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明血 天涯 明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无妨,他们不认识我们,最多知道我们存在,就是他关于我们这些人的消息也快到了完淳淡淡的道。

    杜登春顿时释然,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他们来到这里已经半个月了,以两淮都转运盐使司的能力还没有得到消息才奇怪,淮安因为离京城远一点,可能还没有得到消息,可是算算,这几天消息也应该快到了。

    黑,盐工产一引盐只能得到米麦各两斗,才合三钱多银子,官府折色四至六钱,加起来才最高也不过九钱银子,现在盐价每斤要二十五文到二十八文,一引四百斤,合起来要卖十两以上银子,中间价差十余倍,难怪自古盐商如此之富。”看着自己记录的数字,杜登春不由感叹道。

    杜登春不当家,他以前从来没有认为盐贵,盐虽然是必须品,只是每月一人用不到半斤,即使卖一百文一斤杜家也不会觉得吃不起盐,事实上二十多文一斤的盐只能算粗盐,更有奸商渗入沙子,一斤盐还要扣除数两沙(按一斤十六两),真正的好盐卖价四五十文一斤也不稀奇,从陕西流出来的青盐更被认为是上等,富贵人家用来刷牙,价格高达数百文一斤。

    富贵人家吃盐无所谓,对于穷人来说却是一个大负担,普通人家即使是盐紧着用,四五口之家,一月一斤盐总要用到,一年吃盐就要花费数百文,庄稼人家手里又能有多少活钱,只能在其它地方省着又省。

    夏完淳深有感触的点了点头,尽管大家都知道盐暴利,没有调查之前却怎么也想不到盐的暴利如此之深。

    “太祖时,输米于大同仓一石,太原仓一石三斗,输粮到洛阳一石五斗、开封及陈桥仓二石五斗、西安一石三斗,并给淮浙盐一引;输米西安、凤翔二府二石,河南、平阳、怀庆三府二石五斗陕三州三石\,并给解盐一引。弘治期,开中制度改为开中折色,朝廷收入增加,对于盐商来说负担也大为减轻,当时粮贱银贵,一石米只值四钱银子,朝廷每引盐收四至六钱折色,商人交纳的银钱和买粮运边的银钱相差无几,却省下运粮千里至数千里的路费,千里运粮,路途的消耗比到达的粮食还要多,朝廷、商人两方得利,实在是良法,只是这些商人却不知好歹,朝廷区区数钱一引的盐税也要逃避。”

    如此复杂的数字,夏完淳不看任何东西完全信手拈来,杜登春听得佩服时又不免有一丝忌妒,同窗时,无论他如何努力都赶不上夏完淳的进度,只能郁闷的成为夏完淳的陪衬,如今加入羽林卫,夏完淳已是百户长,他分在军需不统属,只是从他们的饷银就可以看出双方的差距,夏完淳的饷银比他足足多了五成。

    夏完淳完全不知道同伴的心思,继续道:“盐价、成本、官府折色,这些都已查清,接下来我们就要查到最近数年两淮盐场真正的出产数,即使查不到两淮所有盐场,至少要查清淮安盐场的出产情况,这才是核心。”

    “这个怎么查,若我们到各大盐场去找,花上数年时间也不够,除非我们能够找到盐使司的帐本才能一目了然,只是盐使司帐本何等机密,恐怕只有同知自己才清楚。”杜登春泄气的道。

    “我们不需要查每个盐场,只要查清楚一个就成,朝廷有历年各个盐场交纳税银的数字,自然也有他们上报给朝廷的产量,只要两相一比较,各级盐使司偷漏多少盐税自然一清二楚。”

    杜登春苦笑道:“一个也不成。最有可能我们去盐场查时被盐丁抓住。说不定把我们直接丢到盐场当苦力。一辈子也出不来。到时再给你娶个黄脸婆。生下子女生生世世给他们做苦力。”

    朱元璋无疑是户口制度\明地集大成\。大明不但有军户。还有匠户、灶户等等。所谓灶户。就是指定一部分人专门从事盐业生产。因为大明初期盐场生产多是以煎为主。需要大灶烧木柴蒸\海水得盐。灶户因此命名。嘉靖元年。晒盐之法才逐渐推广。灶户名称不改。灶户来源大部分是从各州县地民户中佥派地。一入灶户。则不但本人终身为灶户。子孙亦如此。

    大明初期对灶户地管理可谓严格。只是灶户只要生产出盐。朝廷也会按价全部收购。灶户地日子过得还算可以。到了中期。随着盐法地崩坏。灶户要受到朝廷、盐场管理\地双重盘剥。可以说基本沦为赤贫。而且

    作不休。他们被固定在盐场。就是想逃也无从逃可怜。

    听到杜登春说盐场苦力时。夏完淳却是眼睛一亮。杜登春看得心中古。你不会真想到盐场去做苦力。我先申明。我可不去。我受不了那苦。你要让我去。被盐丁抓到。我马上就要报出身份。”

    夏完淳只得打消了念头。真到了盐场。一旦身份暴露。那些盐丁才不会管他们是不是朝廷钦使。一刀杀了往大海一抛。毫无痕迹。即使身份不暴露。进去容易出来难。否则许多灶户早逃了。

    “要是我二姐在就好了,以她的身手说不定可以到盐使司偷到账本。”

    杜登春眼睛一亮,他虽然对夏完淳的二姐死了心,可是依然很想听到关于她的消息:“存古,你二姐这次回家是不是嫁到侯家了?”

    夏完淳摇了摇头:“二姐根本没有回家。”

    杜登春心中莫名其妙的一松,想起夏完淳刚才的话,怀疑的问道:“存古,你二姐真有那么厉害,能够从盐使司搞到帐本?”

    只说可能而已,小时候我就不是二姐的对手,二姐十三岁时家中请来的数名拳师已经不能近身,又到白云庵学了五年,打我十个也绰绰有余。”

    杜登春听得暗暗咋舌,夏完淳是加入羽林卫士子当中最厉害之人,杜登春自认经过羽林卫数月训练大有长进,可是要打起来,十个自己也不是夏完淳的对手,十个夏完淳又不是他二姐的对手,那夏完淳的二姐岂不是可以打自己一百个,杜登春对于夏蕴贞最后一点绮念终于消散,乖乖,这样的妻子娶回家怎么得了,对侯家与之订婚的那位才子顿时同情起来。

    两人商量了半天,想了各种办法,也没有找到可以得到帐本的可行办法,偷偷潜入,危险太大,收买,至少也要是幕僚或\帐房之类的人物,他们的那点银子估计盐使司的一名仆人也看不上……

    “存古,要不我们就回去吧,凭着我们手头的这些资料,足可以引起一场盐政的大变动,当初淮安三大盐商柳三家,范家因为家主被人绑票,被勒索了巨额赎金后又被撕票而没落,彭家是因为一夜大火,将家宅烧得精光而没落,柳家是因为家主到乡下庄院避暑时被强盗闯入杀害而没落。这三件事毫无联系,我总觉得好象与这个田鲁生有关,这个田鲁生不是善人。”杜登春退缩起来,他心中有一种预感,若是再在淮安停留下去,说不定会有危险。

    “三件事\生在田鲁生做同知的一年内,以前三家在淮安都有着百年历史都没出事,偏偏田鲁生来一年就都出事了,接替他们留下来盐业份额的三家生意做得好生兴隆,却没有再出事,凭此,这个田鲁生就大有可疑,三家盐商一年内家破人亡,本来这样的事应当是大家茶余饭后之资才对,淮安本地人对于才\生一年多的事好象有忌讳,谁都不敢轻易谈论,若不是我们特意针对盐务调查,根本无从知晓一年多前还\生过这样的事。”

    夏完淳也同意杜登春的推论,杜登春顿时一喜:“存古,你同意回去了?”

    夏完淳摇了摇头:“急什么,我们到这里时就定好了三个月,现在才刚过了半个月,正是因为疑点大,我们才要查清楚,否则又何以面对朝廷的重托。”

    杜登春心中嘀咕,我们来查盐政可不是查案,何况查盐政之人又不是只有一组,只是这话提出来却显得自己办事不够尽心,只是埋在腹中不提。

    计佑智、盛孟安两人战战兢兢的走进盐使司大门,他们本能以为马上就要面临一顿皮肉之苦,两人已经将知府许鸿远和盐使司同知看成沆一气了,他们明确向知府借兵来对付田鲁生,田鲁生哪还会对他们客气,哪知进了盐使司,他们被带到一个幽静的花园,这个花园景致丝毫不差于知府衙门的余乐园,花园正厅的一张大桌子摆上了满满一桌佳肴,一名身穿四品官服的胖子正坐在一旁等着。

    看到两人到来,田鲁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本官盐使司同知参见两位钦使大人。”

    尽管田鲁生只是略拱了拱手,只是与他们所想反差太大,两人还是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计佑智连忙回道:“田大人多礼了。”(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明血 天涯 明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明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茅并收藏明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