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虎子大嘴一撇,哼哼唧唧的跟我说:”切,到时候谁管谁借钱还不一定呢。你以为我们鲁班书能称为天书是吹的?以前是我懒不爱琢磨罢了,从今天开始,你虎子大爷要开始用功了。“

    要不是直接动手我不一定能打过他,我非得让他了解什么叫做新时代的召唤以及社会主义的毒打。

    我呸了一口,骂道:”去你大爷的,你等着,以后你要管你二大爷我借钱,利息翻倍!“

    虎子贱兮兮的一笑,立马服软了:”别介,我那不是一兴奋说秃噜嘴了嘛。“

    看来他心里还是有数,以他现在的能力,还是他问我借钱的可能性大些。

    闹也闹了,我指着桌子上的两个信封跟他说:”桌上的钱你拿一半儿,明天开始咱们就按照这个规矩来,谁办事儿谁拿钱,合作的五五分,其余的照旧。“

    虎子撇了一眼两个信封,跟我说:”我那九千算是投资,你算算店里所有造像之类的一共多少钱,我慢慢补,要不然到月底我咋跟你分账啊。“

    ”这些东西也不是用我钱进回来的啊,那是李鹏和你师兄拿的钱,以后该还人情的地方也少不了你。“我跟他说。

    谁知道虎子认真起来就跟俩人似的,跟我说:”那这九千就当是入股店面装修了,你一共出了四万五,我拿两万两千五正好一人一半,算上这九千,还欠你一万三千五。“

    说完,虎子就开始继续啃着馒头吃榨菜去了。我摇头苦笑,他愿意吃糠咽菜一个月,那我也没招。

    接下来又是清闲的一个星期,自从得了导员徐航的表态后,那我基本是想去就去,不想去就说店里有事儿,反正我也不打算去殡仪馆工作。

    昨天宝儿带来了一个笔记本电脑,说是虎子在店里呆着无聊,让他没人的时候打打游戏消磨时间。

    有了这玩意儿,我就更不愿意去上礼仪课了。我下载了一个街机模拟器,又买了个USB接口的游戏摇杆,开始跟虎子整天在店里打拳皇。

    要说我初中那些年在游戏厅真不是白混的,拿着八神一穿三根本不是问题。虎子都快让我给打自闭了,于是他开始跟我玩儿上赖了,我一起跳,他就裸杀。

    我也没惯着他,他裸杀我就无限连,八神我都不用了。特瑞排在第一,只要让我碰上一下,直接”薅饿恰“连到死。

    电脑上二十多个游戏币用完,虎子看了眼屏幕上亮闪闪的”perfect“,气急败坏的狂拍键盘。

    我故意气他:”轻点儿啊,我跟你说,这本子我家宝儿花四千大洋买的,你要是砸坏了,你欠我的就奔着两万使劲了。“

    老白让我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紧接着,他开始跟我讲女人都是红颜祸水,说我应该修白骨观,还在网上给我找红粉骷髅的图片。

    我俩正闹着,突然间电话响了,我一看是李鹏打来的,我往墙上的挂钟上看了一眼,这才上午十点,是上课时间啊。

    接起电话,我问李鹏:”行啊老四,我没记错的话今天这节课是徐航的吧,是不是逃课了?毕业评语还想要不了?“

    李鹏跟我说他刚跟徐航请了假,正从学校往外走呢。我问他啥事儿,他跟我说他家殡仪馆开灵车的司机老婆生孩子,请了三天的假。现在他爸那边人手忙不开,车只能他开了,晚上有一单活,死者是外县的,问我和虎子要不要跟着去见识见识。

    我第一次见到把胆小害怕说的这么文艺的,我和虎子死人见的还少了?有啥好见识的。

    于是我直接跟他说:”见识的太多了,不好奇,你自己去吧。“

    (起点首发,支持正版,书友群:152691809)

    电话那边的李鹏吭哧瘪肚半天,终于服软了,跟我说:”兄弟啊,要是市里的我去也就去了,这个死者在外县,据说还是横死的。从咱们这到那里连路灯都没有,你俩晚上要是没事儿的话,就陪我走一趟呗。一人两千酬劳,吃喝全包。“

    我的诺基亚字粒机前不久上厕所时掉下去泡坏了,于是我又买了个后面四个喇叭的山寨机。这手机的声音大的吓人,不开外放都跟免提一个效果。

    李鹏的话全被虎子听见了,给这货笑的前仰后合的。其实我也有些憋不住笑,心说李鹏这小子总是有点儿偶像包袱,害怕就说害怕得了,还问我俩要不要见识见识。

    我笑着跟李鹏说:”酬劳就免了,麻辣串鸡爪子啥的带点儿。“

    ”得嘞!”李鹏爽朗的答应了一声,正准备挂电话,虎子突然吼道:“再带一打冰啤酒!”

    ”千万别!“我这声喊出来的时候,李鹏已经挂了电话。我看着虎子一脸的得意,我是满心的无语。长这么大我没怕过耍酒疯的,我是真怕虎子喝酒。关键是,他那些工具有灵性啊。

    虎子突然问我:”天赐啊,你说咱们大半夜的去接尸体,会不会碰到僵尸啊?“

    我是真被他的想象力给逗笑了,想当初我在公墓里找僵尸都没找到,接个尸体就能碰到僵尸?

    不过虎子的话还是惊醒了我,虽然虎子不知道我是天妒,但是我知道我俩都是乱世三星的命格啊,虎子还命犯缺一门,而我从小到大的倒霉。

    本来我觉得就当跟李鹏溜达着玩儿,给他壮壮胆儿了,但是经虎子一说,我还是决定把善恶杖给带上,并且让虎子也把工具包给背上。

    虎子问我带着些玩意儿干啥,我跟他说:”你是统御命格啊,走到哪哪有事儿,这是以防万一。“

    虎子愣愣的看着我,好半晌后跟我说:”兄弟你懂得真多。”我当时就是一身的冷汗,差点儿说漏嘴了。

    临行前,我犹豫再三要不要把香炉和香带上。后来我一想,又不是一定出事儿,没必要啊。我和虎子又不是白给的,我俩在一起那不跟海尔兄弟似的么。

    我和李鹏约定好在他家殡仪馆门口集合,他定的晚上十点,正好是最后一班公交车。

    等我俩下了车,刚走到殡仪馆门口,就看见一辆老式金杯停在那里,不光大灯亮着,就连棚顶灯也亮着。车头上绑着一朵大黑花,下面还贴着一个“奠”字。

    走近了,就听见车里面放着大悲咒,是音乐版的。音响声音开的老大,都出杂音了。看来李鹏是自己害怕,告诉过往的鬼魂注意点儿,车里念经呢······

    李鹏见我俩来了,兴奋的从车窗里伸出一只手对我俩挥舞,同时还打起了双闪。

    他打开了车门后我俩全傻眼了,只有副驾驶一个座位,后面的座椅全被拆了,放着一口空空如也的简易棺材,棺材盖放在一边。

    我问李鹏:“这意思是说我俩只有一个人能坐在前面?”

    李鹏无奈的点了点头,虎子就要往副驾驶里进,被我一把拉了下来。我跟他说咱俩还是全坐后面吧,倒不是害怕,但是一想到一会儿拉上尸体,我自己一个人做后面还是有些古怪。

    我俩上车关门,车子启动。李鹏目不转睛的目视前方,跟我俩说靠近后门棺材边上有个塑料袋子,吃的都在里面。

    我过去一翻,里面香肠鸡爪子面包什么的应有尽有,还真就准备了一打冰啤酒。我没敢让虎子看见酒,把吃的拎过来,我俩就地开吃。

    我问李鹏要不要吃点儿,他跟我说等再开一会儿的,然后找个地方停下来再吃。

    音响的声音震得我脑瓜子生疼,我跟李鹏说:“老四啊,你把大悲咒关了吧,重复播放的东西本事就没太大作用,何况是唱的呢,你见哪位高僧做法给人家唱的?”

    李鹏脸一红,不好意思的关上了音响。虎子此时一边啃鸡爪子,一边问李鹏:“我说师侄儿你咋那么怂呢?一点儿没有我师兄的气魄,自己拉个死人都不敢。”

    “你能不能吃你的,我刚拜师多久?我师父还啥都没教我呢!”李鹏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

    虎子其实就是故意的,李鹏鸡头白脸的说完就没动静了,虎子在后面一边吧唧嘴,一边呲着牙跟我坏笑。

    车从于洪区上了高速,然后又下高速上了国道。虎子这货没心没肺,吃饱了就开始在一旁点着头打呼噜。车里除了道行的声音再无其他,弄的我也有些犯困了。

    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然后就感觉我好像是在一艘船上,正好赶上海上起了大浪,摇摇晃晃的弄得我直反胃。

    我被恶心的感觉弄醒后,窗外一片漆黑啥也看不见。车子行驶的很缓慢,好像是地面全是起伏不断的鼓包和坑洼,我说我咋晕船了呢,感情是让李鹏给我晃的。

    “你这是开哪来了?”我迷迷糊糊的问了李鹏一句。

    “啊!”李鹏突然惊叫一声,要不是头上有车棚,估计直接就窜出去了。

    这货回头一看是我,脸色煞白的抱怨道:“你这大晚上的突然说话,想吓死我啊?”

    我特么无语了,那我咋办?我要是敲敲他座椅更把他吓完了。

    正想着,就听“咣”的一声,我脑袋直接撞在正驾驶的座椅上,虎子也被震的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他大呼道:“咋了,咋了,闹僵尸了?”

百度搜索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是东北出马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废物小点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废物小点心并收藏我是东北出马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