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常万法见我这样,连忙对我说:“地马不必如此,你是掌堂大教主选定的地马,也就算是大教主的弟子,从辈分上叫我一声老哥即可。”

    “那哪能行,咱们各论各的,以后小子有不懂的还指望您拉扯一把呢,干脆,以后我就管您叫常老爷子。”我能听出常万法话语中也就是客气客气,咱们不能没有眼力见,我要真管他叫老哥,估计他心里得把我当成瘪犊子。

    常万法嘴上虽然还是谦让,但是显然心里很是高兴,一直不苟言笑的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笑意。在地上指挥他们布置法阵,时不时的跟我讲解两句。其实仙家和人没有太大不同,他们不管道行再高,终究还没有脱离六道,在这娑婆世界当中终归避免不了七情六欲,你给他戴高帽跟你骂他两句换来的待遇肯定不同。

    众人七手八脚的在地上铺好红纸后,李雅婷她爸在常万法的指挥下,把李雅婷背到地上,让她躺在红纸的正中间。然后又分别在她的头顶和两脚底点燃两只酥油长明蜡,接着常万法在李雅婷的周身用毛笔画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图案。

    起先是一些线条,以李雅婷的身体为中心,非常规则的向四周呈辐射状延伸。接着又在每一段线条当中点上许多小点,然后再以线条相连,最后写上一些看起来规整,却谁也不认识的文字。期初我没看出画的是什么,但是随着常万法笔下的其中七个小点,被线条连城勺子形后,我再纵观整幅图,发现他画的好像是一副星图。

    星图画好后,常万法又指挥他们用事先准备好的材料搭起了一个微型的城池,城池正中建起了五座关卡,城池正门连接一座纸桥,城池后门用纸马堵死。然后在纸桥前摆好了一个香炉碗,和一个装满五色米的铜盆,铜盆里插着五色旗。

    常万法跟我说,人从生来所遭所遇皆有命理在无形中左右,所以每当人遭遇劫难时也就是到了她人生中的关口。比如拿人受邪祟侵扰来说,如果能通过直接消灭邪祟而处理那是最好,如果不能,那么就可以将其命中劫难用关口的方式显现。改其命理破其关口,从命相上没有灾劫,邪祟也就无从傍身。

    对于常万法的说法我的理解是,这就好比西医与中医。假如一个人心脏里长了个东西,西医的办法是开刀将其取出,如果取不出来,或者取出它又再长。那么一般中医的解决办法可能会是通过调理其他脏器,而使之去根。也许不太恰当,但我估计就是这么个原理。

    常万法的一顿讲解听得我是茅塞顿开,不光是我,就连施少钟与王东阳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时不时的在那里点着头。我心里琢磨着以后要和常万法多多亲近,人家教的都是实实在在的干货。

    一切准备完毕,常万法接过那杆银枪,大手一挥,声若洪钟的暴喝一声:“常堂兵马,入关!”这声音铿锵有力充满威严,颇有些军令如山的味道。

    随着常万法的一声令下,那些面容冷峻始终一言未发的长堂兵马,此时纷纷化作流光,闪入地上那座微型关口中,不见了踪影,就连之前还一副书生模样的常相九也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一身银色盔甲,随着大队人马一齐遁入关中。

    待人马全部入了关,常万法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张符咒,二指一捏,符咒凭空引燃,散发着幽幽蓝火。常万法带着指尖蓝焰在李雅婷的头顶比划了一圈,然后口中念着我听不懂的咒语,不过最后一句倒是用的普通话:“太上降星,助吾通灵!”估摸是太上老君传下的法门?

    随着咒语念动,隐约感觉红纸上那些黑色的星点缓缓蠕动了几下,太过细微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接着,李雅婷的眉心突然间浮现出了一团雾气,一黑一青一白,杂合在一起。顺着常万法的指引,飞向了地面的城池关口。

    做完一切后,常万法回头看了看我,然后颇有深意的笑了笑:“地马可要看看我堂兵马是如何破关的么?”

    我闻言一愣,看破关?这是要给我开眼不成?没太细想,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然后就见常万法回头向着宝儿招了招手,宝儿有些胆怯的走了过来,常万法跟她说:“劳烦小花荣扶着点我家地马肉身。”宝儿脸上一红,但是也没有多说啥,两只手把着我的胳膊。

    胳膊上传来宝儿双手那细腻的触感,我顿时有些心猿意马。常老爷子您真是开明,知道你家弟子干涸久了,这是帮我寻找雨露滋润呢吧·····

    没等我细细的咂摸那种小柔软,我就看见常万法伸手过来拉我一把,然后我就感觉到一股天旋地转,晕车后的呕吐感袭来使我一阵干呕。

    我正想问问常万法我这是咋了,然后就见他一脸古怪的笑容看着我身后,我不知所以的顺着他的目光回头。我勒个擦,身后还有一个我被宝儿扶着,只不过这个我此时两眼紧闭一副不省人事的模样。

    就见宝儿张大了嘴,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看了看常万法手中的我,又看了看她自己怀里的我,嘴里发出“你···你··你···”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显然是吓傻了。

    常万法呵呵一笑,对着宝儿说道:“小花荣不必惊慌,我带地马元神出窍入关破阵,你朋友的命全在我家地马手中,还劳烦你照顾好我家地马肉身。”

    宝儿似乎还没从惊愕当中缓过神来,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我就被常万法拽着,以一种失速般的感觉,向着地面上的关口冲去。

    临入关前,我看见我的肉身正靠在宝儿的身上,我的头还枕着宝儿的胸口。奶奶的,可惜,可惜啊······

    我就感觉像是置身于万花筒之中,眼中的景色全是多彩并且抽象的,然后一阵恍惚,我就出现在一座石桥之上,常万法在我身边,身前列队整齐的站着刚才的常堂兵马。这些人各个面容阴冷,分成五队,每一队前面有一个身穿银甲将军打扮的人,骑着战马手握兵器。令我差异的是,其中就有常相九一个。

    此时他脸上意气风发,双手各握着一把金色的虎头大刀,一脸英气,让我实在难以将他与之前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在脑中重合。

    常相九见我看他,他也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继续一脸严肃的目视前方,他身上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杀伐之气,与他身后那一队仙家隐隐相连,竟有要融合之势。我看了看其他四只队伍,发现只有他这一支是这样,这是咋个意思?团队加成?

    “常相九听令!”常万法手指掐算了一番后,手中凭空出现了绿色令旗,他高举令旗对着常相九大喝一声。

    常相九闻言身子一挺,神情肃穆更显几分英气,嘴中应道:“得令!”常相九声音作罢,身后的队伍后竟隐隐的出现了鼓角之声。鼓打三通,角亦三响。

    “子时一刻已到,癸孕甲木,一刻钟内破关,不得有误!”说罢,常万法手中绿色令旗向下一挥。

    常相九听令后没多说话,勒缰夹蹬口中低喝了一声:“杀!”胯下战马前蹄抬起一声嘶鸣,随着这个杀字出口,常相九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杀字落地,鼓角不鸣,军卒无声。整队兵马列着有序的方阵,紧随常相九身后,向着前方的关口冲去。

    按理说整座城池都是由彩纸搭建,但此刻灵魂出窍来到这座空间竟然发现,眼前的城池真的就如同古代城池一般,通体由青石构筑,连绵几十里如同龙卧于陆,巍峨壮阔,虽然关卡的城楼上没有一兵一卒,但却阴森森的给人一种固若金汤之感。

    关口并没有城门,从远处看就像一个漆黑的漩涡,大有一口噬人的感觉。常相九刚刚纵马来到关口前,黑暗中一阵波动,接着从那黑暗中窜出一个数丈高的大的青绿色巨兽。这巨兽直接碾压了我的想象力,它整体像是个大型的猫科动物,但是全身盘根错节疙疙瘩瘩,就好像是海里的礁石长满了藤壶,看着实在让人反胃。

    常相九在这巨兽面前勒住马缰,然后手掌向上一伸,身后那一众仙家全部原地站定,跟常相九保持几十米远的距离。常相九双脚夹紧脚蹬,两手各持金刀,与巨兽相互对视。

    常相九这是要跟这大家伙单挑?这两方体型差距实在相差太大,我有些担心的问常万法:“常老爷子,九哥他自己能干过那玩意么?”

    “哼,以他那点道行,干不过!”常万法看都没有看一眼场中,一脸轻蔑的说道。

    我心里顿时无语,干不过你还让他上,是想看他出丑还是想置他于死地啊?难不成仙家也分派系,也闹内讧?

百度搜索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是东北出马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废物小点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废物小点心并收藏我是东北出马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