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酒神(阴阳冕) 天涯 酒神(阴阳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诣着精神饱满的学员们,插动满意的点了点头,“卑甘莹院教学的时候,他的话也一向很少。绝对的惜幸如金言简音晓一

    可越是这样,他所说的每一个)字学员们都会牢个月地狱戎的练过去了。回首想想,这些学员们居然发现,如果再来一次的话,自己也还会是同样的选择,跟着姬动老师混,绝对有前涂

    令姬动有些意外的是陈思斑,今天的她,并没有穿上那件和姬动相似的情侣装。只是穿了一件墨绿色长裙而已。同色的面纱庶羔住了字羔绝色,似乎只是普通学员之一。

    看到她这样的装束,不知道为什么。姬动的精神上音然出姆了略微放松几分的感觉,心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苦什么我驯存音欲有此怕她似的?

    白发白衣。胸前银阳刺绣是那么的醒目。考究的衣衫穿存姬动身上,配上他那一头极为独特的自发,令人为之到目。

    就在姬动带领着学员们前往天干学院的同时,另一边,傻有钱酒店门前也迎来了一批不速之客。

    为首一人,正是中土帝国太子殿下姬瓦殊,跟随他前来的人可悬相当不少。光明天机云天机,光明甲木圣徒姚谦书,告明土本徒渺渺,光明庚金圣徒杜馨儿,光明辛金圣徒阿金,光明壬水本结杜明,典明套水圣徒蓝宝儿,除了光明阳雷圣徒雷帝弗瑞没有到来以外。姬动且他的伙伴们都跟着姬夜殊来了。

    原来。姬夜伤昨晚开完内阁会议之后。一夜无眠,今天一大早就跑去留在天干学院中修炼的一众光明圣徒那里,将姬动回来的事情典诉了他们。一听说姬动出现了,大家又怎么忍得住。这不,立玄跟随姬夜殊一起来了。一路上,众人听说了姬动与烈焰的遭药都货得心头沉甸甸的,尤其是云天机,他更是充满了担忧。光明五行大陆的曙头某列焰带来的。也可以说是姬动带来的。不论是他老师的预测,还县他自己的预测。身为一代光明圣王,姬动可以说就是光明五行大陆的禾来姬动对烈焰的深情在场众人都知道,烈焰死他的打击可报而知,痛苦令他的头发都白了,这近一年的时间,他承受了多少痛苦

    阿金的脸色还是那么冰冷,但谁都看得出,她的眼神一点也不像平时那么沉静了。竟然有着几分忐忑不安。不时看着年腕上那朱雀车镯,还有挂在自己脖子上,紧贴胸前的生命之时冻她自只都不太明白自己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心态。烈焰的死,她也十分韭不知道为什么,在她心中也产生了一丝淡淡的希翼

    同样出现希翼的还有蓝宝儿,她对自己的情绪控常男然不如阿金那么出色,美眸中明显流露着焦急的神色,恨不的立剪就贝到姬动才好

    姬夜荡自然明白众人急切的心情,因此,一踏进傻有钱酒店的大门,他就叫过一名迎宾少女,问道:,“我弟弟人呢?他住存哪个房”

    迎宾少女脸色一僵,她昨天自然也是在的,更芳很认识眼前这位太子殿下,可是,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回时此匆,存她眼前怀能浮现出昨天总经理那气急败坏的神色,以及那位白发青年击时冰冷的目光。

    “你到是说话啊!我弟弟住哪个房间?”姬夜殊不耐的问省

    “太子殿下,令弟没、没有住在我们这迎尘少女点杰不要的说道。

    “胡说。我昨天亲眼看他入住的,那还能有错怎么又办住泣甲了?说,是不是你们傻有钱商会动了什么坏心思?我弟弟呢”姬夜练已经有些愤怒了,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带来这六位异明本徒目尖的垂化。

    迎宾少女赶忙焦急的道:,“不。不是令弟自去的我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您走后不久,令弟就带着他卑来的人一起击了。去了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叫你们经理来回话姬夜伤气急败坏的道。

    “太子殿下,不要为难她了”云天机来到姬夜练身汝“不论昨晚发生了井么。现在主人应该走到天干学院去了,我们这趟看来悬白跑了。”

    姬夜疡眉头紧皱”“这里面一定有问天讶好好的为什么要换酒店。按说,中原城没有比这傻有钱酒店更豪华的地方吧,我们先回学院找姬动。这边的事回头再。

    天干学院。

    宽阔的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宽阔围墙上。却雕宏着十种样式寿古又开比炫丽的图腾。每十个)图腾是一组,不间断的向两饷延伸,恢宏深豫的气息令每一名炽火学院的学员们眼中多了几分紧张六

    看着这熟悉的围墙,姬动的心也不禁下意识的颤动了一下回夹了,自己终于回来了,可是,自己也再不是天干学院的学员

    更加傲岸的气息从姬动身上绽放开来。天干学院又如何姆存的自己,再不是当初那个孤立无援实力低微不得不逃遁而头的姬动了

    在姬动的带领下!众人来到天干学院门到那宽法五十朱,以花岗岩为主体、大理石为外立面,玉雕镶嵌装饰的门楼时,姬动背后不禁想起一阵抽气声。显然,他们已经因为天干学院的规模而震撼

    大门两侧。还是那熟悉的两句话。左侧是甲、丙、伐、唐、士,阳之白昼求学有方,右边是乙、丁、己、辛、举,阴之夜睁修炼有道。门楼上方正中,四个)金灿灿的大字横在那里天干学院

    天干学院门前,站着四名轮值的学员一个个倒吾腰杆挺的笛自,但目光却有些游离。看到姬动他们这么一大群人出姆,力玄有一名莹员迎了上来。

    “你们有什么事?”过来的这名学员是个青年,身材修长,相静至,也不错,只是眉宇间流露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身为天干学院的学员,在心理上自然是有着相当优势的。尤其悬在看到同龄人的时候

    姬动道:“我是南火帝国炽火莹防的去师。这次来芳准备与贡学院进行交流的

    “交流?”那青年学员明昆愣了一下沿有理会姬动,反而朝看后面的三名同伴笑道:“炽火学院,你们听禅讨么”

    另外三人也都笑了。摇了摇头,异口同声的省:“没听说过。其中一人更是说道:“怎么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报到我们天干学院来进行交流。真是不自量。

    姬动身后的学员们谁都没有动,因为他们谁也不敢冒着激怒姬动的危险,但眼中却是怒意明显六

    姬动神色不变,“请向学院汇报一下,交流之事,我们早已通知过贵学院。”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卑与。声普自缺冷硬

    那青年冷哼一声。“你们这种报卑借助我们天干学院上位的。我见的多了,就凭你们这些报和我们学院讲行切磋交流,趁早回去吧。省的丢人现们酒知了我们莹院,我们学院就一定要和你们进行交流么?要是每个不知名的,、学院都来我们天干学院进行着所谓的交流,我们还怎么进行正常教快击,别挡着我们的大门。

    姬动才懒得和他继续废话,右年一挥,那青年顿时感觉到一股大力传来,蹬蹬蹬接连后退几步,就闪出了佰路

    “我们走。”好动一挥年,就向甲面击去”井前那名青年顿时大怒,另外三人也迅谤冲了上来,这次,甚四个人一字排开,再次挡住

    动。

    淡淡的冷意。从姬动眼底源渐浮姆究来,另然他并不想和这些晋通学员计较,但他本来就对天干学院有然念,一再被拦住心中怒火已经升腾起来。

    正在这时。一个阴柔的声普从旁汐响起,“怎么回院门口怎么聚集着这么多人?。!

    听到这个。声音。那四名天干学院青年学员朝着声音来处看去,顿时大喜过望,他们虽然拦住了姬动等人的去路,但姬动身上那股死寂般的冰冷还是令他们有些心中打鼓的,可看到这阴五声音的主人,顿时心中大定。

    “师兄,这个人说他嘉一个什么叫炽火学院的小地方来的,还要常着这些人和我们天干学院进行交师们不县交代过么,没有特殊的吩咐,是不能让外人轻易进入学院们拦下了他们,可他们竟然动人。”

    听这青年这么一说,那阴柔的声普巾顿时多了几分怒气”我倒耍看看,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到我们天干学院来闹事六,这声首是从姬动他们侧后方传来的。因此,采人具看不到最前面的姬动

    “是我。”姬动冷傲的声普中似平压抑着什么,明显比芽前要增大了几分声音。在天干学院门前回荡

    就是这么简单的两个牢却令那阴柔的声普嘎然而止。几乎只是蓝光一再,姬动面前就已经多了个人

    来人看上去和姬动年纪差不多,一身按声校服极为合体,英俊的面庞此时却在微微的抽搐着。眼巾流露着极度激动的神怔的注视着面前的姬动。

    “毕苏,你还活姬动的声普也同样激动起来,简单的六个)字,却说出了许多许多。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人,不正是从离火学踞就和他在一起修炼的好兄弟毕苏那场巨大的浩劫之下。他竟然还活着,并没有殒灭在万雷劫狱界之下

    “老大。”毕苏的激动歹卉姬动也上他经猛然板开十乍扑上来,紧紧的和姬动拥抱在一起

    那四名天干学院的青年学员已经看的呆住了

    姬动反手搂住毕了他一个有力的拥拍,再抓着他的屑膀将他拉开,“毕苏。你小子还是那么娘,哭什。他口中虽然这么说着毕苏,可自己的眼圈却也红了六他们都可以禅,具劫后余生之人啊!

    “毕苏学长,您看”之前那名青年学员很没眼色的凑上来问道。

    “看你个。头。滚蛋。你们知不知省,我大真当年在阴阳学堂的时候,是与雷帝齐名的一代暴们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拦着我大号的路。都给我滚让我再看到你们,看至一次我就抽你们一

    暴君,简单的两个字。却令那四名青年学员噤若寒蝉。飞快的跑到

    旁。

    其实,姬动真正在天干学院的时间并不长,但这却并不表明他在天干学院的名声就不但不小他的名头县丝毫不逊色于雷帝师瑞的。一击秒杀阴阳学堂次席,前任太县这一点,已经足以令他留名于天干学院了门最重要的县干掉了太子音然什么事都没有。两大至尊强者为他出头、当初阴朝阳和阴昭融联年花临中土帝国皇宫的时候,震惊了整今天干学院。就在他们期待着这位绰号暴君的学长能够归来的时候,他却兵没有再回到学后,姬动更芳随问弗瑞一起,参加了两次圣邪之外人看来,或许最大的功臣是雷帝书瑞。但阴阳学堂的精英们带回来的却悬真实情况,尤其是姬动曾经用出过超必杀技这件事。更是再次弓起,巨大袭那时开始,暴君和雷审就已经齐名了。哪怕是新入学的天干学院学员们,最井听说的。也定雷帝与暴君的传说门那几名青年此时已经某吓得面如土到定与雷帝董事并称的暴君啊。人家萍太子都干啥,他们这此小杂鱼算什么丫因此,这四名青年不但不记恨毕苏的痛骂,反而有些感激。至少不用去面对暴君了。

    “算了,我们走吧。毕苏,当初你某东么活下来的?,

    最后一天,求月恶(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酒神(阴阳冕) 天涯 酒神(阴阳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酒神(阴阳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家三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三少并收藏酒神(阴阳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