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飘邈之旅(全集) 天涯 飘邈之旅(全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林峰合苦着脸看看四周:“王爷,还是进宫谈吧。”李强被他左一个王爷右一个王爷叫得浑身不自在,他心里明白,像林峰合这样官宦家庭出身的人,是不可能和人随意说笑的,尤其是在正式的场合,规矩方圆从小就在身上打上了深深的烙印,是不容易改掉的。他点头道:“好,我们进去。”

    路上,李强问道:“赵豪,我们的人在哪里?”

    赵豪说道:“师尊,他们都守在寝宫当护卫啦。”

    李强笑道:“没想到你们都被抓差啦,空厚他们也在吗?”林峰合急忙插话道:“空厚大师也在。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宫里正闹得天翻地覆,正好王爷的人来了,是下官请旨,亲自迎接赵爷他们进宫的。”

    赵豪说道:“已经遇到一个高明的修真者,幸好我们人多,又有空厚和枯度这样的高手,才将对手惊走,到现在为止,暂时没有什么大事。”李强知道,这次又卷入故宋国的争斗中了。

    从皇宫大门进来开始,沿途戒备更加森严。李强大致上扫视一番,发现整个皇宫内几乎没有死角,每一个地方都有侍卫把守,不时地还可以看到供奉院的修真者在巡视。走到后面的寝宫前,李强吃惊道:“咦,全是我们的人嘛。”

    纳善和坦歌两人就站在寝宫的外大门口,像两尊门神一般,挺胸昂首,目不斜视看着前方。李强陡然加速,突然出现在纳善面前,纳善吓得一哆嗦,发现是李强,他立即眉开眼笑地小声叫道:“老大……呵呵,老大,你终于来啦,呵呵。”

    李强拍拍他的胸口,笑道:“纳善啊,你很威风嘛。”纳善嘿嘿笑道:“我老纳现在可是一等侍卫啦。”他得意得不知道如何是好。李强逗笑道:“哦,好大的官,是几品啊?说给我听听。”

    纳善不好意思地说道:“反正很大……几品官,老纳我也不知道,肯定很大就是了,呵呵。”坦歌说道:“老大,这小子刚刚当上官……嘿嘿,他连走路都不会了……”纳善瞪了坦歌一眼:“老坦,不许说我坏话!”

    从寝宫里走出一个太监总管,尖声尖气地说道:“王爷,皇上召见。”

    纳善倒吸一口凉气,小声嘀咕道:“不得了啦,原来老大还是王爷。”坦歌不太懂,问道:“王爷是什么官,比你大吗?”纳善摇着大光头:“不能比,完全是两码事。”李强笑骂:“你这个家伙,官瘾倒还不小,要不要留下你在皇宫?”

    纳善嘿嘿笑道:“留下就不必了,老大,让老纳威风一把就算啦,我还是跟着你走,这群兄弟……哎,我离不开他们啊。”李强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转身走进寝宫。

    寝宫的大厅里坐着十几个官员,其中有几个李强认识,最熟悉的就是老夫子程子重,他看见李强,脸上竟流露出一丝恐惧,他还忘不了李强上次离开都城时把他打晕的事。李强笑嘻嘻地说道:“哎哟,是老夫子……恭喜你升官啦。”

    程子重身上穿的是一品紫蟒服饰,他已经是吏部尚书了,他也知道,因为李强的关系,皇上对他青睐有加,他是沾了圣王爷和李强的光才如此之快地升上来。程子重苦笑道:“王爷,托您的福,下官吏部尚书程子重拜见王爷。”

    李强挥手虚抬,程子重就拜不下去了。李强说道:“老夫子啊,你看见我好像不太乐意啊,嗨嗨,上次打晕你也是不得已嘛,我道歉还不行吗?”程子重满脸惶恐,连声道:“不敢!不敢!子重见到王爷高兴还来不及,怎么敢抱怨。”

    大厅里的官员都是故宋国的高官,他们一看李强的服饰就知道来了一位郡王,但是大部分人并不认识他,只有个别几个人知道李强是谁。程子重介绍道:“这位是圣王爷的兄弟,皇上钦封的忠勇郡王。”他是吏部尚书,所有的人事变动他都清楚。

    李强现在是什么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圣王爷的兄弟,这个身份在故宋国是很吓人的,众高官忙不迭上前见礼。有太监小声提醒:“王爷,皇上还在等着召见。”李强点头致意,匆忙跟着太监走进里面。

    寝宫里面实际上是一个方形的院落,院子里站着枯度几人,他们一见李强立即行礼,同时示意他赶快进去。林峰合压低声音道:“皇上已经到了弥留之际。”李强一惊,他没有说话,加快脚步向房间里走去。

    寝室门外站着一队宫女太监,都垂手伺立着。门口的太监总管悄悄摆手,让李强几人站住等候,他先进寝室禀报。不一会儿,太监总管走出来,小声说道:“几位大人请!”

    寝室不大,一张雕龙饰凤的云床占了房间的一小半,一股浓烈的药味扑鼻而来。房间里还站着几个人,一个身穿亲王服饰的中年人,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德贤亲王赵珙,还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身穿太子服饰,他是皇上的独子赵萁。皇上靠了侯霹净给的灵丹,在六十岁上才生下了这个唯一的宝贝儿子,一出生就被封为太子。

    空厚站在云床的后面,另外一个修真高手站在门边屋角,和空厚呈交叉对角位置守护着重病的皇上,两个御医束手无策地站在一边。

    太子赵萁跪在云床的踏板上,拉着皇上的手,脸上满是泪痕。李强几人一进屋,立即惊动了众人,都转过脸来看着他们。李强一眼看到云床上的皇帝,心里不由得一惊,他顾不上理会其他人的招呼,快步走到床边。德贤亲王眼里闪过一丝恼怒,这个李强竟然不理会自己,他将头转向墙上悬挂的一幅松鹰图上,以掩饰心里的怒气。

    李强并不会诊断,但他是修真高手,一看就知道皇上不是生病,倒像是中了什么慢性毒药,大约是有修真者给的灵丹妙药,才使他一直拖到现在。李强招手叫来御医,问道:“皇上是什么问题?”小太子插话:“我知道,是中了一种奇怪的毒!”御医躬身点头:“王爷,这种毒非常奇怪,找不到解法……”他罗里罗嗦地解说着。

    小太子看李强的眼光很特别,那是一种崇拜的目光。他知道李强是谁,作为故宋国的接班人,皇上早就向他交待过一些最重要的事情,尤其是和圣王爷有关的一切。他充满希冀地问道:“你能救我父皇吗?”

    空厚从李强一进房间,就将众人的身份传音告诉了他。李强笑道:“你是太子赵萁?呵呵,放心吧,只要是毒就不怕。”他听说是毒药就松了一口气,因为他有天籁城的解毒圣药寒髓鳞。太子赵萁喜出望外,根本没计较李强说话时的无礼,要知道,他是一国的储君,和他讲话是要行跪拜礼的。<s>?99lib.</s>

    太子虽然年少,却很老练成熟,他说道:“幸得郡王援手,赵萁代父皇谢过。”

    李强笑嘻嘻地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太子不用客气啦。”满屋的人差点要被李强的举动吓死,心里都在想:这个李强还真有圣王爷的风格,没大没小,不讲规矩。

    德贤亲王突然喝道:“大胆!竟敢对太子殿下无礼,来人啊,把他抓起来!”屋角的那个修真者陡然射出飞剑,直取李强的脖颈。空厚大怒,飞出一条褐色的珠串,赵豪也在李强身后喷出寒雀飞剑,霎时间,满屋剑光闪烁。

    李强对这一切根本不加理会,他伸手取出寒髓鳞,说道:“这是解毒灵丹……”德贤亲王大叫道:“太子殿下,这种来路不明的丹药万万不可随意让皇兄服用,先让供奉堂的供奉检视一番!”

    李强将灵丹塞给太子,身子倒飞出去,凌空抓下那个修真者的飞剑,冷冷地说道:“在皇上的寝宫里动飞剑,你不想活啦!”他传音给空厚:“看住他,别让他溜掉。”

    德贤亲王大惊失色,这个李强实在是太厉害了。他色厉内荏地说道:“好……好大的胆子!太子殿下,你要为皇叔做主啊。”太子就像是没有听见德贤亲王的话,全神贯注小心翼翼地将丹药塞进皇上的嘴里,可是皇上已经不能吞咽了,他为难地说道:“郡王……”

    李强说道:“太子请让开,让我来试试。”

    太子赵萁站起身来,退到一边,眼巴巴地看着李强。德贤亲王赵珙脸涨得通红,长这么大,还没有谁敢对他如此无礼过,他气乎乎地一甩袍袖走出门外。李强的心神全在皇上身上,他用神识查看<mark></mark>了一下,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说道:“空厚、赵豪,你两个给我护法,太子,先别管其他的事,你传令下去,不许任何人进屋,否则格杀勿论!”

    李强的话使太子精神一振,他心里十分清楚,这时候父皇若有个三长两短,他这个太子是坐不稳皇位的,所以他比谁都看重皇上的生死。他果断地传下令谕,然后坐在旁边的交椅上,说道:“请郡王全力施救,一切都有我担待。“

    李强感到很惊讶,这个太子实在是了不起,能当机立断,拿得起放得下,有一代帝王的气象。他点头道:“放心吧,太子。”他手上泛起紫红色的光芒,一丝丝地射进皇上的身体里。渐渐地,皇上那青紫色的脸上布满了黄豆大小的汗珠,他开始颤抖起来,似乎在极力挣扎。

    伺立在旁边的一个太监手拿软巾想给皇上擦汗,李强一声轻喝:“走开!”赵豪身法极快,一拳就把那个太监砸飞,那个太监吓得晕死过去。房间里空气顿时紧张起来,所有的太监宫女都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透。这时候闯祸,九族都不够杀的。

    寒髓鳞随着李强真元力的运动快速扩散开来,渐渐地,黑得像墨汁一样的黏液一丝丝地从皇上体内抽出来,凝结在他身体的上方,这团浓黑黏液的外层包裹着薄薄一层紫光。李强认出来,这是一种很少<q>.99lib.</q>见的慢性剧毒,叫紫墨毒阴,是靠毒咒传送的。

    皇上突然大叫道:“闷死朕了!”

    太子顿时满脸喜色,他心里对李强更加崇拜了:这么多人都束手无策,连供奉堂的那些高手都解救不了父皇,而李强来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让他看见了希望,真不愧是圣王爷的兄弟。<bdo>99lib.</bdo>

    李强原本想用天火烧掉这团紫墨毒阴,转念一想,又改变了主意。这团毒物也是很少见的东西,烧掉怪可惜的,他用回春谷炼丹的手法,将这团紫墨毒阴凝成六粒晶莹剔透的毒珠。李强手托着毒珠,说道:“就是这个东西害人,可是我不明白,皇上怎么会惹上毒咒教的人?”

    皇上睁开眼,他立即就认出了李强,这么多年了,李强一点都没有变老,还是初次见面时的模样。他虚弱地说道:“终于等到你了,咳咳,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在故宋国多留些时日,朕知道你不愿做官,就算看在圣王的面子上……”

    李强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说<mark>?99lib?</mark>道:“皇上还是安心养病吧,现在是不相干的,嗯,我会留下一段时间的。”他还是心软了,如果皇上用命令的口气说,可能他会不予理会,但是皇上用恳求的语气,他就没办法了。

    皇上欣慰地笑了,说道:“皇儿,来见过忠勇郡王,以后遇事要多请教他。”太子高兴地说道:“父皇,忠勇郡王有救驾之功,孩儿理会,请父皇安心静养,早日康复。”皇上对这个太子非常满意,眼里满是宠爱。

    李强取出两张青色玉牌,捏在掌心中,瞬息间在上面刻画出三种符咒,又运出一股真元力将符咒启动,他递给太子道:“一块给皇上挂在脖子上,一块给你,可以避开毒咒教的阴毒诅咒。”这是佛宗的避邪佛咒,和修真者的法术有很大的不同。

    太子亲手用一根红丝线把玉牌穿上,挂在皇上的脖子上。那面青色玉牌闪出三道青光,无声无息地隐进皇上体内,皇上顿时感到无比的轻松,先前那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一扫而空,他立即就沉睡过去。

    李强笑道:“暂时皇上没有危险了,有这块玉牌守护,毒咒很难上身,不过,如果靠近皇上下咒,这个玉牌是顶不住的。记住,如果玉牌炸裂,附近十米内一定有人下咒。”太子将玉牌挂好,恨恨地说道:“要是查出是谁指使下的咒,我……我诛他九族!”语气里的狠辣和他小小的年纪完全不相称。

    刚才被赵豪一拳砸飞的那个太监呻吟着爬起来,抖着身子跪在地上,太子面无表情地一挥手:“拖出去!杀!”李强劝道:“太子,算了,这时候杀人不吉利的。”太子立即醒悟过来,父皇刚刚康复,这时候杀人确实不吉利,于是说道:“送到北河口去。”

    李强暗暗叹息,这里的人命真不值钱,说杀就杀。那个太监磕头如捣蒜,他知道是李强救了自己一命。

    李强问道:“太子,是什么人和皇上结怨,要下这种毒咒?”

    太子赵萁揉了揉困倦的眼睛,稚嫩的脸上流露出少见的严肃,他低声说道:“前几个月父皇就开始倦怠,御医也查不出是什么问题,后来越来越严重了,父皇特意找来林峰合大将,派人请来供奉堂的高手,才知道是有人搞鬼。这次多亏林峰合大将,他立即安排禁军严密防守,同时请供奉堂的高手护卫寝宫,可是父皇的病势越发沉重,虽然靠供奉堂的灵药拖着,唉……已经派人去查了,但是还没弄清是谁如此胆大狂妄。”

    其实皇上早就有所安排了,他一发现情况不对就开始着手准备。他知道自己的问题必须由修真界的高手来解决,因为找不到侯霹净,他便将赌注下在李强身上,正好这时赵豪他们来了,于是皇上不但封官赏赐赵豪这些人,还特意留下诏书,只要李强一回来,立即封王,并招进皇宫。因为侯霹净曾经告诉过他,李强是值得信赖的自己人。

    李强问道:“一点头绪都没有吗?”

    太子苦笑道:“没有,绿色盆地的三大国彼此争斗多年,谁知道是哪个国家搞的鬼?”李强想起初见侯霹净时他就是被毒咒教的无情结死死缠住,要不是自己给他一瓶酒精,恐怕他现在还在苦恼中。

    李强对故宋国的具体情况并不了解,一时间他也搞不清状况,想了想,他说道:“其他的事先放在一边,皇上康复是最重要的,我让空厚留下,再派几个高手给你守护内宫,禁卫军可以撤回去待命,一切都等皇上康复后再说,不用搞得惊天动地的。现在最主要的是保持内紧外松的局面,我估计对手肯定还会有进一步行动,一动不如一静,我们等着。”

    太子眼睛亮了起来,李强这几句话把他的思路理清了,他应道:“好,就按郡王的意思办。”他毕竟还是个孩子,熬了这么多天已经乏极了,说完话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李强笑道:“太子还是早点休息吧,咦?那个动飞剑的家伙到哪里去了?”

    空厚道:“他随德贤亲王走了,我看老大恰好在关键时候,所以没敢惊动。他应该是供奉堂的人吧,走不了的。”太子道:“他不是供奉堂的供奉,是皇叔的朋友,因为高手少,所以特意举荐到这里来护卫父皇的。”

    李强若有所思地说道:“是这样……如果……假如……这个……”他有点不知如何说是好。太子看着李强小声说道:“郡王有什么话只管说,不必顾虑。”李强说道:“如果我没有办法救治皇上,除了太子,谁是最大利益获得者?”

    太子到底年少,一听此话,脸色顿时就白了。他明白李强话里的意思,只是太一针见血了,他有点受不了而已。李强是曾经在商场上打过滚的人,知道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果关系的,他这是要点醒太子。

    李强说道:“太子心里有数就行了,这只是一种可能。”

    太子心里明白,李强这人对自己以后能否坐上皇位至关重要,他说道:“郡王这次回来,真是故宋国的幸事,萁儿代父皇谢过了。”说着,他站起身来行礼。他以太子的身份,自称萁儿,那是把李强当作长辈看待了。

    李强一把扶住,说道:“哎,太子不必如此客气。”心里却在惊叹,这么小小的年纪就会笼络人心,这孩子真不简单啊。

    看在侯霹净老哥的份上,李强既然已经到了故宋国,对这里发生的事情就不能不管。李强说道:“太子也要多加小心,身边最好要有供奉堂的人守护。”他又从手镯里取出琦君煞送他的那块护身符,缠在太子手腕上,小声说道:“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切记用这只手去挡,可以救命的。”不知道为什么,李强对这个小太子怀有一份怜意,这么小的年纪就要对付如此烦杂的局面,确实不容易。

    太子感受到李强的好意,点头谢道:“嗯,萁儿会小心的。”

    李强又吩咐林峰合几句,就地盘腿坐下,说道:“今晚由我守护,其他人都去休息。”林峰合躬身施礼,转身出宫,太子带着侍卫也回去歇息,房间里安静下来。

    寝宫灯火渐渐昏暗,夜深了。

    一夜平安。

    对于睡眠这件事情,李强都快要忘记是什么滋味了。他站起身来,看看熟睡中的皇上和旁边盘腿打坐的空厚、赵豪,悄然走出房间。昨晚坐息时他就发现,在寝室四周伏有高手,约有七个人,像是保护皇上的。来到回廊上,只见那些伺候着的太监和宫女一个个倚在墙边假寐。

    李强走路声息俱无,仿佛是在地上飘行,这些人都没有察觉。他向外面走去,来到寝宫大门,只见纳善和坦歌两人靠在门边呼呼大睡,边上十几个侍卫却老老实实地站着,看见李强走出来,一个个行礼致意。

    李强点点头,在纳善的光头上轻轻拍了一巴掌,这小子吓得“蹭”地窜起来,手肘上的青影束“咔啦”闪出一道光,劈在李强身上。当他发现自己打的竟是老大,吓得惊叫一声:“咦喂!老大,我不是故意的……”

    周围的侍卫吓坏了,这个纳善不但劈出闪电打了王爷,还开口叫王爷为老大,简直无礼至极。谁知李强笑眯眯地说道:“纳善,陪我逛街去。”那点闪电根本伤不到他。坦歌说道:“我也要去!”纳善嘿嘿直笑:“谢谢老大。老坦啊,你脸上是什么东西?哎……”

    坦歌被他说得疑惑起来,用衣袖使劲擦着脸,问道:“什么东西?老纳,是什么啊?”

    纳善若无其事地说道:“没什么,就是两颗眼屎。”

    众侍卫哈哈大笑。坦歌两手一摊,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这有什么关系?比你光头上的鸟屎要好看多啦。”纳善掀起袍袖在头上死命地擦了两下,说道:“不可能的……”李强笑道:“嗯,不在头顶上,在边上,对……靠近耳朵,还真是有……你大概是睡觉的时候没注意吧。”他一本正经地说道。

    纳善将一颗光头擦得通红,光头上的皮都要擦破了,坦歌和李强两个还在说:“不对!”“再往边上一点!”“在那一边,这边没有!”那群侍卫肚皮都要笑痛了,纳善这才反应过来是上了他们两个的当,气得他大叫:“老大!坦歌!”

    李强若无其事地说道:“嗯,这下擦干净了。”真是死无对证。坦歌憋着笑连连点头:“是啊,擦得可真干净啊。哎,老纳,你的脑袋可真红啊,红光闪烁的,像是要发财的样子。”纳善咧开大嘴,气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有老大加进来玩,吃亏是肯定的了。

百度搜索 飘邈之旅(全集) 天涯 飘邈之旅(全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飘邈之旅(全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萧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潜并收藏飘邈之旅(全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