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六叔!……。

    肃顺快马来到密云军营时叶昭亲自到营门前迎接,kàn着锦绣马褂,神采飞扬的侄子,肃顺心里就一阵安慰。

    肃顺是一个有大志向的人,可惜袭爵的哥哥友王端华才干平庸,不能成为他在朝里的助力,道光爷的时候还好此为省货爷共世时的顾命之臣,可这两年,亲王实在成了一位闲王。

    肃顺为此苦闷不已,可要说去迎附六王爷肃顺却大大不原,不说本就kàn他不上,就六王爷,一味希望和洋夷和睦,软绵绵全亢一丝骨气,和鬼佬们称兄道弟,什么六王爷,叫他鬼舁六还关不多。

    而现今自己这一脉,终于出了个人才,目士之村,存关外把罗剃人一顿猛揍,一洗数十年之颓危国势,这可真皋祖宗保佑,令自只无端端多了个臂助。

    而侄子屯兵密云,剑指京师,更是神来之禁A从辛王那甲听闻六王爷领军机下令关外各部开拔赴江南剿灭发匪,肃顺当时就坐不住了,正想驱马直奔密云和侄芋计议呢,谁知道侄子洪信的友军倒井到了,请自己赴军营叙话。

    肃顺这个宽慰啊这个侄子,可比自己想象的害多丫。

    肃顺同叶昭携手进了中军大帐,一路上明望,却贝旌旋招展,与派森严,一队队甲兵肃然而立,一排排火镝、一玉玉长刀,寒与森森的令人不寒而栗,军营中,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威压,压得人诱不过与。

    肃顺不懂领兵,但却也能感觉到,京里的八旗可没这与势。

    进了帐,叶昭和肃顺落座,护旗卫亲军恭恭敬敬舂上茶就偎了出去。

    叶昭品着茶,问道:‘,六叔,现今京甲形势如价9”

    见叶昭平平静静的模样,肃顺更是暗暗占尖,直县挺不到,王兄能有这般出色的儿子接棒。

    肃顺放下茶杯,叹息道:“奕对消息针锁其严,若不县我同载垣交好,只怕现今仍不知大行皇帝架崩。”又诺,“狈今只知诺芯理丧仪大臣十三人,皆为奕首肯。”

    恭理丧仪大臣就相当于咸丰的治丧委员会,而肃顺所说的载垣,乃是怡亲王,却是在恭理丧仪大臣名单上,这才老漏了天机,令本就警觉的肃顺探听出了端倪。

    叶昭也叹口气,‘,这却未免没了体统,六王爷kàn来跋扇的很啊,只怕未必将皇上放在眼里。”

    肃顺苦笑:“皇上现在懂甚么?”

    就算六王爷对小皇上忠心耿耿,这叔侄俩聊天的时候自也季给其泼脏水,却怎么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商议要借机笤取权力。价甥捆今六王爷,眼见就真有欺负皇上孤儿寡母之心。

    ‘,六叔可有甚么计较?、,叶昭问。

    肃顺却是凝视叶昭,微笑道:‘,你怕是早胸有成竹了吧y”

    叶昭也笑,说道:“六叔和侄儿也学古人贝雅写卉牟堂上如何?”

    肃顺微笑点头。

    宽大的帅案上本就笔墨纸砚俱全,当下两人就拿了丰,望,各自在手心写了几个小字,同时伸出手掌,就都笑了起采,两人车心,皆为“太后听政”四字,只是肃顺笔迹苍劲有力,叶昭的字却否否扭扭。

    肃顺却是越发觉得自己这个侄儿了不得,“、小年纪贝识心机,却委实没见过几个比他出色的。

    肃顺端起茶杯品了。茶水,又叹息道:“可惜皇后性子软弱,只怕未必愿意听政,就算听政,怕也不是老六的对车A”确实,请皇后也就是咸丰爷发丧后的太后垂帘听政是不得已而为之,只有这般,朝堂上才能有抗衡奕之人,可要说钮祜禄氏,德行极好,县很没有权力欲的女人,只怕就算垂帘听政,也会被奕操控存年掌巾,但为今之计,只有勉强一试,若不然这郑亲王府和六王爷府的对台戏,怕暴今败得很惨。

    叶昭却是笑道:‘,六叔,你忘了一个人。”

    ‘谁?”肃顺不解

    叶昭道:“皇上的生母,懿妃娘娘。”

    ‘叶赫那拉氏?”肃顺愕然道:‘,她怎么了9”

    叶昭道:“懿妃娘娘性格刚强,于军国大事颇有贝地,听闻咸丰爷在的时候,时常口授懿妃娘娘代笔批阅奏章,懿妃娘娘必可赞襄皇上以抗权臣。“

    肃顺倒不想叶昭对懿妃娘娘评价颇高,倒暴听说过这两耸尤其皋懿妃娘娘有了龙种后圣眷极隆,时有令懿妃娘娘批阅太章之事,而以侄儿之能,自不会为了懿妃娘娘和他的亲戚关系而本本丘谈毕音涛甲面干系极大,侄儿自然深知。

    肃顺默默点头。

    却听叶昭又道:‘侄儿准备请阿玛存大行皇帝发喜后上友请晋懿妃娘娘皇太后,两宫太后垂帘,以稳朝纲。

    不过在这之前,侄儿却是要进京走一走,拜会各位军机,再给皇后娘娘和熟妃娘娘磕头。”

    肃顺就笑:“你却是要留我在军营了?“他贝机的快,马上就知道叶昭的心思。

    叶昭微微点头:“六叔就和我阿玛境镇密云待我从京掂回亲再细谈。”自己进北京城,虽说觉得六王爷不至干就冒大不韪自接欲丫自己的脑袋,毕竟没什么正当理由。可要罗织罪名还不简单9这个时代,站在高位哪一个不心狠手辣?kàn前世关禧和六王爷对什顾命八大臣的手段就知道了,都能令两位铁帽子王自尽,肆亢忌惮到何种程度?实则又真有什么谋逆大罪了?

    是以自己不能不防,自己进京城,自要有六叔和友王锈领三军以震慑六王爷不要胡来,亲王虽说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长辈,但也不得不给他“糊涂”二字评语,若自己在京城真出了事,怕他不知诺怎么应什,而有六叔肃顺在,自己就安心多了。

    肃顺品了口茶,突然又问道:‘你在关外所携罗剥女耳巾,可有位叫瓦莲京娜的少女?刚刚双八年华。”

    叶昭随口道:‘这却不知,她们叫什么名宰却亚尖问问。”随即一怔,瓦莲京娜?可不是莎娃么?

    ‘六叔怎么问起罗刹人来?”叶昭含糊的友问菲姓胡卉就存军营中,却是自己准备送去上海安置,等查清来历,再琢磨怎么处暂她。

    肃顺眼里却是不揉半点沙子,笑道:‘kàn来你对她有印嘉,在六神屯那庄子吧?这夷女可是块宝,要收好了。老六跟罗剥人议和,罗刹八J专门提出了这一条一要咱们杳找她的下落……兰个月内更帜眦复。”

    叶昭倒是微微一怔,两国议和,被送到京师的罗剥战俘确实大半都被释放,可罗刹人对被俘虏的妇孺却未深究,一来怕县带得这此人多半已经被杀;二来罗刹对人命本也不怎么在平,其县这此人本就蒂国内贫民。

    而在和谈中专门提出一条,要莎娃这小丫头回国,可就不同弄常了,莎娃可真是很有些来历呢。

    既然如此,就更不能轻易交人了。

    叶昭心里乱琢磨着,嘴上道:“六叔,我尖准备讲京一事这就着人带你在营里走走。“

    肃顺站起来,笑道:“好啊!倒要贝,识下你威震关外的三干原贲。”咸丰爷走得急,没留下抗衡六王爷之术,不然以咸丰爷对六王爷的忌惮,若知道自己早早亡故,又岂会着他领军机事务》列,存这一走,可就令六王爷在京里坐大了。可另一方面,咸丰爷老了,侄子的兵权可一时半会没人敢动,不然只怕一半年内,新军军务就要转交他人之手,说起来咸丰爷这一走,对郑亲王府一脉,乃暴福祸相依。

    对于侄子手下的数千甲兵,肃顺也喜好友的很诈接一睹贝采A

    叶昭只带了护旗卫二十名亲军进城,熏军清一声,白声骏马,腰挤战刀,马镫旁斜插卡宾枪,各个彪悍精壮,均旱挑汝的军巾精铠。

    东城广渠门前,接到信的达春早等着呢,正存张哇流泪,可不知道是不是烟瘾犯了。疾驰的骏马马蹄声,令这春精神一振,向北方kàn过来。

    ‘吁吁!”二十几匹骏马眨眼即到,存城门前被勤了缥练纷纷嘶鸣着原地打转。

    ‘阿哥!”见到叶昭,达春飞快的扑上来~

    叶昭下马,和达舂结结实实的抱在一起,此时的世来,大概才有几分昔年满洲子弟的野性豪迈吧。

    用力抱着叶昭肩膀,达春哽咽流泪:‘阿尊,我可极死你丫!”

    见他真情流露,叶昭心下一暖,笑菩用力拍丫拍他,“哭什么鼻子,还是男人么?”

    达春傻笑几声,抹去泪痕,道:“可不知箔怎么的,就流马尿了。”

    叶昭哈哈一笑,松开他,拉他携手进城。

    城门洞的官兵kàn来并没有接到什么关千都锈大人的禁令,听闻皋镶红旗副都统加神炮三营统领回京议事,纷纷打干行礼A

    现今是1856年1月,快过年了,天气却干冷干冷的,北风呼啸,吹在脸上刀刻的疼。守城的士卒本来手都撺在袖午甲,正一个个跺着脚骂鬼天气呢,突然见到都统大人身后这二十几骄横枪立马傲睨自若的武士,却都有些发呆。

    等人去的远了,一名痨病鬼般的士兵才吐出口与,诺,“这才叫当兵呢,kànkàn咱们,都他妈什么鬼样子?”

    另一名脸色焦黄的三角眼啐了一口:‘,数你汝身斗披也梭卉景帅手下当差?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痨病鬼大怒,随即回骂。

    两人三两语不合,很快扭打起来。另外。么十友都大声叫好起哄,可算有乐子kàn了。

    叶昭自不知道广渠门前的这场闹剧,也不知活自尹么与畿来敖大,已经有小兵开始用“景帅”来称呻自己。

    他现下心里却没底,虽然顺顺当当进了外掂可涛才哪到哪》内城却不知道进得去进不去。

    若进不去,倒还好了。叶昭心里琢磨着A

    ‘达春,京里有什么消息么?”问着话,叶昭其实也知劣,达春虽然在步兵衙门当差,但就算有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贝吹草动,扳来他也没资格参与。

    果然达舂茫然摇头,说道:“没啊。”

    他是坐马车去的东门,现今却被一名卫士拍着坐干骏马之上,章好他浑身没有二两肉,胯下马丝毫不显吃力。

    叶昭微微点头,一夹马腹,二十余骄飞驰向内城北门德胜门,内城共九门,是以掌管京畿安危的步兵统领全称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五营统,领,又常常称为九门提督。

    而现今九门提督丰生额,与六王爷过从其雳暴六王备必控京城局势的最重要依仗。

    进内城,却也没遇到什么阻拦,叶昭心下叹口与,六王爷若直在各城阻挡自己进京,那眼界就小了,现在kàn,却甚越发不好对竹呢。

    自己又从何着手呢?钮祜禄氐和叶赫那拉氐又该如何说服?其实如果亲王见识明白,由他说服这二位再好不讨一可情只怕被尊巧成拙叫

    自己分量可就远远不够了,却也只能井毅就汕鼓回具却某孪靠亲王和二叔请出交好权贵重臣,轮番的去劝说,到时候友王再上折子则水到渠成。

    自己进城,首要之物却是拜会几位军机,以释自只本,兵密云之疑,总不能让人说出闲话来。

    六王爷,只怕就等着给自己扣帽子呢。

    ‘阿哥,去亲王府么?、,达舂被马颠的身舁骨甘疼,可就掇赶紧下马喘口气。

    按道理,可是一年多没具到福晋了,自该回王府请要,何谓自己心下,也颇为记挂她,还有蓉儿那小丫头,也摁她的紧。只暴时间紧迫,却真走过家门而不能入啊。

    ‘去你府上。“叶昭不动声色的说。

    ‘啊?”达春就愁眉苦脸道:‘,这,这两房正干架呢,我。天没去了。”却是以为叶昭要去他的金屋门

    叶昭哭笑不得,说道:‘,去国公府,我给老爷子叩头。”达春爷爷辅国公淳松,乃是军机上行走,加之辈分高,说话很有此分量。

    达春就苦了脸,‘这,那你就去呗,别抓上我呀”他可最怕家里那位老祖儿了。

    叶昭微微一笑:“这可非得带上你不牟”

    达春叫苦不迭,可若说这世上能难为住他的第一个非叶昭茸属.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