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明血 天涯 明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要下雨了,要下雨了。(提供最新章节阅读>”不但是苏克萨哈,就是多铎、勒克德浑等人也无不欣喜若狂。

    在他们的认知中,大雨是火器最大敌人,虽然雨水同样会造成进攻的难度,弓弦淋雨后同样难予使用,可是只要明军的火器挥不了作用,眼前的战事很快会逆转过来。

    这种狂热还传到了前线正在进攻的清军身上,看到天空中翻滚的乌云,感受到微风吹过脸庞的丝丝凉意,清军上下就象是打了胜仗一样欢呼起来,不过,他们没有将这种狂热转化到进攻上,反而稍稍退却,避过明军如同暴雨一般的火力,他们都想等待,等待暴雨如注,明军火器失灵的时刻。

    在清军后方十里左右的河堤上,无数旌旗猎猎作响,静静的立着数里长的大军,前方一名四十余岁的,头戴金盔,身穿大红蟒袍的将领抬起头看向天空,喃喃自语的道:“要下大雨了。”

    “大帅,怎么办,要不要现在向鞑子进攻?”一名同样四十岁左右,虎背熊腰,铁塔一样的将军问道。

    身穿大红蟒袍之人正是从徐州匆匆赶过来的靖国公黄得功、另一人就是殷洪盛,另外他们的左右李成栋、李本深、何刚等人也赫然在其中,从徐州过来的主力三天之前才到达淮安,又花了二天时间,终于赶到了离战场不远处。

    从这里可以清楚的听到前方战场传来的声音,明军火枪射击地声音就象炒豆子一样响个不停,黄得功昨天到来后。迅速作出判断。清军地进攻虽然急,对于皇帝所率的近卫军暂时无奈他何。

    若是换了一个人,听到皇帝被围,肯定以最快的速度解围,黄得功却没有马上将兵力投入到对清军的进攻中,反而进行了战场遮蔽。将清军偶尔过来的斥候全部截杀,在清军的背后守了一天。

    “传令全军,向前小步前进,等到雨起,再全力起进攻!”

    “是!”数万明军顿时移动起来,这时天色更黑。风声更大,天空中好象随时都会下起倾盆大雨,大风吹起来地沙石声音完全将明军行军的脚步声掩盖。

    “快,快点!”马头庄的山头上,后面一队队明军正小跑上了山头,这些明军身上已经披上了蓑衣。清军只知道火枪下雨无法用。却不知道明军的燧枪不在此列,下雨虽然会影响到燧枪射的速度。可是只要能保证装药时枪管和火药不弄湿,燧枪的射完全没有问题。装药耽搁地时间完全可以由对方因为下雨行动缓慢的时间弥补,反而是清军失去了弓箭这一利器。

    利用清军因为要下雨放松进攻地这段空隙。明军正在抓紧时间用燧枪将前面地火绳枪调换下来。这些燧枪手此时心中也正憋着一肚子气。他们手中拿着大明最先进地枪支。可是除了第一天动用过他们对付鞑子外。这些天一直雪藏在后面。如今终于轮到他们重新上场了。

    看到明军地调动。山下地清军越笃定。看到要下雨。明军已经慌神了。清军非但没有加紧进攻。反而退出了明军地射程之外。

    “皇上。马上要下雨了。请皇上退入村庄。”黄色地伞盖下。阎应元、孙克咸、王公略等人都在向皇帝苦苦相劝。

    “怎么。各位爱卿可是没把握挡住鞑子地进攻么?”

    “皇上。就凭一万长矛手。鞑子也休想跃雷池一步。何况还有燧枪。皇上放心。今日马头庄就是鞑子全体葬身之地。”阎应元回道。

    王福洒然一笑:“既然如此。那各位爱卿还怕什么。朕就要在山上。亲眼看着诸位爱卿如何将鞑子击败?”

    阎应元等人一时无言,他们倒不是怕无法护住皇帝的安危,只是天地之威却不是人力所能抵挡,若是皇帝在大雨下有什么意外,他们就是打败了鞑子也得不偿失,只是此话却不好出口,难道说担心皇帝挨雷劈,这不是明显说皇帝惹得天怒人怨,上天才会降下惩罚。

    若是夏天,王福还真不敢呆在山上,现在是冬天,就是暴雨如注也很少打雷,要不然古人就不会拿冬雷阵阵来誓赌咒了,这半年多地时间,王福一直生存在清军南下的强大压力下,每天都殚精竭虑,眼看就要到了分晓地时候,王福又如何愿意躲在后面,何况这些天,王福每天都站在山顶上激励着羽林卫作战,羽林卫也习惯了皇帝在他们身后,如果王福突然撤走,引起羽林卫军心不安王福才要后悔莫及。

    阎应元等人还要劝时,一滴雨水落了下来,打在干燥的泥土上,在地上溅了一个小窝,接着众人的脸上纷纷落下雨滴。

    王福从黄色伞盖下走了出来,豪气的道:“拿蓑衣来!”

    “是!”两名侍卫连忙给皇帝披上了蓑衣。

    哗啦啦,风沙走石,高高飘扬的龙旗出猎猎作响,雨滴变成了雨丝,落在地面上很快汇成涓涓细流,山下的满蒙大军出震天般的欢呼,阎应元等人无奈的对视了一眼,只得退下回到前面的指挥岗位。

    “攻!攻上去活捉明朝皇帝。”末着任何雨具,只能任由雨水打在身上的满蒙联军却没有感到丝毫寒冷,反而心中一片火热,明军的火器已经完了,只要冲上去,明军就会到处溃不成军,任由他们斩杀,到时可以夺了明军的雨具,粮食、躲进后面的大屋架起大火,舒舒服服的烤着牛羊。

    鳌拜、谭泰、叶臣、塔瞻这些重臣都冲在了前头,他们虽然身居高位,可是并不是什么天潢贵胄,他们的官位爵位都是凭着自己的刀箭一步步拼杀出来的,本身都是勇贯三军的悍将,鳌拜更是被称为满洲第一勇士。

    前些日子因为明军的火器太厉害,他们的武勇无从挥,只能躲在后面指挥,还要时刻担心明军的狙击,如今既然老天下雨,那么他们自然要冲在第一线激励士气。

    下雨后的山路滑溜,叶臣到底年龄大了,冲着冲着居然滑了一跤,摔倒在地上,他身边的戈什哈大吃一惊,连忙将叶臣拉了起来,此时的叶臣身上沾满了各种泥浆,血水,样子非常狼狈,只是稍一站稳,叶臣便将扶着自己的戈什哈推开:“别管我!冲!向前冲!”

    押运的物资大部被毁,叶臣尽管没有受到多大责备,可是内心却是深深负疚,若是粮草物资没有失去,大军完全不用攻得如此辛苦,尤其是那些大炮,辛辛苦苦运过来却因为缺少火药成为废物,若非他想击败明军赎罪,叶臣恐怕已经羞愧的自杀了。

    冲着冲着就倒地的不只叶臣一人,不过,所有人都顾不得了,马上又爬了起来,嘴里狂热的大喊着:“冲!冲上去杀光明狗。”

    看着蚂蚁一样冲上来的清军,身上披着清一色蓑衣的羽林卫一动不动,嘴角露出一丝嘲笑,手中的枪管举了起来,枪管斜放,任由雨水滴滴答答的打在枪身。

    这些冲到前面的清军本以为山上明军早已经惊慌失措,没想到依然整齐的站在那里,手中还握着烧火棍一样的火枪,他们心中一错愕间,却是大喜,莫非这些明军犯了失心疯,偶有人感觉不妥,只是却无法回头,只得跟着向前涌去。

    “射击!”前头一名官军用力将高举的长刀劈下。

    “哗啦。”雨水更大起来。

    “砰!砰!砰!”枪声响了,夹杂在大雨中,仿佛一声声惊雷炸在清军头领,前排的清军努力睁开眼睛,迷茫的望着前面的硝烟,分不清这到底是枪声还是雷声,只是感到胸口传来一阵疼痛,接着就扑到在地。

    “不可能,不可能。”听到枪声响起,多铎在下面喃喃自语,脸色苍白成一片,苏克萨哈等人也都如丧考仳,呆呆的望着前方雨幕下的山头,在那里,依然密密麻麻的拥挤着冲上去的满蒙联军,他们满以为只有冲上去就会胜利,哪知道却是一条不归路。

    不要说后面的多铎等人不相信,就是一直冲在前面的谭泰等人同样不相信,他们前面还是有戈什哈挡住,第一轮枪击并没有射中他们,看着自己前面的戈什哈软软倒下,谭泰没有退后,他大声鼓动起来:“明狗们的火器不行了,杀呀!”

    事实证明,谭泰的话错了,明军的第二轮枪声很快响起,又是“砰!砰!砰!”的大响声,谭泰只感觉自己胸前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下,他低头一看,自己的胸腹间多了数个血洞,他甚至看到**里翻滚着的白色肌肉,接着鲜血流了出来,混合着外面的雨水向地下流下。

    咣的一声,谭泰手中的长刀掉到了地上,身体也一软,朝地下倒下,他看到了自己的戈什哈惊恐的眼神,看到了他们嘴唇大声张开的呼喊,可惜耳朵里什么也听不到,就这么啪的一声倒在地上,地上的泥土和鲜血飞溅起来,将他的脸上溅得到处都是,很快让人看不清面目,面对着明军强大的火器,任你如何武勇,依然如同屠猪宰狗一般。

    第二更到,**到了,求月票!

百度搜索 明血 天涯 明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明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茅并收藏明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