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叫丁春秋 天涯 我叫丁春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葵江怨毒的看着丁春秋,浑身真气暴涨,以一种诡异的状态运转了起来,看着丁春秋,眼中带着阴冷的杀意和嗜血般的疯狂。

    花晴一见,脸色猛地大变,怒道:“葵江,你给我住手,还没到拼命的时候,阴阳合击,两仪分光,我有办法破他!”

    花晴的话语慌乱而急促,对于葵江此刻想要做的事情她无比清楚。

    他夫妇二人当初创功之时,为了以防万一,创出了一种拼命的招式。

    这种招式以破坏性的方式运转真气,短时间内可以爆发出全盛时期两倍的力量对敌。

    但是实战过后,轻则经脉寸断成为废人,重则一命呜呼当场死亡。

    而葵江此刻便是在丁春秋的刺激下,想要动用这种招式。

    丁春秋虽然不知葵江想所想,但见对方这种姿态,也能看出他是想要拼命。

    体内的真气加速运行,全力吞噬这花晴和葵江的真气,连同自身的小无相功和异种真气,全力对敌。

    葵江被花晴一喊,打断了想要拼命的想法。

    虽然不知道花晴到底有何办法,但是多年来夫妻二人的信任他选择了无条件相信。

    拼命招式一停,气海中的真气再度加速流逝起来。

    但是这一刻,葵江没有再度惊慌,而是调动着剩余的真气,在一边流逝中,开始运转合击之法。

    花晴也在同时间闭眼,体内雄浑的真气滚滚运转开来。一道无形的气场徐徐绽放。

    丁春秋心中一紧,只觉吞噬对方真气的速度顿时减慢。一种无形的阻力顿时出现。

    在他的感官之中,那葵江和花晴二人身上的气势瞬间凝练成了一股,一种压抑的肃杀气场当即绽放开来。

    丁春秋双眼寒光一闪,暗道不好。

    那葵江依然重伤,再加上被自己算计,即便脱困而出,也没有了多少威胁。

    但是花晴不一样,这一战他一直是辅助攻击。虽然最后被丁春秋坑了一次,但她却是没有消耗太多的内力,此刻若是脱困而出,定然还有这一战之力。

    而丁春秋却是不一样,本就已经油尽灯枯的他,虽然经过连番变化,表面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但实际上已经是内忧外患,一旦被花晴脱困,绝对有死无生。

    想到这里,他的眼中顿时浮现出了寒光。

    “拼了!”

    心中暗念一声,丁春秋当即鼓起浑身残余真气,夹带着从葵江与花晴身上吸来的真气。化作一股真气洪流,双臂暴起,一阴一阳,恍若车轮,又如磨盘。横推而出。

    同一时间,真气形成劲风。吹得丁春秋浑身衣袍猎猎飞舞,飘逸飞扬。

    “风雨同行!”

    便在此刻,花晴双眼猛然睁开,体内真气恍若逆冲而上的罡风,瞬息散发开来,双臂犹如蛇形蠕动,一曲一晃之间,形成一股诡异力量,尽是在片刻间,生生破开了丁春秋的吞噬立场。

    同一时间,葵江也摆脱了丁春秋的牵引之力,双臂猛然收回,低喝一声,股荡起全身余力,噗的一声拍在花晴背后。

    花晴的气势再度暴涨,双掌飞舞间,发出一连串嗖嗖声响,芊芊玉指在这一刻恍若刀锋匕首,撕裂空气,朝着丁春秋猛然斩来。

    丁春秋双手阴阳互转,携带最后一击之力,一往无前的与之碰撞在了一起。

    嘭!

    低沉而嘹亮的碰撞声音震耳欲聋。

    剧烈的震荡波将星宿海的泥沼水雾全部震散,激荡起漫天水花,带出一片腥臭。

    丁春秋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夺口而出,整个人猛然抛飞了出去。

    但是此刻他在笑,肆无忌惮的狂笑。

    花晴和葵江联手,一招击退了丁春秋,但是他们却没有再行追击。

    当一切尘埃落定之时,显露出了二人的身影。

    葵江半跪在地面之上,鲜血如缕,不绝从口中滴出。

    花晴脸色惨白,双目之中有着前所未有的怨毒和仇恨。

    “无耻败类!”

    她吐气出声,看着丁春秋,冷然骂道。

    说话间,右手如风,在从左臂至肩头,一路点过,强行以真气封住左臂气血。

    在她那仿若羊脂白玉般的左手腕上,此刻却是露出了一个殷红的血点,暗黑色,不注意看,根本发现不了。

    但就是这个小点,此刻却是叫花晴整个左臂近乎失去了知觉。

    酸麻痛楚,恍若千百只蚂蚁在一起噬咬,即便是花晴这般心性坚强之辈,此刻也是面色泛白,额头之上冷汗连连冒出。

    丁春秋在笑,无声的笑。

    看着花晴和葵江,没有说话,眼中带着戏谑和不言而喻的森冷光芒。

    他的右手衣袖出,一只莹白如玉就像工艺品般的蜈蚣,懒洋洋的蠕动着身子,百足颤动,散发着无形的杀机。

    就是它,在丁春秋和花晴对掌的瞬间,释放出了致命毒素,给对方带来了剧烈的危机。

    花晴眼睑连连颤动,本以为这只是普通的毒素,凭借自己雄浑而精纯的真气,刹那间就能逼出体外。

    但此刻,剧烈的痛楚和麻痹感,叫她心中惊乱。

    如此剧烈的毒素,她前所未见,即便是曾经以毒成名的转轮王手中,也没有过这般凶狠的毒物。

    但是此刻,这种烈毒,却是生生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叫她深深体会到了致命的危机。

    丁春秋此刻浑身的真气已经十去其九,就像放在闹市中的黄金没有丝毫防御。

    但是他在笑,无声的笑。肆无忌惮的笑,桀骜不驯的笑。

    葵花宝典的创始人有如何?

    明教的左右使者又如何?

    想杀我丁春秋。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花晴的脸色一变再变,剧烈的痛楚叫她几欲发狂。

    双目杀意仿若沸腾,额间已然渗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解药!”

    花晴口中倒吸一口凉气,声音已然有了些许沙哑,吐气出声,声音之中冰寒彻骨,渗人心魄。

    葵江此刻已经彻底失去了再战之力,双手撑在地面之上。强自不叫自己一头栽倒。

    他的眼中有着化不开的怨恨和担忧,他在担忧花晴,同时眼中也有杀意,那是对丁春秋。

    丁春秋感觉自己的脸已经有些僵硬了,冲着花晴,展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你认为我会给你么?”

    他的声音充满了嘲讽。偏偏却说得无比认真。

    花晴笑了,有些扭曲的笑,眼中寒意无边,道:“会,否则我会将你扒皮抽筋,将你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来。在你生不如死的时候,砍掉你的四肢,刺瞎你的眼睛,戳聋你的耳朵,割掉你的舌头。叫你在这广阔的星宿海中,遭受无数蚊蝇毒虫的噬咬。饱受痛苦而死。”

    他的声音,平仄如一,心绪没有半点波动,显然这种事情不是嘴上说说,而是她真的能做出来。

    丁春秋也相信她能做出这种事,而且还会做的干净利落。

    但是他还在笑,轻声道:“我不相信,除非你愿意给我陪葬!”

    他的笑容之中充满了自信,漫无边际的自信,丝毫没有因为自己落入绝境而害怕,胆颤。

    花晴不再笑了,她也笑不出来了,手臂上的痛楚,逐渐朝着肩膀蔓延。

    丁春秋的蜈蚣,在无量山吞噬了那只异种蜈蚣之后,毒素更上一层楼,或许还比不上莽牯朱蛤,但却早就已经超过了闪电貂。

    这种毒素,已经不是封穴截脉能够阻止的了,它会随着气血逐步蔓延,直到进入心脏。

    花晴的脸上出现了一种灰色,这是身中剧毒的象征。

    她看着丁春秋,嘴角有着怨毒,迈动了脚步,道:“你想激我杀了你,给你一个痛快。可惜,我没有上当,你会死,惨死,我会叫你在死之前,尝遍你能想到所有的痛苦,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痛苦的极致中死去,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她一步步朝着丁春秋逼近,残余的真气,在她的左掌之中凝聚,一枚绣花针,出现在了她的指尖,绽放出应有的毫芒。

    丁春秋还在笑,没有她想看到的胆怯和恐惧。

    花晴的心,在此刻咆哮,看着丁春秋,心中杀意暴涨。

    但就在此刻,丁春秋开口了,同时,他的右手食指微微颤动,口中呢喃道:“五、四、三、二、一……”

    花晴眼中划过一丝疑惑,似是想要挺清楚他在说什么。

    就在这时,丁春秋眼底笑意,猛喝一声:“倒!”

    花晴脸色顿变,只道是丁春秋想要出手偷袭,体内的真气顿时运转开来。

    但就在这一刻,她只觉浑身气血猛然间沸腾了起来,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一种天旋地转双眼发黑的异状,猛然出现。

    她的心,猛的一沉。

    毒!

    又是毒!

    该死的剧毒!

    江湖经验无比丰富的她,瞬间便知晓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一刻,她心中的怒火,再也无法压抑。

    噗!

    就在这时,一边的葵江,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这一口鲜血,已然不是应有的殷红,其中竟是透露出一抹黯然的黑色。

    这是剧毒入体才有的征兆。

    “葵江!”

    花晴惊叫一声,看着自己丈夫仰天栽倒生死不知。

    这一刻,什么解药,什么折磨,全部都抛飞到了九霄云外。

    报仇!

    杀了他!

    仇恨和怨毒,纠缠在一起,湮没了其他一切情绪。

    纤细的绣花针,从她之间激射而出,就像是穿针引线般的娴熟,却带着化不开的杀机,破空刺去。

    噗!

    微弱的入肉之音,传进耳内。

    感受着越来越剧烈的眩晕和痛楚,她连看一眼丁春秋到底是生是死的时间都没有,身重两种剧毒的她,能够清晰感受到毒素在自己体内飞速蔓延,平时所向无敌的雄浑真气在这一刻竟是起不了多少效果,若是再这般拖延下去,自己夫妇二人定然会命殒当场。

    是以她哪里还敢停留,抓起扑倒在地的葵江,真气急转,飞速朝着星宿海外掠去。

    “葵江,你不能死,坚持住!”

    她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担忧和急切,看着嘴唇已经泛出了青色的葵江,恨不得一步跨出星宿海,第二步就进入光明顶的总部。

    风,依旧在吹,而且愈演愈烈。

    浓郁的腥味,在星宿海中飘扬。

    花晴的身影倏然远去,眨眼间便化作一个黑点。

    “啊……”

    就在这时,本该毙命的丁春秋,忽然坐了起来,口中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

    他的眼中有着一抹劫后余生的放松,嘴角也带着笑容。

    强忍着浑身剧痛,抬起右手,在心脏上方一按,左手一引,咻的一声,一枚绣花针顿时激射而出。

    “差一点,老子就真的完了!”

    丁春秋还是在笑,但是声音中,却是充斥着一抹森寒的杀机。

    他算准了一切,但没有算到花晴在葵江中毒之后会忽然暴走出手。

    那一击,真的差一点要了他的性命。

    若非有着易筋经和无相剑经两本秘籍相挡,那一针,会真的刺进他的心脏,了结他的性命。

    “我本以为,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最高点,但是现在看来,我错了。葵江,花晴,你们不愧是创出了影响后世几百年的《葵花宝典》之人,有你们和黄裳的存在,相信,我不会寂寞。这一次你们没能杀死我,下一次再见,我会站在真正的巅峰,向你们讨债,希望你们,能够承受!”丁春秋低声说着,将话说给西风,送与天地聆听。

    他脸上没有失落,反而在笑,激动的笑,猖狂的笑,桀骜的笑。

    只因为,这一战,这一场艰难的大战,终于撕裂了阻挡他脚步的壁障。

    虽然只有那么一丝,但是丁春秋相信,先天之境,跑不了了。

    因为他已经找到了突破先天之境的正确之路,阴阳合一,破先天。

    现在,他需要的只是时间。

    星宿海广袤无边,鲜有人迹。

    唯有清风,年复一年的来回吹荡着。

    当银月挂上树梢之时,丁春秋方自从入定中苏醒过来。

    此时距离花晴二人离去已经有足足一天的时间了。

    直至此刻,丁春秋才恢复了一身功力。

    “该回去了!”

    丁春秋站起身,看了一眼时间,身法展开,飘然朝着星宿海外掠去。

    但他并没有直接回转星宿派,而是在半途中忽然折道,前往之前诛杀那平等王的地方。

    那平等王在和丁春秋交手的过程中,连续施展出了两门少林绝技,大金刚拳和摩诃指法,却是叫丁春秋疑惑,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兴许还能收获这两种武学秘籍。

百度搜索 我叫丁春秋 天涯 我叫丁春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叫丁春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巨龙的时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巨龙的时空并收藏我叫丁春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