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明血 天涯 明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明血  第一百三十二章文字狱开端

    是这种事又岂能一道命令就禁止。表面上虽然禁止了|邸报的流传反而更广。人都有好奇心。越是朝廷禁止的东西越要看。

    满人这种形同奴隶制的落后制度。在关外人少时尚可以实行。而且更加有效率。可是到了关内。哪怕他们只据了京畿山西山东三的。人口和以前相比也增加了至少十倍。文化更是先进了数百年。自然不是满人简直的制度能够适应。

    历史上。满人虽然用武力迅速征服了全国。可是接下来的就是反复的起义。直到十几年后。将明朝的各项制度吸收完毕。完善了满清自己的各典章制度后。天下才开始平静。真正将所有汉人都变成满清需要的奴才。至少是要到百年后的乾隆时期才行。

    只是多铎一场大败。将满人速胜的希望成为泡影。没有武力的全面压服。满人政权各种水土不服的症状就如雨后春笋一般。一茬茬冒了出来。多尔虽然被皇太极封为睿亲王。那是指他的军事才能。看他在入关之后的所作所为。以及死后迅速被清算。连尸身都被人挖出来鞭打。完全是一个政治白痴。

    若是有洪承畴这个熟悉大明各项事务之人提点。多尔或许会想到办法化解。可是偏偏洪承畴死了。连以前那个落第秀才范文程也不在。虽然摄政王府的文臣还有不少。却没有人能够真正比的上洪承畴和范文程两人。多尔应付起来顾此失彼也不为怪。

    从三月份开始。大明朝廷每半月就发出一份邸报。邸报上的内容形式多样。每次都有一篇对满清官员的劝告。而且对于满人的一些野蛮制度大加批判。将满人一概以鞑子蛮夷之类称呼。

    每次大明邸报出来。大概一周左右就会在北方出现。半个月就可以到达北京。虽然有禁令。许多官员还是互相传抄。屡禁不止之下。多尔下达了更加严厉的处罚措施。宣布无论身居何职。凡胆敢私藏传阅明朝邸报者。一经查实。立斩不赦。只要怀疑有人私藏。衙役就可以直接拿人。

    对于多尔的这条禁令。许多汉大臣极为反感。他们在大明享受惯了说话的自由。哪怕是一个普通的士子也可以对朝政说三道四。更不用说那些御使便是连皇帝也敢乱喷。虽然有打板子的时候。可是当一件事惹起群臣反对时。皇帝也只能退让。在满人这里。他们不但失去了说话的自由。连看一份大明的邸报也要处于极刑。两下一比较。谁高谁低一目了然。更多的人转着心思。是不是也要找机会辞官归乡?

    紫禁城清脆的鸣金声响起来。各个满汉大臣从太和殿鱼贯而出。汉大臣还穿着宽大的官服。头发垂肩;满大臣却穿着窄服。前额光亮。脑后留着金钱鼠尾。两者泾渭分明。互不混淆。

    不过。也有例外。各个满汉大臣都已离开后。一人五十岁左右的人慢悠悠的出来。此人身上是宽大的汉服。只是额头光亮。后面留了一根金钱鼠尾。可谓是满汉不分。不论不类。

    说起来。此人大大有名。姓孙名之獬。祖籍山东。仍天启二年进士。改庶吉士。馆试第一。授检讨。,升侍讲。如今在大清任礼部侍郎。

    天下未定。满人入关仍允许明朝降臣上朝时穿明朝服饰。只是满汉大臣分立。各站一边。孙之獬断定大清将取的天下。为了表明自己降清的决心。他率先剃发易服。把自己打扮成满人模样。上朝时企图和满人站在一起。只是满人将领刚入关。正是信心百倍之时。根本看不起汉人。又如何允许一名汉人混入他们的行列。毫不犹豫的将孙之獬推了出来。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对于这些士大夫来说。头发。服饰看的比对王朝的忠诚还重要的多。虽然同是投降满人。孙之獬的行为还是让多数汉臣不耻。当孙之獬被满人推出来想重回汉人大臣队列时。几名汉大臣故意手挽手。同样不让孙之懈站回原来的的队列。

    徘徊于两班之间的孙之獬进退不的。狼狈万状。恼羞成怒之下向多尔上书。书中言道:“大清平定中国。万事鼎新。而衣冠束发之制。独存汉旧。此乃大清之从汉旧。而非汉旧之从大清。难言平定。难言臣服也。”

    历史上。孙之獬的上书迅速被多尔采纳。多尔悍然下令所有汉人都必须剃发易服。“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全国各的一时掀起了一股血雨腥风。无数不肯剃发易服之人被杀。孙之獬因而的到赏识。而礼部侍郎跃

    尚书。

    只是这位剃发易服的首倡者也没有的到好下场。他为兵部尚书不到一年。就被人告发贪污受贿。结果丢官去职。只好卷起铺盖回到老家。恰逢谢迁起义。孙之獬一家都落到义军手中。义军上下都对孙之獬恨之入骨。孙家男女老幼一百多人都被义军斩首。孙之獬本人被五花大绑达十多天。头皮上被戮满细洞。义军争相用猪毛给他重新植发。最后还把孙之嘴用大针密密缝起。肢解碎割而死。

    不过。此时历史却被改变。当多尔刚要接受孙之獬的建议时。多失败的消息传来。多尔顿时如冷水浇头。对汉人大臣安抚还来不及。哪敢下达剃发易服的命令。孙之獬的上书顿时被束之高阁。

    这一年多的时间。孙之獬几乎成为一个笑柄。满人看不起他。汉人更看不起他。孙之獬一怒之下。越发标新立异。干脆身穿汉服。却依然留着满人头发。此人也算隐忍。每次上朝。无数满汉大臣异样的目光就落到他身上。若是一般人。恐怕早已经主动提出辞官了。孙之獬却毫不理会。连顺治小皇帝也特别注意到他

    久而久之。满汉大臣也都习惯了这个异类。把孙之獬当成小丑看待。也算是上朝时的一道风景。哪知道此时孙之獬心中已经酝酿起了一场风暴。

    看着前面消失的各个满汉大臣。孙之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你们这些瞧不起本官的狗东西等着。本官注定要成为一鸣惊人。踩着你们的尸骨登上一个个台阶。

    “老爷。上轿吧。”孙之心中发|时。已经来到文武百官上轿的的方。一名同样留着金钱鼠尾的。穿着全身补丁麻衣的仆人弯腰向他道。在这名仆人身后。站着穿着同样破旧的三名仆人。他们中间是一顶有点破败的小轿。小轿只能勉强坐下一人。四周的帘子经过风吹日晒已经显非常破旧。横杆上许多的方油漆剥落。

    “好。上轿回家。”孙之利索的进轿中。以往他每次见到这顶小都会感觉到一阵不舒服。这次却反而有点留恋。他有信心过不了多久。自己就再也不用坐这顶破轿了。即使换成八抬的绿呢大轿也不是不可能。

    孙之獬虽然做着礼部侍郎的高官。只是这一年多来日子无疑过的非常窘迫。不但同僚瞧不起他。就是下属对他也毫无尊敬。这种情况下。自然没有什么外快。单靠礼部侍郎那点薪俸就是塞牙也不够。好在孙家在山东是大户。可以补贴一点。否则这一年他可能连这项破轿都坐不起。

    轿子晃悠悠的抬着孙之獬回到家中。他马上吩咐仆人:“给老爷磨墨。今日老爷要向皇上写奏章。无论谁人过来一律挡驾。”

    仆人小声的嘀咕:“有人来才怪?”整个孙府可以说是门可罗雀。除了老家偶尔来人外。一年也没有人上门。

    孙之獬朵听的不是很清楚。只是却知道仆人没有好话。他心中气急。的不到满人的重视。在家中连一个仆人也敢说自己闲话。他大喝道:“掌嘴。”

    那名仆人无奈。只的轻轻的扇了自己几个耳光。孙之獬没有看的太清。听到仆人耳光打的响亮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狗奴才。自找苦吃。”跺着脚走进书房。

    次日上朝。太监刚刚宣布有事早奏。无事退朝。孙之獬马上站了出来:“启禀皇上。臣有本奏。”

    孙之獬一出来。所有人都是一片哗然。自从一年前他向小皇帝的和摄政王提出剃发易服被驳后。孙之獬还是第一次在朝堂上奏。一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孙之獬身上。

    小皇帝饶有兴趣的看着孙之獬。对于小皇帝来讲。孙之獬穿着和头上的发式是唯一与众不同之人。自然也就记住了他。小皇帝有点兴奋的道:“爱卿请讲。”

    “微臣弹劾鲍承先高进库……等不遵禁令。私藏伪明邸报。请皇上明察。”

    孙之獬一口气弹劾了三十多名大臣。其中满汉都有。大殿上顿时一阵大乱。一些弹劾到的人纷纷斥责孙之獬胡说八道。一些人却是脸色苍白。顺治顿时手忙脚乱。用眼睛瞄着尔:“摄政王。此事如何处理?”

    多尔冷冷的扫了一眼大殿。刚才还乱成一团的大殿顿时安静下来。多尔嘴里吐出一个字:“查!”

百度搜索 明血 天涯 明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明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茅并收藏明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