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还没等我动手,我身体里闪出去一个影子,见到她我就放心了,因为她是我的护身大报马,黄云岚。

    黄云岚一把就抓住了斧子柄,那斧子在她手里不住的挣扎,就好像拼命要飞出来砍我似的。我就不理解了,我跟它有啥仇啊,这么拼命。

    我一边惊魂未定的拍着胸脯,一边郁闷的问黄云岚:”云岚姐,您在早不出来呢,我差点儿让这玩意儿劈死。“

    黄云岚用力一捏斧子把,斧子的头部轻微一颤抖就不动了,看样子好像把它给捏疼了似的。

    黄云岚笑了笑,跟我说:”不会的,它是喜欢你,看样子好像是要认主。我是感受到你的紧张,这才出来的。“

    认主?我不理解黄云岚的意思,问她:”要认我为主?这斧子真成精了?“

    黄云岚被我逗笑了,解释道:”地马你真逗,这斧子应该是你那兄弟用什么方式祭练了,但是还没完成,斧子没灵智,它是把你当成他了。“

    (起点首发,支持正版,书友群:152691809)

    奥奥,原来是这样啊。黄云岚这么一说,我对虎子的鲁班书又提起兴趣了。虎子以前跟我说他那些破烂都不一般,我虽然也相信,但是没想到这么玄乎。

    对于隔空取物我就觉得挺神奇的了,物品找人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怪不得鲁班书能被称为天书呢,当真有它的独到之处。

    不过好奇归好奇,我到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一是我已经是出马弟子了,没必要学别的东西。二是佛经有云,万法既一法,都是通往彼岸的路,只不过看哪条适合你罢了。

    一法修到悟了,那么万法皆通。反之,知道上万种法,如果都没悟的话,那等于是一法不通。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虎子跟我说,学鲁班书的”缺一门“,也就是都命犯鳏寡孤独残。所以,鲁班书虽然号称天书,但是它在我眼里跟辟邪剑谱或葵花宝典一样,我好好的学那玩意儿干啥。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跟黄云岚说:”认主啥的就拉倒吧,虎子费劲巴力祭练的,再说我有善恶杖呢,你还是快把这吓人巴拉的玩意儿放回去吧。“

    我话说完,黄云岚却摇了摇头,跟我说:”我不能撒手,我一放手它还得追你。要么你让它认主,要么我把它给度了,过后就跟普通的斧子没区别了。“

    ”别呀!“我连忙摆手,苦着脸说:”虎子拿他这些家伙事当媳妇一样宝贝着,弄废了可惜了,就没别的办法了么?“

    黄云岚想了想,跟我说:”办法倒是有,最好让你兄弟自己起来,他肯定有办法收了。要么我把它镇在堂子下,这样虽然对它也有些伤害,但是一晚上的时间也不严重。“

    我走到里屋的门口,发现虎子四仰八叉的像个死猪,还一边打呼噜一边吧唧嘴。看来叫他起来是费劲了,我示意黄云岚,还是镇在堂子下吧。

    黄云岚闻言点了点头,把斧子按在香案上,然后用香炉压住了一点斧子刃。

    黄云岚一放手,我发现斧子虽然没飞起来,但是却在不住的颤抖。我有些不放心的问她:”云岚姐,就压住那么一点儿能行么?实在不行我出去找两块砖吧。“

    黄云岚扑哧一声又笑了,跟我说放心吧,别说一把祭练的斧子了,就算产生了器灵的法器,在香炉下押着也翻不了天。我家老仙儿的功德在那镇着呢。

    (起点首发,支持正版,书友群:152691809)

    说完后,黄云岚直接回到了我的心窍,她的声音从我心里传来:”行了地马,没事儿了,快上去睡觉吧。“

    ”还是算了,上面全是带尖儿的,带刃儿的,瘆的慌。“我回了一句,黄云岚没了声音。

    我把外衣脱下来垫在桌子上,然后又搬来个凳子,还是对付一宿算了。

    这一觉感觉睡的可累了,好像没睡多久就感觉有人推我。睁眼一看竟然是虎子,手里还拎着一把斧子。

    我看了眼外面已经大亮的天空,无语的跟虎子说:”奶奶的,昨晚累死我了,我要补一觉,早餐不用带我的份儿。“

    还没等我往里走,虎子一把把我拽住了,哭哭唧唧的问我:”这是咋回事儿?“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把我整蒙了,我问他啥玩意儿咋回事,虎子晃了晃手中的斧子,问道:”这宝贝我祭练一个多月了,再有十几天就成了。早上我路过你香堂,发现在你供桌上放着,工夫全都白费了!“

    我见虎子有些激动,我也有些清醒了,一五一十把昨晚的事儿跟他说了一遍。

    他听的一脸的憋屈,我看他这幅样子,小心的问他:”我报马说影响没那么大啊,这咋就废了呢?“

    ”哎!“虎子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你不知道,斧子最重要的就是锐气,你家香堂太霸道,锐气全都镇没了,就算祭练成了,胆也没了。“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斧子还有胆的,不过我见他确实挺郁闷,所以我也没刺激他。

    虎子又哀声叹气了半晌后,跟我说:”你还不如让它认主了呢,咱俩谁用不是用,也比糟蹋东西强啊。“

    我心说,我的善恶杖多好啊,打人打鬼都能使。带刃儿的我可不敢用,一个不注意要贪官司的。

    虎子见我不说话,脸上有些不痛快的埋怨道:”我不是跟你说了么,上面不能随便去,破个法是小事儿,有些工具是有凶性的,万一你不注意从哪染上点阴气啥的,它们是真下死手啊。”

    我本来就没睡够,让他给我叨叨的脑仁生疼,于是我跟他说:“你当我愿意上去的,是不是忘了自己昨晚喝成啥样了?以后我可不跟你喝酒了。”

    谁知道我这么一说,虎子立马把斧子那茬给忘了,紧张的说道:“酒该喝还得喝,大不了以后我坐上面儿跟你喝不就完了么。”

    我没理他,就这酒量,非得遭那罪干啥呢?

    虎子看我还要进屋补觉,立马拦住我说道:“我师兄今天有事儿,他就不过来了。我印了一批名片,一会儿我去拿。打墙角线的师父昨天打电话说一会儿过来,不少事儿等着呢,还有心思睡觉?”

    他不说我都忘了,我这甩手掌柜也是当习惯了,还以为店是别人的呢······

    (起点首发,支持正版,书友群:152691809)

    虎子拿两把椅子在门口占了个车位,跟我说一会拉材料的车和师父们一起来,让我看着点儿,说完他自己就出了门。

    虎子前脚走,一辆皮卡就到了,停在门前打着喇叭。我立马跑出去把椅子挪开,发现车后斗里除了墙角线和石膏线以外,还拉着好几名工人,这也就是没碰到交警····

    副驾驶下来一位工头模样的人,一边指挥工人往里卸货,一边笑着跟我打招呼:“您好,您就是虎子老板吧?”

    我立马伸出手跟他握了一下,笑着说:”啊,不是,我姓高。”

    “高大师!原来您是大老板啊,你放心,施工规划武道长都交代明白了,您就请好吧。”说着,他就带人进了屋。

    这伙人真是雷厉风行,连我倒的水都没喝。工头拿出图纸,一名工人架好折叠梯子,两人扯着塑料布把货架子什么的全盖好后,立马就开始了施工。

    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就连我这外行都能看得出来,这伙人够专业的。很多结构都是组装好了拿来的,往上一吊就嵌在了预留出来的凹槽里,活干的行云流水。从打腻子,到钉木头楔子,基本都不掉渣的。

    我看的正起劲儿,虎子回来了,大塑料袋子里装满了一盒盒名片,把他累的呼哧带喘的。

    我拿出名片一看,这特么也太恶搞了,只见上面写着XX省XX市XX大街XX号,最正宗佛道仙结合办事儿,中间三个大字玄学堂。

    下面写着大仙儿:高天赐,大师:徐虎阳,名字下面是我俩的手机号码。

    翻过来就更雷人了,业务介绍:本机构承接一切灵异事件,上到婚丧嫁娶看运势,下到驱鬼破关改名字。有你想不到的,没我们做不到的,竭诚为您服务,欢迎来电垂询。

    我看着名片背面密密麻麻的小字,无语的问虎子:”大哥,你这名片印的咋跟家政服务似的呢?跟药匣子李宝库学的?“

    ”药匣子哪有咱俩会的多啊。”虎子得意一笑,然后跟我说:“今天这活儿干完,剩下两天咱们再收拾收拾,大后天准备开业。”

    大后天,大后天是二十四号啊,这不是跟我师父给我定的开业日期一样吗?

    (起点首发,支持正版,书友群:152691809)

    我笑着跟虎子说:“行啊,要不咋说咱俩有缘呢,你说这日子,跟我仙家给我的日子一样。得嘞,就二十四号了。”

    虎子闻言嘿嘿一笑:“这可不是我定的日子,是我师兄跟我说的。”

    “武长河?这日子是武道长算出来的?没想到,武道长不光道术高深,还会算命呢。”我惊讶的说道。

    虎子终于憋不住了,哈哈大笑:“那是你给辛楠度办事儿那天,你家仙家出来跟我师兄说的。”

    我无语·······

百度搜索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 我是东北出马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是东北出马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废物小点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废物小点心并收藏我是东北出马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