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仗剑高歌 天涯 仗剑高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六章 剑破星河

    白金剑虹,气贯天地,光耀八方。

    闪耀之间,白金剑虹已经破开重重阻碍,直指萨麦尔眉心。

    斩人先斩神。剑光未至,锋锐无俦的剑意已经在冥冥中锁定萨麦尔神魂。一剑斩出,绝不容萨麦尔退避闪躲。

    高歌早就看出来,萨麦尔精擅的精神法术,相比之下,近身搏杀必是最薄弱的一项。

    十级力量的强者,动念之间,就有无数法力相应。所谓法术、武道,对于他们几乎没有区别。

    但是,法术和武道的作战方式和习惯,终究是不同的。像高歌这般,一剑破尽万法,就是典型的唯精唯纯、武道极致。

    萨麦尔却是变化无穷,总能随机应变,采用最合适的应对法术。战斗风格诡异难测,让人难以琢磨。

    面对锋锐无俦的剑气,萨麦尔眼睛眨也不眨,端坐宝座之上,手端着水晶杯,微微而笑,从容不迫的徐徐念诵道:“沉重、镜像、迷惑、火焰、冰霜……”

    萨麦尔念的都是最古老神秘的语言,发音奇异深沉,却有着流畅的节奏,如诗如歌。

    高歌虽听不懂,不过,当萨麦尔用神魂念诵这些咒语时,和萨麦尔神魂建立微妙联系的高歌,却自然而然的听懂这些咒语的含义。

    上古咒语,每一个字节,都有着无比神奇的力量。无量元气,随着那字节组合变化,组成一道道攻击。

    “沉重。”让空间猛然沉重亿万倍,空间结构支持不住如此狂暴的力量,无限塌缩。大殿立即崩溃成粉,并向一点集结。

    高歌身处其中,斩绝万法的剑虹当先破碎,身体在无穷压力下不停收缩。突然增加的亿万倍沉重压力,让高歌的法体都无法承受本身的力量。

    宝光内蕴的先天法体,在恐怖力量的考验下,也变得脆弱起来。毛发、腿骨、脚踝等承受最强力量的地方,纷纷崩裂粉碎,向下向内收缩。

    从外表看,高歌的整个人猛然矮了两尺,身体上湛然的神光都无法闪耀出来,而是在无穷力量压迫下,不停的向内收缩。

    可以想象,沉重压力的最后结局就是高歌被无限压缩成一点,元神都无法逃脱。

    萨麦尔的法术之强悍,在这一击中充分表现出来。轻描淡写间,十级力量就全部释放出来,以万钧之势,强压高歌。

    再如何精妙的剑道,对着头顶压过来的一座大山,也是无计可施。这是根本力量上的差距,不是任何的技巧所能弥补的。

    这才是一个开始。

    “镜像。”不断崩溃收缩的世界,不知何时,分化成千万个世界。高歌可以看到,千万个自己,周围的世界中尽力挣扎着,沉重的压力下,身躯不断收缩。

    端着酒杯悠闲看戏的萨麦尔,也分身成千千万,根本分不清哪个才是真实,哪个才是虚幻。

    从剑气感应来说,每一个世界都是真实的。每个高歌,都是真实的。每个萨麦尔,都是真实的。

    身处其中,高歌连元神也似乎分裂成千万片,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真身何在。

    火焰、冰霜两种相反的法术力量,也一起落下。萨麦尔施展的元素法术,其中蕴藏着浓厚的黑暗力量,展现出的效果迥异于修者使用的五行法术。

    黑色火焰和黑色冰霜,两者相反的力量不停变换。千万分裂的空间,从冰冷到酷烈间,不停变换,分化的千万世界,就像是千万雪花或是千万黑色火焰,漂浮变化不定。

    萨麦尔施展的几种法术,分别对应空间、元素、神魂。对高歌实施全方位多层次的压迫,没有任何遗漏。

    比之高歌的剑气纯粹,萨麦尔的法术变化无方又各有针对性,各个层次的法术配合无间。只是这一手,就显出萨麦尔称雄宇内的真实力量。

    才一动手,高歌就屡屡落入下风,不得不跟着萨麦尔的节奏走。出现这样的情况,非是高歌太弱,而是萨麦尔太强。

    同样的十级力量,萨麦尔要比昊天神殿内的神将强百倍,比之奎罗,也要强上许多。

    老实说,高歌能用九级力量挣扎到现在,萨麦尔也有些惊讶。可以看的出,高歌对九级力量的应用,已经达到完美无瑕的水准。

    可那又能如何,在十级力量的碾压下,九级力量再完美,也无法抵抗。只是,在如此困境中,高歌却始终不拔剑,也是让萨麦尔有些不解。

    出现这种情况,一是高歌根本无法自如控制神剑,才会落入这样的窘境。二是高歌想要隐藏实力,所以才不拔剑。

    按照常理来说,高歌不过是九级力量,想要完全驾驭十一级的法器,绝没有可能。第一种的推测才最合理。可高歌那样自信,却又不可能是装出来的。

    之前的迷梦术受了高歌剑吟一击,萨麦尔敢肯定,高歌手中的剑器一定是十一级剑器。想到那无坚不摧无法不破的剑意,萨麦尔也是暗自心惊。

    萨麦尔和高歌打赌,也是看中十一级剑器。只要高歌神魂落入他手中,十一级剑器还能跑么。十一级的剑器再强,只要落入萨麦尔手中,总能慢慢想办法。

    的确,十一级法器威力无匹。可高歌不过是九级力量,再如何祭炼法器,又能发挥出几分剑器威力。万分之一,或是百分之一。

    哪怕是十级强者,也发挥不出十一级法器的三分威力。更别说高歌一个区区九级强者。

    “到要看你能忍耐到何时?”萨麦尔并不觉得高歌这样的忍耐有什么意义。不出剑器,高歌根本不会有任何机会。就算催发剑器,胜利的机会也是几近与无。

    萨麦尔怎么也想不到,高歌手中的十一级剑器,居然是他亲手炼制的。

    高歌苦苦忍耐着萨麦尔的法术,也是为了更深刻的体验黑暗法术的威力。不过,在萨麦尔一连串的黑暗法术下,高歌要是再不反击,就危险了。

    募然,高歌收敛所有剑气。法体就在巨大压力下,猛然崩溃收缩成一个极致的点。千万分化的世界,也因为高歌的放弃抵抗,同时收缩成一点。

    细微至极的千万点,瞬间凝固。随后,没有反映对象的镜像术,无法再继续维持下去。千万分化的点,重新化作一点。

    镜像术的本质,就是以空间力量凝结成镜子,反射高歌本身的一切力量。一旦高歌消失,镜子再找不到人,也就自然失效。

    以先天道体的破灭来破坏镜像术,可以说是愚蠢无比。高歌这么做,当然不是发疯。而是在十级力量下,高歌先天道体上的软弱薄弱之处,也都明白的呈现出来。

    元神已经和斩神剑融合为一体,斩神剑不灭,高歌就不灭。先天道体,不过是承载元神的外壳,存在与否,无关大局。

    何况,只要元神不灭,高歌就能随时可以重组法体。当然,要没有十一级的斩神剑,在层层压力的压迫下,高歌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重组法体。

    “轰……”凝结成极致的一点猛然碎裂,白金剑光闪耀,高歌的法体已经在瞬间重组而成。重新组成的法体,克服了法体上原本的弱点,变得更加完美。

    萨麦尔摇头失笑,高歌的思路还真是诡异,让他都猜不透。居然是要借助外力来检查法体的破绽,以此淬炼法体。

    该说高歌是聪明绝伦呢,还是说狂妄无知呢?对此,萨麦尔只能是摇头失笑。

    法体重生,对于萨麦尔来说可是最简单的法术。不过,像高歌这般能不断修正自己法体上弱点的,却极为罕见。

    不过,修正的再如何完美,也只能局限在九级层次上,跨不过最后一步,也是徒劳。

    “枯萎。”萨麦尔一指高歌全新的完美法体,发出律令。

    刚刚重生明澈如琉璃的法体,就像是枯萎树叶,瞬间失去一起光泽,光润的肌肤,皱褶枯干,挺直的躯体,佝偻弯曲,转眼之间,高歌的法体就化作一捧飞灰,散逸开来。

    瞬间的变化,展示了由生而死的过程。生命的枯萎,无可抵挡。

    光芒再闪,体会了枯萎之力的高歌,重新构建了法体。

    “死亡。”萨麦尔似乎对这个游戏很有感兴趣,再次换了一种律令。

    高歌再次重生的法体,在律令中化作一滩黑水。一点精光闪耀,与死亡之中,高歌再次重生。

    “死亡。”萨麦尔使用律令。同样的死亡律令,却效果却截然不同。

    高歌的神光内蕴的法体,毫无预兆的崩溃,黯淡的灰色,表示出他身上附加的无情死亡之力。

    死亡,重生。死亡,重生。

    这个过程反复的轮回,足有数百次。

    萨麦尔和高歌,都没有任何不耐。些许时间,对于两个人没有意义。重生和死亡的战斗,才是让两人关注的核心。

    高歌又一次重生后,萨麦尔没有再次使用死亡律令,微笑道:“你这样,永远也无法抵挡死亡律令。九级的法体再完美,也不能克制十级律令。你还没有明白这个道理么?”

    “那你杀了我啊!”高歌无所谓的道。

    萨麦尔晃了晃水晶酒杯,淡然的道:“你能不停重生,不过是把元神本体寄存在十一级剑器中,才能不断重组。知道么,重组法体并非没有代价,是需要消耗神魂本源力量。你这真是自寻死路!”

    高歌哈哈大笑,“任凭你怎么说,就是杀不了我!”

    萨麦尔也是无语,他的神魂投影只有十级力量。杀了高歌这么多次,却难以破灭高歌的神魂本源。他也不是没有手段,只是那样决绝一击,却难以保住高歌神魂的完整。

    高歌能用九级力量对抗十级力量,其中精妙的力量变化,也让萨麦尔大开眼界。正是为此,萨麦尔才有心情陪着高歌玩这个游戏。

    可是,随着游戏的进行。萨马尔却发现,高歌的法体的抵抗力再不断的增强。的确,高歌是无法突破九级的限制。但他用九级法力模拟十级力量法则,对于他法术抗性再不断提升。

    这样的进步速度,是很可怕的。如果这样继续下去,萨麦尔的很多法术,再不能威胁高歌。可是,高歌就是再进步,又能如何。他的神魂越是完美,才越有价值。

    “看你能坚持多久……”活了亿万年的萨麦尔,本身就是黑暗法术的创始者。宇宙之内,再没有任何存在能比萨麦尔的黑暗法术水平更高。

    黑暗法术也分成多种,空间、元素、律令、魔神、死亡、控制等各个门类。由萨麦尔亲手施展,哪怕是一级法术,都有着杀死高歌的力量。

    萨麦尔心情上来,就分门别类的施展各种黑暗法术攻击高歌。高歌研究黑暗法术的同时,萨麦尔也在高歌身上,重新检验黑暗法术的力量。

    完善的宇宙规则,对于黑暗法术还是有着很大的克制力量。低级的恶魔还没什么,等级越高,受到的限制越多。

    要是在深渊中,高歌这样的九级力量,萨麦尔吹口气就能灭掉神魂本源。岂容高歌在这玩不断重生的把戏。

    法体重生了上千次后,高歌的对于黑暗法术的理解已经达到九级力量的巅峰。现在的高歌,冒充一个强大恶魔,绝不会露出任何破绽。

    再次重生的高歌朗声道:“游戏到此为此吧!”

    “铮……”清越悠长的剑鸣再次响起。斩神剑,重新祭炼几千年后,第一次出鞘。

    三尺四寸的白金剑锋,神光内蕴,质地如玉莹润,如水纯净。剑锋上每一面各有三道凸起的棱线,把剑锋分成八个明显的棱面。

    修长的剑锋,弧线均匀合度又锋锐凌厉,堂皇威严,优雅华贵。

    八寸半的扶桑神木剑柄,黑色的木质纹理自然,外缠的黑色柄绳是由万年冰蚕丝和先天葵水真精、天龙筋熔炼编织而成。

    剑鞘上的暗金堵头和挂件,也变成九曜映空的纹路。这些暗金挂架也是由庚金神沙和先天厚土精气、星核残片融合制成。

    重新祭炼的斩神剑,每一个细节,都是用宇宙间最顶级的材料制成。虽然外表几乎没有变化,内里却是翻天覆地的巨变。

    出鞘的斩神剑,白金光芒如水清澈,如玉莹润,有着超越尘世的梦幻之美。

    萨麦尔第一眼看上去,只觉斩神剑优雅华美堂皇威严,却没有剑器的杀气。第二眼,就就觉斩神剑有着夺人神魄的锋锐和凌厉。

    待到第三眼看时,斩神剑的锋芒已经不可逼视。萨麦尔甚至不由自主的眯起眼眸,不敢再注视那剑锋一眼。

    “嗤……”围绕在高歌身旁的一层层法术,被剑锋一指,当即如裂帛般的撕裂开来。

    萨麦尔这时才感觉到有些不妙。高歌手中剑器之强,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被剑锋一指,萨麦尔感觉到一阵冰冷。

    “恐惧!”这种感觉是如此的陌生又如此的熟悉。十多万年前的那场毁灭大战中,萨麦尔就感觉到过恐惧。

    恐惧的感觉深入神魂,时隔十万多年,萨麦尔也无法遗忘。那次大战中,七个君主都是狼狈逃回深渊,才逃脱一劫。每当回想起来,萨麦尔就觉得耻辱愤怒。

    现在,斩神剑的锋锐,又让他感觉到了那股久违的威胁,那一丝一点的恐惧。远在深渊的本体,都为恐惧的感觉所惊醒。

    端坐在宝座上的萨麦尔,原本像一个皇者,雍容、优雅而威严。可为高歌剑锋一指,萨麦尔却不由的打了颤抖了下,那不止是恐惧,更是兴奋。

    完好无损的十一级剑器,法则如此的繁复神奇,哪怕是在当初的那场大战中,也是无与伦比的神剑。让萨麦尔兴奋的是,其中有那个人的气息味道,绝没有错。

    整个宇宙,亿万世界,那个人的气息味道,独一无二。斩神剑的样式,看上去和那人的佩剑也是一样,不过,内里的法则却是完全不同。

    斩神剑更加内敛,没有那人绝世无双的凌厉霸道。不管怎么说,高歌一定和那个人有关系。

    一想到十万多年前被那人杀的狼狈情景,萨麦尔就忍不住愤怒,狂呼道:“雷锋,你还没死么!”

    萨麦尔英俊绝伦的脸上一片阴暗,黑色的眼眸中风暴翻滚,黑暗圣衣鼓动震荡,一身的优雅全失,只有纯粹的黑色力量汹涌澎湃,比之前要强横百倍。

    威震寰宇的萨麦尔,才把死亡君主的真正威势展露出来。

    高歌不知道雷锋是谁,却隐约能猜到萨麦尔突然失态的原因。应该是斩神剑上的那丝绝世剑意的主人,和萨麦尔有什么大仇恨。“雷锋”,这个名字却从没有听过。也不知道雷锋究竟有什么事迹。

    不过,能让萨麦尔如此失态,可以想见雷锋当时的威风。

    这些杂念,如同浮尘一般,一闪而过,没有对高歌造成任何影响。斩神剑既出,就必须斩杀了萨麦尔,才不负第一次出鞘的斩神剑。

    天地在我心,乾坤是我意,宇宙万物,都在这一剑之中。拔出斩神剑,世界就变了。无量元气,时空法则,宇宙种种,都在斩神剑呈现出来。宇宙虽大,也不过是在一念之间。

    再看萨麦尔,笼罩在他身上的黑暗力量顿时清晰起来。神魂投影,通过千丝万缕的联系到一处深邃空间。黑暗圣衣的无穷法力,支持着神魂投影。

    在神魂投影之后,有一个庞大无匹的黑影。因为不在同一个宇宙层次,高歌看不清那黑影的真面目。却能感觉到,那黑影正在注视着自己,注视着斩神剑。

    黑影的力量如斩神剑的一般,无穷无尽无可测度。

    对着那黑影悠然一笑,高歌提剑直刺。

    平平无奇的一剑,却把阴阳五行之力统合成一体。无形元气之海,凝结在剑锋上。

    此剑,斩天则天崩,斩地,则地破,斩神,则神灭。横斩六合,纵斩万古。一切有为法,无为法,有相无相,有灵无灵,有生无生,真与不真,空与不空,虚与不虚。剑之所至,无有不斩,无有不破,无有不灭。

    愤怒的萨麦尔,还来不及释放自己的愤怒,就在白金剑锋下断裂破碎。神魂投影只留下了一个愤怒而骇然的眼神。

    高歌剑锋一转,已经切断黑暗圣衣上所有的神意联系,把黑暗圣衣收了起来。

    萨麦尔如风散去,却不是终结。萨麦尔远在深渊的本体,同时做出了反击。一柄黑色长枪,自深渊中刺了出来。

    意识到高歌的可怕,萨麦尔也不再留力,拿出他的十一级法器死亡之枪。死亡之枪穿破无比遥远的时空,瞬间刺到高歌面前。

    黑色的死亡之枪下,如同注定的命运一般,不容许有任何阻挡躲避。任何十一级一下的存在,只能接受死亡的命运。

    高歌毫不迟疑,再次御剑直刺。

    白金剑锋和黑暗枪刃交击,九曜神剑之力和死亡之力同时爆发。凝固了刹那后,无量神光和无量黑暗以一点为中心,扩散开来。

    被黑暗腐蚀的万宝神殿,如何禁得起这样的狂暴的力量,当即崩溃。

    亿万分之一的刹那,高歌剑锋一转,再次把万宝神殿中物品收了起来。

    万宝神殿、万宝星,万宝星外的空间,就在交错的光明与黑暗之中,破碎毁灭。毁灭冲击波,毫不停留,继续扩散。

    以万宝星为中心,半径十万亿公里球状空间内,所有的物质存在当场毁灭。这只是第一波爆发,光暗交错的冲击波还在以超越光速千百倍的速度蔓延扩散。

    这场毁灭风暴中,恒星、行星、星云、包括黑洞等存在,都如气泡般破裂粉碎。驻扎在这一区域内的十七亿恶魔,连灰都没有剩下,就这么永远消失。

    距离万宝星无比遥远的天狼星上,火龙真君、一炁真君正和天狼星主商量对抗恶魔的事宜,三个人却几乎是同时骇然变色,抬头向万宝星方向望去。

    毁灭冲击波达到天狼星上时,已经衰竭到极致。虽说如此,三个大乘强者,却能感受到那毁灭冲击的恐怖力量。

    此战后,青龙星域的最中心,多了一片广阔的虚空。整座星域的环境,都因此发生巨大变化。

    (新年快乐~~~~~~~~本书是最后一卷了,还请各处看书的筒子来起点支持下,点击,推荐,都行~谢谢~)

百度搜索 仗剑高歌 天涯 仗剑高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仗剑高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仗剑高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