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酒神(阴阳冕) 天涯 酒神(阴阳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我们这次去,也一定要小心。不过,以前我听烈焰说过,地心世界十八层,越向下就越危险,生活着的地心生物也越是强大。所以,我打算,我们在进入地心世界后,不要急于深入,一层一层的逐渐适应,也开始磨合大家的配合能力。这次地心世界之行,完成傻有钱商会考核倒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能够让大家的配合更为默契,同时也将我们的五行相生循环阵法能够更好的应用于实战之中。”

    弗瑞点了点头,微笑道:“我也是这个意思。说句自大的话,在大陆上,能够让我们历练的地方实在不算多。地心世界是个很好的选择。恐怕除了那里以外,还真的找不到让我们能够修炼施展的地方了。

    你可不知道,最近龙谷的龙王们已经明令禁止,不许龙族和我们交手呢。

    姬动疑惑的道:“为什么?”

    弗瑞失笑道:“还不是怕我们拿它们试炼习惯了,总是找他。不用龙王下令,自从茅台和五粮液肆虐之后,那些高等龙族都躲着我们走呢。而且,大家关系这么好,实战中不可能全力以赴,都会有所留手,这样的战斗就失去意义了,作用也有限的很。”

    姬动恍然道:“原来如此,我们也是打扰人家太久了。不过,除了地心世界之外,我还有个更好的历练之所,只不过,要等我们从地心世界出来之后再说了。”

    “还有更好的地方?”弗瑞挠了挠头“我怎么想不出。是哪里?”

    姬动嘿嘿一笑,道:“现在保密,反正到时候一定让师兄满意就是了。

    弗瑞笑骂道:“你这臭小子,对我还保密,行,我也不多问了。

    既然你已经计划好了,等思璇醒了,我们就准备行动吧。哦,对了,思璇情况怎么样,能-和我们一起实战么?”

    姬动点了点头,道:“应该是没问题的。她的灵魂已经重新融合了,虽然还有些不稳,但只要不主动使用灵魂进行攻击,就不会有影响。我可以与她进行灵魂融合,保护她灵魂没问题。”

    弗瑞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收敛,拘拍姬动的肩膀“小师弟,思璇是个好姑娘。烈焰已经死了两年多了,人不能永远生活在悲伤和回忆之中,要往前看,你明白么?”

    姬动淡然一笑“师兄,你能忘得了夜心师姐么?”

    弗瑞脸色一黯,姬动这才意识到自己顺口说错了话,赶忙歉然道:

    “对不起,师兄,我-不是故意提起你伤心事格。”

    弗瑞摆了摆手“没什么。我知道你没恶意。坦白说,我真的忘不了夜心,一辈子也忘不了,但是,我相信,如果她在天有灵的话,也不会愿意看着我一直沉沦下去。我会始终将她放在心中,在我心里,永远都有一块高地是属于她的,而这个位置也永远没有人能取代。可我不能再沉沦在这份悲伤中,我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姬动心中一动“这么说,师兄你接受渺渺的感情了?”

    弗瑞摇了摇头“没有。我只是说不再为了夜心的死而悲伤,但让我再接受其他女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姬动微笑道:“那你还劝我么?”

    弗瑞叹息一声,道:“小师弟,你和我不一样。你比我还要执着的多,不要以为你现在每天脸上挂着笑容,我就看不出你内心的想法了。你对烈焰的执着,远远超过了我对夜心。你内心的痛苦也更在我之上。从你的眼神深处,我经常可以看到你尽量去掩饰的那份孤寂和空洞。你只是因为肩头还有太多的担子,所以才尽可能的去调整自己,但你的心却并不快乐,或者说始终都充满悲伤。”

    姬动呆呆的看着弗瑞,他没想到,现在很少说话的师兄竟然对自己如此了解。

    “小师弟,我真的希望你能放开心神,除了烈焰,你还有我这个师兄,还有师傅和师母,师祖他们这些关心你的人,你还有我们天干圣徒这些朋友。不是么?为了我们,你也要振作起来。烈焰要是看到你这样,不知道会多么心疼。

    姬动脸上的笑容终于再无法维持了,他的表情沉就下来“师兄,你说的对,我和你不一样。你和夜心师姐,是爱恋的关系。她是你的爱人。

    但是,烈焰对我,却不只是爱人那么简单。我能有今天的成就,以及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夸张的说,都是烈焰给我的。烈焰对我「是爱人、是老师,甚至像是母亲。你知道么?如果没有她,早在进入南火帝国离火学院那座初级魔师学院的时候,在第一学年我就要被淘汰了。我先天的阴阳平衡体质,本是根本无法进行修炼的。有一天,我无意中打开了院长阳炳天师兄办公桌上的一张无定传送卷轴,将我送到了地心世界第十八层,让我遇到了她。从那天开始,我的命运才发生了改变。”

    “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天才,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烈焰赋予我的。

    没有她的帮助,就算我再努力,也只能是个废物。更不用说之后遇到你、遇到老师、师母和师祖了。是烈焰给了我这一生的精彩,是他让我有了现在的一切。可以说,在我生命之中,最重要的并不是自己,而是烈焰。我爱她,是感情也是亲情,在我心中,她占据了太重要太重要的地位。她更是因我而死,你让我怎能放得下这份感情?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她走了,我的心也已经被她带走了,我现在只是个无心之人。留在世间的只是躯壳而已。你说的对,我肩头上还背负着太多的责任,还有烈焰的心愿,如果不是这样,早在烈焰离去的时候,我就已经随她而去。根本不会等到现在。”

    说到这里,姬动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身体更是在不断的预料着。自从烈焰死去以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他人进行倾诉,内心之中对烈焰的思念和情感宛如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

    手腕一翻,一瓶烈酒已经出现在他掌握之中,拇指弹飞瓶盖,大口大口的将酒液灌入喉中,用那升腾炙热的酒液来烫慰着剧痛的心。

    弗璞沉就了,看着姬动,他一句话也再说不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干圣徒们已经都出现在了洞口外,默默的看着姬动。在这些人之中,也包括了从修炼状态中清醒过来的陈思璇。

    渺渺就站在陈思璇身边,紧紧的搂着她,低声道:“思璇,你要振作点,你的伤才刚好。从你喜欢上他的那一天起,你就应该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陈思璇站在那里看着姬动,她的双眼早已模糊了,被渺渺拖住的身体更是僵硬的可怕,吓的渺渺以为她被姬动气得要旧伤复发。

    弗瑞按在姬动肩膀上的手紧了紧,向他递出眼神示意了一下。姬动自然感受得到身后一众伙伴的到来,默默的抬起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甩掉泪痕,以他的修为,只要控制空气在面庞上剥离,就不会留下一丝痕迹。

    渺渺的担心在他这里自然也同样存在,先前被弗瑞引动心事,说出那番话,当他感受到陈思璇在后面的时候,情绪上他已经无法停下来。

    此时他心中是后悔的,他不想伤害陈思璇,尤其是在自己寺欠陈思璇那么多的情况下。

    转过身,姬动的目光直接落在了陈思璇那呆滞的面庞上,看着她那完美的俏脸上正有两行泪珠滚落,不禁心中一紧,两步迈出,已经来到她面前。

    搂着陈思璇的渺渺怒视着他“姬动,不是我说你。你深爱烈焰,这一点我们谁都知道。但你能不能不要老挂在嘴边上。思璇的身体才刚刚恢复,你是故意想要刺激她么?你这么做也太过分了。就算你不愿意接受她的感情,也不能这样伤害她吧。思璇为你付出了多少我们大家都看在眼中。”

    “时不起,思璇。”姬动缓缓低下头,关切的看着陈思璇,感受着她的情绪变化,一旦她的灵魂上齿舰什么不对,自己也好立刻救援。

    陈思璇呆滞的面庞渐渐有了情绪波动,轻轻的从渺渺怀中挣脱出来,微微上前一步,更加靠近姬动,来到和他只有一尺距离的地方。

    天干圣徒们不禁都紧张起来,他们都不知道现在陈思璇要做什么。

    在渺渺看来,如果换了是她,肯定一巴掌抽上去然后转身跑开。

    陈思璇不是渺渺,她更加不会那么做,伸出双手,拉起姬动的右手缓缓上抬,一只柔嫩的小手握住姬动的掌心,另一只手捏着他的食指,轻轻的擦掉自己脸上的泪痕。当姬动感受到她要做什么的时候,已经主动的这样去做了,不需要她继续操控。他也完全不明白陈思璇此时在想什么,从她的灵魂中,他感觉不到半分的椿怒或者是气恼「反而是一种他说不清楚的情绪在剧烈的波动着。

    姬动为陈思璇擦拭着脸上的洎痕,陈思璇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眼眸注视着他的双眼,轻声道:“姬动,你蹲下。”

    旁边的渺渺暗暗在心中腹诽,思璇肯定是嫌他个子高,让他蹲下来抽着方便一点。这方法好,下次弗瑞要是得罪我,也让他蹲下,那家伙更高。蹲着抽,高度正合适。

    姬动没有违逆陈思璇的意思,缓缓在她面前蹲了下来,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能看出陈思漩在想什么,要做什么。她这是要干什么呢?天干圣徒们都紧张起来,却又偏偏无法阻止。

    姬动一番对烈焰的思念之语完全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但也被陈思璇听到了,所有人都认为,下一刻陈思璇就将暴走,连姬动也不例外。

    但陈思璇却用姬动的手擦掉了自己脸上的泪水,然后对他说了简单的三个字:你蹲下。

    姬动没有为别陈思璇的意恿,在她面前缓缓蹲了下去。

    在姬动蹲下的过程中,陈思璇用自己的左手拉住姬动为她擦拭了泪水的右手,用自己的右手又拉起了姬动的左手。当他蹲在自己面前时,陈思璇拉着姬动的双手环绕在自己腰间,然后极其自然的向前贴近几分,轻轻的抱住了他的头,让他的脸贴在自己平滑的小腹上。

    原本所有等待着看激烈场面的天干圣徒们这一刻不禁是看的日瞪口呆,尤其是姚谦书、弗瑞和杜明他们几个男的,险些下巴从嘀上掉下来。

    这样也行?表达对另一个女人的深爱还能得到现任女友的拥抱,这个戏法是怎么变的?在众人眼中,早已将陈思璇看成了姬动实际的女友。

    连姬动也呆住了,任由陈思璇这样搂住自己,她的小腹平滑而柔软,温热的感觉和那熟愿的淡淡幽香令姬动原先紧绷的精神有些迷糊。

    耳中却响起了陈思璇的声音。

    “姬动,我知道你深爱着烈焰。我也先后陪着你两次祭奠了她。

    我完全明白你此时心中的痛苦,想哭你就哭出来吧。你不用担心我,我又怎会为了这种事而怪你呢?我知道,你是烈焰的,你的一切都是烈焰的,我没想过要从她那里将你抢走,我也不可能抢得走。我很爱你,就像你深爱着她一样。如果你因为我而对她变了心,或许,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爱你了吧。我早已不在奢望什么,你也完全不用因为我而有什么心理压力,她不在了,我只是想替她来照顾你,如果可以的话,请你把我当成她的替代品好么?”

    清风吹拂,周围茂密的植物响起一阵沙沙声,淡淡的植物清香环绕着天干圣徒们。而在此时此刻,在这洞窟门口,也就只有这植物的沙沙声。

    除了被陈思璇抱着的姬动以外,其他天干圣徒们,包括云天机在内,看着陈思璇的眼神都发生了本虞」上的变化。

    一个女孩子爱一个男人,甚至不惜做一个替代品,这还用再说其他的什么吗?哪怕是一直都因为姬动而不太愿意和陈思璇接近的蓝宝儿,此时看着她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敬意。她自问,陈思璇此时所做到的一切是她完全做不到的。为了姬动,陈思璇真的是放弃了所有的一切,就像姬动不顾一切去爱烈焰那样爱着他。现在蓝宝儿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向姬动示爱的时候得不到任何回应,而陈思璇虽然也无法影响到姬动对烈焰的爱,却要比自己接近他的多了。就是因为自己没有陈思璇那样不顾一切啊!要说在场有谁明白陈思璇为什么会这么做,恐怕就只有阿金了。

    只有她才知道陈思璇真正的身份,也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哪怕是连自己的父亲都没有说。这些日子以来,她恢复了记忆,在父亲那里觉醒龙族血脉的时候,她也将自己复活后所经历的种种与以前的记忆逐渐融合,她早已肯定了自己对姬动的那份情感,正像陈思璇所说的那样正因为姬动对烈焰那份深爱的执着,她才会喜欢上他,在阿金心中,姬动的分量甚至要比自己的父亲更重。不论怎么说,父亲都是一个博爱的人,有过那么多女性,可姬动却从始至终都只有烈焰一个。她早已在心中摆正位置,就算不为了烈焰曾经救过她的命,她也绝不会再去做什么,去破坏他们。他们所受的苦已经太多大多了,阿金现在只希望他们能够早日有情人终成眷属,而她只会在暗中默默的为他们祝福。

    转过身,阿金第一个朝着洞穴虫走去,弗瑞也已经清醒过来,向众人挥了样手,带着天干圣徒们返回洞窟而去,将这里就留给姬动和陈思璇两个人。让他们能够单独再一起待一会儿。

    松开搂在陈思璇腰间的手,姬动抓住她的双手缓缓站起身,凝视着陈思璇那泪眼腰胧的双眸“思璇,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如此了解我。

    可越是这样,我越不愿让你受委屈。自从认识你一来,你为我所做的种种一切,我都深深的记得。但不论怎样,我依旧不能接受你的这份感绦。你怎么能成为一个替代品呢?那对你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亍。”

    “我愿意做一个替代品啊!”陈思璇不顾一切的扑入姬动怀中。

    刚才,她看着姬动在弗瑞面前那痛苦的样子,听着他那深情的表白,她只觉得g己的心都要碎了。她甚至在后悔,后悔自己还是烈焰的时候没有和他更好的在一起,不顾一切的和他在一起。可现在再说什么都已经晚了。自己已经是陈思璇,不再是烈焰。看着姬动那痛苦的样子「她的心真的好疼好疼,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再去逼迫他,只是希望他能快乐一点。哪怕是自己最终不能和他在一起,只要他能快乐起来,自己也就满足了。

    被陈思璇抱着,姬动没有挣脱,他不忍心,真的不忍心。就算他心如铁石,也要被陈思璇的这份感情融化。可是,正像他之前对弗瑞所说的那样,他永远都不会背叛烈焰,陈思璇再好,也终究是陈思璇,而不是他的烈焰。

    就这么任由陈思璇抱着,泪水不自觉的从姬动眼中再次流淌而出,思念着他的烈焰。

    三天后,天干圣徒们休整完毕,姬动和陈思璇的情绪似乎都平静了下来,终于到了他们要离开龙谷的时刻yo选择这一天离开,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因为茅台和五粮液已经从沉睡中清醒过来,重新回到了姬动身边。

    得到了地龙之祖血液的帮助,大衍圣火龙的身长已经一举突破了二十米,先不说它们在魔力上有多少进步,但是身体强度的恐怖增加已经令它们的战斗力大幅庋增强了姬动先后去见了龙皇和地龙之祖,在昨天晚上,阿金更是留在了地龙之祖那里整整一夜,他们父女之间交谈了什么水也不清楚。但第二天阿金回来的时候,眼睛却带着几分红肿。

    姬动和陈思璇分别站在茅台和五粮液的龙头上,大衍圣火龙第一个从龙谷底部飞起,紧接着是弗瑞的紫雷耀天龙,肉身飞行的阿金,以及一众天干圣徒们各自驾驭着自己的巨龙破空而起。

    哪怕是天机,也有了属于自己的魔兽伙伴,这在天机一脉来说,是极为少见的。选择天机的,是一头十阶钻石龙,也是众人魔兽伙伴中唯一的一个十阶。而且,这并不是来自于龙皇的安排,而是这些日子以来,他们自己认识的结果。其中发生了什么,也就只有天机自己知道了。

    十一个人,十头强大的魔兽同时腾空,哪怕是在龙谷,这也算得上是气吞山河了。当众人在坐骑的承载下终于飞到了龙谷上方时,龙谷内的巨龙纷纷出现,千龙齐舞的壮观景象又一次呈现在他们面前。

    一声声龙吟在空中交织,震耳欲聋,响彻整片三合山脉。龙皇带着四大龙王漂浮在龙谷最上方,与姬动等人面对。

    “龙皇,我们要是了。再次相见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姬动没有再称呼龙皇为前辈。

    龙皇此时是人形,看着姬动,挥了挥手“既然要是,就赶快走吧,别蕃蕃妈妈的。”

    嗯。”姬动点了点头“龙皇,虽然你是茅台、五粮液还有思动的父亲,但是,在我心中,并不把你当作长辈。”

    “?”龙皇疑惑的看着姬动。

    姬动徽做一笑“我当你是朋友。好了,再见,我的朋友。我们走。

    大衍圣火龙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父母一眼,骤然加速,朝着远方的天际闪电般而去,姬动的声音远远传来“龙皇,你一共虐了我多少次我记不清了,不过,等我突破了九冠,一定会来再和你切磋切磋。”

    龙皇原本有些暗淡的眼眸光芒亮起,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这臭小子。我等着你。”

    天干圣徒们虽然在坐骑的帮幼下朝着远方飞去,但他们的目光却依旧停留在龙谷的方向,在这里住了近一年的时间,对于龙谷的一切,他们都充满了深刻的感情。在这里,他们所有人都拥有了坐骑伙伴,在这里,他们也结识了那么多巨龙。和龙族,他们早已成为了朋友。此时真的要离开了,每个人心中都充斥着不舍的情绪。

    直到龙谷再也看不见了,众人的目光才缓缓收回,但他们的情绪却释有些低落。

    正在这时,一层金红色的光芒从姬动身上亮起,吸引了天干圣徒们的注意,一道道金红色的光线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天干圣徒们每个人的额头上。顿时,他们的感知几何倍数的增加,周围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变得通透了。这久违的感觉不禁令众人心头一振。

    众多信息从这相连的金色光线中传入他们脑海之中,高空中风吹拂的方向,风的力量,空气中各种元素的浓度以及实时变化,都详细无误的出现。直径三千米范围内的一切变化,也全部呈现。最令他们震撼的,就是姬动那浩瀚如海的庞大灵魂之力,在这一刻仿佛将他们每个人的身体都席卷在内似的。

    “离开傻有成商会近一年的时间了,这一年,我们每个人都付出了极大的努力,每个人也都有了巨大的提升。让我们告诉彼此,我们现在的修为达到了怎样的级别吧。”姬动低沉的声音仿佛带着魔力一般响彻在天干圣徒们耳中。原本众人因为离开龙谷而有些失落的心情再他那逐渐变得激昂的语调中渐渐变得兴奋起来。

    “我,姬动,天f双火圣徒,魔力,八十二级,坐骑,大衍圣火龙,九阶。”

    姬动几乎是呐喊着说出了自己的等级,身在高空,他们根本不需要有任何避讳,他的呐喊,似乎是要将心-中所有的不快和郁闷都喊出来似硌。

    按照实力和地位,接下来开口的应该是阿金或者弗瑞,但是,他们两人却都没有吭声,而是将日光落在了陈思璇身上。这是对陈思璇本人的尊重,三天前,陈思璇抱着姬动说出的那番话,征服亍所有人。在众人心中,她已经和姬动是一休的。

    陈思璇并没有推辞,微微一笑,向伙伴们点头示意后,道:“陈思璇,天干乙木圣徒,魔力,魔力,七十九级,魔兽伙伴,思动,等级不清。

    此时,思动就在陈思璇怀抱中,轻轻的蠕动了一下,只有姬动才知道这所谓等级不清的思动有多么强力,当初面对林清、林一磊夫妻时,要不是思动,恐怕他就被干掉了。而且,思动平时不吭声,但实际上,它是能够说话的啊!此时,听陈思璇提起它,在陈思璇怀中轻轻的蠕动了一下,显示着它的存在,陈思璇轻轻的抚摸着它,俏脸上微笑更加浓郁了。

    陈思璇报出了自己的等级后,阿金和弗瑞都将目光投向了对方,阿金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弗瑞点了点头“弗瑞,天干阳雷圣徒,魔力,八十五级,坐骑,紫雷耀天龙。”

    “阿金,天干辛金圣徒,魔力,八十九级,坐骑无。”

    “姚谦书,天干甲木圣徒,魔力,八十一级,坐骑,青龙,九阶“狼天意,天干戊土圣徒,魔力,八十一级,坐骑,钻石龙,九阶。”

    “渺渺,天干己土圣徒,魔力,八十一级,坐骑,银翼海东青,九阶。”

百度搜索 酒神(阴阳冕) 天涯 酒神(阴阳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酒神(阴阳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家三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三少并收藏酒神(阴阳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