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叫丁春秋 天涯 我叫丁春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对于岳老三不知天高地厚的话语,没有人理会他。

    而此刻,丁春秋却是走到了苏星河面前,长衫一摆,洒然落座,道:“师兄,我可否破一破这棋局?”

    他的声音不大,脸上也带着笑容,而且还是询问的口气。

    但是话语之中,却是充斥着强大的自信和不容置疑的感觉。

    苏星河双眼缩了一下,心中很是不愿,但之前见识了丁春秋的手段之后,心知此刻自己若是阻止,恐怕会有一场大祸,便是叹息一声,罢了,让他试试,谅他也没有本事破开师傅的棋局。

    想到这里,苏星河便是点了点头,道:“请!”

    对于苏星河来说,丁春秋一身本领除了武功以外,其余的皆入不了他的法眼,他才不相信丁春秋能够破局。

    但纵然如此,之前丁春秋神人降世般的厉害,还是叫苏星河心中有些惴惴不安。

    丁春秋嘴角带着笑容,似是没有看到苏星河眼中的担忧,朝着珍珑棋局看去。

    便在这时,忽听身旁的段誉开口道:“丁大哥,小心些,这棋局似乎有些问题!”

    段誉之前和苏星河下棋,虽然没有达到原著之中慕容复与段延庆那般走火入魔的程度,那也只是因为他天性纯良,且内力深厚,但他还是感觉到了些许心烦意乱的感觉,是以此刻开口提醒。

    丁春秋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便是凝神观望这珍珑棋局。

    此棋局他并不是第一次看到,当初在大理无量山中的琅嬛福地他也曾见到过,不过那时只是匆匆一瞥,并未细看罢了。

    此番凝神看着棋局,当真有种牵丝百结环环相扣一步一杀机的感觉。

    苏星河也不着急,任由丁春秋慢慢想着棋路,也不催促。

    对他来说。丁春秋想的越久,便证明他的棋艺越差,若是如此,他岂会担忧,反倒是希望丁春秋想他个三天三夜才好。

    但就在这时,丁春秋双目陡然睁开,右手食指在棋盘之上轻轻一敲。一枚白子顿时跳到了棋盘之上,苏星河一看,丁春秋这一子落处乃是‘去’位七九路,正是段誉难以为继却有是破解棋局的关键所在。

    苏星河脸色顿时一变,看向丁春秋的眼神,顿时露出了一抹忌惮。

    就在这时。段誉忽然惊呼出声:“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原来还有这一步可走!”

    他的声音响起的瞬间,在场众人全部横眉冷视想象。段誉脸色顿时泛起一次羞赧,眼神一阵不好意思。

    正所谓关系不语真君子,而段誉此番说话,却是叫观看棋局之人,心中不满。

    然丁春秋与苏星河此刻都全神贯注的在棋局之中,倒是没有发现这件事情。

    此番丁春秋已然落子。苏星河自然也不会耽搁时间。

    他对着珍珑棋局早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虽然以他的资质执白子也无法破开珍珑棋局,但是他对着珍珑棋局的造诣却也不浅。

    是以,他手捏黑子,直接落在了‘去’位八八路上,再度将丁春秋的棋路封死。

    这一次,丁春秋没有继续沉吟,却是之前短暂时间里已经将棋路推衍出了不少。是以在苏星河落子以后,一枚白子瞬间落在棋盘之上,落点乃是‘去’位五六路,生生在不可能见杀出了一条血路。

    苏星河脸色再度一变,轻咦一声,看了丁春秋一眼,心道。怎么会这样,丁春秋的棋艺怎会如此高超?

    便是那大理段世子都没有走到这一步,他一个最心系武学的魔头,怎么会有如此深厚的棋道造诣?

    苏星河很是不解。此刻丁春秋与他对弈的正是之前段誉下过的残局,不比一开始那般简单了。

    但是心中忐忑归心中忐忑,苏星河也是闪电般的落子,从‘去’位四五路继续封杀丁春秋。

    丁春秋嘴角微笑此刻已然消失,随即而来的是一抹凝重的杀意。

    但是他的速度并没有因此减慢,反而越下越快。

    顷刻间,二人已然各自落了二十余子,此刻苏星河的额头已经微微见汗。

    看着丁春秋的目光,恍若见鬼了一般。

    段誉之前最先下棋,也只不过下了十余子,而丁春秋接的是段誉的残局,此刻竟然闪电般的落子二十多枚,虽然距离破开珍珑棋局仍然遥遥无期,但丁春秋所下这二十余子,却是在小范围的搏杀之间,却是无比凌厉迅捷。

    每一子落下,都恍若刀锋迎面劈来一般,便是浸淫这珍珑棋局数十载的苏星河,都有一种近乎窒息的感觉。

    而围观众人,真正看得明白的却是唯有段誉、鸠摩智、段延庆和玄难四人。

    摘星子也勉强能够看出来一些。

    但是其他人等,却是无法看出这其中的奥妙。

    可这能够真正看明白的四人,此刻却都是后背冒出了一抹冷汗,看着那棋局,段延庆只觉一股杀意迎面扑来,叫他心中胆寒,竟是有种不敢上前的感觉。

    而段誉也有这种错觉,就连平时想用也用不出来的六脉神剑在此刻都有些蠢蠢欲动了。

    反观那苏星河,脸上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更多的却是决绝。

    无论如何,都不能叫着丁春秋破局而出,否则师傅的大计,就要付之东流了。

    想到这里,苏星河一咬牙,落子的速度更快了。

    而丁春秋此刻恍若魔怔了一般,嘴角森然的杀意逐渐扩散,化成一抹邪笑。

    幸好他此刻已然能够将所有气机控制如意,不会倾泻开来,否则在场众人,定会感到心胆巨寒。

    但即便是如此,他们仍然感觉到周身一冷,整个人似乎都压抑了几分。

    此刻的他,眼中的棋局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白色的天地。

    在这里,他整个人恍若化身进入了棋局。而敌对的黑子也是化成了一个人影,无比熟悉的人影。

    那人的面容身形与丁春秋一般无二,唯有一头黑发,将他二人分割了开来。

    丁春秋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般影像。

    但他隐隐能够感觉到些许原因。

    可能这就是自己想内心深处最大的心魔。

    自己并不是丁春秋,但却取代了丁春秋的身份存活了下来。

    虽然自己经过多番努力,已经接受了这个身份,但是在自己内心的最深处。这就像是一个逆鳞,不能被任何人所发现。

    而这珍珑棋局,却似乎有着难以描述的魔力,竟然能够将自己的心魔以这种方式表达出来,怪不得原著之中慕容复和段延庆会双双败落在此局之上,最终弄得颜面大失。

    但丁春秋可不是慕容复和段延庆能够相比的。

    若是在月余前。这种心魔可能会给丁春秋带来一些麻烦,但是此刻他已然晋升先天,而且就在之前消除了虚竹所带来的魔障,巩固了先天境界,武道之心更加凝练,已然不会被任何外魔所撼动。

    是以,此刻面对自己心中最大的心魔也是自己最大的破绽。他不仅没有退缩,反而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欣喜。

    二人对面,没有言语,直接便交起了手。

    这一刻丁春秋没有动用任何武功,就是一拳一脚,横击八方,用最普通不过的招式,和自己的心魔过招。

    而那心魔也是一般无二。双拳凌空,恍若战神下凡一般,大开大阖,竟是和丁春秋打了个平分秋色,隐约间还有将其压制的感觉。

    这一种感觉丁春秋非常不喜欢,从他来到这天龙世界以来,这种感觉几乎就没有出现过。

    便是和那葵江花晴第一次交手。也没有这种感觉。

    真要算起来,也就是以一流境界战钟教主时候出现过完全被压制的感觉。

    但如今,在一对一的情况下,自己竟然被心魔压制。这叫丁春秋有些受不了。

    而且还是在同样用着最普通的招式的情况之下被压制。

    这种感觉,叫丁春秋觉得有些耻辱。

    然而就在丁春秋如火如荼的和那心魔大战之时,棋盘外的众人,接连发出惊叹声音。

    此刻丁春秋和苏星河,已然越下越快,特别是丁春秋的落子,竟然在棋盘上发出前所未有的金铁交鸣之声,那一种感觉,叫段誉鸠摩智等人,只觉胸口难受异常,就像是那棋子敲击在自己的心脏上一般。

    而苏星河的落子依旧云淡风轻,打有一种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的感觉。

    但是在他的额头之上,却是有着细汗密布,显然他的心并不像下棋那般平静。

    当然了,他岂能够平静。

    在自己认为最不可能破局之人身上,他感觉到了一种即将被压制的危机。

    虽然很少,但是深谙此道的苏星河却是知道,自己一旦被对方压制,就代表着这珍珑棋局即将告破。

    而棋局一但告破,自己和师傅的苦心孤诣的算计,便会付之东流。

    是以,他岂会不紧张。

    而就在此刻,身处幻境之中的丁春秋,浑身衣衫已然破碎大半,嘴角也带着一抹鲜血,而那心魔却是比他要强了一些,但也不多。

    而就在此刻,定出你去却是笑了。

    他笑的很灿烂,看着那和自己一摸一样的心魔,轻声道:“你终究只是一个心魔,而不是丁春秋,纵然你看起来和我一般无二,但你终归不是我,所以,你不可能胜!”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充斥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自信。

    而那心魔,却是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怒啸一声,便是再度挥拳朝着丁春秋打来。

    而此刻,丁春秋没有半分还手的意思,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逼近。

    但就在这一刻,就在那心魔挥拳砸来的瞬间,丁春秋忽然张口一吸,恍若长鲸吸水一般,一股雄浑莫测的力量,瞬间出现,刹那间就将那心魔撕碎成了硝烟,随后,尽数被丁春秋给吸进了肚子里。

    便在这一刻,丁春秋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道:“这一次,你又败了。不过这次你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我会叫你连心魔也做不成,彻底的烟消云散!”

    就在他声音落下的瞬间,天地一幻,棋盘还是棋盘,丁春秋还是丁春秋。

    这一刻的他,手中的棋子悬浮在棋盘之上,久久未能落下。

    段誉鸠摩智等人都是提心吊胆的看着,不知道他意欲何为。

    苏星河也是一脸紧张的样子,似乎在害怕丁春秋真的会破了这珍珑棋局。

    面对众人神色各不相同的样子,丁春秋笑了。

    那一枚棋子终究没有落下,而是被他放回了原处后,长身而起,道:“不愧是师傅呕心沥血布置的棋局,当真玄奥,我破不了!”

    他的声音很轻,真的充斥着佩服的意思。

    这一刻,苏星河长出了一口气,看着丁春秋,道:“当真可惜,我以为你能够真的破了师傅这棋局,不想还是棋差一招,可惜可惜!”

    这一次他的话语,没有之前对段誉的那种失望,却是透露着一抹喜悦。

    丁春秋没有辩解,只是不痛不痒的笑了一下。

    至于这珍珑棋局,自己是否能够勘破,这已经不重要了。

    破了又能如何?面对那脸死都不怕的老家伙么?

    还是闷声大发财的好!

    丁春秋心中如是想着,随即抬起头,看向鸠摩智到:“大师何不一试?以大师的本事或许真的能够勘破这棋局!”

    这一刻,丁春秋心情很好,连带着对鸠摩智说话也温和了起来。

百度搜索 我叫丁春秋 天涯 我叫丁春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叫丁春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巨龙的时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巨龙的时空并收藏我叫丁春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