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酒神(阴阳冕) 天涯 酒神(阴阳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石动越用灵魂!力探杳黑暗一方的情况就越是心4矿泌扎在圣邪岛上的魔师,而且还都是十人一组。一共一百座帐篷。这些魔师每一组都是十属性俱全,不用问姬动也能猜到。他们必然都能施展当初自己遇到的那种五行结界。

    如果是一千名己方魔师施展五行相生循环阵法来统一发动攻击,攻击对方一千名魔师组成的五行结界会是一个怎样的情况?这五行结界在攻击上不行,不能像五行相生循环阵法那样变化多端,但是。如果单论防御力的话,也绝不是那么容易攻破的。

    五行相生循环法阵的联合攻击。就是要起到突然袭击的效果才能最大程度的创伤对方。可是,看上去,黑暗五行大陆这边的准备一点也不少。

    姬动心中暗想,此时自己看到的,应该只是黑暗五行大陆整体实力的一角而已,就已经如此令人震惊了。看来,对于五年后的一战,黑暗五行大陆是势在必得。自己的计划必须要实施。否则的话,恐怕黑暗真的要毁灭光明了。

    除了那一千名驻扎的魔师之外,姬动还发现,在圣邪岛上驻扎的黑暗五行大陆军队起码超过五十万。而据他所知,光明五行大陆这边只有二十万而已。并不是说这个对比有什么意义。但由小见大,可想而知。黑暗五行大陆的综合实力必定是要超过光明一方的。

    想到这里。姬动就不可遏止的想到了烈焰,如果不是烈焰的红莲天火带给他们整整五年的准备时间。恐怕,当那时候的万雷劫狱界席卷圣邪岛之后,接下来光明五行大陆就要受到死亡的洗礼了。而且必定是一面倒的局面。黑暗五行大陆为了那一战,准备了起码数百年,甚至是上千年的时间。和他们相比,光明五行大陆实在是和平的日子过的太多了,根本没有太多的危机意识。哪怕是现在,也依旧是如此啊!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姬动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为这场圣战做多少。但他一定会尽力而为,因为。这是他给自己定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场大战。他要将自己生命中最辉煌的火焰都留在这场战争之中。绝不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

    当然,他不会把最后一战这四个字告诉任何人,一想到这里,他心中不是悲哀,而是兴奋和快乐。回首看看背后的红莲天火,他的心就不自觉的变得灼热起来。烈焰,等着我。等我尽可能的完成这场圣战,将所有的一切都贡献在这场战争之中。为大陆做出最后的贡献后,我就去找你。到了那时候,我就再没有半分牵挂,不论你去什么地方,我都要追在你身边。

    正在修炼中的陈思激灵魂上微微一动,隐约中,她仿佛感受到了一股温馨的气息,这是由她那神识中来的。神识感受到了姬动对烈焰深匆的爱真,将这种感觉传递了过来。可是,陈思纹依旧不知道,姬动的选择竟然提拼了。

    深深相爱的两个,人,就在面前,彼此却无法相认,其实相比起来。姬动还好一些,在他心中,烈焰已经死去。他有的只是对烈焰无尽的思念,可对于陈思斑来说,却是极其矛盾的痛苦。她已经不只一次想要将身份告诉姬动,甚至在讲身体给他的时候就已经真的说了出来。但是,那次之后,她也陷入了深深的后怕之中,她不知道,如果姬动当时相信了自己,或者是还记得那一幕的话,邪恶之神会不会真的让他形神俱灭。如果是形神俱灭的话,那么,姬动就将永远也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了。所以,她不敢,不论心中多么冲动,都再不敢有半点说出自己真正身份的想法。同时,她也知道。就算自己告诉姬动,姬动都未必会相信。

    时间不长,陈思簸的魔力已经基本恢复过来了,虽然这里的木属性魔力元素并不浓郁,但凭借极致魔力的特性,想要恢复并不困难。这就是他们天干圣徒的极致魔力和那些九冠魔师极致魔力的不同。九冠魔师的极致魔力是通过多年苦修,最终提升到九冠后,自身魔力叠加,由量变引起的质变。而他们这些天干圣徒则是本来就拥有了极致魔力。就算以后叠加,叠加的也是极致魔力。所以。他们所拥有的极致魔力看上去和九冠魔师一样,但实际上却是有区别的。单就恢复能力来说,就远不是普通魔师所能比拟。一旦天干圣徒的修为能够提升到九冠。那才真的是质的飞跃。普通九冠魔师在他们面前根本没有太多的抵抗力。唯有圣级强者,才能稳稳压他们一线。

    不可避免的,姬动和陈思徽又一次拥抱在一起,姬动之所以必须将她抱在身前而不是将她背在身后,是因为在身前才能更好的用莲子防护力来保护她,一旦出现什么意外,也更容易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尽管前一刻姬动心中还充满了烈焰的身影,但当他抱住陈思斑的时候,他却依旧很自觉的先用神火圣王铠对自己展开了针刺,抵抗力这个问题,他已经完全缴械投降,对自己一点都不报希望了。事实已经多次证明,在陈思激面前,一切脯胃的抵抗力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幸好,红莲天火的压力令姬动不得不全身心应对,没有想的太多。当两人的身体穿过红莲天火重新回到光明五行大陆上的时候,姬动第一时间解除了铠甲,示意陈思激离开自己的怀抱。

    不过,这一次陈思斑却变得有些不正常了。她原本搂在姬动腰间的双手是松开了,就在姬动意味她要离开自己怀抱的时候,她的手臂却已经缠在了姬动脖子上,然后闭上双眼。整个人重新倒在姬动怀中。

    “姬动,我不舒服。头好晕。很难受。”陈思斑喃喃的说道,她的声音听起来甚至有些微弱。

    姬动心中一惊。“思斑,你怎么了?。

    陈思斑轻声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许是红莲天火引发了我那天施展创世**时灵魂上受的伤吧。你别动,让我靠一会儿也许就好了。”

    姬动果然不敢动,虽然他感觉到了几分不对,但终究不敢冒险帅要去探杳陈思增的情况。却出平意料的失败的贤称气力没能融入到陈思激的灵魂之力当中,而是被直接拒于门外。

    这一下,姬动是真的有些着急了。他抱着陈思斑飞快的脱离出红莲天火压力范围,在大约五百米外停了下来,搂住她的身体坐下来,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能够更舒服的靠在自己怀中。

    也难怪姬动会着急,他和陈思斑的灵魂融合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双方都在自身不设防的情况下完全有能力主动融入到对方的灵魂之中。这也是为什么姬动曾经多次无奈的被陈思激融入灵魂的原因。可是。此时情况却明显不对,陈思激的灵魂竟然是封闭的,姬动甚至还能够感觉到她的灵魂在轻微的颤抖着。自己根本无法融合。这样来看,她的灵魂是真的出了问题。

    对于那一朵创世**,姬动记忆十分深刻。那创世**虽然本身能力是十分鸡肋,可是,施展出创世**的技巧却可以说是夺天地造化,连同为乙木系的九十八级强者太冲冕下林清都自问做不到,而且就算是她强行将自己魔力提升到圣级后也同样认为做不到。可想而知,这创世**施展有多么难了。而且,在施展过后,当时的陈思微也确实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有明显灵魂受损的感觉。此时她说自己旧伤被引发了,姬动一点都不意外。一时间不禁心中大急。是他主动要求陈思斑和自己穿越红莲天火的,此时引发了陈思凝灵魂上的旧伤,他又怎能不自责呢?

    灵魂和身体还不一样。身体有自愈能力,可灵魂的奥妙。就算是在神界,也没人敢说完全清楚。一旦出现问题,别说是直接暴毙,就算是精神上出现任何一点问题,也将是极大的麻烦。

    “思激,你怎么样?”姬动现在什么都不能做,灵魂探查不进去,至于魔力,他是火系,陈思微是木系,他就算是用混沌之火,对陈思斑也只会起到反作用。自然是不能轻易使用的。在这种情况下,他是万般的无奈,只能寄希望于陈思徽自己能够缓过来。

    陈思徽双目紧闭,身体丝毫不动,俏脸甚至还有些苍白。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水,却是一言不发。

    姬动低声道:“思激,你能不能开启你的灵魂,让我融合进去。或许。我能帮你修补一下破损的地方呢?一定是你的灵魂在施展创世**后产生了裂痕,经过红莲天火的压力才出现了问题。”

    “不用了。我控制不了。”陈思斑气息微弱的说道:“姬动,我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带我回东木帝国吧。找个地方让我睡一觉,或许就好了。灵魂只能养。”

    姬动点了点头,这也是个办法。对于一般人来说,恢复消耗过度的灵魂之力,最好的办法就是睡觉。

    想到这里,姬动立刻召唤出大衍圣火龙,梦幻之银魔域开启,快速朝着东木帝国而去。

    陈思微静静的在姬动怀中窝着。不论脸色多难看,那搂在姬动脖子上的双手却是说什么也不肯放松的。其实,她心中此时已经乐开了花。没错。她和姬动多刺灵魂融合后,是可以相互融合。但有一点姬动不知道,陈思微本身是拥有一丝烈焰残留下来的神识的,她想要封闭自己的灵魂自然可以。所以,她能单方面的融入姬动,但想要拒绝的时候,姬动却不能融入到她的灵魂之中。

    这办法,陈思徽也是在刚才姬动穿越红莲天火的时候想到的。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能多在他怀中待一会儿,她就满足了。

    事实证明,姬动还是很关心她的。在她身体不好的情况下,他也不敢做什么,当然,眼前这种办法也只有陈思须一个人能用。想要瞒过姬动谈何容易?如果没有那一丝神识的存在,她是不可能成功的。

    回到东木帝国,姬动控制着大衍圣火龙直接向最近的城市飞去。更是没有在城市外停留,控制着大衍圣火龙直接从天而降。朝着城市落去。

    这也就是他敢这么做,在距离城市内部上空还有百米的时候,姬动才收回了大衍圣火龙,凭借着梦幻之银魔域,强行扭曲下面平民们的视觉,抱着陈思斑悄然落在了城市的街道之上,这才收回了自己的魔域。

    此时,他怀抱陈思激,却已经顾不上什么诱惑了,急匆匆的找到了一家酒著,就冲了进去。

    “先生,您这是干什么?”一名服务员看到姬动这么冲动的冲了进来。赶忙拦了上去。

    姬动沉声道:“快,给我开一间你们这里最好的房间。我朋友病了。需要休息。”

    服务员愣了一下,看看姬动,再看看他怀中的陈思激,“那您稍等一下。”

    陈思徽在姬动怀中,姬动先前在入城的时候,就给她带上了面纱,她那超级绝色的姿容,在东木帝国实在是太有名了,要是被人看到,麻烦就多了。

    那服务员转身走到一楼大厅的柜台后面,对一名衣着相对华丽的中年人说了几句什么,那中年人练练皱眉,看着姬动和陈思激这边,脸色明显不怎么好看。

    姬动也顾不了许多,大步上前,来到柜台前面,“你们快一点,我朋友需要休息。”

    那中年人有些阴阳怪气的对姬动道:“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不接待您这样的客人。请您另外找地方吧。”

    今天看到蛤蟆这家伙拉票章节里说,他的月票菊花再也不想被搞了。要保持雏菊。笑死我了。就看这种不爽,今天让我们干掉他。起码先破他一次再说,都上上下下很多次了,还敢说自己是处女。不干掉他天理难容啊!求月票、推荐票。

    同时,在这里感谢每一位关心小三的书友,今天岳母被临时请来帮忙。妻子休息了一天,总算是好点了。谢谢大家。(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一。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

    ,

百度搜索 酒神(阴阳冕) 天涯 酒神(阴阳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酒神(阴阳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家三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三少并收藏酒神(阴阳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