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叫丁春秋 天涯 我叫丁春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岳老三这一抓内力雄浑无比,陡一出手,便是劲风呼啸,仿若鬼泣。

    阴毒的爪力就像剑刃一般,尚未逼近,丁春秋便觉得脖颈一阵生疼,仿若刀刮一般,这要是被抓中了,还不得筋断骨折死于非命。

    一念至此,丁春秋双眉倒竖,煞气瞬间逸散开来。

    一股闷雷般的声音霎时间响起,右臂仿若灵蛇般诡异扭动,体内真气霎时间暴走,右臂一曲一折下一刻仿若雷电般弹出。

    天山六阳掌之阳钧天歌!

    崩!

    毫无花巧的碰撞声猛然响起,一道细微的涟漪从二人碰撞间诞生出现,花草碎石蹬时折断崩碎,激射而出,恐怖的威势叫木婉清只感到一阵头晕脑胀,心中寒气大生。

    南海鳄神岳老三双目爆睁,难以置信的神光绽放出来,他本想一爪将丁春秋脑袋拧下来,不料一经交手,一股恐怖的力道袭来,霎时间就叫他的手臂麻了半边,正想抽身后退时,第二股力道再度袭来,他只觉双膝一软,蹬蹬蹬连退数步,正待立定,第三股力道再次出现,他再也站立不住,双膝酸麻异常,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死一般的寂静,出现在了这里。

    岳老三难以置信的看着丁春秋,眼中闪烁着尚未消去的愤怒。

    木婉清小嘴微张,看着眼前这一幕,她觉得自己似乎在做梦。

    虽然她知道丁春秋是阿紫的师傅,而阿紫和她自己的武功差不多,想必这做师傅的功夫应该要好一些,但是和四大恶人相比,肯定也高不到哪里去。

    可是,现在这神乎其技般的事情还就真的出现在了自己眼前,一招败敌,而且还是四大恶人中的南海鳄神,这叫她没有办法不震惊。

    要知道,之前她自己还抽冷子刺了丁春秋一剑,这前后的差距,无异于天渊之别,前一刻还是不入流的存在,这一刻竟然就成了武功盖世的高手,这种落差,换给任何人都无法接受。

    岳老三站定瞬间,生怕再有第四道劲力袭来,全身内力调动,也不站起来,就这样防御着。

    可等了半天,却屁事也没有,抬起头,正好看到丁春秋戏谑的眼神,顿时大怒:“你乃乃个雄的,竟敢戏耍老子!”

    说这话的瞬间,岳老三一跃而起,反手将背上的鳄鱼剪取了下来就要动手。

    丁春秋脸色顿时转冷,怒道:“岳老三,你别不知好歹!老子一而再再而三饶你性命,你再敢乱来信不信老子将你打成残废?”

    对于这厮,丁春秋心中还有这最后一丝善意,若非必然,他真的不想杀这个天龙中少有的浑身都是喜感的人物。

    “我去你乃乃的,臭小子你以卑鄙手段偷袭老子,就以为你了不起了,看剪!”岳老三却是不认为丁春秋真的比自己武功高,而之前势在必得的一招被丁春秋破了之后,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现在听到丁春秋这等高人一等的话语,哪里还忍得住,挥舞着鳄鱼剪就朝着丁春秋杀来。

    丁春秋双目杀意顿时凝聚,嘴角露出了冷笑,面对那虎虎生风的鳄鱼剪,没有半点惧怕,小无相功第一次全力运转,唰的一声,跌落在不远处的木婉清的长剑顿时被他以内力吸取了过来,捏在手中。

    长剑一振,发出龙吟般的声音,丁春秋看也不看,一剑刺出,人随剑走,铮的一声,长剑贴着岳老三挥来的鳄鱼剪侧刃急速向前,直刺他的脖颈。

    岳老三一惊,顿时变招,鳄鱼剪大开大合,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想要将丁春秋的长剑绞断。

    丁春秋不禁笑了,逍遥派轻功当世无匹,虽然他没有刻意练过剑法,但此刻以剑代杖,将《天山杖法》施展出来,配合无上轻功凌波微步,岳老三又岂会是他的对手。

    更何况丁春秋乃是打通了任督二脉贯通了十二正经的一流高手,若非他有意戏耍岳老三,早已取了他的性命。

    此刻,只见丁春秋足不沾地,长剑仿若雨幕一般,施施然挥洒开来,人随剑走,四处游弋,一招尚未落地,第二招已然出手。剑招初出时人尚在左,剑招抵敌时身已转右,竟似剑是剑,人是人,两都殊不相干,一套‘杖法’只使得十余招,便叫岳老三心中大惊,在无还手之力。

    木婉清看的目瞪口呆,本以为自己的剑法已然登堂入室,就连自家师傅也称赞不觉,此刻方知自己是坐井观天,原来剑法还能有这般威力,却是叫她心中又是惊叹,又是恼怒。

    丁春秋剑走轻灵,招断意连,绵绵不绝,《天山杖法》本就飘逸凛冽,以天山风光为根基创造出来的,此刻与凌波微步相配合,更是如鱼得水,洒脱不羁,大有晋人乌衣子弟裙屐**之态。

    逍遥派弟子本就男子俊逸女子貌美,此刻丁春秋潇洒对敌,更加显得他俊逸非凡,隽朗都丽,叫木婉清眼前一亮,只觉他清华绝俗,似乎也不是那么可恶了。

    岳老三此刻完全成了缩头乌龟,一把鳄鱼剪上下翻飞,顾前不顾后,顾左不顾右,一身衣衫不多时便被丁春秋刺成了乞丐装,动静之间,处处走光,却是无可奈何。

    “撒手!”

    忽然,丁春秋低喝一声,他以剑代杖,使‘挑’字诀,在岳老三惊骇欲绝之中,内力涌动,锵的一声,将那鳄鱼剪直接挑飞了出去。

    兵刃脱手,岳老三就要扑出将之抢回来,丁春秋在冷笑之中长剑一递,稳稳的落在了岳老三的脖子之上。

    “再敢动一下我刺你个透明窟窿,不信你试试看!”

    岳老三刚要发怒,丁春秋冰冷无比的声音顿时响起,叫他不敢妄动。

    此刻的岳老三,是又急又怒,看着丁春秋戏谑的眼神,怒道:“臭小子,你看什么看?要杀就杀,我岳老三要是皱半下眉头,就不算是英雄好汉!”

    “你本来就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丁春秋不屑一笑道:“我也不杀你,只要你乖乖给老子磕三个响头,再说三句服了老子,叫老子出了心中这口恶气,老子就饶你一命!”

    “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岳老三顿时惊怒道:“做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

    听了这话,丁春秋不禁冷笑一声,将长剑猛然一递,一丝殷红的鲜血从岳老三脖颈中流淌出来,道:“同样的话奉还给你,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听到这话,岳老三脸色一黑,之前他威胁丁春秋时候也是这样的,现在丁春秋将同样的话还给他,叫他想要发怒,却又不敢。

    一双小眼珠子急溜溜的乱转,看着丁春秋,心中暗想,他乃乃的,这次老子认了,丢脸总比丢命强!

    想到这里,岳老三扑通一声跪在了丁春秋面前,邦邦邦连磕三个响头,道:“我岳老二服了你了!我岳老二服了你了!我岳老二服了你了!”

    看着眼前这一系列的变化,丁春秋有些傻眼,这家伙也太干脆了吧,还是不是江湖中人?一点江湖气节都没有?怎么的你也得说几句士可杀不可辱才对啊!

    不仅是他,就连木婉清也看傻了,这叫什么事?

    南海鳄神竟然给那银贼下跪?还有没有天理?被他轻薄的仇自己难道就没有办法报了?

    岳老三倒也光棍,磕三头站起身来,看着丁春秋一脸愕然的样子,心中升起一股报复后的快意,道:“小子,我说也说了磕头也磕了,现在老……我可以走了吧?”

    他本来习惯性的想说老子,可是看到丁春秋冰冷的眼神,生生把这句话憋了回去。

    丁春秋看着岳老三,心中无比郁闷,想要反悔有不好意思,他虽然不是真的要杀这岳老三,但是想揍他一顿却是真的。

    可是这家伙这么光棍,却是超过了他的预料,此刻看着这家伙的样子,心中别提多郁闷了。

    “好,你可以走了,不过老子我送你一程!”

    丁春秋不怀好意的一笑,猛然一脚飞出,三重劲力加持其上,岳老三脸色大变,发出一声惨叫,直接被丁春秋踹下了另一边的山崖。

    “啊……臭小子你…言而…无信……”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丁春秋看着岳老三飞出去,心中暗道,谁叫你他娘的这么可恶,不收拾你一顿,老子心中气不顺!

    “老子就言而无信了怎么样?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不残才怪呢,老子就是要把你玩残了,你咬我啊!”丁春秋心中快意的想着。

    ……

    收拾完了岳老三,丁春秋扭头看向木婉清。

    木婉清顿时一惊,暗道,这银贼难道想要侮辱我,想到这里不仅浑身一震,道:“臭臭淫贼,你你不要过来!”

    看着木婉清的样子,丁春秋不仅冷笑一声:“刚才你不是说你被我砍了你的容貌非我不嫁么?现在怎么有这个样子?来来来,叫为夫看看你的容貌到底如何!”

    丁春秋心中有着怨气,木婉清之前做的确实有些过分,若非丁春秋在关键时候恢复了功力,这个时候说不定已经被那岳老三拧断了四肢。

    木婉清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称这样,听着丁春秋的话,脸色大变:“臭淫贼,你休想看本姑娘的容貌,就是死,我也不会叫你这银贼得逞!”

    说这话的瞬间,木婉清扭头看像峡谷,似乎想要跳下去。

    嗖!

    劲风破空,木婉清只觉双腿一麻,再也使不上力气。

    丁春秋脸上带着邪笑,走到木婉清的面前,道:“娘子,就叫为夫来一睹你的庐山真面目!”

    说话的瞬间,在木婉清目眦欲裂的神情之中,抬手便揭去了木婉清的面纱。

百度搜索 我叫丁春秋 天涯 我叫丁春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叫丁春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巨龙的时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巨龙的时空并收藏我叫丁春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