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叫丁春秋 天涯 我叫丁春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夜雨随风而逝,不知何时,已然停了。

    几许寒风袭来,夹带两三点雨露,打在身上,透出一股冰凉。

    丁春秋盘坐于碾坊之内,昏黄的油灯烛火剧烈跳跃,让整个碾坊忽明忽然,透出几许阴森。

    碾坊的主人早已睡下,更腾出了几间空房给段誉还有王语嫣。

    王语嫣因为不想见丁春秋,是以从他来此便没有出来过。

    段誉在给丁春秋讲解了六脉神剑的修炼之法以后,就有些意兴阑珊的回房去了,也不只是因为外泄了家族武学内疚还是其他什么。

    丁春秋从段誉处得到了六脉神剑修炼之法后,并没有急于修炼,而是凭借自己的经验再三推敲,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决定了修炼。

    毕竟原著中段誉有过修改六脉神剑的记录,而且还差点害的鸠摩智走火入魔,是以丁春秋不敢不防。

    ……

    一夜的时间如水流过,不着痕迹。

    直到天边泛起一缕鱼肚白,新的一天来临了。

    段誉晚上睡得并不安稳,不过他有着浑厚的内力加身,也并不困倦。

    此刻,传遍投进一抹光亮,他的双眼自然便睁开了。

    “天亮了!”段誉本就是和衣而睡,是以直接起身,他要去看看丁春秋修炼六脉神剑的成果怎么样了。

    虽然他已经将六脉神剑传给了丁春秋,但是说到底心中还是有些不敢,隐隐希望丁春秋不能学会六脉神剑。

    带着矛盾的心情,段誉朝着前面走去。

    “嗯,丁大哥人呢?”此刻碾坊前面,一个人也没有,段誉下意识的四处寻找,想要找到丁春秋的身影。

    但当他的目光扫过碾坊内的石碾之时,脸上顿时露出了惊骇的神情:“这、这、这怎么可能?”

    段誉惊骇的看着石碾上斑驳的剑痕,每一道剑痕俱都入石三分,切口光滑无比,仿若刀切豆腐留下的创口一般,不见半点斧凿痕迹,浑若天成。

    这种痕迹段誉并不陌生,因为只有自家的《六脉神剑》才能在石头上留下这般剑痕。

    真正的长剑是没办法留下这样的痕迹的,无论你功夫多高都不能。

    因为长剑乃是金属所造,与石头碰撞自然会形成轻微的震荡与反弹,所留下的创口定然会泛白且破损,而不是现在这样光滑无比浑然天成一般。

    段誉下意识的伸手摸着那石碾,眼中的惊骇之情无法逝去。

    当初他看了一遍《六脉神剑》剑谱之后能够施展的时灵时不灵的,已经叫鸠摩智那样的一流高手为之惊叹了。

    但是此刻丁春秋用了仅仅几个时辰的功夫,便将自己修炼到现在依然时灵时不灵的六脉神剑修练到了这个境界,已经由不得段誉不惊骇了。

    在大理段氏的记载之中,能够将六脉神剑修炼的达到这样境界的人唯有开创者段思平一人而已,自己日后或许能够修炼到这个境界,但绝不是现在。

    但是丁春秋竟然以几个时辰的功夫便达到了这样的境界,日后能够达到何种高度,段誉不敢想象。

    ……

    练成了六脉神剑,丁春秋可以说是志得意满、满心欢喜。

    回到松鹤楼,阿紫依旧在昏睡,按时间推算,她会睡到今天傍晚才会醒。

    木婉清面色有些苍白,见丁春秋回来,眼中划过一抹慌张,道:“你、你回来了!”

    丁春秋扫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嗯’了一声,道:“你们回来后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没有发生什么事!”木婉清神色愈发有些慌张的说道。

    丁春秋看阿紫睡得正香,便替她掖好被子,转过头看向木婉清,道:“你不舒服?脸色看起来很难看?”

    “啊?”木婉清一惊,下意识摸摸自己面颊,慌乱道:“可能、是我没休息好,既然你回来了,那我就先回房了!”

    说罢,木婉清转身就走,似乎有些害怕丁春秋。

    “也好!”丁春秋同时起身,跟在木婉清身后,道:“正好我有话跟你说,去你房间吧!”

    木婉清的步伐顿时一乱,停在了原地,丁春秋没有理会,推开她的房门,施施然走了进去。

    木婉清在身后看着他的背影,脸色愈发苍白了些,咬咬牙,跟了进去。

    走进房后,丁春秋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木婉清有些慌乱的坐在床边,咬着下嘴唇,没有说话。

    丁春秋也没着急说话,而是慢吞吞的喝完一杯茶后方是抬起头,看向木婉清道:“我在等你说话!”

    “等我说什么,我没有什么要说的?”木婉清咬着牙,面上浮现一股子倔强道。

    “是么?”丁春秋放下茶杯,慢条斯理的重新满上一杯茶,道:“我觉得你应该是有话跟我说的!”

    木婉清咬着嘴唇,双手捏在床边,指节有些泛白,道:“没有!我没有什么话要跟你说!你没事的话就出去吧,我有些困了,想要休息!”

    木婉清眼神慌乱,面上没有半分血色,倔强的说道。

    砰!

    清脆的声音顿时响起,白瓷茶杯直接被丁春秋单手捏碎,而他整个人在茶杯碎裂的瞬间,已然鬼魅般的出现在了木婉清面前,一把捏住了她的脖颈。

    “阿紫的伤,你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么?”

    丁春秋咬着牙,双目闪烁着锐利的目光,看着她的双眼,嘴角有些阴冷的笑。

    木婉清被他掐的有些喘不过气,挣扎着,道:“你、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有本事你杀了我!你这臭银贼!”

    木婉清心知此次决计无法幸免,看着丁春秋,也没有了之前的慌乱,大声喊道。

    看着她的目光,丁春秋怒极反笑道:“你不就是因为在大理时候我言语上冒犯了一些就想要报复我,假借岳老三之手没能杀死我便想虚与委蛇另寻机会,昨天,在丐帮大会的时候终于找到了机会,是也不是?”

    丁春秋平淡的看着他,冷漠的说着。

    木婉清脸色顿时一变,看着他,道:“你、你怎么知道?”

    她不明白,丁春秋为何会知道这么多,难道自己之前没有隐蔽好?

    丁春秋没有理会他的问题,继续说道:“不过这些事情我虽然知道,但并不想跟你一般计较。我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会慢慢的想通,毕竟当初我只是随口一说,也没有对你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后来揭下面纱也是因为你之前污蔑于我才导致的后果,怎么说我也救了你一命,最不行也能功过相抵吧。”

    丁春秋平淡的说着,看着木婉清,脸色有些阴沉。

    木婉清之前一直沉浸在丁春秋轻薄自己、解下自己的面纱,想要自己嫁给他的先入为主的思想之中,现在陡然听到丁春秋的诉说,心中不禁一震,暗想道,是啊,当初若是没有他,自己恐怕已经死了。

    丁春秋不知道她复杂的心思,脸色陡然变得愤怒,道:“我以为,你只是一时气愤,过后气消了也就没事了。到时候,你要走要留悉听尊便。可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真的想要杀我。我丁春秋纵然恶名远播,人人得而诛之,但是在你这件事上,我并不觉得我有错。况且,就算要杀我,你又为何伤及阿紫?一路以来,她一直以诚待你,把你当做姐姐一般对待,你却出手中伤与她?”

    丁春秋的声音到了这个时候,逐渐扩大,眼中的怒意已经达到了巅峰。

    木婉清面容巨变,看着他,有些心虚道:“我、我不是有……”

    “你想说你不是有意要伤阿紫么?”丁春秋愤怒的打断了她的话语,道:“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现在已经晚了!你不是恨我么?恨我当初轻薄于你?恨我揭下你的面纱?所以你要报复我。你也做的很好,差一点就真的做到了。不过无妨,这次失败了还有下次,我不介意你再恨我一点!”

    丁春秋脸上忽然浮现出了一丝坏笑,只叫木婉清面色一变。

    “你、你要干什么?你不要乱来!”

    木婉清看着他那满含冰冷笑容的双眼,只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挣扎着,叫道。

    丁春秋坏笑一声,道:“我若是记得不错的话,你当初说过,若是有人看过了你的容貌,你不能将他杀死,就必须嫁给他。我似乎就看过你的容貌,你也承认过,不是吗?既然这样,我当然要做夫妻间才能做的事情了!”

    撕拉!

    便在这时,丁春秋嘴角的笑容猛然扩散开来。

    他的右手猛然松开了木婉清的脖子,在她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捏住她的衣衫猛然一扯。

    在布帛断裂声中,一具羊脂白玉般的玉体顿时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啊……你要干什么?住手!不要!”

    木婉清顿时惊叫一声,花容惨淡,面容之上充满了慌乱。

    “干什么?当然是干我应该做的事情。”

    丁春秋嘴角带着森寒的笑容,一步步朝着木婉清逼去。

    双目神色冰冷彻骨,仿若万古不化的坚冰,只叫木婉清从骨髓深处感到森冷。

百度搜索 我叫丁春秋 天涯 我叫丁春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叫丁春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巨龙的时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巨龙的时空并收藏我叫丁春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