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飘邈之旅(全集) 天涯 飘邈之旅(全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李强满不在乎地走进大殿。如果大殿里是九个年轻姑娘要考验他,他可能会小心一点,但是,大殿里只有九个老夫人,他知道不会有多厉害的。在修真界,只要修到元婴期就看不出年龄大小,达不到元婴期的才会慢慢衰老。他不动声色地问道:“请教各位老人家,要如何考验?”他倒是礼貌得很。

    这九个老夫人在皇宫里的地位似乎非常崇高,只要看那些女侍卫对她们恭敬的态度就知道了。为首的老夫人说道:“小伙子,别紧张,我们没有恶意的,只是很简单的考验,不需要打打杀杀的。”她微微一点头,九人将李强围在中间。

    李强心想:“谁紧张啦?开玩笑,这都要紧张,那我不早就紧张死了。”他搞不明白她们想干什么,只好静静地站着。

    九个老夫人低头念叨起来。李强奇怪极了,她们这是玩什么把戏?渐渐地声浪高起来,他突然明白了,这是在念咒语。李强心里一阵迷糊,感觉有点昏沉沉的。他突然一惊,想起岚湫公主也是精通这种古怪咒语的,急忙振作精神,快速运转真元,神志立即清醒过来。李强有点犹豫,若是放出飞剑,这些老夫人根本就不可能抵挡,这样随便杀人也不是他的习惯,他感到为难了。

    这不是只许别人揍他,却不让他还手吗?竟有这么倒霉的事情。他无奈地问道:“各位老人家,<a href="https://.99di/character/8fd8.html" target="_blank">还</a>要多久才算完?”

    声浪突然低沉下来,每个老夫人手上都捏着一颗白色珠子,迷雾渐渐从珠子里飘散开来。李强却一样法宝都不敢用,他只要随便拿出一件来,这些老太太一个都活不了,可老是这样耗着他也觉得不耐烦,<code></code>他叹气道:“拜托各位老人家,快点好吗?唉!”

    九个老夫人心里震惊到了极点,她们已经竭尽全力了,<kbd>99lib?</kbd>看着李强那若无其事的样子,她们简直无法相信。

    其实,这种迷心咒语对李强这样的修真高手是没有用的,他早已经超越了元婴期,如果他目前还在元婴期,那可就说不定了。迷心咒语是一种旁门秘术,是用来测心的,无奈李强的修为太高,这种旁门秘术根本对付不了他。李强百无聊赖之余,分出心神细听这些稀奇古怪的咒语,慢慢地,他理出一些头绪。

    这种咒语和某些音律有关,李强对音律的变化已经颇有研究了,在天籁城他学到不少,后来在佛宗遗址里他也接触了一些,他悄悄用心念来模仿咒语。九个老夫人将咒语一遍一遍地念着,全然不知李强在偷学。很快李强就将这些咒语记熟,他玩心突起,忍不住也跟着念起咒语,与她们的咒语不同的是,他将真元力灌注在咒语里。

    灌注了真元力的咒语,声音极具穿透力,九个老夫人大惊失色,幸亏她们对咒语烂熟于心,否则一定会被李强所迷惑。为首的老夫人惶恐地叫道:“停下来,停!”李强笑道:“哎,终于结束啦,我通过了吗?”老夫人惊疑不定地盯着李强,半晌,她问道:“小伙子,你怎么会这段咒语?”

    李强笑道:“你们念了这么多遍,听也听熟了,呵呵。”这话实在有点吓人,九个老夫人相互对视,满脸俱是震惊的神情。为首的老夫人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可能的,这……这……难以想像……”她们从七八岁就开始学习咒语,直到四十来岁才掌握了咒语的奥妙,而眼前这个小伙子竟然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学会了,她们感到不可思议。

    李强非常有礼貌地再次问道:“老人家,我通过考验了吗?”

    九个老夫人无言以对,她们彻底失败了。在为首老夫人的示意下,她们悄然退出大殿。李强为之愕然,自失地一笑:“呵呵,玩过头了。”周围一片寂静,他站在大殿上,心里奇怪:人都到哪里去了?笑话,皇上召见却又不见,莫名其妙来了几个老太太搞什么考验,结果又不了了之,真是活见鬼啦。

    他侧耳倾听,从大殿后面传来整齐的脚步声,不一会儿,出现十个侍女,躬身施礼后,请李强进去。李强说道:“见你们皇上怎么这么麻烦,这次可以见了吗?”十个侍女吓得不知道如何回答,其中一个很机灵,说道:“请大人跟我们走。”李强叹了口气,没法和这些侍女生气,只好乖乖地跟着她们进去。

    来到一座精致的木楼前,先前看见的那个女童站在门口,只听她宣道:“贵客晋见。”李强一踏进房间,便东张西望四处打量,有女侍卫喝道:“还不拜见皇上!”

    房间不大,估计不到三十平方米,房间中央是一个半人高的平台,占去了房间一大半的面积,台子上盘腿坐着两人,其中一个是岚湫公主,她身边是一个身穿华服的老妇人,四周有十来个美貌的女侍卫。李强微微一愣,他没想到拉都国的皇上是个女的。李强行了个西大陆常见的见面礼,笑道:“见过女皇,岚湫公主好。”屋里的人全傻了,没见过这样大大咧咧的家伙。

    岚湫公主小声在女皇耳边嘀咕了几句,女皇面带微笑,连连点头,说道:“你很了不起,让九姥都没有办法。来,小伙子,上来坐吧。”态度十分和蔼。边上的那些女侍卫都惊呆了,皇上竟然邀请这个小伙子上去坐,这是她们从来也没有见过的事情。李强也不客气,飞身在空中盘腿,平移到台子上。这一手让大家又吃一惊。

    女皇赞道:“好本事。”岚湫公主也笑道:“李大哥可厉害啦,这次要不是有他保护,女儿就危险了。”李强随口客套了几句,他并不在意拉都国的皇上有什么打算,这里只是一个落脚点,他已经准备要离开了,只是出于礼貌才来拜见皇上的。

    房间里的人都看出李强心不在焉,偏偏他懒洋洋的神态十分诱人,没人觉得他失礼,就连女皇对他也很宽容。不着边际地笑谈了一会儿,女皇对李强越来越好奇,又问了他的年龄和身世,李强又是一通胡编乱造。真实情况他没法说,说了也没有人会相信。女皇似乎十分满意,下旨让李强住进“安阙楼”。岚湫公主一听到安阙楼,脸上竟浮出一丝红晕,她想说什么,犹豫了一下,又忍住了。

    在一群女侍卫和侍女的前呼后拥下,李强被带到安阙楼。他稀里糊涂地走进这座布置豪华的小楼,想想不对,他一把拽住一个侍女,刚要询问,那个侍女已经羞得满脸通红,向他怀里倒去。李强吓了一跳,急忙松手。他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只要是能住进安阙楼的贵客,这里的侍女必须无条件服从贵客的任何要求。

    边上的侍女忍不住笑出声来,李强尴尬地挠挠头,问道:“哎,对不起啦,请问这个安阙楼是什么地方?”一个侍女回答:“大人,安阙楼是皇宫里最尊贵的客人的住所,请大人休息,有什么要求,大人尽管提。”她脸上露出羞涩期待的神情。

    李强根本就没有理解那是什么意思,他说道:“哎呀,我不需要住这里,还是带我回到贵宾楼去,我还有事情要办。”

    侍女答道:“大人,您住在这里是皇上的旨意,不能随便换地方的。”李强心念一闪,难道是被软禁了?奇怪,女皇软禁自己有什么目的?他试着向门外走去,两个女侍卫立即拦住去路,笑容满面地说道:“大人请止步,内宫里是不能乱走的。”

    所谓拳不打笑脸,两个女侍卫年轻美貌,笑眯眯地拦住去路,李强发作不得。他只好笑道:“两位小妹妹,帮帮忙,怎么样?”女侍卫顿时面红耳赤,浑身颤抖,这个小冤家的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原来李强又很没有风度的用上了震音法。

    两个女侍卫让开挡着的路,说道:“好……要……要怎么帮你……”李强暗喜,说道:“带我回贵宾楼。”女侍卫刚要举步,楼里的侍女叫道:“你们干什么啊?”女侍卫猛地惊醒,一左一右拉住李强的胳膊向小楼里拽。李强一个劲地苦笑,他不能动武,这些娇滴滴的小姑娘经不起他一根手指头。女侍卫哀求道:“大人……大人,我们只是小小的侍卫,若是大人走了,我们可就惨了。”

    来硬的,李强不怕,他最怕这种软磨功夫。两个年轻美貌的女侍卫软语相求,搞得他无法可想,只好回到小楼里。碍于岚湫公主的面子,他也不好意思强行<code></code>离开,心想,还是等等看,实在不对头的话再走不迟。

    这间屋子里也有一个平台,不过只有一尺高,李强盘腿坐了上去,他盘算着,准备天黑以后悄悄飞走。

    刚闭上眼睛,门外进来一群侍女,每人都托着个盘子,上面摆放着很多东西,那是女皇的赏赐品。有侍女提醒他谢恩,李强懒洋洋地说道:“你们谁想要的谁就代我谢吧,别来叫我,我要休息一下。”他闭着眼说完,灵诀一掐,身上陡然冒出金光,惊得这群姑娘不敢再罗嗦,悄悄退了下去。李强用神识看得清清楚楚,心里暗暗好笑,终于唬住她们了。

    李强悄悄睁开眼,发现情况不妙,他坐在平台上,平台四周竟站着十几个侍女,一个个都很专注地盯着他。外面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屋里一片通明,用的是坦邦大陆的特产照明晶石。李强叹了口气,这可不好玩了。他站起身来,走到门口。侍女们立即紧张起来,将他围在中间,一个个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李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门外,嘴里还解释道:“呵呵,出来透透气,房间里闷得很。”外面的女侍卫也被惊动了。李强看看身周十几个姑娘,微微一笑:“真是抱歉,让大家不能好好休息。”他陡然升到空中。这群姑娘全傻了,她们这才知道李强会飞的。

    “老大,等一下!”

    李强在空中发现岚湫公主到了,他只好又落下来,嚷道:“哎,我说公主大人,等你老半天了,你也不来说一声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来听听,不然我真的要走了。”他对岚湫公主有一份敬重在心,那还是在南口关留下的强烈印象,而且她还冒险去帮他寻找海魂玛瑙,这份情谊李强是不会忘记的。

    岚湫公主脸上流露出一抹羞涩,含笑道:“老大,请进去谈好吗?”对李强她虽然越来越探不到底,但是有一点她是有把握的,那就是李强是一个值得她信赖的人。

    岚湫公主走进房间,踏上平台坐好,吩咐周围的侍女和侍卫统统退<a>99lib?</a>下,这才说道:“老大,大约你也猜出几分了,很抱歉,我也没有想到母亲会这样。”脸上的红晕越发的浓了,她缓缓地低下头去,无意识地扭动着自己的手指。

    李强进屋后没有坐上平台,他围着平台不停地转圈,也没有注意岚湫公主的神情,他在想着如何措辞,他边走边说:“嗯,我猜女皇陛下是想让我留下做官?你知道,我对做官一点也不感兴趣,唉!我是自由自在惯了的,实在不适合留下,请公主大人回去美言几句吧,我也不愿意闹得大家不开心。”幸好此时边上没有外人,不然这家伙真要被人痛扁一顿了,实在是说的文不对题。

    岚湫公主脸色渐白,似乎有点轻松,又有点难受的样子。像他这样感觉麻木的家伙,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做官?怎么可能让他住进安阙楼?开玩笑了,内宫哪有这么容易进来的?不过,她心里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说道:“老大,你去吧,母亲那里我会去解说的,最好是今天晚上就离开,等到明天就不好办了。”她自己也不明白,对这个神秘的男子,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不愿意强留他,心里却又有一丝苦涩,难道自己在他心里没有留下一点影子吗?

    李强点头谢道:“谢谢公主。也许以后我们还能再见,如果拉都国有事,公主可以找天籁城的人帮助,我还有一批兄弟留在坦邦大陆,也可以找他们的,再见啦。”他不再多说,身形一闪,已经无影无踪。

    岚湫公主呆呆地坐在平台上,她突然觉得很伤心。

    人影一晃,李强又回到房间里,笑着说道:“噢,我糊涂了,忘记一件事情……”岚湫公主见他去而复返,心中一喜,像是期待着什么,她问道:“什么?”李强放下一只玄玉匣,笑道:“里面是三颗小培元丹,还有三粒天颜果,送给你。好了,我走了。”不等她回答,他又消失无踪了。岚湫公主当然知道天颜果,那是西大陆传说中的仙果,女孩吃了可以容颜不改。她突然有些怨恨这个家伙,走了就走了,还特意回来一趟干嘛,成心让人放不下。她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贵宾楼里灯火通明,赵豪和一帮兄弟正在闲聊,大家都在等李强回来。纳善在和坦歌打赌,赌李强今天晚上会不会回来,坦歌坚持说老大一定会回来的。纳善躺在地上,大腿跷着二腿,两手垫在光头下,坏笑道:“老坦,如果你输了,嘿嘿,你说该怎么办?别让我说哦,要是我开出条件……嘿嘿!”

    坦歌半倚着墙壁,手指敲着木地板,皱着眉头道:“哼哼,我会输?老大的为人我最清楚了,他才不会留在那里不回来呢,像你这样的色鬼……可就难说了。条件随便你开,输的绝对不会是我。”他一副很笃定的样子。

    赵治嘿嘿直笑,说道:“坦歌,你搞不过他的,别比了。”

    魅儿仍旧习惯地在空中飘来飘去,她突然落在坦歌身边,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回来不回来和色鬼有什么关系?”坦歌嘿嘿直笑,抬手一指纳善:“去问你的光头哥哥,他最清楚。”纳善大叫:“你个死东西,别教坏了我们的宝宝,小心大家揍你!”正在嬉闹间,李强飘然从外面进来。坦歌一眼看见,开心得大叫一声:“哈哈!你输啦,老纳,哈哈!哈哈哈!”他很难得赢一次,真是兴奋异常。

    纳善一跃而起,亲热地迎上去:“老大,这么早就回来啦。”坦歌跳起身,一把拽住纳善,连连追问:“你说怎么办?你看……老大不是回来了吗?你输啦!”纳善一脸坏笑:“嗯,没错!是你赢了,我老纳从来都不赖帐,嘿嘿,不过,你说的哦,条件随便我开,现在告诉你,谁输了谁就当一次大爷。嗯,乖孙子!大爷现在忙,下次我们再说吧,哈哈!哈哈哈!”

    坦歌傻了,这个混蛋太狡猾了,输了不算,还占人便宜。他气得抬脚欲踢,赵豪说道:“好了,都别闹了,听师尊说什么。”纳善急忙搭住他的肩头,小声道:“兄弟,别当真啊,下次我老纳一定补偿,呵呵,一定补偿。”坦歌被他吃得死死的,根本就斗不过这个狡猾的光头。

    魅儿一下飞到李强怀里,搂着他的脖颈,一副乖乖女的模样。李强说道:“大家立即准备,我们全部撤走。库勃,你去通知空厚他们,赵豪,让大家赶快集合,还有不会飞的人,立即装上飞翼,我们从空中走。”鸿佥惊疑道:“师叔,发生什么事情啦,怎么这么着急?”

    李强说道:“以后再说吧,快点啦,等皇宫侍卫来了,就不好办了。”耿风怪叫道:“小疯子,你是不是闯下什么大祸啦?没关系,这里的禁军不堪一击,随便出去几个人还不杀他个落花流水,你怕个屁啊。”李强苦笑道:“要是打架能够解决问题,我还会跑吗?疯子,你走不走?不走的话你就留在这里。”

    耿风举着双手,连声说道:“我走!我走!我留在这里干嘛,我老疯子又不想作上门女婿……”李强陡然一呆,“上门女婿?”他终于明白了岚湫公主那尴尬古怪的神色。这下他可真的急了,他对岚湫公主只有敬重,却没有情爱的意思,他这才知道,安阙楼原来是驸马楼啊。

    李强立即道:“鸿佥,你带领大家先到古传送阵去,就在天路草原那里,你知道的。帕本,我带你回家去。”纳善叫道:“我也去,老帕,上次说好的,我也陪你回家看看。”李强没功夫和他纠缠,说道:“我只能带一个人,你用飞翼是跟不上的,而且飞翼也不适合长途飞行。”耿风突然接口道:“我带<var>99lib.</var>着他走。”纳善大喜过望,又是鞠躬又是作揖的,家乡的礼节他全用上了,耿风被他逗得哈哈大笑。

    空厚等人走了进来,静静地向李强施礼,站在一边听候吩咐。李强说道:“空厚,恐怕你们要跟我到天庭星去了,你们中间有不愿意去的就留下吧,愿意去的有谁?”空厚和枯度不加思索地说道:“老大,弟子们愿意前往。”李强点头道:“好,一切行动听他俩的。”他指的是赵豪和鸿佥。空厚和枯度退到一边,向赵豪和鸿佥施礼,表示听从安排。

    李强一回来,整个贵宾楼就乱套了。他们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很快就有侍女发现情况不对,立即报告上去。女皇闻讯大怒,下令马上封锁宫门,派出禁卫军去包围贵宾楼。等到禁卫军围住贵宾楼的时候,人已经走光了。赵豪是最后走的,他在空中说道:“请禀报皇上,谢谢她对我们的款待,再见啦。”说完,他也扬长而去。

    李强带着帕本,耿风带着纳善,他们四个人是最先走的。帕本心里忐忑不安,他不知道回去后该如何面对破散的家庭。他一路上麻木地指点着方向,神色显得越来越慌张。李强和帕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他劝道:“帕本,你必须面对现实才能驱散心中的天魔,如果这一步踏不过去,对以后的修真危害极大。”帕本苦涩地说道:“唉……怕啊……”

    耿风眯着眼睛,他在听纳善吹牛皮,这小子已经很习惯让人带着在天上飞行了。他吹嘘自己和老大在黑狱里如何浴血奋战,自己是多么的英勇无畏,又说到老大在南口关如何和几万军队拼杀,直说得口沫横飞,独眼放光。耿风嘿嘿一笑,说道:“真的假的?就我的眼光看来,你没有那么勇敢吧。”纳善怒道:“妈的!你个老疯子,我老纳……”他突然住口,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只听耿风嘿嘿一声冷笑:“老疯子?说得好!”他突然一下松开了双手。

    纳善不愧是在黑狱里混过的人,随机应变已经是他的本能,他知道自己说话的时机不对,早早地就拽住了耿风的裤子,耿风突然松手他并没有摔下去。他叫道:“疯子,你要是摔死我,老大会跟你拼命的。”耿风没想到纳善会这样说,他有点不信,说道:“真的啊?你既没有本事,又没有势力,小疯子凭什么为你拼命?”其实,纳善没说错,李强真会为他拼命的,可是耿风也绝对不会摔死他的,他只是想吓唬吓唬纳善。

    纳善怪叫道:“快拉住我!你的裤子要掉啦!老大!救命啊!”耿风吓得一把拎起他,捂住他的嘴,骂道:“你是条汉子吗?好意思喊救命!”纳善气乎乎地道:“不喊你就肯拉我了吗?亏你还是高人前辈,小里小气的,让人不佩服。”耿风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这小子说话和他老大差不多,尖牙利齿的从不吃亏。

    远处,一座依山傍水的小城显露出来,已是中午时分,袅袅炊烟缕缕升起,清风吹拂,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李强托着帕本,感觉到他浑身一颤,心里立即明白了,他问道:“帕本,这是你的老家?”

百度搜索 飘邈之旅(全集) 天涯 飘邈之旅(全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飘邈之旅(全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萧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潜并收藏飘邈之旅(全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