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购物狂纽约血拼记 天涯 购物狂纽约血拼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strong>给格雷格留下了很好的印象</strong>

    嗯……我心里没底埃莉诺究竟是怎样看待我的。在乘车回来的路上,她沉默寡言--这可以说是我悄悄地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也可以说……不是这么回事。

    卢克问起午餐会怎样时,我一言带过了帮着托鱼盘的事,也没怎么说美容院里的事。我绘声绘色地说了她母亲是多么喜欢他送给她的礼物。

    是的,我是自己编造了一些细节,比如她说的什么“我的卢克是世界上最好的儿子”,并且用手帕抹了抹眼睛。但我的原意是,我不能照实告诉他她当时的真实反应,是吧?我不能对他说,她当时只是拆开包装看了一眼,就把围巾随随便便地塞回到盒子里去,仿佛那只是一双从Woolworths百货店Woolworths百货店:英国大型百货零售店,主要出售日常家庭用品、娱乐用品等。--译注里买的袜子。实际上,我对自己夸张地讲了些他母亲如何喜欢的话还颇为得意,因为我从没见到过他这般高兴。他甚至还打了个电话给他母亲,留言说他很高兴她喜欢这礼物--但他母亲却没给他回电。

    而对我来讲,我这时的心思更是在近几天里发生的一些事上,没顾得上去细想埃莉诺是否喜欢我。突然间,这几天里我接连不断地接到一些来电,都是人们来约见我的!卢克说这就是“雪球”效应,他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昨天我与三家电视台的老总们见了面--现在又在与蓝河电视制作公司的一位叫格雷格?沃尔特斯的先生共进早餐。他就是那位曾经给我送过水果篮,急切地想见我的人--到目前为止,这早餐会还真进行得很顺利!我穿着一件昨天从那家叫香蕉共和国的商店买的裤子,上身是件新的时尚套衫。我得说,看来我给格雷格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你很抢手的,”他在吃着羊角面包,这么说了好几遍了。“你自己知道吗?”

    “嗯……这个么……”

    “啊,”他伸出一只手摆了摆。“不要不好意思。你很抢手的。人人都在看着你,争着把你抢到手。”他呷了一口咖啡,眼睛直接望着我,“我实话实说--我想替你制作一部专题片。”

    我呆呆地望着他,因为兴奋吧,张口说不出话来。

    “真的?我的专题片?什么方面的?”

    “随便什么方面的。我会替你找到合适的素材。”他又喝了一大口咖啡,“你是个政治评论员,是吧?”

    “嗯……不完全是,”我别扭地说道,“我是做个人金融方面节目的。你知道抵押之类的事吧?”

    “好的。”格雷格点了点头,“金融方面的。那么,我想……我这是随便瞎扯的……‘华尔街’。‘华尔街’加上一点‘富人’,再加点‘穷人’<samp></samp> 华尔街……富人……穷人……:均为电视节目的名称。--译注。你能做这档节目,是吧?”

    “嗯……能的!当然能的!”

    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讲些什么,但我一脸微笑,信心十足的样子,又拿起羊角面包咬了一口。

    “我得走了,”他说着喝完了杯中的咖啡,“但我会在明天打电话给你的,安排你与我们制作部的头见见面。你看怎样?”

    “好的!”我说道,一边又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那样蛮好的。”

    望着他离去的身影,我忍不住脸上绽开了笑容。我的专题片!这日子真是越来越好过了。与我见面的人都争着要给我份工作,吃完饭争着要结账付钱,还有人说我会在好莱坞前途无量的。没问题的,好莱坞!

    我是说,想想看,要是我能在好莱坞拍出我的专题片!我会住进贝弗利山的豪宅,与那些电影明星一同去赴宴。还有可能卢克会在洛杉矶开家分公司,代理的客户中有……像明妮?德莱弗明妮?德莱弗(Minnie Driver):20世纪90年代走红的英国女演员。--译注那样的明星。我是说,我知道她不是属于金融圈子里的人,但卢克也可能会把业务扩展到电影业的呀!对了!到那时她会成为我的知心朋友,我俩会一起去购物,尽情享受逛店的乐趣,还可能会一起去度假……

    “嗨,你好呀。”我身边传来了一个愉快的嗓音,我抬头迷茫地望去,看见是迈克尔?埃利斯正在邻桌拉开椅子要入座。

    “噢,”我说道,一边让思绪从异国阳光明媚的可爱沙滩上回到这餐桌边来。“噢,你好。请过来坐吧!”我客气地用手指了指我对面的空座位。

    “这样不会打扰你吧?”他说着在空椅上坐下。

    “不会的。我刚与一位客人见了面,但现在已结束了。”我四下望了望,“卢克没和你在一起?我有段时间没见着他了。”

    迈克尔摇了摇头。

    “今天上午他去见杰帝斯莱德公司的一些人。都是些大亨。”

    一个侍者跑来,拿走了格雷格的餐具,迈克尔要了杯加奶油的浓咖啡。侍者走后,他望着我那件套衫的第二只领口,脸上露出困惑的神情。

    “你没注意到你那件套衫上有只大口子吧?换了我,肯定不会视而不见的。”

    哈哈,真是有趣。

    “实际上,这是时下流行的款式,”我和颜悦色地解释道,“麦当娜也穿这种款式的。”

    “呀!麦当娜。”侍者这时端来了他的咖啡,他呷了一口。

    “这么说--事情进展得怎样?”我问道,并把嗓音压低了些,“卢克对我说有个支持者突然感到紧张了。”

    “是的。”迈克尔认真地点了点头,“我也不明白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为什么你们要别人的支持呢?”我问道,“我的意思是,卢克并不缺钱……”

    “不要投入自己的钱,”迈克尔说道,“那是生意场上的首要法则。再说,卢克的计划做得很大,大手笔是需要投入大量金钱的。”他抬头望着我,“你知道,你的那个人是个很执著的人。下定了决心要在这儿干出番名堂来。”

    “我知道的,”我转动着眼珠说道,“他是个只知道工作的人。”

    “对工作投入是件好事,”迈克尔说道,他皱着眉头望了望杯中的咖啡,“但沉湎于……就不太好了。”他沉默了一会儿,又抬起脸微笑着,“我想你的情况还好吧?”

    “是的,还真不错,”我答道,脸上难抑喜悦之情,“事实上,真是太好了!我见了许多人,都很顺利,他们都说要我去干。我刚才见到的就是蓝河公司的格雷格?沃尔特斯先生。他说了要替我做一部专题片呢。昨天,还有人说起什么好莱坞呢!”

    “那太好了。”迈克尔说道,“真是太好了。”他呷了口咖啡,若有所思地望着我,“你能听我讲一句话吗?”

    “什么?”

    “那些搞电视的人,你也不必对他们讲的话太当真。”

    我望着他,心里有点不快。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些人喜欢把话说满,”迈克尔说道,一边慢慢晃动杯子中的咖啡,“这样他们会自我感觉很好。他们在说的时候是相信自己说的话的,但是一旦涉及到真金白银时……”他停住了口,抬脸望着我,“我只是希望你以后不会太感失望。”

    “不会的!”我有点愤愤然地反驳道,“格雷格说了,人人都在抢着要我!”

    “我完全相信他这么说过,”迈克尔说道,“并且真心希望确实如此。我只是说--”

    这时一个穿着制服的服务生走到了我们桌边,迈克尔收住了口。

    “布卢姆伍德小姐,”他说道,“您有封信。”

    “谢谢!”我略感惊奇地说道。

    我接过他递给我的信,拆开信封,抽出信笺--是HLBC电视台的肯特?加兰写来的。

    “啊!”我情不自禁地喊出声来,脸上浮出了胜利的微笑。“看来HLBC电视台的人倒不是光说大话的,而是在脚踏实地办点事的。”我把手中的信笺递给迈克尔,没忘再添上一句,“你看看!”

    “‘请与肯特的秘书联系,安排一次试镜’。”迈克尔大声念道。“嗯,看来是我说错了,”他微笑着说道,“我真高兴事情是这样。”他举起手中的咖啡杯向我示意,“祝你明天试镜成功。你愿意听我一句劝告吗?”

    “什么?”

    “你那件套衫。”他扮了个鬼脸,又摇了摇头。

    好了。明天我该穿戴什么服饰?穿戴什么服饰?我是说,这可是我一生中最为重要的时刻。在美国电视上试镜。穿戴的服饰必须抢眼、讨人喜欢、适合拍照,又是无可挑剔的……我是说,我没有衣服可穿。没有一件让人满意的。

    我在带来的衣服里翻了又翻,最终瘫坐在床上,精疲力竭。我简直难以相信,这林林总总的衣服中,竟然会拣不出一件可以穿着去试镜的。

    好吧,这也没什么关系的。我去买一套就是了。

    <strong>一切都会好起来的</strong>

    我拿起手提包,打开看了看钱包在里面,就在要穿上外衣时,电话铃响了。

    “谁呀?”我拿起话筒说道,心里盼望着是卢克。

    “贝克斯!”话筒里传来的是苏西的声音,显得很细小,很遥远。

    “苏西!”我高兴地喊道,“嗨!”

    “你一切都好吗?”

    “一切都很好的,”我说道,“我见了许多人,他们都很看重我的。真是太棒了!”

    “贝克斯,太好了!”

    “你怎么样?”我对她说话的语气微微皱了皱眉头,“一切都好吧?”

    “哦,好的!”苏西说道,“一切都好。只是……”她吞吞吐吐的,“我想应该让你知道的,今天早上有个人打电话来,为你欠一家店钱的事。是La Rosa服装店的,在Hampstcad的。”

    “是吗?”我拉长了脸,“又是他们?”

    “是的。他问我你什么时候才会不骗人。”

    “哦,”我顿了顿说道,“好吧。那么--你是怎么说的?”

    “贝克斯,为什么他会认为你是在骗人?”

    “我也不知道,”我含糊地说道,“可能是他听说了什么。也可能……也可能……是因为我曾给他写过的那封短信……”

    “贝克斯,”苏西打断我的话,她的嗓音有点微微颤抖,“你对我说过你会处理好那些账单的。你答应过我的!”

    “我已经好好处理那些账单了!”我伸手拿起梳子,轻轻地梳着头发。

    “但你对他们讲了你的那顶降落伞没能及时打开?”苏西着急地喊道。“我是说,说老实话,贝克斯--”

    “你瞧你急的,不用担心的。我一回来就会把一切都理顺的。”

    “他说了他会被迫采取一些极端措施的!他说了他对此很遗憾,但他已经给你够长的宽限期了,他--”

    “他们都是这么说的,”我安慰她说道,“苏西,你不必替我担心的,我会在这里赚很多很多钱,多得用也用不完!我会把欠账全都还清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电话那一端没有了声响,我想像着></a>苏西一定是坐在客厅的地上,用手指紧紧地缠绕着她的头发。

    “真的吗?”她终于说道,“那么,你现在一切都很顺利吧?”

    “很顺利的!我明天有个试镜,还有个人说要替我拍部专题片,他们甚至还说起好莱坞什么的!”

    “好莱坞?”苏西喘着气问道,“哦,天哪!真是太棒了。”

    “你看,”我照着镜子,望着镜子里自己的身影微笑着,“真不错吧?我还很抢手的!那是蓝河公司的那个家伙说的。”

    “这么说--你在试镜时穿什么衣服呢?”

    “我这正要去Barney店Barney店:纽约的一家高级时装、化妆品商店。--译注呢,”我快乐地说道,“去拣一套新的服装。”

    “Barney店?”苏西恐怖地喊道,“贝克斯,你答应过我不会大手大脚花钱的!你认认真真答应过我,说你会严格按照预算购物的。”

    “我是这么做的!我是完全按照预算购物的。这都是在购物单上写明白的!再说,这也是笔业务开支。我是在自己的职业上投资。”

    “可是--”

    “苏西,舍不得花钱就赚不到钱。这是人人都明白的道理!我是说,人们总得先自己掏腰包添置必要的物品,对吗?”

    电话那头沉默着。

    “我想也是吧。”苏西迟疑地说道。

    “再说,那信用卡又是派什么用途的呢?”

    “哦,贝克斯……”苏西叹了口气,“实际上,真是有趣--那个市政府管税务的女士也是那么说的。”

    “什么市政府管税务的女士?”我对着镜子中自己的形象皱了皱眉,伸手拿起一支眼线笔。

    “今天早上来过一个女士,”苏西含糊地说道,“她拿着一块夹纸板。问了许多关于我的问题,关于这住宅的问题,还问了你付多少房租……我们还真聊了好一阵。我对她讲了你去美国的事,还有卢克……还有你在电视台的工作……”

    “好的,”我心不在焉地说道,“看来还挺不错的。苏西,听我说,现在我得出去了。说实话,不用担心的。要是再有人打电话来找我,就不要去理他。好吗?”

    “嗯……好的,”苏西说道,“祝你明天好运!”

    “谢谢!”我说道,随即放下了话筒。“哈哈哈!去Barney店啰!”

    来到纽约后,我去过Barney店几次了,但每次都很匆忙。但这次……哇。这次就不同了。我可以定心地逛店了。这商店上上下下八层,尽可由我随心所欲地游荡,把每一层的各种服装尽收眼底。

    天哪,这么多服装。千姿百态的服装。它们真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漂亮的东西。放眼望去,各种款式、各种色彩,美不胜收。触摸抚摩,让人爱不释手,尽享挑挑拣拣、细细比较的购物乐趣。

    但我不能整天这般悠闲自得地徜徉在一排排各种款式的时装之间,我得定心凝神,选好明天穿的服装。我心里想着或许是夹克衫比较合适,在形象上比较有权威--但一定要款式和尺寸恰到好处。不能太宽松,也不能太紧身……但又要体现出身段的曲线,可能是裙子也不错。看看这些裤子。要是配上合适的鞋,这裤子一定是很吸引眼球的……

    我在每个层楼上慢慢转悠,心里对各式服装做着比较--随后又回到底层,开始把看得中的从挂衣架上取下来。一件Calvin Kl牌夹克上装……一条裙子……

    “打扰一下”

    我正要伸手去取一件无袖衫时,身后传来了招呼声。我惊讶地转过身去,看见一位穿着黑色长裤的女士正微笑着望着我。

    “您在购物时需要我们什么帮助吗?”

    “哦,谢谢!”我说道,“请帮我拿一下这些……”我把选中取下衣架的那些服装递给她,但她微微笑了笑。

    “我说的帮助是……今天我们店里正在举办一个独特的促销活动。我们想把我们的理念介绍给尽可能多的客户。要是您愿意了解一下的话,还有空的名额。”

    “哦,好的,”我颇感兴趣地问道,“那究竟是什么--”

    “我们训练有素、富有经验的个人导购员会帮助您正确找到您想买的物品,”那位女士欢快地说道,“她们会帮您确定最适合您的风格,特别是适合您的服装款式,在眼花缭乱的各种时尚款式中找到您最满意的。”她咯咯笑了一声,我感觉到她已经在今天这般背诵说过好几回了。

    “我明白了,”我犹豫着说道,“问题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确实需要导购帮助。谢谢了,但--”

    “我们的服务完全是免费的,”那位女士说道,“今天甚至还提供免费的茶、咖啡,还有香槟。”

    香槟酒?免费的香槟酒?

    “哦!”我说道,“这个,嗯--这活动听起来确实很不错的。我就参加了!”

    事实上,我在想要是我跟她上三楼的话,可能会是很有趣的事。那些受过专门训练的导购员一定知道怎样帮助顾客的--她们的选择眼光也会与我的完全不同。她们会把我自己至今浑然不知的我的全新形象展示给我看的!

    我们来到一间有着许多很宽敞试衣间的房间,那位女士微笑着让我走进去。

    “您今天的导购员是埃琳,”她说道,“埃琳是新近从别的商店加入我店的。因此,在需要时埃琳会有一位资深的巴尼店导购员做指导,一起为您服务的。这样的安排好吗?”

    “好的!”我说着脱下了外衣。

    “您要茶、咖啡还是香槟?”

    “香槟,”我马上答道,“谢谢。”

    “好的,”她微笑着说道,“这就是埃琳。”

    我饶有兴趣地抬头望了望埃琳,那是个身材瘦长的姑娘,从门外走进这试衣间。她一头直直的金发,嘴巴有点扁平。她那整个脸的模样让人觉得仿佛在电梯的关合门缝间被挤压过似的,而且没能再复原过。

    “您好,”她说道,我仍然着迷般地看着她那微笑的嘴。“我是埃琳--我会尽力帮您找到最适合您需要的服装。”

    “好的!”我说道,“很感谢你的帮助!”

    我有点不明白,这个埃琳是怎样得到这份工作的。肯定不是凭着她对鞋子的品味,肯定的。

    “那么……”埃琳说道,她若有所思似地望着我,“您今天准备买些什么呢?”

    “我明天要试镜,”我解释说道,“我想买件……新颖时髦,但又具有亲和力的服装。在式样上要别致一点的。”

    “别致一点的,”埃琳重复着我的话,又在拍纸本上草草地写着什么。bbr></abbr>“好的。那么您是打算买……套装?还是单件的上装?”

    “这个么,”我说着开始向她详细解释我想要的服装。埃琳仔细地听着我的话,我还注意到有个黑色头发、戴着玳瑁框架眼镜的女士时而也走到我们这间试衣室门口,听听我们的谈话。

    “好的,”埃琳在我讲完后说道,“嗯,您确实很有些主见……”她轻轻磕碰着上下牙齿,又说道,“我在想……我们有一款Moso设计的时装,真是很雅致的,在领口上绣了玫瑰花……”

    “哦,我知道这款时装的!”我高兴地说道,“我也想过这一款很不错的!”

    “配上……Barney系列中有一款新颖的裙子……”

    “那条黑色的?”我说道,“那条纽扣开在这儿的?好的,我也想到过那条裙子的,只是稍短了些。我还想试试那条下沿到膝盖处的裙子。你看,就是在褶边处有丝带的那条……”

    “好的,”埃琳愉快地微笑着说道,“我会替您挑选衣服出来,比较比较看的。”

    她走出试衣间去取衣服了,我坐下来慢慢喝着香槟酒。这儿真是不错。我是说,这样要比自己在店里跑上跑下省力多了。我隐隐约约听见隔壁试衣间里压低了嗓音的谈话声--突然间,一个女士的声音张扬起来,显得十分烦恼的样子,“我就是想让那个混蛋瞧瞧。我就是想让他瞧瞧!”

    “我们会让他瞧瞧的,马西娅,”一个平静的嗓音安慰着说道,这嗓音听上去是那个戴着玳瑁框架眼镜女士的。“会让他瞧瞧的。但不能是这种樱桃红的裤套装。”

    “来了!”埃琳又回到了试衣间里,她推着一只带滑轮的挂衣架进来,挂衣架上挂着不少服装。我很快地用眼睛扫描了一遍,里面有好几件还真是我为自己打样时选定的。但是那件下沿到膝盖的裙子呢?还有那件引人注目的紫红色丝绒领的裤套装呢?

    “这件上装您试试……还有这条裙子……”

    我接过她递给我的服装,满心疑惑地看着那条裙子。我早就觉得它太短了。但话又说回来,她应该是个行家,我想……我很快穿上裙子和上装,又跑过来站在试衣镜前,埃琳也站在我身边。

    “这上装真是太棒了!”我说道,“很适合我形象的。我很喜欢它的款式。”

    我不想对那条裙子说什么。我是说,我不想让她感到难堪--这裙子根本不行。

    “让我看看,”埃琳说道。她斜着头,望着镜子里我的形象。“我还是觉得下沿到膝盖的裙子效果更好些。”

    “比如那条我对你说过的!”我松了口气说道,“那是在七楼,靠近--”

    “可能的吧,”她说道,脸上微微一笑,“但我看其他的裙子……”

    “比如三楼的那条Dolce &amp; Gabbana牌的,”我接口说道,“我刚才就注意到了。或是那条DKNY牌的。”

    “DKNY牌的?”埃琳皱起眉头说道。“我想我们没这……”

    “是刚到的,”我告诉她说,“我想一定是昨天刚到货的。真是很漂亮的。你得去看看!”我转过身,仔细地看着她的服饰。“你知道吗?那条红紫色的DKNY牌裙子与你穿的这件圆翻领衫真是很配的。再穿上一双那种新的Sle Klian牌的高跟皮鞋。你知道那种高跟鞋吧?”

    “知道的,”埃琳绷着脸说道,“鳄鱼皮和小山羊皮制作的那种。”我略感惊讶地望了望她。

    “不对,不是那种。是那种新的系列里的。线脚一直延续到后跟上的那种。真是太漂亮了。事实上,它们与下沿到膝盖的裙子太相配了……”

    <strong>Barney店</strong>

    “谢谢!”埃琳厉声打断我的话,“我会记住的。”

    说实话,她为什么这般大声,我只是给她一些提议罢了。她看见我对她们这店这般感兴趣,应该很高兴才对!

    但我还是得说,她仿佛并不很熟悉自己店里的各种服饰。

    “嗨!”门口传来了招呼声--那位戴着玳瑁框架眼镜的女士正倚在门旁,她望着我,脸上露出很感兴趣的样子。“一切都好吧?”

    “很好,谢谢!”我说道,脸上微笑着。

    “那么,”那位女士望着埃琳说道,“你去替我们的顾客拿那条下沿到膝盖的裙子,让她试试。好吗?”

    “好的,”埃琳说道,她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这就去拿。”

    她走出试衣间去取衣服了,我不由自主地走到挂衣架旁,看看她还替我拿来了些什么服装。那位戴眼镜的女士看着我,过了一会儿她走上前来向我伸出手。

    “我叫克里斯蒂娜?罗恩,”她说道,“顾客导购部门归我管。”

    “哦,你好!”我说道,眼睛随即又回到衣架上一条淡蓝色的Jill Stuart品牌裙子。“我叫贝基?布卢姆伍德。”

    “您是从英国来的吧?从您口音中我猜您是英国人。”

    “从伦敦来的,但我会在纽约住下来!”

    “是吗,好极了。”克里斯蒂娜?罗恩对我和善地笑了笑,“那么,贝基,你是干哪行的?是干时尚服装这一行的吗?”

    “不,不是的。我是从事金融业的。”

    “金融业!是吗。”她扬起了眉毛。

    “我在电视上给观众提供金融咨询。你知道,就是养老金之类的……”我伸手摸了摸一条很柔软的开司米长裤。“这裤子真漂亮。要比Ralph Lauren牌的好多了。价格也要便宜些。”

    “确实很不错的,是吧?”她困惑地望了我一眼。“嗯,真高兴有像您这么热情的顾客。”她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您在纽约住下后请常来我们店购物。”

    “我会的,”我微笑着对她说,“真是十分感谢你。”

    离开Barney店时已是下午四点了。我挥手要了辆出租车,回到了四季酒店。我推开我们的房间门,从梳妆台镜子里看见自己的形象,这形象虽然悄然无声,却神采飞扬,对自己这一下午的战利品仍然兴奋异常,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之中。

    我知道出门时只是打算买一套试镜穿的服装。但结果却是……嗯,我想我是有点……把握不住自己了。这最后的购物清单是:

    1Moso牌上装

    2齐膝盖的Barney店系列裙子

    3Calvin klein牌内衣

    4新的裤袜

    以及

    5.Vera Wang牌半正式场合礼服

    好了。你就别……埋怨我了,我知道我不该买什么半正式场合穿的礼服。我知道在埃琳问我“您是否对夜礼服感兴趣?”时,我应该直截了当地说“不”的。

    但是,天哪。哦,天哪。那件Vera Wang牌的礼服。暗紫红色、低背、亮丽的肩带。穿在身上完全是电影明星的气派。人人都会挤过来,为了一睹我穿上它后的风采--而当我退回到大幕之后时,又都发出长长的叹息声。

    我在商店试衣间里凝视着试衣镜中的自己,陶醉在自我欣赏之中。美轮美奂,谁<bdi></bdi>能与我争艳?这是明明白白的事。我没法不买下它。我无法抗拒它的魅力。我在信用卡付款单上签字时……我已不再是我自己。我是格雷斯?凯莉格雷斯?凯莉(Grace Kelly):美国著名电影演员,在20世纪50年代走红好莱坞,于1982年去世。--译注。我是格温妮丝?帕尔特洛格温妮丝?帕尔特洛(Gwyh Paltrow):美国著名电影演员,在1999年因《恋爱中的莎士比亚》一片而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译注。我是那个光彩夺目的著名人物,可以一边挥手潇洒地在几千美元的信用卡付款单上签名,一边与商店营业小姐嬉笑逗乐,仿佛这只是笔无关痛痒的小钱。

    几千美元。

    当然,对于像Vera Wang这样一位设计师的品牌产品来说,这价格其实是很……

    嗯,这价格真是很……

    哦,天哪,我感到有点头晕。我不想去弄明白这要多少钱。我不想去为这种琐事烦心。这儿的关键是,我可以穿好几年了。是的!好多好多年。而我要想成为电视明星,就得需要有名牌服装。我是说,我会有好多公众活动要参加--总不能让我穿着从M&amp;S店买的杂牌服装抛头露面吧?真是这样!

    再说我有一万英镑的信用透支额度。这就对了。我是说,要是银行认为我还不起的话,他们怎么肯给我,是吧?

    我听见门外有声响,马上从坐凳上站起来。心在怦怦跳,我快步走到衣橱边,拉开衣橱门,这衣橱里放着这几天我购物的战利品,旋即把Barney店的购物袋塞进去--关上衣橱门,转身脸上露出微笑,正好这时卢克推门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当然是在我他妈的控制之中的,”他在对着手机吼叫,“他妈的,他们认为自己是谁--”他突然停住口,听了一会儿对方的讲话。“是的,我知道,”他用平静的口吻说道,“是的。好的,我会做的。明天再见,迈克尔,谢谢了。”

    他合上手机,把它放在一边,仿佛忘了我是谁似的。

    “嗨!”我满脸笑容地说道,从衣橱门旁走开。“你这个陌生人。”

    “我知道的,”卢克说着用手疲惫地抚摸着自己的脸颊,“真是很抱歉。说实话,事情有点……一团糟。但我听说了你试镜的消息,真是太好了。”

    他走到房间里的小酒吧柜旁,倒了杯威士忌酒,一口喝了下去。他随后又倒了一杯,又喝了一口,而我则站在一边干着急。我注意到他的脸色苍白,脸绷得紧紧的,眼圈下显出了黑影。

    “事情……进展得怎样?”我紧张地问道。

    “还在变化之中,”他答道,“我能说的也就是这样。”他走到窗边,向外了望着,窗外是曼哈顿灯光闪烁中的高楼大厦,天际线映衬在暮霭之中。我紧张地咬着嘴唇。

    “卢克。不能让别的什么人去开那些会吗?不能让别的什么人飞过来替你分担一些负担吗?比如说……艾丽西亚?”

    提到她的名字也几乎会要了我的命--但此时此刻我真是很为卢克担心。令我略为宽慰的是,卢克摇了摇头。“在目前这样的阶段,我不能让新手插进来。到目前为止,这一切都是我一手操办的,我得经手到底。我只是没想到他们会这么紧张。没想到他们会这么……”他在一张扶手椅里坐下,又喝了一口威士忌。“我是说,天哪,他们问了一大串问题。我知道美国人是很实在的,但是……”他无可奈何地摇着头。“他们要把什么事都搞得一清二楚。每一个客户,每一个潜在的客户,每一个在公司里干过的人,我写过的每一份备忘录……是否可能会在这里提出诉讼?1993年时公司的接线小姐是谁?你开什么牌子的车?你他妈的用什么牌子的牙膏?”

    他停下不说了,喝干了杯中的酒,我忧虑地望着他。

百度搜索 购物狂纽约血拼记 天涯 购物狂纽约血拼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购物狂纽约血拼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索菲·金塞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索菲·金塞拉并收藏购物狂纽约血拼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