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辅国公府客厅,老爷子狠狠数落了好久,才令家人将满脸不在乎的巴二爷扶进了后堂。

    老爷子骂得口都干了,喝了口茶水,这才看向叶昭,摇头道:“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倒叫小王爷见笑了。”

    要说叶昭,其实是比较尴尬的,毕竟巴二叔算是自己的长辈,当着自己的面被老爷子骂得狗血淋头,巴二叔这老先生虽然看起来一点不在乎,自己可着实有些尴尬。

    听老爷子感慨,叶昭更不好插嘴,端起茶杯喝茶。

    老爷子摇头叹息了好一阵,好似才想起叶昭的来意,屏退左右,看了眼叶昭,说道:“小王爷想必知道了?”自是说大行皇帝驾崩的事。

    叶昭微微点头,说道:“景祥正是为此事不解,先皇驾崩,噩耗传出,必然万潮涌动,天下巨变,当此乱世之秋,匆匆忙令景祥率三军剿灭发匪,稍显仓促,军机大事,岂可如此草率,九爷爷乃军机重臣,可为景祥解惑?”

    老爷子叹口气道:“此乃不得已为之,若不立解江南大营之围,只怕我大清国危亦。”

    看来军机大臣们对江南形势的估计都极为严重,叶昭慨然道:“谋定而后动,天下事,越是严峻,做臣子的,越不可乱了方寸,乱了部署。九爷爷,咱们乱不得呀!”

    老爷子微微诧异的看着叶昭,以前从没跟这景哥儿谈过正经事,顶多嘘寒问暖聊几句家事,却不想这孩子变得这般有主见了,可也是,若不然,如何镇得住关外各路悍勇?这可真是三日不见要刮目相看了。

    叶昭又道:“九爷爷,景祥接先皇遗命,屯兵密云,这些时日景祥细细思量一下,等思量过了,给军机处上个折子,还请军机们再议议。”

    老爷子微微颔首,这个景哥儿,有理有据有节,那边儿,可真遇到对手了。六王爷自幼阅遍宫闱争斗,那是自小就玩心眼子出身,加之见识渊博、处事英明,甚得道光爷欢心,相比下咸丰爷可逊色多了,六王没能荣登大宝,实在是因为锋芒太露,道光爷对其孝之一字摸不准,心生嫌隙,是以传位给了咸丰爷。

    可现今,咸丰爷走的急,皇子还在襁褓之中,六王爷把揽朝政眼看已成定局,谁知道,郑亲王府突然出了几位人物,最令人想不到的就是这景祥,同样是二十出头年纪,比六王爷稍微年幼几岁,同样才华横溢,少年老成,现今景哥儿自还谈不上是六王爷的对手,但假以时日,只怕够六王爷头疼了。可想想,六王爷倒好像有先见之明,一直与这景哥儿过不去,当时人人还奇怪呢,景哥儿不过皇城根下混吃等死的黄带子,怎么六王爷就这般看不上他?如今这一看,还真令人不得不感叹六王爷之明了。

    ……

    从辅国公府出来,叶昭令其他亲卫回王府,只领了三两名亲卫直奔禁宫,不知道达春爷爷对自己是个甚么看法,但该说的都说了,看老爷子倒也听得进去。两家本就是世交,交情不比寻常,何况步兵统领衙门给老爷子唱了这么一出,又岂会不引起老爷子反感?

    不过令叶昭没想到的是紧接着就挨了当头一棒,递牌子求见皇后娘娘,在禁宫门前等了多半个时辰,穿着黄马褂的侍卫施施然出来传信:“皇后娘娘偶感风寒,身体不适,不见外官。”

    叶昭心就沉了下来,虽说领侍卫大臣也同六王爷走得近,但六王爷现今是绝不会也不敢切断皇后同外界的联系。钮祜禄氏不见自己,一来自己年幼怕在她心里也没什么地位;二来钮祜禄氏耳根软,可不知道听了六王爷说甚么,只怕早就认可了六王爷摄政的局面,甚至对他言听计从都未可知。

    这可有些不妙,见不到皇后,若贸贸然求见懿妃娘娘,可就容易给人话柄了,倒好似自己这个大舅哥准备同懿妃娘娘密谋一般,那递折子支持两宫垂帘可也不硬气了。

    接下来如何是好?

    叶昭无奈的策马回府,一路上都在绞尽脑汁的思量。

    福晋却是等在了王府台阶下,一袭锦绣旗袍,头板戴彩色大绢花,饰以明珠翡翠,王妃端庄华贵,雍容威仪。但这时候的她,就好像普通的母亲一般,急切的盼儿子归来。

    听到马蹄声响,她急急的就迎了上去,太监丫鬟跟了一堆,鸡飞狗跳,一路小跑。

    “儿啊!”当叶昭跳下马给福晋请安之时,福晋却紧走几步,俯身抱着叶昭哽咽流泪,她可想叶昭的紧了。

    叶昭微觉尴尬,心里却暖暖的,拿出手帕轻轻帮福晋拭泪,柔声道:“额娘,我可没吃苦呢,孩儿长大了。”又笑着变戏法般从怀里摸出一瓶香水,说道:“正宗法兰西香水,额娘,这味道可好闻了,你用用,保管阿玛天天往你房里跑。”

    “去!”福晋轻轻给了叶昭一拳,但见儿子还是这么会享受,弄些稀奇古怪的嗜好也没变,应该没大吃苦,这才放了心,喜滋滋将香水收了。

    在一众太监宫女簇拥下,叶昭和福晋碎步走向府门,叶昭打量着周围的人,却是诧异道:“蓉儿呢?这小丫头片子,也不想我么?”心说看来要打屁股了!

    “甚么话!”福晋气得瞪了他一眼,“蓉儿是正室,你可不许在外面这么说她,成什么体统?”

    叶昭讪讪的笑,问道:“额娘这么喜欢她,难道她睡懒觉都不管么?”心说难道小丫头没听自己的,若不然天天睡懒觉,福晋不在自己面前告状?还这般宠她?

    福晋气道:“就没一句正经话,蓉儿可不知道多勤快,哪像你,日上三竿才起,可小小年纪每天辛劳,我还真心里不落忍,倒想她跟你一般呢。”

    叶昭肚里可就气愤了,这小丫头,看起来对自己好的不得了,怎么诅咒发誓的事儿就不放心上么?

    却见福晋似乎想起一事,叹口气道:“要说蓉儿,真该好好歇歇,从广州回来,她就倦得很,每天下午都要闷在房里睡觉,开始我还以为有喜了呢,谁知道空欢喜一场,这孩子,可不是在广州染病了吧?”

    叶昭哭笑不得,原来懒觉还可以这么睡的?

    福晋气呼呼道:“你还笑,我算看出来了,你呀,就不把她放心上,我话可说在前面,蓉儿就跟我亲闺女一般,以后就算你多宠爱别的女人,可也不许欺负她,不许冷落她。”

    叶昭讪讪的笑,福晋在自己面前,可一点都不像王妃,幸好身边太监丫头习惯了,都不以为奇。

    不过想想如果有一天,红娘这个天字第一号大反贼给福晋规规矩矩请安口称婆婆的画面,叶昭头皮就一阵发麻,这也太吓人了,更苦笑不已。

    “笑甚么呢?”福晋好似目光就没从叶昭脸上离开过。

    叶昭忙收起笑容,顾左右而言他:“蓉儿呢?”要说现代社会,最忌讳整天在母亲面前找媳妇儿,在古代也不例外,但叶昭和福晋母子感情极好,是以叶昭大咧咧的一点也不避忌。

    福晋道:“蓉儿在娘家呢,懿妃娘娘省亲,可还没回宫呢。”

    叶昭一怔,猛地站住了脚步:“懿妃娘娘省亲?额娘,是甚么时候的事儿?”

    福晋不明所思,掐算了日子,说:“五六天了,这估摸着也该回去了。”福晋自不知道咸丰帝驾崩的事儿,是以倒没觉得懿妃娘娘这时候在娘家有什么不妥。

    叶昭却是心思电转,咸丰帝应该是昨晚或前晚驾崩,可懿妃娘娘没回宫,这分明就是没人去通知她这噩耗,当然,她自己可未必不知道。

    咸丰帝也不知道是嘎嘣一下就走了呢还是病了几日才走,若是前者,懿妃娘娘省亲倒没甚么,可若是后者,咸丰帝病重,懿妃却归家省亲,这分明就是被人打发走嘛!这个世界现在来说,懿妃属于被人忽视的那类人,可毕竟是幼皇生母,六王爷将她打发回去省亲,宫里就少了些变故,很明显,六王爷没将懿妃看在眼里。

    叶昭考虑了好一会儿,就急忙道:“额娘,我去劈柴胡同走一趟。”

    福晋愕然看着他,自是以为他想蓉儿了,夫妻感情好是好事,自己抱孙子可就不远了,当下颔首道:“那,我选几件礼物,你帮我捎给亲家。”

    叶昭微微点头。

    ……

    叶赫那拉一族诞了龙子,青砖黑瓦的院落好似也气派起来,前院天井旁的洋槐,叶子落光了,枝干却缠绕迎空而上,有飞龙博天之感。

    叶昭胡思乱想着,随即晃晃头,心说自己在这个世界时间长了,怎么也神神鬼鬼的了?

    蓉儿大哥照祥亲热的将叶昭迎进了偏厅,妹妹诞了皇子,他腰杆子也硬了,但在叶昭面前,还是本能的有些卑微,或许就是暴发户见到世家子弟的心态吧。

    “来看蓉儿的吧?我这就去喊她!”这不是住对月,自也没那么些规矩,照祥起身就想去叫蓉儿。

    叶昭却笑道:“我是来给懿妃娘娘请安的。”

    照祥一怔,随即就笑道:“那好,您等着,我这就给您传话去,可不知道得等什么时候儿,不怕景哥儿您笑话,我这个做哥哥的,想见妹妹一面都难呢。”

    叶昭笑着点头:“我明白。”就从袖子里拿出几张百两的银票递给照祥,说道:“大哥,就算是娘娘从宫里带出来的人,就算您是自家人,可这孝敬也不能少。”

    照祥吃惊道:“这,这就不用了吧?难道这帮奴才还敢吃主子亲人的孝敬?”

    叶昭笑着起身,将银票塞给他,说道:“宫里的事儿大哥可没我明白,再说了,总归也是给娘娘争脸面不是?”

    照祥摇头叹息,自是觉得自己这个准国舅爷原来在宫里奴才眼里,却是能应付就应付,人家未必把你看眼里了。有些郁闷,有些不解。但自知道,景哥儿可比自己懂门道,说的定是实话。

    也不过盏茶时间,懿妃娘娘传见的消息照祥就乐颠颠的带了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银子的作用。

    还是后院,还是那间暖阁,还是隔着一道厚厚的黄幔。

    “奴才景祥给娘娘请安,娘娘吉祥!”叶昭进屋恭恭敬敬打千,却没想到传得这么急,一路上,一些话该怎么说好似还没盘算稳当。

    “镇国将军请坐。”声音妩媚,但好似满腹心事。

    叶昭却是双手将一只木匣奉上,嘴里道:“奴才在关外,给娘娘寻了一件宝物。”

    “甚么物事?”妩媚的声音明显有些好奇,有了兴致,不似方才意兴阑珊。

    旁边太监从叶昭手里将木匣结过,打开翻检了一番,这才送到了黄色帷幔之后。

    “咦?”很快帷幕后就传来懿妃惊奇的声音,更道:“这,这就是望远镜吧?”

    “是!”叶昭恭恭敬敬道:“这支望远镜比蓉儿用过的倍数更高,乃普鲁士出产,这普鲁士陆军最为强悍,千里镜的技艺也颇为不凡。”毕竟懿妃也是女人,如果说将蓉儿玩过的玩具当礼物奉上,那自己可就真成傻子了。

    “倍数?”懿妃不解的问。

    叶昭琢磨着,道:“此乃西洋诸国对望远镜评判之用语,倍数越高,望的越远,也越发清晰,娘娘这支望远镜,可是崭新崭新的,奴才和蓉儿都没碰过,咱大清国就这一个,奴才这才敢献给娘娘。”

    果然懿妃的声音就有些开心了:“也难为你了,还能想到我。”说到后面,却是轻轻叹了口气,想是有感而发。

    叶昭心里就明白了,咸丰驾崩,她是必然知道的,可小皇上生母,在这个时候却被打发回娘家无人问津,对于先皇治丧新皇上登基等事没有一丝发言权,不要说懿妃了,换哪个女人都会觉得失落生气。

    叶昭心思电转,斟酌着用词,毕竟现在的懿妃不是前世同六王爷一起诛杀顾命八大臣的西太后,少了在咸丰身边几年的历练,她的权力欲现在可未必多么膨胀,被人忽视无视固然会生气不甘心,可现在若说叫她垂帘听政,怕是也会吓坏了她。

    却是要想法子怎么劝说她呢?叶昭琢磨着也有些无奈,或许在今世,如果自己不参与进来,懿妃最后也不过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太妃亦或太后,怕是没有成为西太后的资本和土壤,可现在,自己却要将她推上权力舞台,可不知道是对是错。

    叶昭胡思乱想着,嘴上缓声道:“娘娘可知道景祥屯兵密云一事?”说着话就看了看左右。

    “你们都退下吧!”懿妃何等聪明,自马上知道叶昭有机密事要说。

    众太监宫女一起退了出去,更轻轻带上了门,叶昭就开门见山了:“先皇遗命,令景祥率军拱卫京师,当时景祥尚不明白先皇之意,现在却懂了,先皇当时龙体染恙,定是担心圣驾归天之时,有人欺负娘娘孤儿寡母,现下看,先皇圣明!”

    说着话叶昭就站起身,面向北方,恭恭敬敬磕了几个头,“先皇圣明,景祥定保娘娘皇上平安,不负先皇所托!”

    金黄帷幔后,却没有声音,显然,懿妃在审视叶昭。

    叶昭起身,坐回了软墩,又道:“龙驾归天,娘娘想必心中哀切不能自已,却为何身在劈柴胡同?景祥实在想不明白。”

    帷幕后还是没有声息。

    叶昭就不再说话,恭恭敬敬坐着。

    终于,好一会儿后,懿妃轻声道:“你愿意帮我?”

    叶昭心下一怔,现在的懿妃,实在还有些稚嫩啊,既然她这么说,为了坚她之心,自己可要换个策略了,不然这兜来兜去的反而令她摸不透自己的想法。

    当下叶昭站起身,垂首双手抱拳,沉声道:“娘娘,不说先皇所托。就说您是蓉儿的亲姐姐,也就是我的姐姐,景祥不成器,可谁若欺负了我的家人,就是这条命不要,也要给家人出了这口气!”现在关系自然拉得越近越好。

    懿妃轻轻叹口气:“蓉儿嫁了个好丈夫。”

    叶昭却又道:“娘娘如果将景祥当弟弟看,景祥就大胆说几句,说错了,还请娘娘勿怪。”

    帷幕后,轻轻嗯了一声。

    叶昭就道:“先皇驾崩,六王爷跋扈,皇上年幼,如此军国重事可不全由着六王爷的性子来?时日长了,君不君臣不臣,国将不国啊!”

    “为今之计,只有请晋娘娘太后尊号,与皇后娘娘双宫垂帘听政,以拨乱反正,正臣子之心,削乱臣之意!”

    “叮”一声,帷幕后一声响,却是懿妃手里的千里镜落地,她本来就在把玩着千里镜听叶昭计议,听到垂帘听政四字,却禁不住一呆,千里镜失手落地。

    想来,她原本以为,若能得外臣支持,晋太后封号就很满足了。

    叶昭却不给她思考的机会,就跪在了黄缎子软垫上,大声道:“娘娘莫怕!景祥但教有一口气在,必保娘娘平安!北丵京城外,八千虎贲,愿为娘娘肝脑涂地!”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