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我指了指我的堂单,跟王东阳说:“看见我堂单最上边一排了么?通天教主两边,一面是上方教主,一面是药王娘娘,这尊像就是药王娘娘。跟我上方教主一个级别的,我从小供到大,我师父都敬着的上仙,谁敢冲突?”

    王东阳听完一愣,然后满脸好奇的问我:“药王娘娘?我咋没听过这么一位大仙呢?兄弟你还知不知道娘娘的其他名号啊?”

    “天机不可泄露,我师父跟我说过,不让我随便提起娘娘她老人家的名号,要不然有借助神威吾我贡高之嫌。”我这一段话给王东阳说的一愣一愣的,其实我就是跟他装个圆润的13,药王娘娘是谁我上哪知道去?今天都出马了,我才知道药王娘娘叫玉藻,除此之外还是一无所知。

    王东阳见我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也就没有再问,不过看他脸上的表情显然是相信了我的话。我让他们把药王娘娘像摆在了供桌的正中,堂单在娘娘像正后方的墙上。然后并排摆上三个香炉碗,最后靠外面单独有摆了一个香炉。

    这些都是我师父昨天教我的,他跟我说一般出马堂都是有几排摆几个香炉,这样也方便找哪一排的仙家点哪一排的香。但是我的堂子不用那么麻烦,一仙家们不挑理,二我有事一般不用我说,报马就直接回堂子喊人了。所以让我摆三个香炉就够了,代表前生、今世、来生,早晨三炷香就行,额外的平时有什么烦心事啥的,啥时候上香随我自己。最外面那个香炉是药王娘娘的,必须早晚各三柱。

    香堂全部整理妥当以后,我发现堂单还有一半没写名字,被施少钟给叠上窝到了后面,我问他为啥不剪齐了,他跟我说这是为以后的仙家们留位置的。现在上堂子的都是正副教主和各堂精英。以后每次办事儿都会论功行赏,不作为或者有大过的仙家会被教主抹了名字,而贡献大的仙家也会被提拔上来。另外我堂子上有两个领兵王,实际上一个是带兵打仗,一个是善后抓俘虏收仙儿的。收来的仙家以后也会上堂单,所以要提前留出位置。

    我顺着施少钟手指的方向看,发现常堂的旁边写着两个小字“杂仙”,下面只有一个名字,小黑。施少钟跟我说,不是胡黄常蟒灰白两家,也不是清风烟魂的,或者是从外面收来的仙儿,都归常堂兵王管。我想想也对,当初小黑就是常万法收来的。那个时候佘太岁还要尊常万法一声常副教主呢,现在俩人平级了。但是常堂正教主是我义父常云天,也就是常万法的儿子。单从这一点上来说,常万法还是压佘太岁一头的。就是不明白我师父为啥要这么安排,是为了制衡常家父子还是怎么的?但是想想又觉得不对啊,常堂正副教主都由常万法和常云天的份,兵权也在人家手里捏着一半,况且如果我师父防着他们,能因为打赌收我九哥当徒弟么?

    我发现我这个人就是好八卦,仙家啥关系跟我有个毛的关系,就算有关系也不是现在。所以我也就不再去想,爱咋咋地,反正我处我的,谁对我好我对谁好就完了。

    我继续往堂单上看,没想到看着看着入神了。这本来在别人眼里就是一块红纸的堂子,此时在我眼中竟然变了样子。胡堂就像是一个高大的宫殿,黄堂像深宅大院的王府,常堂和蟒堂就像军营演武场,医堂更贴切,干脆就是一个药园子,门口的大匾上还写着治病救人。唯独命堂特殊,一栋青砖古楼高墙耸立,漆黑的大门紧闭着,一个人影也看不见。鬼仙堂更绝,一人一个石室,都在那一脸痛苦的闭目打坐着,还有些只能看见影子看不清人的。

    我发现我竟然想找谁,只要平心静气的看他的名字,就能看见这位仙家在干什么,而这位仙家也同样笑着跟我打招呼,显然也发现了我在看他。

    我看了一圈纷纷的跟仙家们打了照面,一个也没落下生怕仙家们挑理。至于鬼仙们我没去打扰,人家明显在修炼,我再给人家整走火入魔了咋整?

    一个个的见了礼,终于到我师父了。我师父此刻正在一个大殿里坐着,这个大殿正好在胡堂宫殿的最深处。师父坐在一把九龙盘绕的龙椅上,见我目光往这看,我师父笑呵呵的跟我说:“不错,这么快就能以眼通心通与仙家交流,挺有慧根的。”

    我师父这么一夸我我还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在心里问我师父:“师父啊,不是还得拜七星,开马拌断马锁啥的吗?要不师父您亲自出马呗?这最后一步我有点儿紧张。”

    我前些日子特意查了很多出马资料,以前也对这方面有不少了解。拜七星与开马拌断马锁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只有拜了七星才算是正式入了仙门,代表人仙共修,晋升果位,圆满如愿,地马以后办事才能师出有名。而地马之所以成为地马,实际上就是地仙的马,地仙下山要上地马的身来办事,这样才不算是以仙的身份插手阳世的事情。地马因为是凡人,所以过往因果会有障碍,马拌与马锁都是阻碍地马踏入修行之路的,不能开了马拌断了马锁,也就代表以后一切事情都会有业力阻碍,不能够顺风顺水。

    现在是末法时代,拜七星与开马拌断马锁尤为重要,并不是表面上看到一个仪式那么简单。这就相当于开头三脚,这三脚如果踢不开的话,那么日后轻的是堂营不稳,容易窜堂翻堂;重的直接就是家破人亡的开始了。

    “这事儿还用来找师傅?你不是认了义父么?现在不求你义父去留着过年啊?”我师父显然今天挺高兴的,竟然还跟我开起了玩笑。我师父这话一出口,我义父常云天就从堂子里走了出来。

    义父对着我笑了笑,然后跟我师父口气一样:“这点小事儿要是还让六爷出手那就让人家笑掉大牙了,你都拜了六爷为师了,七星就不用拜了,咱们也不需要谁承认。至于马拌和马锁嘛,干爹我今天就给你露一手,让你知道爹不是白认的!”

    常云天说话间一脸轻松,就好像这事儿跟吃糖豆那么简单,然后就大笑一声上了我的身。施少钟和王东阳正在写表文,常云天直接捆着我嘴窍跟他俩说不用那么费劲,今天他要靠实力开锁。

    “天下堂营千千万,我堂世间独一支,出马不借四方力,单凭手中一张纸。前尘因果速速现,一刀斩下出城池!”常云天大声的念着,我就觉得眼前一阵模糊,种种陌生又仿佛发生过的场景像是电影一般在眼前闪过。这些画面中有拼斗有厮杀,有杀生也有眷属分离,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都是我累生累世犯下的不同因果。

    渐渐的,我眼中出现了一张张狰狞的人脸,这些人脸扭曲哭嚎间连成了一片,最后凝结出一条胳膊粗细的大铁链子,将我牢牢的绑缚了起来。我瞬间感觉到压抑的喘不上气来,并且那种感觉越来越重,就好像要被什么东西拖进泥沼一般。不知道大家见没见过离开水的鱼,我此刻就跟渴水之鱼一样,憋的我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睛翻白间都快失去意识了。

    我正想像我师父呼救,就觉得我身上的常云天浮现一股杀机,接着我身子好像在充气,鼓鼓胀胀的。当然这都是感觉,应该是常云天在运力。我口中发出一声不像人的嘶吼,甚至舌头就像蛇信子似的吞吐了两下,发出斯斯的声音。接着我眼角余光就看见自己手里拿着一张黄纸,两手动作飞速的叠成了一把纸刀。

    我手掌并拢,双手挥着纸刀向下一砍,大铁链子和铁锁头发出玻璃的破碎声,然后重新化作无数鬼脸。这些鬼脸就像被泼了滚油似的,鬼哭狼嚎还咝咝啦啦的冒着白烟,转眼间消散于虚无。

    “马拌已开,马锁已断,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出马弟子了,也是我地仙教唯一的地马。别的不说,你背后站着整个地仙教,好好修炼,将来的成就还用我说么?”常云天笑着拍了拍我肩膀,说话的感觉真像一个父亲教育儿子似的。我和他认识以来,还一次没见他这么跟常相九说话呢,骂常相九跟骂孙子似的·····

    一切仪式与该办的事情都已经办完,我爸那边饭也做好了,宝儿跟我妈俩人将饺子啥的端了上来。还是像昨晚一样,七荤八素连带白酒啥的摆在了我的屋子里,我堂的仙家和观礼的宾客杯筹交错的喝了起来。我们一家子带着宝儿与施少钟王东阳在外屋吃。

    吃完晚饭,我拿出我爸给我的钱要给施少钟哥俩,俩人退让着不收,我也就没死皮赖脸的非得给。不是我抠,这其实就是走一个过场,毕竟当初给李雅婷办事儿时,我出力他们拿的钱不是·····

    送走了宝儿后,已经快半夜了,我爸我妈跟我打声招呼就回屋睡觉了。我在堂子前面挂上了一个帘子,毕竟我家两室一厅格局有限,堂子供在我卧室里,我一睡觉咬牙放屁的对仙家们也不尊重,这样隔起来我也自在些。

    仙家们今天就跟开party似的大联欢,这都半夜了他们喝的正嗨。我真有点后悔七窍全开了,他们吵吵把火的我实在睡不着,无奈之下我让胡菩淘暂时封了我的耳窍,这才一觉睡了过去。

百度搜索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是东北出马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废物小点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废物小点心并收藏我是东北出马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