这一招用出来却是刚好留在密云养病,既不用进京更有借口大军暂缓开拔,又给人六王爷欲除掉他的假象,令朝中权贵对六王生出恶感。

    杜翰就心里叫声好,心说好一个苦肉计,好一个景祥!倒真是六王爷的对手!

    只是,他还是将这一石数鸟之计看得简单了。

    ……

    齐布琛正在内宅院落中晒太阳,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躺在藤椅上,暖暖的日头洒下来,可不知道多舒服。

    刚刚接到了六王爷的密信,言道景祥遇刺一事被算在了自己头上,更要自己小心在意,莫被景祥钻了空子。

    齐布琛就老大的不屑,景祥?败家子一个,什么抗俄名将?什么三千虎贲?不过趁罗刹人不备杀了人家几个平民,换我家老太太,有他那运气,一样连战连捷,走狗屎运而已,还真将自己当人物了。

    兵临京城之畔?吓唬谁呢?我大内侍卫五百人,正蓝旗禁军,管教杀他个人仰马翻。

    在步兵统领衙门前闹事?也就丰生额那窝囊废能忍他,换自己,早抓了送去宗人府了。

    越想越有些窝火,实在觉得六王爷将自己同他相提并论侮辱了自己,正郁闷呢,突然急匆匆脚步响,管家谷杭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进来,“爷,爷,不好了,城外乱兵进城来抓爷了!”

    甚么?齐布琛腾一下坐起来,大骂道:“混账东西,又喝多了吧!”啪一脚,就将谷杭踹了个跟头。

    谷杭翻身,就跪那里连连磕头,大声道:“爷,真的,您快想想辄吧,他们这就想往里冲呢!”

    齐布琛呆了下,随即就大喜,这帮家伙还真敢来自己府里闹事了,那就给他们个教训,说道:“去,从后院去传令,调前锋营来搜捕乱兵。”

    “是,是!”谷杭连声答应着,连滚带爬的跑了。

    齐布琛却是整理了整理袍服,慢悠悠踱步走向前院,离得还远,就听到前院闹哄哄,而奴仆三三两两从前院跑过来,一个个满脸惊惶,见到齐布琛都吓得停下脚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齐布琛骂道:“都给我滚回去!”心里这个气啊,一帮胆小如鼠的奴才,有什么好怕的?

    奴仆们垂头丧气,一个个胆战心惊走在前面。

    等齐布琛到了前院,可就勃然大怒,却见府内十几名亲兵正连连后退到影壁后,从影壁另一边,一排举着火铳的甲兵神情肃穆,慢慢绕过影壁逼过来。

    “知道这是哪吗?你们不要脑袋了?都给我滚!”齐布琛快走几步,站到亲兵之前,威风凛凛的指着闯进院子的甲兵大骂。

    “大人,只要令我们搜院抓刺客,必不惊扰大人!”说话的壮汉正是神保,一看齐布琛神气,就知道是那位领侍卫内大臣。

    齐布琛指着神保鼻子骂道:“你也知道叫我大人?我堂堂领侍卫内大臣的府邸你们都敢乱闯,我看你们无法无天之至,景祥呢?治军无方,区区败家子也想领兵?”

    话音未落呢,“嘭”一声巨响,齐布琛就觉得腿上剧痛,哎呀一声摔倒,捂着大腿杀猪般惨叫起来,鲜血从他手缝汩汩而出。

    齐布琛府上的亲兵都看傻眼了,呆呆看着对面那涨红脸、枪管还在冒青烟的小兵,可不是,不入流的小兵蛋子,竟然敢说开枪就开枪,打的可是一品大员啊?

    亲兵仆役们突然都发声喊,撒丫子就跑,老爷这么尊贵的身份,他们都说打就打,那我们这几条贱命算什么?

    也幸好现在齐布琛疼得几乎晕厥过去,不然怕是当场就气死了。

    神保看着开枪的小兵,就挠了挠头,怎么这帮兵蛋子都比当年的自己还生性?

    小兵情知闯了大祸,咬牙道:“谁叫他骂大帅?干脆!我弄死他,一命赔一命!”说着就伸手拔出了匕首,反正打了这家伙估计自己也没命了,干脆杀了够本,有大帅在,想也不会累自己家人被牵连。

    齐布琛刚刚清醒一些,听到这话,模模糊糊看到小兵手中寒气森森的断刃,只被吓得肝胆欲裂,却是嗷一声又晕了过去。

    神保见小兵真要凑过去,哭笑不得,一把拉住他,说道:“你要捅了他可就真没命了!”回头大声道:“搜府!”

    众甲兵齐声答应,分队而行。

    神保却是走到齐布琛身前,撕了他一条衣袍,用力帮他扎上大腿,免得时间长了,失血而亡。

    ……

    齐布琛呻吟了一声,慢慢醒来的时候,却见身周遭围了一圈人,面前的,胡子拉碴,脸有刀疤,可不是左翼前锋营统领泰都?

    齐布琛可算见到了救星,一把拉住泰都的手,大声道:“老泰,快,把这帮乱兵给我抓起来!”

    环顾左右,自己还在前院,可那乱兵却都不见了。

    “怎么?怎么跑了?快,快去追他们,还追得上!”齐布琛大声嚷嚷。

    泰都微微蹙眉,道:“大人还是好生养伤吧。”

    齐布琛咬牙切齿道:“不砍了这帮乱兵的脑袋,我如何有心思养伤?”

    泰都淡淡道:“神炮营已经从大人府上挖出弓弩贼衣,万事自有皇上圣裁,砍不砍脑袋的,大人言重了。”

    齐布琛一怔,终于渐渐从昏头胀脑的气愤中清醒,看着泰都,心下愕然,却突然明白,京城风起云涌,而八旗权贵,却也各有心思,可不是以前谁都互相称兄道弟满脸和气了!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