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明血 天涯 明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杰更是惊愕的张大了嘴,他这些年虽然被闲置没有带参谋副长后一直在中枢,如何不知一个营号的意义,有了营号,代表着这支刚刚组建的临时营队就成了永远营队,他虽然不敢再视这支军队当成自己的私家军队,可是自己的部下能有如此出路,不由让他由衷的兴奋

    “臣叩谢皇上弘恩

    “爱卿免礼。”王福亲手将高杰扶起,又将一大堆封赏许诺了下去,生还人人得到相当于上百银币的奖赏,勋是不要钱的大撒低都得到了一枚三级的悍勇铜质勋至于要得到更高一级的勋那还要统计完各人战功再作决定,对于死家人的奖赏更是丰厚,除了物资奖励外,每人都得到一枚三级的银制勋家人可授良田二十亩,有了这枚还可以免掉不少徭役。

    封赏完后,皇帝才下令所有军士下去休息,所有军士都是在兴奋中进入了梦乡,得到高杰顺利焚毁清军粮草的消息,其余明军也都士气大振,虽然在雨中无法庆祝,只是不妨碍大家在营中喜气洋洋的高谈阔论。

    与明军上下喜成一团相比,清军大营内仿佛笼罩着一层阴霾,尼堪领着一万大军狼狈不堪的回到军营后,军粮被劫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军,虽然现在军中还没有缺粮,只是所有军士依然不免忧心仲仲,尤其是汉军绿营兵,他们每天本来只有四个窝头,如今连这四个窝头也要担心,军心又如何能稳。

    皇父摄政王行,尼堪一直跪在中不敢起身,在他身旁边不远的地方就竖着一排的木桩,木桩是是数十颗面孔扭曲的人头,这些人头正是这次运送粮草的清军将领爱星阿和他地戈什哈所有。

    失却粮草后,爱星阿失魂=魄,如同行尸走肉,糊里糊涂的被戈什哈架到天津,得知粮食被劫后,一向温尔文雅地多尔衮说不出来的震怒,不容爱星阿分辨,马上下令将爱星阿连同他的戈什哈处死,爱星阿的戈什哈本以为逃的一命,结果还是死于非命。

    尼堪因为追明军,比爱星阿迟了一天才回到天津营地,他刚回来就听到爱星阿被多尔衮处斩地消息,尼堪顿时感到眼前一黑,他虽然地位高过爱星阿,失却粮草的主要责任也比爱星阿只是尼堪心知多尔]心狠手辣,放下兵马后就匆忙来到多尔衮大院长跪不起,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尼堪刚好与爱星阿等人的人头相伴。/

    这一跪就是大半日,多尔衮仿佛知道尼堪就跪在院中似地,甚至连来来往往的各个将领对尼堪也是似而不见,眼看就要入夜了,多尔]依然没有召尼堪问话的意思,尼堪只得继续咬牙跪着。

    几盏灯笼挂了起来,摇的灯光偏偏照在那些人头上,爱星阿和戈什阿地人头在雨水中淋了一天,脸上都一片惨白,死鱼一样的眼睛仿佛直瞪着人看,饶是尼堪多次在上出生入死,见过无数的死人,仍然觉得头皮麻。

    “希福。军中存粮尚以支持多久?”多尔衮脸上已经没有昨天刚得到消息时地暴怒。只然笼罩着一重寒霜。让正坐着地各个王公贝勒噤若寒蝉。虽然在座之人有不少与尼堪交好。只是谁也不敢给尼堪求情。甚至对尼堪如何处置都不敢询问。

    “回皇政王。按照以前地标准。尚以支持十九日。”希福回道。

    军中存粮最少时只有五日。大部分时间都在半个月之下。听到希福地回答。原本各个忐忑不安将领地都松了一口气。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无论是对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还是军队。国家都是如此。

    多尔衮地脸色却没有变得轻松起来。继续问道:“若是现在从京城重新起运。一次性运送八万石军粮。多久可以到达?”

    希福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低头仔细盘算了一番才露出一丝苦笑道:“回皇父摄政王。估计要二十二至二十五天左右。”

    二十至二十五天。各人都是一阵惊呼。那岂不是说哪怕按最快地速度计算。军中也会有三日地时间缺粮。不要说缺粮三日。就是缺粮一日。万一遭到明军地进攻。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希福大人,是不是弄错了王记得若这次军粮没有劫走地话,再过四日就可以到达军营,也就是说从京城运到这里,即使是下雨也只需要十天时间,为何会快要二十二天。”罗洛宏忍不住道。

    “是啊,衍禧郡王对,怎么会要二十多天,太慢了。”都附和道。

    见到各将领都是一片

    希福只得解释道:“各位有所不知,眼下夏粮虽然按理京城可以收取数百万石赋税,只是老天下雨,各地收取的赋税难予入京,前面一批十万石粮,加上这次运送八万石,已是新收赋税的大半,如今京城存粮已是不多,只有雨停之后,从各地运输的赋税才能继续到达京城,不但如此,数千辆运粮车也连同粮草被付之一炬,朝廷还需要另行征用粮车,算上这些时间,二十二天,只多不少。”

    希福的话,让大厅各个高级将领脸色变得难看之极,半响无语,许多人刚才还认为多尔]对爱星阿说杀就杀太过严厉,如果现在爱星阿重新活过来,恐怕大部分人都会同意再杀一遍。

    “当然,如果运送的粮食少,十天之内还是可以到达。”希福补充到。京城不至于连八万石粮也拿不出,关键还是运输工具缺泛,五千多辆大车一下子被明军焚毁,到哪里再找这么多的大车,如果用人挑或牲畜驮,粮食损耗的比例实在太大,大清本来就缺粮,又怎能将粮食白白损耗,何况京城还有数十万人口,每天消耗的粮食比军队还要多,如果只顾了军队,一旦京城缺粮引混乱,照样会动摇军心。

    听到希福的补充,众人这才将刚才紧绷的弦松下来,多尔衮的目光落到希福身上,叫道:“赫里舍希福。”

    “下官在。”

    “你马上回京,将线之事禀明皇太后及一切运粮工具,五天之内,不管能运多少粮食,一定要将粮食运出。“

    “下官……下官遵令。”希福愣了一下才回道,他是文官,这样的雨天要赶回京城实在是一件苦差事,不过,既然多尔衮点了名,哪怕就是下刀子他也不得不去。

    以现在的天,他要回到京城差不多要二日时间,也就是说他其实只有三天的时间来搜寻工具运粮,三天时间或许连一半粮食也运不到,可是不管多少粮食,能运出来就此时只能顾眼前,至于损耗,暂时就无法顾及了。

    “这次运粮必须万无一失,不知哪将军愿意担此重任?”

    多尔衮的话一问,无论王公贝勒还是各个大将,一个个恨不得将脑袋埋进地下,让皇父摄政王看不到自己,爱星阿就是前车之鉴,派了一万五千大军尚且没有护住,这次运粮又能派多少部队,如果明军再来劫粮,谁也没有把握不丢。

    “怎么,莫非王自去不成?”看到众人视运粮如同避瘟疫,多尔衮脸上不由又现在一重怒意。

    “回皇父摄政王,奴才倒是有一个人……”遏必隆有吞吐吐的道。

    看到遏必隆的样子,多尔衮的脸色倒是和缓了不少,道:“有人选就吞吞吐吐干什么?”

    谨庄亲王,还请皇父摄政王恩准。”

    遏必隆还没有说出人选时,在座的各人都提心吊胆,生怕遏必隆说出自己的姓名,听到遏必隆说出尼堪,许多人一愣,马上就反应过来。

    “禀皇父摄政王,奴才也敬谨庄亲王。”

    “皇父摄政王,敬谨庄亲王素有军功,上次失利仍是大意所致,相信这次敬谨庄亲王一定会小心谨慎,不如让敬谨庄亲王戴罪立功。”

    “让敬谨庄亲王来押粮合适不过。”

    ……

    “看来敬谨庄亲王真是众望所归啊。”多尔]脸上似笑非笑的道,众人一时都讪讪的住口,尼堪现在还跪在外面淋雨,护粮之事对众人是一个苦差事,对尼堪却是一个机会,只要皇父摄政王同意,自然不会再行处罚。

    “去,把敬谨庄亲王叫进来吧。”

    “是,主子。”两名戈什哈回道,很快,已经跪了二个多时辰的尼堪被扶了进来,大概是跪得太久的缘故,两名戈什哈刚一松手,尼堪又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罪臣爱新觉罗尼见皇父摄政王,皇父摄政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哼,尼堪,这次失却粮草应该重罚,只是同为爱新觉罗一脉王可以一次机会,让你再押运一次粮草,戴罪立功,若是能够将粮草平安运抵军营王可以既往不咎,若是再有闪失,你就不用再回来了,自己抹了脖子吧。”

    就这样轻易的逃过处罚,尼堪不敢相信的抬头,看到周围各人对自己的殷殷期盼的双眼,尼堪才胆白过来,大喜道:“谢皇父摄政王。”

百度搜索 明血 天涯 明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明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茅并收藏明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