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叫丁春秋 天涯 我叫丁春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丁春秋打定主意后,便是离了缥缈峰朝着地处灵州的西夏而去。

    西夏和灵鹫宫所在本就距离不是很远,一路行来,已然渐渐行近灵州了。

    西夏疆土虽较大辽、大宋为小,却也是西陲大国,此时西夏国王早已称帝,当今皇帝李乾顺,史称崇宗圣文帝,年号“天祜民安”,其时朝政清平,国泰民安。

    是以,人烟也逐渐多了起来。

    这一日,傍晚时分,丁春秋已然到了灵州城外。

    其时西夏国势方张,拥有二十二州。

    黄河之南有灵州,洪州,银州,夏州诸州,河西有兴州,凉州,甘州,肃州诸州,即今甘肃,宁夏,绥远一带。

    其地有黄河灌溉之利,五谷丰饶,所谓“黄河百害,唯利一套”,西夏国所占的正是河套之地。兵强马壮,控甲五十万。

    西夏士卒骁勇善战,宋史有云:“用兵多立虚岩,设伏兵包敌。以铁骑为前军,乘善马,重甲,刺斩不人,用钩索铰联,虽死马上,不坠。遇战则先出铁骑突阵,阵乱则冲击之,步兵挟骑以进。”西夏皇帝虽是姓李,其实是胡人拓跋氏,唐太宗时赐姓李。

    西夏人转战四方,疆界变迁,国都时徙。灵州是西夏大城,但与中原名都相比,自然远远不及。

    丁春秋心知距离李秋水和童飘云现身为时尚晚,是以也不着急,一路行来时走时停,一边感受着西夏风光。一边走来。

    而今进了这灵州城内。放才发现灵州并不繁华。但兵甲之士却是众多,较之中原大成邯郸至少多出了一倍有余。

    丁春秋下了马,晃悠悠的牵着自己那匹灵性十足的枣红马朝着灵州城内行去。

    “站住!”

    就在他行到城门口时,守门的士兵顿时猛喝一声,手中的长矛顿时探到了丁春秋面前。

    丁春秋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那几个守城门的士兵,看着他们几人不怀好意的眼神。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道:“有什么事么?”

    看着丁春秋的样子,那几个士兵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有事,当然有事了!”拦住丁春秋那士兵戏谑一笑道:“看你的样子,不是咱们西夏人吧?从哪里来的,到这里来干什么?”

    听到这话,丁春秋佯装出一副茫然,道:“难道不是西夏人就不准进这灵州城么?”

    丁春秋轻声问着,那人脸色顿时一沉道:“你哪来那么多废话,问你什么你老实回答就是了。赶紧说!”

    丁春秋眼底划过一抹隐晦的戏谑,道:“好好。我是汉人,从中原来的,到此乃是为了赴约而来,还有什么问题么?”

    听了这话,那几个西夏武士笑了,道:“原来是汉猪啊,那说说吧,到我们灵州城来时赴什么约会来的?老实交代对你有好处!”

    那人脸上带着冷笑,朝着丁春秋面前走了两步,伸手在那匹枣红色的马脸之上摸了一把,眼中带着化不开的贪婪之色。

    丁春秋将这一切全部都收到眼底,不置可否道:“也没有什么约会,就是来见见故友罢了!”

    丁春秋无所谓的说着,那人笑了一下,道:“这样啊,马留下,你可以走了。”

    听了他的话,丁春秋怒极反笑道:“这又是为什么?”

    那西夏武士脸上顿时化作一片阴冷,道:“我们灵州军营中前几日走丢了几匹战马,这就是其中之一,今日老子心情好,就不抓你了,算你你赚到了,还不快滚!”

    这一刻,丁春秋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道:“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像你们这样不要脸的,当真是巧舌如簧,不去说书都可惜了你们这本事了!”都给我滚开,再敢拦着,小心你们的狗命!”

    丁春秋的神色顿时化作一抹戏谑,嘴角勾勒出一抹充满寒意的笑容。

    而那西夏武士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吗的,你说什么?敢调笑老子,不想活了是不!”

    看着对方恼羞成怒的样子,丁春秋耸了耸肩,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狗东西,你这是在找死!”对方的脸色顿时一变,看着丁春秋的双眼,顿时绽放出一抹凶恶的神光,声音落下的时候,那士兵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猛然咆哮一声:“你这汉贼奸细竟敢来我灵州刺探军情,来人,给我抓住他!”

    就在他声音响起的瞬间,那些守城门的士兵在冷笑声中顿时围了过来。

    这瞬息间的变化,当真是兔起鹘落,便是丁春秋,都不得不佩服这厮的不要脸功夫。

    “你们这是要污蔑我了!”

    丁春秋不咸不淡的看着几人,没有丝毫惧怕的样子说道。

    “是又怎么样?你一个汉猪,在我们灵州城不夹着尾巴做人,还敢张牙舞爪,今天碰到老子算你倒霉,给我拿下他!”

    那人带着戏谑的神色开口,其余几人朝着丁春秋围来,之前开口那士兵,眼中已经被贪婪的神光所充斥,弃了丁春秋,朝着那匹神骏的枣红马走去。

    “娘的,这么好的宝马,竟然落在了这个汉狗的手中,当真是明珠蒙尘,糟蹋了这匹良驹宝马。不过现在好了,以后你就跟着老子,倒是定然带着你驰骋沙场,再不会叫你受到半点委屈!”那士兵伸手在马脖子上摸着,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狂喜之色。

    西夏之人本就是胡人后裔,精擅骑射,对于相马之术也比普通汉人强了无数倍。

    今日轮值到了此人镇守城门,一天下来,他早就烦躁无比了。不想就在最后时刻。丁春秋好巧不巧的来到了灵州城外。

    此人一见这匹枣红马。心中便生出了贪婪之情。

    但是西夏法律森严,对于外族倒是无所谓,但是对于同族国人敢乱来的话,定会遭受道严惩的。

    是以这几人一开口先确定丁春秋的来历之后,方才出手。

    对于这几人的把戏,丁春秋自然心知肚明。

    看着那三五个人朝着自己围过来,丁春秋嘴角顿时带起了一抹讥讽的笑容,道:“你们可知道我是受了谁的邀请才来此处的么?你们竟敢污蔑与我。就不怕死么?”

    丁春秋此话一出,这些人脸色变了一下,有人开口道:“那你是受了谁的邀请?现在说出来,或许咱们还都认识,能够饶你一命也说不定呢!”

    这些人也不傻,听了丁春秋的话,自然要将事情都弄清楚。

    看着他的样子,丁春秋笑了一下,道:“这个人你肯定认识,他叫赫连铁树。怎么样,你们都认识吧!”

    丁春秋的声音一出。这些人脸色顿时大变,那个已经准备想要翻身上马的家伙,脚下顿时踩了个空,差点没一头栽倒。

    但是此刻他已经顾不上那些了,连滚带爬到了丁春秋面前道:“你、你刚才说什么?你受了谁的邀请?”

    丁春秋看着他,眼底带着一抹戏谑道:“赫连铁树!”

    咣当!

    一声闷响豁然传遍当场,那个士兵手上的长矛顿时跌落在了地上,他整个人脚下也是一个踉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煞白。

    完了!

    这下完了,大元帅会杀了我的!

    他的心,在这一刻,顿时惊颤了起来。

    对于赫连铁树的铁血手段,他很清楚,如果这件事是真的,他绝对没有活命的机会。

    “不对,大元帅前几日就离开了灵州,去银州办事去了,怎么可能邀请他,他再说谎!”

    就在这时,一人忽然想到了此事,脸上顿时带上了一抹狂喜。

    虽然他不是主谋,但此时若是真的的话,他也不会好过的,此刻想到此事,他顿时惊喜了起来。

    “什么?”

    那个想要谋夺丁春秋的千里良驹之人听闻此话,双眼之中顿时绽放出了凶光。

    他一把剑气跌落在地的长矛,脸上霎时间浮现出了一抹凶残的笑容:“好你和汉猪,竟敢在这里吓唬老子,老子弄死你!”

    说话间,他手中长矛一抖,猛然朝着丁春秋杀来。

    看着那人动手,那几个西夏士兵脸上顿时露出了解气的笑。

    “好你个汉猪,不知死活的东西,到了我们西夏,还敢故弄玄虚,哄骗我们,当真是找死!”

    有人开口戏谑的说着,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人一矛诛杀丁春秋的场景。

    而丁春秋面对着慢吞吞刺来的长矛,冷笑一声,不避不闪,在那长矛近身的瞬间,身子一侧,看着那长矛从自己面前刺空而去。

    崩!

    就在此刻,他屈指一弹,精纯的真气瞬息而出,直接弹在了那长矛的尖端之上。

    嗡!!!

    一股剧烈的震荡之力顺着长矛登时传递到了那人的双手之上,恐怖的力道在他来不及反应的瞬间,直接震裂的他的双手。

    鲜血,在这一刻瞬间喷出。

    啊!!!

    那士兵双目在此刻圆睁,看着自己撕裂的户口以及那剧烈的痛楚,整个人猛的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嚎。

    “大胆!”

    围观中人尚未明白怎么回事,那出手的家伙已经被丁春秋废了双手,为首之人顿时惊叫一声:“你这该死的汉猪,竟敢伤我西夏武士,大家一起上,杀了他!”

    说话的同时,他已然横矛击出,眼中带着一抹杀意。

    在他的招呼之下,那几人也不甘示弱,顿时出手。

    面对着四人的出手,丁春秋摇了摇头,身子猛然带起一道残影动了。

    三下五除二间,在一阵惨嚎闷哼声中,几个士兵全部被丁春秋撂倒,鲜血、断矛、痛苦的嚎叫,在此刻响成一片。

    看着倒地的众人,丁春秋不屑道:“你们这群王八蛋,爷不想跟你们一般见识。还真当我不敢收拾你们啊!”

    就在丁春秋说这话的同时。一阵密集的马蹄声响顿时从城外的官道之上传来。

    转头望去。一片烟尘遮天蔽日急速而来。

    在烟尘之中,一展大旗猎猎作响,上书一个‘夏’字。

    看到这大旗的瞬间,那几个被丁春秋放倒的人顿时惊叫了起来:“是元帅,元帅回来了,哈哈哈哈,你死定了,赫连铁树大元帅回来了。你敢打我们,你死定了,大元帅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那惊喜的声音之中之中带着前所未有的激动,听到这话的瞬间,丁春秋猛然回头,一巴掌将那家伙直接抽了出去。

    殷红的鲜血和黄褐色的牙齿,当即在空中横飞,在丁春秋的掌力之下,恍若攒射的箭矢一般,朝着四方猛然飞去。

    “啊……额的嘴。额的牙,你你你硬俺(竟敢)搭调额(打掉我)的牙!!!”

    落地的瞬间。那人惊骇欲绝的发现自己一嘴无比魅力的牙齿已然掉了一大半,整个人差点没吓晕过去,看着丁春秋,剧烈的咆哮了起来,但是因为少了大半牙齿而有些漏风的关系,丁春秋基本上没听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他娘的闭嘴,什么时候学会了说人话再跟老子交流,现在再敢说些莫名其妙的禽.兽话,爷我还抽你信不信!”

    丁春秋猛一回头,那个家伙顿时吓得朝后退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那一队西夏武士已然来到了城门口。

    看着眼前满地狼藉的样子,以及丁春秋嚣张的话语,为首的那武士,顿时咆哮一声:“大胆,竟敢在我灵州城内打伤我西夏武士,当真是找死!”

    啪!

    一声脆响在此刻响起,那武士手腕一抖,马鞭直接朝着丁春秋的脖颈缠来,竟是要一举将丁春秋直接杀死。

    丝毫没有要弄清楚这件事经过的想法,狠辣的便出手了。

    但丁春秋若是被这样一个二流人物得手的话,他也就不用混了。

    “给我滚下来,你他娘算什么东西!”

    丁春秋猛的伸手,直接抓住了飞速抽来的鞭稍,猛的一拽,那武士根本无法抗衡,嘭的一声摔在了丁春秋的脚下。

    “该死的贱.种,你竟敢跟我动手,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

    那武士整个人都要气疯了,自己堂堂一品堂的高手,竟然被人一下子打落马下,整个人都恼羞成怒的咆哮了起来。

    “我管你是谁呢,现在给爷闭嘴,边上趴着去!”

    丁春秋怒喝一声,一脚直接踹在了那人的双腿之间。

    咔嚓!

    微妙的爆裂声音当即在二人之间传响,那家伙的脸色在一刹那间就变成了猪肝色,整个人尚未落地便抽出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那些刚刚赶回来的西夏武士下意识的夹了夹双腿,看向丁春秋的目光顿时充满了无限的胆怯。

    无论是那个男人看到这爆蛋的一幕,都会感到害怕,无关其他,本能而已。

    而就在此刻,丁春秋竟然低骂一句,道:“他娘的,竟然这么不经踹,当真是废物。赫连铁树,你他娘躲什么躲,给爷出来,叫爷也踹两脚,怎么说你也是个大元帅,应该能多踹几下,快点出来!”

    丁春秋的声音,肆无忌惮的在灵州城门口传递开来。

    那些西夏武士,全部都震惊了。

    而在西夏武士团团保护中的赫连铁树,脸色顿时大变。

    他在来到此地的瞬间,就认出了丁春秋。

    当日在杏子林中时候,他就被丁春秋威胁过,而岳老三和叶二娘还不敢出手相救,眼睁睁的看着丁春秋扬长而去。

    那次事情之后,赫连铁树还曾勃然大怒冲着岳老三和叶二娘发脾气。

    但是在岳老三和叶二娘诉说了丁春秋的凶残之后,赫连铁树终于蛋定了。

    之后,赫连铁树专门收集过丁春秋的资料。

    这段时间来,有关于丁春秋的各种事情不断的传递回来,大轮明王鸠摩智、姑苏南慕容、少林达摩院首座,一个个名头响当当

    的高手尽皆败在丁春秋的手上,早就叫赫连铁树无比震惊了,再也没有了要对付丁春秋的想法。

    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和丁春秋的第二次碰面竟然会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我叫丁春秋 天涯 我叫丁春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叫丁春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巨龙的时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巨龙的时空并收藏我叫丁春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