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叫丁春秋 天涯 我叫丁春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丁春秋从‘甲一’图刻开始看起,一幅图一幅图的依次往后看去。

    当他将甲字序列的图刻全部看完之后,眼中浮现出呼一抹明悟:“原来这天山六阳掌还可以这样炼!”

    那甲字序列的图刻记载的正是逍遥派的天山六阳掌的功夫,不过这上边记载的和丁春秋自己琢磨修炼出来的有着不小的分别。

    他修炼天山六阳掌,乃是从刚猛之中化出阴柔之力,从而登峰造极,做到了刚柔并济的境界。

    但是此刻看了天山童姥留下的图刻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自己选择了一跳最难走的路来修炼天山六阳掌的。

    按照天山童姥的理解,这天山六阳掌虽是逍遥派仅有的刚猛功夫,但却应该是从阴柔之中生出刚猛,而非从刚猛之中生出阴柔。

    阳九阴六,天山六阳掌以六为名,本就应该如此修炼。

    但是丁春秋的天山六阳掌乃是从无崖子口中敲诈出来的,是以无崖子也不给他指点,而他自己对于易经六十四卦的了解也只浮于表面,只是为了学习凌波微步,所以对‘阳九阴六’并没有了解,他只知道天山六阳掌是逍遥派少有的刚猛功夫,所以他就一直将这门掌法当成降龙十八掌那种功夫来修炼,幸好他在最后明悟了阴阳之道的真谛之后,将此掌法从刚强之中化出了阴柔,完成了刚柔并济的最高境界,而不是彻底练偏了。

    如今看到天山童姥的图刻和注解,他的心中有些叹息,也有些自傲。

    能够从偏路之上走上正道,他确实足以自傲了。

    随后,他开始看乙字序列的图刻。

    “这是……天鉴神功?不对,有些不同,这应该是天山折梅手!”

    丁春秋一看之下,顿时觉得熟悉。瞬间变记起了之前自己得到的天鉴神功,对比之下,发现其中相似点很多,是以瞬间判断出了这应该是逍遥子根据天鉴神功创造出来的天山折梅手。

    随着一幅图一幅图的看下去,丁春秋确定了这便是天山童姥的得意功夫天山折梅手。

    不过这门天山折梅手果然博大精深,比起那天鉴神功,有些地方还要更胜一筹。

    这套功夫之中包含了三路掌法三路擒拿手。其精妙之处,便是见识的越多这路武功的威力便是越大,具有可成长性。

    而弊端便是学习这路功夫的起步点便是要当世一流的境界。

    那天鉴神功成长性比起这天山折梅手要差了许多,但是对内功境界的需求也要少的多,二流境界的存在就可以修炼。

    对于这两门武功,丁春秋觉得两者各有各的优点。不过对于他现在的境界来说,显然天山六阳掌的作用要比天鉴神功强。

    不过对于门下弟子来说,天鉴神功却是要好过天山六阳掌。

    但现在这两部武功都是丁春秋的了,所以坏处全部可以省略掉了,因为这两门武功对于丁春秋来说都有着大用。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当天边放出第一缕朝阳之时,丁春秋双目缓缓闭上。

    在心中将这石窟中记载的武功全部回放了一遍之后。方才睁开眼睛。

    这石窟之中总共记载了三门功夫,分别是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和生死符秘法,却是没有天山童姥所修炼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对于丁春秋来说,他最中意的还是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因为据传说这门功夫可以正着练也可以反着练。

    而且从那天花婆婆口中所得到的消息,他怀疑这门功夫应该就是无崖子修改不老长春谷镇族神功《不老长春功》而得到的功夫。

    而且在逍遥派之中,说起神秘,首推便是这门功夫。

    相较于小无相功的无形无相和北冥神功的强横霸道来说。这门能够没三十年返老还童一次的神功,绝对算得上是最神秘诡异的。

    只可惜这石窟之中竟然没有记载这门功夫,只能叫丁春秋徒呼奈何。

    便在这时,丁春秋耳根猛的意动,双目之中顿时绽放出了寒光。

    咻!

    一道无形剑气瞬间横空而过,直接朝着那黑漆漆的甬道之中杀去。

    森冷的剑气恍若天刀一般,霸道而狠辣。

    便在这一霎那。一道白影一晃而出。

    嘭!

    一声低沉的碰撞之音响彻石窟之中,那一道无形剑气瞬间被对方崩灭。

    丁春秋双眼一寒,双指一并,就要再度出手之时。一抹幽香顿时传进了他的鼻宇之中。

    一道雪白的身影出现在了石窟之中。

    这一刻,丁春秋面上的神色顿时凝固,双目带着复杂的情绪看着眼前之人。

    那人身子绰约,一席白衫并不能遮掩其苗条婀娜身形,仅是秋水般地双眸,便足以显示出那如画般的容颜。

    单薄的轻纱无法遮掩其绝代风华的容貌,精巧的瑶鼻,玫瑰花瓣似的唇,如鬼斧神工般的精致脸蛋,颀长秀美的雪颈,看上去好像跌落凡尘的仙子……

    肤若凝脂,容光明艳,透过轻纱,可以看到一张三四十岁般绝美的容颜,凝脂般光滑的肌肤,岁月丝毫没能在其身上留下半分痕迹,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的身姿,无形散出来的一种绝世风情。

    魅惑苍生的外形、冰清玉洁的气质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更让她美的惊心动魄,给人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惭秽之感……

    这一刻,丁春秋脑海之中的记忆恍若泉涌一般猛烈的喷薄而出,那些本不该出现的记忆在一瞬间便占据了丁春秋的心海,惊喜、悸动、贪恋、失落,一刹那间全部都纠集在了一起。

    无他,只因眼前之人乃是丁春秋心中最不想遇到之人——李秋水!

    多年之前,逍遥子明悟了自己心中所爱之后,开始疏远李秋水。

    而李秋水为了挽回逍遥子的心,李秋水和丁春秋只见便诞生了一段孽缘。

    而今阔别多年再见,眼前之人依旧,但属于丁春秋的那份记忆。却在此刻喷涌而出。

    这一刻,丁春秋不知道自己是自己还是原本的丁春秋。

    带着两份各不相同的感觉,开口道:“是你,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吧!”

    他的声音之中情绪非常复杂,或许是原本的丁春秋借着他的口,诉说着那份一直未曾说出的苦涩。

    现在的丁春秋有着原本之人的记忆。对于这份孽缘,他也揣测过,猜测过。

    或许没有李秋水的存在,无崖子也不会那般厌恶丁春秋,他也不至于走上弑师之路。

    李秋水听了此话,身形也有些动容。秋水般的双瞳静静的看着他,有些不确定道:“你是……丁春秋?”

    说话的同时,她的身影一晃,便来到了丁春秋面前,那种久违的幽香,阔别多年,再度传进丁春秋的鼻宇。

    她的双眼。似乎会说话一般,仔细的看着丁春秋,眼中水波潋滟,明显情绪也不稳定。

    丁春秋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的那一抹悸动,道:“是我!”

    随后有鬼使神差补了一句,道:“这些年你过的好么?”

    说完这句话,丁春秋就想抽自己一嘴巴。

    果然。说完这句话后,李秋水的手,便朝着丁春秋脖颈之后摸去。

    丁春秋本能的想要闪过,但是脑海中那份属于原本丁春秋的记忆却是叫他牢牢的站在了原地,不动分毫。

    “真的是你!”

    李秋水在丁春秋脖颈之后一摸,顿时娇笑了起来,声音犹若泉水叮咚一般。让人心中很自然的生出无限的欢愉,眼底却是划过一抹冷色。

    在丁春秋的脖颈后方有着一颗痣,李秋水非常清楚,这一试探便是确定了丁春秋的身份。她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狐媚的笑容道:“我的小春秋怎么越变越年轻了,告诉师叔,你是不是修炼了那老怪物的功夫?”

    在她那柔媚的恍若摄魂之音之中,带着一抹淡淡的寒意,她一边说着,一边整个人朝着丁春秋身上靠来。

    单薄的衣衫不能阻挡其身上传递的热量,恍若凝脂般的肌肤,便是隔着衣服,也叫丁春秋心中有种无法言喻的悸动。

    特别是对方胸前那份柔软,贴在自己肩头,从其口中传递出来的热量,叫丁春秋眼中生出了一抹诡异之色。

    不得不说,李秋水的狐媚之功,便是在丁春秋知道她本人一切的情况之下,也有种难以阻挡的感觉。

    再加上脑海之中不断翻腾的旧时记忆,丁春秋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欲望压下,身子一晃,想要和她拉开距离。

    但就在丁春秋身形晃动的瞬间,那李秋水也是如影随形靠了过来,二人施展的都是凌波微步,丁春秋没能拉开半分距离。

    反而那李秋水的声音却是在他的耳边幽幽响起。

    “小坏蛋,这么多年不见,你难道就不想师叔么?”

    她的声音之中带着媚笑,在丁春秋耳边传响,说话的同时,轻轻的在丁春秋耳边吹了一口气,一股如麝如兰般的芬芳,瞬间笼罩了丁春秋本人。

    丁春秋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道:“师叔,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何苦如此作践自己呢!”

    他的声音之中带着一抹凝重,看着李秋水说道。

    他深知李秋水为人,当年那时候她对自己也是没有半点情感,完全是为了气无崖子的,更何况如今。

    但是那李秋水眼波瞬间变了一下,随后却又吟吟一笑道:“小春秋,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难道还在生师叔的气?”

    她的嘴角带着媚笑,眼中的水波恍若一汪清泉一般,意图将丁春秋整个淹没。

    但在她的眼底深处,却是带着一丝冷漠。

    对于她为何如此,丁春秋心中非常清楚。

    无非便是自己如今这番面貌让她以为自己是修炼了天山童姥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再加上当年她故意勾引自己随后有弃之敝履的仇恨,她害怕这两者叠加起来,在这次她寻找天山童姥报仇的时候自己帮助天山童姥对付自己。

    对于丁春秋的资质李秋水无比清楚,虽然她比丁春秋要大上不少年岁,但是以丁春秋的资质,经过这些年来不缀的苦修。如今她也没有把握能够压制得下,之前的一击之中她便感受到了丁春秋的强大。

    是以,她才现身而出,想要以这种方式打消丁春秋和天山童姥联手的可能。

    不得不说,她选择了一个最为错误的方法。

    但是在看到她的瞬间,早就尘封的记忆确实从丁春秋脑海深处冒了出来。

    但丁春秋对于这李秋水却是没有半分好感,虽然她可以算得上是天龙之中第一美女。但在丁春秋眼中,她也不过是生了一副好皮囊罢了。

    相比于她那水性扬花的品性,就算那副皮囊在美十倍,丁春秋也是不会动心的。

    但而今,李秋水的这一句话,却是不偏不倚正好戳中了丁春秋的禁忌。

    虽然当年的那段孽缘并不是现在丁春秋亲身经历过的。但是那些记忆和画面,却是给他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仿佛当年被李秋水肆意戏弄的人就是他自己一样。

    那种屈辱和怒火,仿佛身临其境,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一般。

    而今李秋水竟然又将此事提起,顿时叫丁春秋心中生出了一抹勃然怒火。

    看着李秋水,丁春秋冷漠的将她推开。道:“师叔,请你自重,以往的事情,我全都已经忘了。”

    丁春秋的神色凝重而冰冷,眼中有着极力压制的怒火,看着李秋水,沉声说道。

    这一刻,李秋水面上的笑意僵硬了片刻。眼中隐晦的浮现出了一抹杀机,但转瞬间又被她掩饰了过去。

    她的身子再度犹如灵蛇一般,贴了上来,娇笑一声道:“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春秋你怎能这般对待师叔呢?师叔会伤心的!”

    李秋水的声音软软糯糯好像加了蜂蜜一般,叫人从心底生出一种无法拒绝的感觉,却是在此刻运用上了传音搜魂大法。

    丁春秋眼中豁然绽放出一抹森然之色:“你当真要如此么?”

    他的声音已然带上了一抹杀意。眼中寒光吞吐不定,叫李秋水心中一惊。

    但转瞬间,李秋水便是再度狐媚的娇笑了起来:“我的春秋真是越来越俊俏了,这么多年没见。咱们该当好好亲热亲热才是!”

    说话间,李秋水面上的轻纱顿时落地,一张貌若天仙般的面容瞬间映入了丁春秋的眼中。

    宜嗔宜喜的面容,仿佛夺尽了天地灵气,璀璨仿若星辰般的双眸之中水波流转,带着魅惑天下般的诱.惑,便是以丁春秋的定力,心神都不仅恍惚片刻。

    那光滑如玉的面颊之上,哪里有半分被童飘云毁容的迹象。

    便在此刻,李秋水眼中晦暗之光瞬间闪烁,整个人再度痴缠上来,掌心之中一股澎湃的真气在此刻瞬间涌动,只待近身便可瞬间爆发出致命的攻击。

    面对李秋水这般作态,丁春秋嘴角顿时划过一抹冷笑。

    霎时间,丁春秋身影晃动,在李秋水惊诧之中,右臂用力,一把将她整个人揉进了自己怀里。

    同时间先天真气猛然一震,李秋水眼中露出一抹惊色,只觉浑身真气瞬间被压制了下来,那准备偷袭的一掌当即溃散。

    看着李秋水有些慌乱的神色,丁春秋邪笑一声:“既然师叔有此雅兴,那师侄不妨陪师叔好好玩玩,也好一解师叔的相思之苦!”

    这一刻,丁春秋心中生出了一个无比邪恶的想法。

    你李秋水做初一,就休怪我丁春秋做十五。

    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丁春秋呢。

    昔日旧恨尚未消去,今日偶遇,尽然还想出手偷袭,又添新恨,那今日咱们就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丁春秋眼中此刻猛然绽放出一抹叫李秋水心胆巨寒的邪意之光。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阳刚气息,以及那戏谑的话语,李秋水似是想要掩饰心中的惊慌,嘴角顿时传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身子恍若灵蛇一般在丁春秋怀里扭曲了一下,火热的娇躯顿时叫丁春秋心中邪意再度沸腾三分。

    与此同时,她的声音再幽幽响起。

    “小坏蛋,多年不见功夫竟然增长了这么多,竟然还用来欺负师叔,还不快点放开师叔,不然我生气了!”

    她的口中有着训斥的味道,但双眼之间,却充充斥着一种魅惑之意,仿佛是在和情郎嬉闹一般,宜嗔宜喜。

    说话的同时,她的身躯还在摇摆着,用胸前的硕大紧贴着丁春秋,在丁春秋怀里肆意的变换着姿态。

    那一种充满弹性的柔软,分毫也不差于多年前的感觉,在一次波动丁春秋脑海中最为邪意的那根禁忌之弦。

    丁春秋双目之中邪光大盛,轻笑一声:“这不正是师叔想要的么?”

    说话的同时,丁春秋的双眼之中绽放着一抹妖异的神光,移魂大法,在此刻绽放。

    他的双手逐渐下移,在一出高耸之地上揉捏了起来。

    挺翘浑圆充满弹性的感觉,在手掌间肆意的揉捏着。

    “嗯啊……”

    李秋水从鼻子中发出一声娇吟,瞳孔之间顿时浮现出一抹迷离之光,樱唇开阖间,传出温润的如兰般的喘息之声。

    在丁春秋的移魂大法之下,她整个人的心神有了瞬间的沉沦。

    但李秋水也是精通此道之人,刚一中招,便清醒了过来。双眼登时浮现出一抹惊容。

    “春秋……不……唔……”

    李秋水眼中带着些许慌乱,刚要挣扎,只觉胸前一凉,却是丁春秋一把将其胸前的衣襟拉开,露出了那雪白恍若温玉般的"shuang feng"。

百度搜索 我叫丁春秋 天涯 我叫丁春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叫丁春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巨龙的时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巨龙的时空并收藏我叫丁春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