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眼看着那根钉子离我脑袋越来越近,我从小晕针更别说这么大一根钉子,这要是钉上老子就彻底归位了,连忙大喊道:“慢着!”那小娘们听我喊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似乎是想听听我还有啥话要说。我连忙苦口婆心的劝她:“大姐你知不知道这世界上有警察啊?你就这么弄死我,能保证查不到你?你要是想收魂魄的话,这里是公墓啊,要多少有多少,何必拿个活人开刀给自己找麻烦?咱俩远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这也不能一见面就下死手是不。”

    这女的听我说道警察俩字的时候好像稍稍有一瞬间的犹豫,我见有效果,立马再接再厉:“大姐你放了我,你收你的魂儿我回我的家,保证当什么也没看见,就算······”我其实也猜到她不会这么容易就被说动,心里焦急的想应对办法。想了几个都是对付鬼的,眼前这活生生的人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生怕整不好再给她整急眼了。只能一边拖延时间,一边在心中默念金甲神咒,想要挣脱束缚。

    天护身,地护身,十二元辰护我身,灵官老爷护满身,年护身,月护身,日护身,时护身,金甲层层······要说一心两用的本事真的不是谁都能驾轻就熟的,一边口中说话一边心里念咒语让我脑子都开始有些凌乱。随着默念咒语,我感觉到一股热气从小腹开始向上涌。

    哪知道这娘们不等我话说完,突然间就见她眼睛里闪了两下绿光,怒气冲冲的骂了句“道盟崽子!”然后就像是受了啥刺激似的,一脸狰狞就要拿那木偶砸我。

    此时我咒语念了一半,只有一根手指能动,离彻底恢复自由还早着呢,急的我不知道该咋办好了。将佛祖天尊挨个的从脑中过了一遍,却不知道为何喊出了一句“药王娘娘救我!”

    啪,的一声。原本正要钉在我脑袋上的诡异木偶不知道被啥玩意打飞了,接着就见我眼前白影一闪,出现了一个白衣白裙就像小龙女一样打扮的美女。我一脸激动的看着眼前的美女,恭敬的喊了声“药王娘娘。”哪知这美女回头像看傻子一样看了我一眼,然后就不再理我。整的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药王娘娘咋对我这态度?

    黑衣女子此时眼睛恢复了正常,一边揉着手腕,看“娘娘”眼神中很是忌惮,但口中却是威胁道:“你是东北马家仙儿吧?这小子怎么看也不是顶香的,多管闲事儿对咱们谁都不好,咋样,让出条道来?”东北马家仙儿?药王娘娘是地仙儿?

    娘娘闻言不屑的笑了笑,右手握掌成爪,随着她的用力,指甲像钩子一样伸缩不定。那指尖上的寒芒看的我寒毛根根竖立,这要是抓上一把······啧啧,药王娘娘的真身肯定是狼或者豹子啥的。

    黑衣女子看的出“娘娘”这是在挑衅,于是也不再废话,伸手在衣服里鼓捣半天,又掏出个六角星形状的东西。我特么怀疑她是不是有恋物癖啊。这六角星和她耳朵上带的那个形状一样,都是正三角和倒三角重叠组成的,唯一区别就是这个有巴掌大,并且通体是蓝色的也看不出是什么材质。

    没等我心中的胡思乱想继续下去,眼前的黑衣女子对着那六角星一顿叨叨,语速飞快至极,我努力听也听不明白她念的啥,我背了那么多佛经道典也没有这种语言。只见这女子念完之后,以那六角星为中心开始刮起了旋风,接着从那漩涡中心出现一个个青黑色的影子。

    我特么看来看去才看明白那些影子是啥,卧槽,鬼啊!

    这些可是实实在在的鬼,和我在公路上见到的游魂不同,真真的就像一些小说中写的那样。一个个表情狰狞,纷纷都是死前那一刻的样子,有病死的浑身青黑浮肿,有淹死的满身惨白发青,还有出车祸的干脆就看不出是个人的。要不咋说艺术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呢。无一例外,这些鬼魂没有一个是成年的,从三两岁的鬼婴到十来岁的鬼童都有。从这些影子出现开始,整个墓地就开始被鬼哭之声笼罩,哭的我心里直抽搐。

    “你叫个屁叫,没出息!”原本对着放鬼出来的黑衣女子都是面无表情的“娘娘”,此时转过身来就一脸怒气,光骂不解气还给了我一巴掌。这一巴掌直接给我打蒙了,我虽然没见过药王娘娘显灵,但从姥姥的字里行间之中我一直以为娘娘温柔着呢。难不成我分析错了?好歹我供了这么多年,有好吃好喝的都跟你分,你也不能一出来就打我啊······心中虽然委屈但嘴上却不敢瞎说,前面有个黑衣煞星还得指着娘娘出手呢不是。

    那黑衣娘们放出来的小鬼越来越多,看的我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终于漩涡停止,在那娘们大手一挥之后,全都鬼哭狼嚎的扑了过来。给我吓得一哆嗦,连忙躲在“娘娘”身后,娘娘像抖苍蝇一样抖开了我的手。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我能动了,难道是娘娘一嘴巴子打的?

    “娘娘”用脚尖在地上画了个圈,然后一把把我薅了进去,告诉站里面别动,然后就合身扑了上去。害怕归害怕,“娘娘”的话不敢不听,我老实的站在圈中看着“娘娘”和那些小鬼玩老鹰抓小鸡。“娘娘”是真猛,不,应该说胃口真好。那些看着吓人吧啦的小鬼原来都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就见娘娘抓着一个往嘴里塞一个,看的我这个恶心,幸好晚上饭没怎么吃,要不全都得吐出来。那些肠子肚子都在外面浪荡着的,“娘娘”是哪里来的食欲呢。

    黑衣女子看“娘娘”实在太猛,知道再纠缠下去也捞不到什么好处,从兜里掏出个黑色小球,往地上一甩。就听砰的一声,到处都是黑烟,人影消失不见。我看“娘娘”也没有去追的意思,依旧在那自顾自的吃那些小鬼。我心里暗暗放下些心来,不追也好,要是把我自己扔在这我也害怕。看着看着我干脆闭上了眼睛,心里想着以后多给娘娘摆点荤供,看把“娘娘”饿的。

    有心问“娘娘”咱们啥时候回家,又怕打扰她老人家用餐。就听山下墓地大门处传来一声巨响,接着冒起了一阵蓝烟。这蓝烟看起来似虚似实,我估计如果不开阴阳眼是看不到的。心里正寻思那烟呢,身后突然传来个声音:“哎,跑了。”吓我一跳也忘了啥阳火不阳火的,赶忙一回头,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身穿一身青色的开衾长袍,手里拿着把扇子没有打开。此时一脸的郁闷,从打扮上咋看咋像古代人。现在都流行奇装异服cosplay么?

    “这咋能是奇装异服呢,多帅啊,你有没有审美啊······”这小青年好像知道我心中想的啥,一脸的不满意,在那叭叭的跟我说他那身衣服多潇洒。

    我一脸懵逼的转过头看着“药王娘娘”,问她:“娘娘,这位是?”也不知道我这话哪里有毛病,“娘娘”瞪我一眼没理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对着我身后的小青年说道:“那点儿道行你都能让她跑了,你干脆回山里吃耗子去得了!”

    我看这俩人隔着我说话实在有点不自在,连忙向后退了一步。小青年正要解释什么,“娘娘”不耐烦的将手一摆,说道:“跟我说没用,跟教主解释去吧,我把这些鬼崽子送下去。”说完也没见有啥动作,凭空就原地消失了。

    俩人的对话彻底把我听蒙了,“娘娘”咋把我扔下了那。还有,教主?啥教主?送哪去?这是在这说啥呢。

    小青年见“娘娘”走后,仿佛是松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走吧天赐,屁都没了还在这呆着干啥啊。”这货咋知道我叫啥?

    我彻底被这个奇装癖给弄蒙了,这货怎么会知道我名字的?我退后了一步,一脸警惕的问他:“你咋知道我叫啥?你谁呀。”

    这货不知道是不是二愣子上身了,手里拿着扇子,脚一用力把袍子撩了起来用手一把接住,跟我亮了个京剧里的身段,拿腔作调的说:“某家是你的护身报·····哇·····马!”

    “我也没堂子哪来的护身报马?”我并没有放松心中的谨慎,问他。

    这货比比划划又要换个身段,我连忙让他有点正行好好说话,他脸一红,咳嗽了一声:“那个,最近在你家看京剧看多了·····嘿嘿。”

    “在我家?”我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小青年刚想比划又忍住了,跟我说:“我们一直在你家啊,就在你家药王娘娘像的底座里。”见我脸上半信半疑,他连忙又补充道:“你是你姥姥求来的,六岁去了山东,你姥姥教你一堆佛经道典,八岁你哥没了,去年你家从平房搬进了楼房,对不对?”

    这特么知道的也太详细了,小青年见我还有话要问,连忙打断我,指了指四周说道:“你看这里是说话的地方么,等天亮让人看见再把你当成偷东西的,有啥话回家再问行不。”

    他这么说我也反应过来了,刚才的一番激战已经将这里弄得乱码七糟了,祭祀用的瓜果梨桃满地都是。我想了想后,对他点了点头。先不说他为什么对我知道的那么详细,单单就药王娘娘放心他留在我身边这一点,就能证明他也是自己人,药王娘娘还能害我么。

    当成偷东西的我倒不怕,偷东西有偷到公墓来的么,放着活人不偷偷死人?偷啥?偷骨灰啊。别特么到时候把我当成精神病抓起来,回头找到家里,我爷我奶问我不睡觉上墓地干啥我咋说?

百度搜索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是东北出马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废物小点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废物小点心并收藏我是东北出马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