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新难度?这名字起的多别扭啊,还不如叫新希望呢。”虎子扑哧一声就笑了,边乐边说。

    小伙子被笑的脸有点儿红,解释道:“不是那个新,我是辛弃疾的辛,楠是楠木的楠,度是度化的度。前几天遇到了大师点化,如今找大师解惑来了。”

    虎子听完又笑了起来,还想再说两句,被旁边的武长河瞪了一眼,于是就闭嘴了。

    我摇头苦笑,心说真是一物降一物,虎子那二愣子性格,连他老爹都未必管的了他,偏偏怕这个便宜师兄的。

    欣楠度这么一说,我顿时想起来了,就是我准备回家在火车站碰到的事儿,当时那个老骗子还自称鸿钧老祖上身来着。老骗子身上的黄皮子,也被胡菩淘给拿下了,现在还在我堂营的刑殿受罚呢。

    宝儿他们几个听的不明不白的,我也没有解释,一边开门一边跟他说:“原来是你啊,是不是遇到啥事儿了?进屋说吧。”

    进屋后,我自顾自的先把营堂展开,将堂单贴在正对面供桌的墙上面,然后开始布置各种摆设。将善恶杖摆在堂子正中的小架子上,这也是我师父跟我说的,让善恶杖吸收香火的同时,也免得接触污秽。

    欣楠度看屋里这么多人,还有武长河穿着一身的道装,显得挺局促的。

    (起点首发,支持正版,书友群:152691809)

    虎子大嘴一撇,问他:“我们都是看事儿的,遇到啥事儿了,你就说吧。”

    谁知道欣楠度想了想,犹豫的跟虎子说:“那个,我是跟大师结的缘,我还是等大师忙完了跟大师说吧。”

    他一口一个大师的,弄得我挺好笑,虎子热脸贴了冷屁股,也显得挺无语的。

    我这边摆好了灯香瓜果,正在上香,欣楠度凑过来,指着药王娘娘像问我:“大师啊,您供的这是哪尊神像啊?我咋没见过呢,我能在你这请一尊一样的不?还有,这棒子是干啥的啊?树仙儿?”

    (起点首发,支持正版,书友群:152691809)

    我没有理他,先给药王娘娘上好了香,然后又给堂营上了香,最后恭恭敬敬的拜了几拜。

    随着我的上香,原本安静的堂营顿时活络了起来,教主还在殿里修炼,年轻些的仙家纷纷排着队出来吸了口香火,然后从堂营里走出来,化作巴掌大小坐在供桌上看热闹。

    我转身笑着跟欣楠度说:“这尊是药王娘娘,没有缘分可请不来。说说吧,遇见什么事儿了?”

    他听我这么一问,顿时鼻子一抽,红着眼睛跟我说:“大师啊,你可快救救我吧,我都快被磨疯了。”

    我无语了,你这啥也没说,让我看个六啊?我无奈的跟他说:“具体什么情况,你先讲讲啊,啥也不说我咋帮啊?”

    欣楠度一愣,问我:“以前的大仙儿看事儿,都不问的,掐指一算就知道咋回事儿了。”

    这不扯呢么?地马又不是算命的,就算算命的,还得知道生辰八字呢,或者细细看看面相,摸摸骨啥的。张嘴就说,那是啥本事?

    我笑着问他:“那你以前找的大仙儿,给你看明白了?”

    (起点首发,支持正版,书友群:152691809)

    “那倒没有。”欣楠度的回答丝毫没有犹豫。“

    这不就结了,我还没等说话呢,一旁的武长河先开口了:”你能找到这里,证明与他家大仙儿有缘分,所以不要再生什么分别心了,问你啥,你就说啥。“

    其实吧,仙家能不能不问就知道对方因果?能,知道名字,探地使或者清风下去一查就知道,一来一回用不了多长时间。但是无缘无故的,这么做对谁都不好,生死簿是随随便便查的么?

    只不过,这个道理我没必要细细的跟他讲,他受假大仙儿荼毒太深,说了也未必能理解。这一点,从他之前在火车站对那俩骗子的态度就能看出来,说啥都信。

    欣楠度听武长河这么说,稍一犹豫,苦着脸跟我说:”是这么回事儿,我之前生了场病,后来在人的指点下,我立了堂子,这个那天我都跟你说了。“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往下说,他跟我说:”结果呢,立完堂口后,病是确定误诊了,但是同时开始不顺当起来。有身体上的,也有心理上的。本身就是胸闷气短有点儿倒霉,结果这两天我开始做噩梦,甭提多吓人了。“

    ”哦?是什么样的噩梦?“我问他。

    提起这个我发现他脸色都变了,惊嘘嘘的跟我说:”就是梦见我那堂子仙家,胡黄常蟒和鬼,什么都有,在我梦里面容痛苦抓心挠肝的,可吓人了。“

    这说的也太笼统了,我问他:”我记得我那天跟你说过,你身上啥也没有,可能是冤亲债主压的,让你读经回向,你读了吗?“

    ”读了啊,读完后还是做梦,虽说不那么血腥了,但还是挺吓人的,大师啊,你可得救救我啊。“欣楠度面容痛苦的哀求我。

    我劝了他一句:”没那么严重,你等会儿啊,我问问我家老仙儿。“

    我来到堂营前盘膝坐在蒲团上,背对着他们,其实我是在心里跟黄云岚沟通。

    我问黄云岚:”云岚姐,我觉得他家应该是堂子出了问题,我准备去看看,你看是你陪我去就行,还是我得再请位仙家?“

    黄云岚的声音从心里传来:”说来惭愧,我在外面当野仙儿习惯了,对于堂营的事情懂得不多。要是让我动个手什么的还行,看堂子,你最好还是找位明白的仙家。“

    听完她这话,我往堂营里看去,除了供桌上看热闹那帮,其余的都在忙碌,各排教主都在里面修炼,漆黑黑的看不分明。

    我问黄云岚:”那云岚姐你看,请谁合适?这么点儿小事儿,我犯不上点教主香吧?“

    ”这样吧,我进堂子给你问问。“话音刚落,黄云岚就从我心窍闪了出去,进了堂营。

    没一会儿的工夫,黄云岚领出来三位仙家,为首的我认识,是胡山林,他后面还跟着两个披盔挂甲佩戴宝剑的仙家,能看出是胡家的,不过我不怎么熟。

    黄云岚直接闪进了我的心窍,胡山林笑着跟我打招呼,我俩也是老相识了,我也笑着问他:”山林大哥,道行又精进了许多啊,这两位是?“

    其实我上哪能看出来他涨没涨道行,我这纯粹就是说两句好听的。不过我对他的办事儿能力是完全信得过,当初给宝儿他爸办事儿的时候,他的博学多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胡山林笑着跟我说:”地马是真真的道行精进了,这两位是我胡家执法堂的。咱们这次是去人家地盘办事儿,看堂子和别的不一样,带点儿人手是应该的。“那两位胡仙儿闻言,向我抱了抱拳称了声地马。

    得,这是上次的事情长记性了,当时他被大龙的掌堂教主那个老鬼绑票了,一身道行差点儿毁于一旦。

    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回身把欣楠度叫了过来,跟他说:”我老仙儿说了,症结恐怕是在你家堂营上面,要想看明白,得去你家看看你的堂子。“

    ”啊?“欣楠度面有难色,好半晌后像下了决心似的,跟我说:”那也行,不过我那堂子人马啥妖魔鬼怪都有,您可千万别得罪他们啊,要不我就废了。“

    我心中有些好笑,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形容自家堂口的呢,你连阴阳眼都开不了,是怎么得知堂子上仙家有问题的呢?

    武长河看出了我准备出去,跟我说:”你该去办事儿就去你的,都是公德,店面的事儿交给我们就行。“

    我感激的点了点头,临出门前,宝儿又提醒了我一句,让我万事小心。我心说她这是被吓怕了,我就是去给人家看看堂子,又不是去抓鬼,有啥好小心的。

    欣楠度住在个老式居民楼,上下一共七层,从外墙上看,应该是二十年前的建筑。我瞅着那斑驳的墙皮,有些犯嘀咕,现在的建筑越来越差劲了,这咋二十来年就跟解放前似的呢,墙皮都酥了。想想我曾经去过齐齐哈尔,那里的火车站据说还是抗战时日本建的,到现在下水道都没堵过,哎·······

    都已经到了楼下了,欣楠度又开始打上退堂鼓了,自己家都不敢回,也真是难为他了。我跟他说,我是带着人马过来的,有我的仙家在,一切放心。

    在我的不停劝说下,他终于带着我上了楼。刚一打开门,我就闻到了一股捂吧味儿,他向里屋指了指,自己却站在门口不肯进去。

    我无语了,顺着他所指方向进了里屋,入眼处就是三张桌子,最右边的桌子上一块板子,上面贴着堂单。然后旁边的桌子上摆满了道家的神仙塑像,再往里的桌子上摆满了佛家塑像。

    道家的这桌子上,上到玉皇王母,下道各路山神,密密麻麻少说几十位。佛家的那桌上,从佛菩萨到金刚护法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不少我没见过的僧人像,估计都是哪位已经圆寂的大师。

    再往堂单上细看,我无语了,这堂单写的真精彩,要是能消停就怪了。

百度搜索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是东北出马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废物小点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废物小点心并收藏我是东北出马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