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飘邈之旅(全集) 天涯 飘邈之旅(全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李强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人站在房间里。

    那人一下来就四处张望,只听他嘻嘻哈哈地笑道:“原来底层是这样的啊,哈哈,让我老人家猜了半天。嗯,三个小家伙紧张什么,咦哟……飞剑舞舞的,干什么?要砍我老人家啊!哈哈!好玩!真好玩!”他似乎非常开心兴奋。

    那人浑身赤裸,一头齐腰的黑发随意飘洒。他扭过头来,那竟是一张稚气未脱的少年的脸,看上去比李强还要小许多,弯弯的眉毛,弯弯的笑眼,皱着小巧的鼻子,肤色极其白嫩,要不是他裸露着身子,很容易让人误以为他是女孩。

    天宏可一点也不觉得他可爱,知道这个老家伙是元婴修炼,是根本无法从外貌上来判断他的年纪。

    耿风也很紧张,只有李强心裏充满了好奇,他是第一次看见所谓的散仙,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个美少年。

    李强收起了飞剑,随手一扬,从手镯里抛出一套衣裤,说道:“喂!先穿上衣服,要打架也不着急。”

    那人很感兴趣地看着李强:心里非常吃惊,他一眼就看出李强的修真时间极短,但是竟然有如此高的水平,实在让他感到奇怪。

    那人突然说道:“我老人家知<details>.99lib.</details>道了,三人中间就是你最狡猾,嘿嘿,等会儿再来收拾你。奇怪啊,你们三人就你功力最差,竟然他们两个都听你的,嗯,我老人家喜欢聪明人。”

    他慢条斯理地将衣裤抖开,随手撕掉衣袖上他觉得多余的东西,这才穿上,左看右看一番,又将头发挽起,抬手插上一根发簪。

    经过这么一打扮,他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

    那人慢条斯理地拍拍衣服,扭扭身子,说道:“嗯,这么多年没有穿过衣服了,还真不习惯了。三个小家伙,我老人家实在是手痒,哈哈,先打一架再说……哈哈,接招!”他说打就打,伸手就抓向耿风的飞剑。

    耿风绰号叫疯子,是听见打架眼睛就放光的人,对手即使是散仙,他也照样不惧,大叫道:“好!疯子跟你拚!”

    突然间房间里似乎处处是游鱼,聚散间已经围上了那人。

    天宏知道不好,叫道:“前辈不介意晚辈的加入吧!看剑!”他不但飞剑上前,同时空音叉也发出音啸,攻向对手。

    那人嘻嘻笑道:“你们三人一起来吧,免得说我老人家以大欺小!”

    李强挥手间,吸星剑亮起无数银芒,也攻了过去。

    那人摇头道:“唉,就这点货色啊,不过瘾,没意思!”

    他根本就没有动手,身上突然涌出一层青光,轰然一声响,三支飞剑立即被逼回,他的手就像小鸡啄米,连点三下,满屋的剑光陡然消失。

    耿风和天宏都是大叫着连连后退,空音叉的音波也消散无踪,李强见机不可失,吸星剑突地退回体内。

    李强扣指连弹,七八朵紫色小花飞出。

    那人一眼看见,吓了一跳,飘身闪开:“咦……怎么会是炫疾天火,我老人家真是见鬼了。”

    一道青光从他手上飞出,这道青光在空中化作青色的气泡,一下包住紫花,就听“**”连串的脆响,天火竟然被他灭掉了。

    他笑道:“幸好我老人家收有纯阴玄气,嘿嘿,要不然可就吃亏啦。”

    李强闷哼一声,要知道天火已经和紫炎心融合了,天火被灭掉他也受到影响,受了一点轻伤。

    那人身影陡然出现在耿风身后,天宏和李强同时大叫:“快躲!”

    耿风根本就来不及躲,被那人一脚踢飞。天宏的剑光飞闪,拚命射向那人。

    只见那人呵呵连笑,一只白白嫩嫩的手,竟然硬生生地插进剑光裏,“乒!”一掌就将天宏劈出老远。

    李强手掐灵诀,急速地四层叠加,大喝道:“有种就接这个!没种就滚!”

    一道彩虹应声飞出。那人也是太轻敌了,拾手一挥之后,才发现不对,这一击可是凝聚了李强全身一半的功力,即使强如散仙一流的,也得小心应付。

    霎时间两股劲力对上了。

    天宏和耿风全傻了,这声巨响之后,整个宝塔都晃动不已,李强和那人同时倒飞出去。

    那人不愧是散仙,在半空中就定住身形,李强可就没有这种实力了,他狠狠地撞到墙壁上,砸得澜蕴战甲金光闪烁。他觉得一阵乏力,对手实在是太厉害了。

    那人哈哈大笑,使劲鼓掌道:“好!好!好!这才像点样子。看不出来,修为不高,花样却是不少,我老人家喜欢。”他似乎越来越对李强感兴趣了。

    李强原想放出火精来烧他,见识到他深不可测的修为后:心里又犹豫了,生怕他将火精收去,那可就糟了。

    他眼珠一转,突然也笑着道:“喂!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不是真要打死我们吧。算你厉害行了吧,停战!停战!我不想再继续打下去了,少了我们,你同样也出不去的。”

    那人大约觉得和这三个小辈打,实在意思不大,他并不想伤害这三个人,只是刚才在上面的时候被李强气得要命,这可是无论如何要讨回来的。

    他笑嘻嘻地歪着头,眼光在三人身上扫来扫去,他的样子实在是天真无邪的,眼光就像清水一般明澈洁净,李强三人明明知道他不怀好意,但还是忍不住被他的外表所迷惑。

    天宏忐忑不安地说道:“前辈,外面的玄气没有我们破开,你还是会困在这里的……”

    他的意思就是你不能伤我们,要不然大家都出不去。

    那人摇摇头,三人心里都是一跳:心想:要是他不怕玄气,现在这关可就不好过了。

    那人沉吟了一会儿,突然拍拍手笑道:“哈哈,我有主意了,哈哈……你们,统统做我老人家的仆人,你!就是你这个聪明小子,哈哈,你就做我老人家的开山大弟子……哇哈哈……我简直是太聪明了,就这么办!”

    李强三人顿时呆若木鸡,这家伙竟然自说自话就决定了三人的未来。

    只听他又说道:“乖徒儿,快来拜师,哈哈,我老人家也有徒弟啦。嗯,告诉你们,我老人家叫琦君煞,人称老怪道,嘻嘻,现在应该很少有人知道了。”

    耿风火冒三丈骂道:“我呸!当你的仆人?你以为疯子是什么啦……我……

    呃……”他话没说完就被琦君煞制住了。

    几乎同时,琦君煞也控制住了天宏,对李强笑道:“还是我乖徒儿好,聪明!知道审时度势。嘻嘻,我老人家喜欢。你们两个别乱动哦,小心我老人家一个控制不住,把你们的元婴掏出来玩玩!”吓得天宏和耿风立即不动了。

    李强心里急速地盘算着,他知道硬来是完全行不通的,逃也是逃不掉的,在这里是根本没有办法对付他,他的实力太强了,即使傅山大哥在,恐怕也难与之抗衡。

    李强一直低着头,慢慢地他想清楚了,他也笑嘻嘻地说道:“嗯,想要我拜师,不难……不过我有条件,否则宁死不从!”心里却骂道:“妈的,宁死不从?怎么像是被抢民女说的话。他奶奶的,今天真是倒楣到家了!”

    琦君煞大笑道:“说吧!我老人家还有什么办不到的。哈哈,你这小子我老人家越看越喜欢,快说!快说!”

    天宏和耿风对望一眼,不知道李强为什么要屈服于他,他们哪里知道,李强在地球时是商人出身,随机应变审时度势是必须具备的素质,在没有可能的情况下,是绝不会硬来的。

    只见李强笑嘻嘻地说道:“第一个条件……”

    琦君煞叫道:“慢来!慢来!你总共有几个条件,先说清楚,别一、二、三的没完没了,说吧,我老人家可聪明着呢,别要滑头。”

    李强“噗哧”一笑:“当然了,你多聪明啦!谁敢在你面前要滑头。”

    琦君煞疑惑地说道:“嗯?听着真别扭。好了,说条件吧。”

    李强竖起一根手指,很不巧,朝天竖起的是中指,说道:“嗯,我可以拜你为师,不过,你要放了他们两个,这是一……”

    天宏叫道:“老弟……你……”

    琦君煞手一挥封住天宏的口,道:“还有第二?”

    李强又竖起一根无名指,两指并排朝天,道:“第二,我还有不少事情要办,要嘛你跟我走,要嘛你定一个地方,我办完事再找你。”

    琦君煞想了想,说道:“怎么像是你在当师父、我老人家当弟子,感觉不对啊,真是麻烦……好好好,依你!我老人家现在也没想好要到哪儿去,就跟你走好了。没有了吧,赶快拜师吧。”

    李强摇摇头,忍住笑道:“最后一点,说完就拜师……我有很多朋友,你以后不许伤到他们,就这些,没了。”他把手指收回,握紧拳头,另一只手拍在臂弯,拳头徒然翘起。可惜的是,这里没有人看得懂他的手势,李强好歹算是在心里出了口气过了把瘾。

    琦君煞大笑:“哈哈,好!都依你,仆人到处都有,何愁找不到,乖徒儿可就难找了,哈哈,快拜师。”

    李强心里直叫晦气,心不甘情不愿地行了拜师礼,口称:“师尊在上,受弟子一拜。”

    琦君煞乐得眉开眼笑,连声道:“乖徒儿起来!起来!哈哈……”

    李强心里这个气啊,跪在地上不肯起来,说道:“师尊,你老人家修为高深,修真界的规炬你老人家最懂,拜师是要有见面礼的,拿来!”他伸出手来,直接就要东西,一点都不像个修真者的样子。

    耿风忍不住就要喷出笑来,虽然他还被禁制着,他真是没想到,李强居然会如此孩子气地耍赖皮。

    琦君煞正沉醉在得意之中,刚才的怒气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他闻言微微一呆,心想:“是啊,拜师是要给见面礼的,嗯,倒是要给一件好东西,不然让乖徒儿看轻了。”

    他的法宝可多得是,他想了想,取出一件自认为很好的东西,说道:“乖徒儿说得没错,送你一件好东西,‘天丝紫金巽’,防御法宝,可大可小,大时可罩山,小时可护身。”

    天宏和耿风都呆了,叫声师尊就换来这样一件极品法宝,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可他们不知道,李强根本就不在乎这些法宝,他不过只是在发泄不满,讨些便宜而已。

    李强收起天丝紫金巽,站起身来,说道:“他们两个是我的朋友。”

    琦君煞恍然道:“行了,我老人家不欺负晚辈了。”

    他手一挥,解开他俩的禁制,笑道:“出去吧,别以为我老人家破不了玄气,那点玄气是困不住我的。”

    琦君煞走到银色巨鼎前,说道:“这个镇玄鼎才是真正厉害的家伙,我老人家要收了这个鼎,嘿嘿,恐怕上面就要塌掉了。走啦,我老人家已经在这裏不知待了多久了,哈哈,现在终于出关啦。乖徒儿走啦!”

    虽然他说话老气横秋的,但却是一副俊美少年的样子,让人实在难以置信,他竟然是修真界少见的散仙。

    李强苦笑着,说道:“老哥,疯子,我们这次总算是挖到宝了,呵呵呵,呵呵呵。”

    琦君煞问道:“对了,乖徒儿叫什么名字?”

    李强<q>99lib?</q>“扑通”一声,样子非常夸张地摔在地上,反正他也不疼,说道:“天哪!竟然有这样的师尊,拜师礼都行过了,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徒弟的名字,是不是太过分啦!”

    琦君煞嘿嘿笑道:“我老人家做事从来就是这样,嘿嘿,人称老怪道是也。”他大约是因为刚刚脱身,心情非常好,也不怪李强话里带刺。

    李强无精打采地说道:“我叫李强,请多关照。”他见琦君煞满脸的不以为然,急忙补充道:“先声明,我坚决不改名字。”

    琦君煞笑道:“好聪明的小子,你怎么知道我要给你改名?”

    李强心忍着才没脱口而出,心想:“你一撅尾巴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他说道:“我的名字是父母给的,离开家乡后,就这个名字还会让我想起家在什么地方,所以<bdo></bdo>,坚决不改!”

    天宏和耿风实在是佩服李强,见他根本就毫无惧色,和琦君煞侃侃而谈,全然不理会对方是一个厉害的散仙。

    琦君煞笑道:“算了,就是这个名字吧,只是太普通了,看我老人家的名字多威啊。嗯,还有,那大门只是被我老人家逆转了,只要劲力向上,嘿嘿,门自然就开了。”

    三人顿时气得发昏,<mark>藏书网</mark>你看我,我看你,几乎同声长叹。

    琦君煞乐得哈哈大笑:心得意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强一顶大帽子就扔了过去:“还是你老人家厉害啊,从最想不到的地方人手,我们这些小辈只好吃瘪了,散仙就是不同啊!”

    琦君煞乐得眼睛都弯成了半月状,开心得哈哈大笑:“哎,我这乖徒儿真会说话,我老人家爱听,哈哈!”他搓搓白嫩的手,又道:“现在佛宗的势力怎么样啦?这次出去我老人家要让他们哭都哭不出来,哼!竟然敢禁锢我老人家这么多年。”

    三人微微一愣,他是被佛宗禁锢的?李强说道:“佛宗?好像现在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踪迹了,听说他们早就退定,现在似乎都是修真界的天下。”

    琦君煞大叫道:“什么?哇呀呀,他们竟然都不在了,气死我老人家啦,呜呜,我老人家伤心啊……不行,一定要把他们给挖出来,哼哼,不然我老人家是绝对不会甘心。”

    李强怎么看他都不像一个散仙,这家伙极端的情绪化,说笑就笑,说哭就哭。李强心想,打又打不过他,只好哄着他玩了,笑道:“我准备到莽原上去,那裏似乎有过佛宗的踪迹。”心想:“先骗个大保镖在身边,一切好说,嘿嘿,这么个挡箭脾到哪里去找。”

    琦君煞喜道:“好!好!好!还是我乖徒儿好,知道我老人家急,行!我们就去莽原。”

    天宏说道:“老弟,我们还是回去吧,在下面耽搁的时间不少了,海儿他们在上面要等急了,小妍儿还在花园里等着。”

    李强点头道:“我们走!”

    耿风说道:“我来开门。”他急运功力,就听“叭叭”的一阵脆响,大门只微微裂开了一<bdo>藏书网</bdo>条细缝,无论他再怎么运劲都纹丝不动,这下他难堪极了。

    琦君煞摇摇头,说道:“一边去,让我老人家来。你们这些小辈胆子不小,这点功力就敢往这裏闯,好啦,别再使劲了,这里只有这个小家伙能打开,你们两个都不行。”

    他用手指了指天宏,这才走到大门边,笑道:“开门啦……哈哈……真他妈的爽!”

    耿风目瞪口呆地看着琦君煞,见他只用了两根手指,轻轻地就将大门推开了。琦君煞一手抵着门,抬头向上看去,稚嫩的脸上悲喜交集,半晌,他大骂一声:“混蛋!”

    又大笑三声:“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人飞起身离开玄域密室。李强现在知道它真正的名字了,这叫镇玄塔,是佛宗留下的一件密宝。

    四人飞近玄气层,看着下方闪着金光的宝塔,都有一种死裏逃生的感觉,天宏说道:“大家拉紧我,一起出去。”

    琦君煞说道:“算了,还是我来吧,像你这样勉强硬冲,看着都累……”他扬手一挥,只见一件半尺长的梭形法宝从他手上飞出,出手后立即涨大,将李强三人包在裏面。

    这件梭形法宝犹如一只巨型的纺锤,两头尖中间粗圆,三人感觉就像包在一个玻璃壳裏,外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琦君煞也站在了裏面,笑道:“我这玩意儿,穿天人地无所不能,哈哈,好久没用啦,走也!”

    只见他一道灵诀打出,那玩意儿白光闪动,霹雳一声巨响,硬生生地劈开玄气,直直的向上街去。

    李强突然大叫道:“停下!我们还有一个朋友在裏面,不能丢下她!”他发现琦君煞根本就没有打算顺他们的来路走,他似乎准备就这样一直冲上去了。

    琦君煞有点不耐烦地说道:“还有人啊?你们这些小家伙干事总是丢三落四的,好吧!好吧,反正也要跟你走的。”他收掉梭形法宝,又道:“乖徒儿陪我,你们两个去接人,要快!”

    天宏心里感激李强,说道:“我就来!”他和耿风快速向花园飞去。

    李强叫道:“有冰精魄……”他一下就飞到琦君煞身后:心想:“你去和它斗吧,看你怎么办。”

    琦君煞顿时高兴异常,哇哇大叫道:“好东西!好东西!嘻嘻,我老人家的福气真大,出门就见到宝了。哦哟,还有不少呢,乖徒儿,我们捡到宝啦。”

    李强听得头皮都麻了,看来这家伙不是一般的厉害,简直厉害得吓人。

    从玄气裏飞出足有七、八条冰精魄,琦君煞靠了上去,手上突然显出一个晶蓝色的梅瓶,他嘴里念念有词,李强一句都没有听懂。

    他手指着冰精魄,大喝道:“叱!”梅瓶的瓶口突然冒出一股蓝烟,迅速分成八股笔直地刺向冰精魄,蓝烟立即缠上冰精魄,琦君煞哈哈笑道:“好宝贝,别跑!”指着瓶口再次喝道:“退!”

    八股蓝烟裹着冰精魄,突地缩回到瓶子里去了,紧接着从玄气里飞出了冰精魄的真神元婴,这八个蓝色的元婴也被吸进了梅瓶里。

    琦君煞开心地举着梅瓶,笑道:“真是好啊,用这东西可以炼几件纯阴的法宝,哈哈,很好玩的。”

    李强也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倒楣,自己拜的这第一个师父不仅很厉害,好像还很变态,他心里发愁,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

    不一会儿,天宏带着黄妍和耿风飞了回来。黄妍好奇地看着琦君煞,小声问天宏道:“祖公公,这就是散仙前辈吗?”

    大家都没说话,琦君煞得意地说道:“小丫头,就是我老人家!”

    李强生怕琦君煞玩出些意想不到的花样,急忙说道:“小妹妹,这是我给你找到的。”他递上在镇玄塔得到的小飞剑。

    黄妍顿时开心得连连道谢,她接过小飞剑,爱不释手地反覆细看。

    琦君煞撇撇嘴,道:“这种货色我老人家多得是,有啥好稀奇的。”

    李强知道他不是说瞎话,便笑道:“那当然了,你老人家是什么身分,而且你老人家见到晚辈一定不会只说说风凉话的,见面礼肯定比徒弟送的要强很多。”

    李强说完,若无其事地看着琦君煞,同时一只手在背后不停地示意。

    黄妍恰好看见,她也是个鬼灵精,立即上前恭恭敬敬施礼道:“小妍儿拜见前辈,嘻嘻。”她的手也伸了出去。

百度搜索 飘邈之旅(全集) 天涯 飘邈之旅(全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飘邈之旅(全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萧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潜并收藏飘邈之旅(全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