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上海堡垒 天涯 上海堡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2008年7月16日,15:30。

    地勤人员为我们套上了全封闭的飞行服,他们围着我左左右右地检查氧气管、配枪、工具刀和降落伞,我左右的大猪和二猪也同样被忙碌的地勤人员围着。机库的顶部测试着开启,通过张开的口子看出去,我看见阴霾的天空里,云像是走马那样飞快地流动。

    透过防紫外线的头盔镜片,我看见老大靠在钢铁的壁板上抽一支烟。这个老家伙此时流氓得像是一个街头少年,沉默和睥睨中带着迷惘又不可一世的神情。听说他以前也是一流的飞行员,亲自上过战场,击落过敌人。

    我听不见声音,这个城市和我已经被这身飞行服隔开了。为我检查装备的地勤伸了大拇指表示没问题了,我也伸了大拇指表示感谢。后面有人递过一把折叠椅子扶着我坐下,我身边就是沉默的鹞式,地勤们缓缓地扯去了它上面银灰色的防雨披。

    “起飞时间预定在16:20,不要一直坐着,偶尔站起来活动活动。”老大的声音从秘密频道里传来,”也不要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你周围的地勤人员以为你们只是要去做一次Z计划的系列实验。”

    这么说的时候老大把烟摘下来,嘴唇凑着耳麦蠕动,还跟迎面过来的人微笑着打招呼。

    “明白。”我们三个的声音一同在耳机里响起。

    毕竟不是老大那种资深的老狐狸,这个时候我们三个包括大猪都无法控制那种紧张。我们机械地站起来,像是被拴在椅子上的狗一样,单调地围着椅子转圈。过了一会儿我终于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笑什么?”老大的声音在耳机里还是淡定的。

    “我在想我们真是土。”

    “说得没错。”

    “上海真的会沉入地下么?”我说,”上千平方公里的地面,整个陷入地下一公里?难道地下会有这样一个空洞么?”

    “不知道阿尔法文明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既然纽约能够陆沉,上海也一样可以。不同的文明对于技术和物质的理解都不同吧,也许那些东西觉得做一个馒头出来很难,挖空上千平方公里的地下结构却太简单了。”

    “我们算什么啊?真是小蚂蚁啊?”

    “就是小蚂蚁啊,你觉得自己很重要,那是你还太幼稚。”老大这么说的时候扶着机库的大门眺望外面,嘴唇微动,谁也不知道他是在和我们说话,”就像林澜。”

    我吃了一惊,目光在头盔物镜下一扫,发现老大已经切换到<s></s>了一对一的频道,大猪二猪则还是在那里慢悠悠地兜着圈子。

    “据说一个人在世界上适合跟他在一起的有两万个人,听说过没有?”老大说。

    “没有。”我看着他的背影。

    “报纸上看的。其实你遇见这两万个人里的任何一个,也许都会发疯一样爱上她。可惜很多人一辈子都未必会碰见一个那样的人,也有的人运气更差,一下子碰见不止一个。”老大悠悠地说,”碰上了就碰上了吧。喜欢一个人,没有办法的事情,军事法庭都挡不住。就让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你喜欢谁没办法。”

    我笑笑,看来沈姐喜欢这样一个人不是没有原因的,这话至少我说不出来。

    “不过你要明白,再怎么,也不过是两万分之一的爱情。”老大的声音慢慢淡了下去,也冷了下去,”世界上还有19999个人,你应该爱的,你根本都没遇上。还有bbr></abbr>更多倒霉蛋,也就是长到年纪差不多了,娶一个人,嫁一个人,吵架打架生孩子,就这么过去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大最后说。

    频道里安静下去,我们再也没有说话。

    16:06。

    警报的蜂鸣声突然在头盔里响起,我愣了一下。

    “全体注意,全体注意,紧急警报,紧急警报,一级空袭!一级空袭!”

    见鬼了,这个要命的时候,德尔塔文明发动了新的空袭!我和大猪二猪愣了一下,不约而同地冲到机库门口去眺望。这一次所见的一切让人头皮发麻:黑压压的东西从快速流动的卷集云背后出现,他们汇聚起来,像是乌黑的妖风,在空中盘旋,一再逼近防御圈表面,而后在即将接触的瞬间迅速改变方向离开。肉眼可以看清楚这一切。可怕的”嘻哈”声再次响起,穿透了头盔刺进耳膜里!

    “见鬼,怎么会有这种声音……”我说。

    泡防御会隔开声音,我们唯一一次听见这个声音是在上海大炮开泡洞穿了泡防御、留下一个巨大空洞的那次。

    “为了防御圈扁平化的程序,从24小时前就开始储蓄能量,现在这个防御层薄得像张纸,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有无数的空洞……”大猪低声说,”它们觉察了!”

    绚丽的紫色光芒一瞬间照亮了天空,那是一道强大的光流,直接击打在浦东机场上空的泡界面上!三秒种之后,我感觉有人在我胸口狠狠捅了一拳,而后又像是要把我的胸腔拉开。

    冲击波!

    泡防御的脆弱使得现在在控制台前的操作员不得不启动了弹性防御,弹性防御可以承担更高的光压,但代价是波动会给地表建筑物带来不亚于核武器打击的气波冲击。刚才那一下只是小意思,真正的冲击到来,我们随时会被挤成肉糜。

    “起飞!紧急起飞!”老家伙愣了一下,忽地跳起来大吼,”起飞!油料足够你们支撑,保持低空盘旋,等待进一步的命令!”

    他的决定是对的,只有这三架飞机被输入了泡防御扁平化的操作软件,如果它们全部沦陷在这个机库里,我们甚至找不到备用的鹞。还是执行方案做得太潦草了,没有充分考虑到此时空袭的应急措施。

    我们飞快地钻进机舱,机库顶部的缺口洞开。

    “地面控制塔,要求紧急起飞,要求紧急起飞,灰鹰一号确认!”

    “灰鹰二号确认!”

    “灰鹰三号确认!”我说。

    这是我第一次自己操纵这样一架战斗机,灰鹰三号和一号不同,它是单座的,我背后没有老路。我按了按胸口,那枚戒指被我串在挂我身份牌的链子上。老路你如果不死就祝福我,你如果死了就保佑我,我对于我能够搞定这个泡结构没有什么疑问,不过我可不想在此之前失速摔死!

    我会把你的戒指带给那个女孩,叫做什么来着?翁阳?嗯,翁阳!

    我相信老路给我的任务是个好兆头,我预感到我能够完成这个任务,所以完成这个任务前我不会死,我还有事要做……

    飞马发动机的咆哮声中,我紧紧握着操纵杆,控制着这个不安的会飞翔的野兽垂直起飞,机翼在震颤,像是随时会碎裂。我仰望天顶,大猪和二猪的飞机已经是远处的影子了。终于我获得了全部的控制权,我感觉这玩意儿听我的操纵了,机身忽然像是轻了,周围的光包围了我,我腾出了机库,升上天空!

    “地面控制塔,地面控制塔,高度800米,我们维持低空平飞,速度0。6马赫,方向西南224度,等待进一步的命令。”大猪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他是队长。

    “很好,保持这个方向,西南区域没有受到打击!不要掉以轻心,在空中遭遇一次冲击波你们就会变成焰火!”老大的声音响起在地面控制的频道里,看来老家伙已经接管了那边。

    “保持疏散直线队型,跟上我。”大猪说。

    “明白!”二猪回答。

    我握着操纵杆,我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手心里都是汗。

    在800米的空中俯视着这个城市,街道和建筑快速地闪过。仔细盯着看会有种眩晕的感觉,可是我死死地看着下面,看着那些造价几千万上亿的楼群。我第一次来上海的时候乘东航的班机,大猪坐在我的旁边,降落的时候他漫不经心地指着下面的小区说:“每一个,都是几十个亿。”

    那时候我觉得我真他妈的渺小,把我卖了连一个小区的一个小套的毛坯房的窗户都不值。而上海有多少小区?也许上百,也许上千,还不包括路依依家临着湖面的那种豪宅。

    而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当我握住操纵杆的一刻我忽然意识到我握住了绝大的权力。是的,上海就要沉陷了。后续的救援工作?鬼知道多少人能够幸免。而我有一架鹞,我能逃离这里,虽则我也可能被那些嘻哈嘻哈的东西击落。往日的财富和尊荣和权力现在都算不了什么,杨建南又算得了什么?镁光灯下他那些荣耀的照片最后不过是用在阵亡名单上,如今的上海只剩下三个死亡的豁免名额,我有一个。

    我想用这个权力怎样?

    其实……我是知道的……昨夜我和大猪二猪并排睡在浦东机场临时搭起的行军床上的时候,大猪问我说你为什么总是看着外面,我说我在想事到临头我会不会发疯。

    是的,我是个事到临头会发疯的人!

    我用尽全力拉了操纵杆,灰鹰三号在空中划出一道巨大的飘逸的弧,完全偏离了最初的航线。

    “江洋你干什么?!”大猪也惊呆了。

    我默默地关闭了全部的无线电系统。现在我完全自由了,除非他们动用地空导弹击落我。

    方向西北294度,速度0。7马赫,这种高速将给地面带来可怕的噪音。我已经越过了黄浦江,距离只剩下地铁一站那么长……我降下了速度,俯视地面。整个城市骚动了,一直看不见的街头巷尾有那么多人忽然涌了出来,他们不知道去哪里。因为并非面对传统的空袭,上海也就没有考虑防空洞。可是他们现在迫切需要一个封闭的空间来安慰自己的内心。

    这次光流的轰炸看似毫无目的,整个泡防御界面均匀地遭受了袭击。德尔塔文明似乎已经意识到它们可以让这东西整个崩溃掉,而不是仅仅击穿一个口子。弹性防御引发的冲击一次一次横扫地面,旧工地上的简易房屋如同被巨大的手捏了一样,忽地向里崩塌了,随后所有的隔热板碎片又像是被爆炸抛洒出来那样,向着四周飞溅。像是有飓风卷过街头,那些停在那里很久不动用的车倾覆翻滚,所有树叶从枝干上被扯下,狂乱地翻滚,有如利刀刮过,鱼鳞急坠。

    这个城市在哭泣,我能够听见那声音,从躲在弄堂角落的孩子,到CED区威严的大厦。

    可这个仅仅是开始。就在我下方800米,我眼睁睁看着南京西路沿着中央裂开了,看似坚实的路面现在脆弱得仿佛奶酪。路面塌陷下去之后,下面是深不见底的黑色,裂缝向着两侧拉开,很快就有了10米左右的宽度,像是几百万年之前古陆块分裂那样壮观。

    我看了看手腕上的计时器,16:20,上海陆沉计划,准时开始。

    16:45。分裂之后的区块将缓慢沉陷。这是一个伟大文明对地球动的手术,能看到它或许是一种荣幸,可惜看到的人就要死去。临街的老房子有的开始倾塌了,我看见一个女孩抱着街边的树哭喊。没有人能救她,这不是她的不幸,而是整整一个时代的人的命运。

    我开启了悬停,我的下方就是只剩下外层金属结构的中信泰富广场。人流在街头疯狂地涌动,如同被惊动的蚁巢。无数身穿军装的人从大厦里面涌出来,和街头茫无目的的平民混在一起。他 4eec." >们被陷落的深沟阻挡了,又回头去寻找别的路。我看见一个宪兵吹着哨子似乎在吼着什么,而后他忽然一把扔下了哨子,混进了人群里。周围老旧建筑的崩溃正在加速,有人被压在了砖石下。

    梅龙镇广场上面悬挂的两年前的Jack&amp;Jones巨幅广告终于飘落下来,盖住了许多人。他们立刻又从下面钻出来使劲奔逃,随后很多只脚踩在广告上。

    我没有降落的位置。

    我咬了咬牙,对准了中信泰富的楼顶。飞机着地的瞬间真让人激动得要流泪,老路并不曾教过我垂直降落。我踩着进气舱口跳了下去,真是庆幸中信泰富有这样的平顶,如果跟恒隆广场一样顶着大灯箱,我就真的完蛋了。

    我现在发疯一样狂奔在中信泰富广场30层的走道里,我的身边是捂着头奔逃的人们,有的时候我和人流混在一起,有的时候我们是去向两个相反的方向。我按着林澜的办公桌气喘吁吁,那里没有人,散落着几张白纸。

    那些松松散散的笔迹是林澜的,有的写着”故将别语恼佳人”,有的写着”人生若只如初见”。剩下的空间里尽是些散落的线条,你这样看是一匹奔跑的马,那样看是一只抓屁股的猴子,再看去只是那年在涮锅店里的小野兽。

    我的气喘不上来了,我看着那只小野兽说你怎么还在这里……你不是已经走了么?

    楼里面越来越空了,我看见无数的面孔在我面前一闪而过,有的认识,有的面熟,可是没有人对我说哪怕一句话。有人缩在走道的角落里呜呜地哭泣,看来已经有人完全地绝望了。他们一直依赖的防空警报喇叭这次完全沉默,军队切断了所有联络。没有办法,这样的一次行动来不及疏散和引导。

    我还是发力狂奔。

    中信泰富广场真是大啊,这边的长青藤书店,那边的SPR COFFEE,一楼的KENZO,五楼的POSH LIFE,九楼的战备资料室,十一楼的总联络部,二十三楼的后勤总指挥部,三十楼的泡防御第一总控制室……我要撑不住了,可是哪里都没有林澜。

    最后我趴在电梯门上,觉得心就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电梯停住,门自动打开。我又一次看见了31楼的废墟。像是落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我使劲冲出去,我已经忍不住了,我放声大喊说林澜你在哪里?

    林澜林澜林澜林澜林澜林澜林澜……

    一个人影忽地从柱子后面出现。我狂喜得想要扑上去拥抱她,可又想要这么躺下去永远休息。

    可是仅仅是一秒,我忽然刹住了脚步。那是个扛着上校军衔的男人,我熟悉他的脸,也熟悉他的凌厉目光。两个男人相对着微微<bdi>..</bdi>喘息,都没有说话。

    “林澜在哪里?”我们忽然吼出的是同一句话。

    杨建南的声音远比我的声音低沉威严,我在声势上吃了亏。他的神色中隐隐透着狰狞,逼上了一步。我没有含糊,从飞行服后拔出了手枪。在这个只有宪兵可以持武器的城市里,杨建南也不会有枪,而我有。老大把这柄枪塞在我手里,说上级授权你对任何阻碍S计划实施的人使用武力!

    “小子,我没时间也没心情!别跟我玩!现在你玩不起!”我舔着牙齿,枪口纹丝不动。

    空间被我们两个的喘息声填满,杨建南真是一个令人敬畏的人,他停下了脚步<big></big>,看着我的枪口,没有一点畏惧的神色。

    “上海陆沉计划!你们还是启动了。”

    我点了点头。

    “没有办法停止了么?”

    “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只是负责泡防御圈扁平化的人,剩下的41个A级军官已经在启动整个城市的下陷。”

    “会死很多人。”

    “如果你那时候不开炮我们本可以扛更久一些。”

    “S计划根本就不该被拟定!为什么要为了那些谁也没见过的阿尔法文明死那么多人?”杨建南的声音撕裂。

    “我不知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像是被针刺了一下,我不想继续这种谈话了,端着枪缓缓撤向电梯口。

    我在背后按了电梯按钮,门缓缓打开。

    “你是来找她的?”杨建南说。

    “废话。”

    “她喜欢你么?”

    “我不知道!”我开始烦躁了,”你他妈的不要废话了!”

    “原来你也不知道……”杨建南低低地说。

    电梯门合拢,我在下降的加速度中半跪在地板上大口地喘息。电梯门再次打开,我看见了一楼的商场,里面空荡荡的几乎已经没有人了,玻璃门外是乱潮一样哭喊着蜂拥着的人。

    我把手枪藏回飞行服里,冲出了大门。我想林澜或许就在这些人里,可她不知道我在找她。我大声地喊她的名字,可是没有人能听得见。

    回答一声啊,我是来救你的!回答我啊……不然你就真的要死了。

    血仿佛全部涌上了头顶,我喊不动了。该死的心律不齐,这个时候又发作了。我靠在墙边看着那些流动的人,大口调整着呼吸。稍微好了一些,我又往前迈了几步,这时候一个被人群抛出来的人重重地撞在我怀里。

    “你……你……你……”我像是看见了鬼,”你不是应该和你爹妈一起飞去兰州了么?”

    我又一次撞上了路依依。

    “什么……什么兰州?”路依依瞪大了本来已经很大的眼睛,里面满是小动物般的惊恐。她茫然地看了我足有五秒钟,然后冲上来使劲抱住我的脖子,哭得全身颤抖,”你昨天晚上手机为什么关机?”

    我摇晃着她:“你不是已经去兰州了么?”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他们把我关在家里不让我出门,我跳窗出来,在糖糖宿舍里睡的……”

    见鬼!今天下午的最后一班穿梭机,市委的全部高层和家属离开。这个丫头真是太任性了。

    “你东跑西跑干什么啊?”我苦着脸看她,她呜呜呜地哭着,眼泪鼻涕粘了我一手。

    “我……我去买东西……我去买东西了……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我们要死了?”

    她手里的纸袋落下去,里面的盒子也撞开了,滚出来的是那条银丝缎面的Gucci领带。我脑袋里嗡地作响。真见鬼,为什么我老吗要在该死的7月17号把我生下来?我要是晚生半个月这个丫头可能已经在兰州了。

    没事!没事!不要怕!”我捧住她的脸,”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路依依抬头看我。

    “那个怎么说的来着?不要死,要好好活着。”我拍了拍路依依的脸蛋。

    她看着我,不哭了,脸上满是迷惑。

    我抱过她,重重地吻在她的嘴唇上,用力大得像是用牙齿嗑开一瓶啤酒的瓶盖。路依依愣了一下,忽然紧紧地搂住我,把脸死死地贴在我飞行服的胸口。

    我们从中信泰富广场的顶楼出口钻出来。

    我惊讶地发现这里还有一个人,他穿着清洁工的制服,正拿着一把扳子敲打我那架鹞的坐舱盖。他双眼通红,透着隐隐约约的疯狂。

    “你干什么?!”我大吼。

    “我要离开这个地方,我要离开这个地方,你们把我们都害死了!你们干了什么?”他继续砸着坐舱盖,声音响得令人恐惧。

    我从腰带上拔了枪,依依死死抱着我的胳膊把脸埋在我胸口。再他再次举起扳子的时候,我手里的枪轰响,子弹洞穿他的肩头把他整个人推了下去。

    “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你们当兵的,不杀我们留下我们也是死!”他在地上滚了几滚,对着我们凄厉地喊。

    “已经死了很多人了,可是该做的事要做完……和是不是当兵的没有关系。”我把飞行服上的急救盒扔给他。

    我是在看见路依依和那条银色领带的时候忽然明白了这件事的。你可以偶尔发个疯,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你只是个小人物,难得能够做件大事,要珍惜这个机会。死一个人并不重要,自己死了也不重要,可是有些事情不能逃避,树要发芽人要长大啊。

    我扶着路依依登上进气口,自己首先坐了进去。

    “没有我的位子啊。”路依依说。

    “怎么没位置?”我用力拉了她的胳膊,让她坐在我的膝盖上,”我留了这个位置给你。”

    我从座舱下取出备用的飞行头盔套在她头上,捏了捏她的脸蛋。路依依笑笑,我也笑笑,为她拉下了面罩。我想多亏你是个不算太高的女孩,要是换了一个人,真要顶着机舱盖了。

    飞机在巨大的风压中缓缓上升,我俯视着下面开始崩溃的城市,人来人往。

    上海人口真是多啊,1800万人。对不起,林澜,在这1800万人里我找不到你……

    我把操纵杆前推,动力全开,鹞轻轻一震转为平飞。

百度搜索 上海堡垒 天涯 上海堡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上海堡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南并收藏上海堡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