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仗剑高歌 天涯 仗剑高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 必胜

    白茫茫的空间,没有天地万物,没有风霜雨露,这片纯粹由法术构筑起来的临时空间,只有一个特性,足够牢固。

    虽然外面就是祖龙大殿,有数千的观众在热切的关注着,但站在空间内,高歌只能看到白茫茫一片。强大的空间屏障,阻碍了他对空间外的一切感应。

    华丽优雅秦氏深衣,庄严大气的黑鞘汉剑,挺拔如枪的傲岸身姿,明锐如剑的卓绝风姿,黑衣佩剑的高歌,驾驭着白金剑光在空中信步而行,其超逸绝尘的风姿气度,让场外的数千观众都颇为赞叹。

    之前的封爵仪式,高歌收敛锋芒泯然与众人之中。这一刻,他迎战而出,就如同出鞘的绝世神剑,明锐无俦的锋芒让所有人都眼前一亮。

    作为秦国人,天生的就对秦氏的古风有种发自内心的亲切。高歌不但把秦氏古风诠释的如此完美,更有远古剑修按剑横行睥睨天下的雄姿。

    不论之前对高歌是什么态度,在这一刻,他们都为高歌所表现出绝世风姿所折服。只看气度,高歌已经完败一身银甲手持十字剑的尼娅。

    穿着红艳如火长裙的赢钰双眸闪闪放光,有些嫉妒的道:“看上去卖相十足,不去演水影戏可惜了。”说着突然娇笑起来,“呵呵,七妹,他要是赢了比赛,你把他借我玩几天吧!”赢钰看似在商量,可态度却绝没有任何商量的意思。

    赢钰的结成金丹后,私生活颇为糜烂放荡。但她精明干练手腕不凡,玩乐的同时,也聚敛了一群裙下之臣,在帝都的上层圈子中,影响力非常的大。

    赢钰这么说高歌,摆明了把高歌当玩具。另一方面,也是在讽刺高歌是赢祯养的男宠。两句话说的极为恶毒。

    卓文萱和赢祯同时蹙眉,对赢钰的话十分的不满。卓文萱淡然道:“昭文公主慎言,士可杀不可辱。”卓文萱并没有疾言厉色,可最后一句话却是杀气四溢,气氛一下就冰冷起来。

    这一桌坐的都是皇子公主,卓文萱虽然没有任何斥责,却无疑的当众给了赢钰一耳光。赢钰一贯顺风顺水,何尝遭遇过这个。秀美一挑,眼眸中一片冰冷,想要呵斥卓文萱,却终究是忍下了。

    卓文萱是北疆总督镇国公的爱女,轮起身份来并不太逊色与她。卓文萱还是周逊的爱徒,卫青莲的得力助手,自身更是身份超然的神文大师,这样的身份,也不是她赢钰就能随意呵斥的。

    真要闹起来,丢脸的只怕反而是她赢钰。赢钰强压怒气,冷笑道:“到忘了,高歌也是你得意手下,你和赢祯情同姐妹倒是无妨,让给我这个外人,心中当然不甘了。呵呵,可以理解……”

    赢钰话锋一转,竟然也把卓文萱牵连进来,暗示高歌是她和赢祯共同男宠。赢钰虽然放荡,可在这种场合也不会随意说这些。这番话,到大多是在刺激赢祯和卓文萱。

    “小钰,”赢华觉得赢钰太过了,不但失了体面,更侮辱了卓文萱和赢祯。忍不住低声提醒道。赢华一身淡黄色的团龙王袍,虽然一脸温和笑意,却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王者威严。短短两个字,虽然没有太多的情绪,却已经把他的意思表示的再明白不过。

    赢钰明眸一转扫了眼赢华道:“三哥,你要和我使威风么!就算轮到到你,也是二手的了!还有意思么?”

    赢华脸色一冷,灿然星辰的双眸中都是冷厉森然,“你醉了!”

    赢钰一时意气,连赢华的面子也卷了,并一把揭开赢华的痛处,让赢华也禁不住有几分怒了。赢钰也有几分后悔,这个三哥人最深沉,得罪他是要被记挂一辈子的。想到这勉强笑道:“呵呵,是有些醉了,也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

    其他皇子公主也各分派系,也无人出声缓解气氛,都在一旁看着热闹。

    卓文萱一向专心大道,对于这等言语上的交锋并不在在意,想到高歌说的一句话,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淫者见淫,智者见智。”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番话原本是个人有个人的看法,无需强求。卓文萱咬字是有些模糊,众人听上去却怎么也觉得不是味道。

    尤其是赢钰,也是聪明机敏之辈,更觉得卓文萱的话是在讥讽自己。但这话又不便挑明了去问,又被赢华一压,只能暗暗吃了这个哑巴亏。

    赢祯自始至终不发一言,只是明艳绝伦的脸上一片冰冷,把她的心情表露的非常明白。赢祯对赢钰生气的同时,又有些担心赢钰乱来。她深知高歌的脾性,他这个人可不讲什么宽怀大量,胆子又大到没边,只有他不想做,没有他不敢做的。激怒他,赢钰绝捞不到好下场。

    虽然不喜欢赢钰,可不意味着愿意看到她横死高歌剑下。何况,高歌手段再高明,真要杀了一位公主,那麻烦就大了。

    与此同时,赢明也在暗自点头。高歌所表现出的风姿气度,让赢明也是非常的欣赏。尤其是高歌的放荡不羁又嚣张桀骜的个性,在赢明看来反而是一种优点。

    一个技术人员,就应该专心于技术。把心思用来钻营,那就是不务正业。赢明也知道赢祯和高歌的来往颇密,其密切程度远超正常朋友的范围。

    赢明也是早看出这些问题,才对他们在异界的事不再追问,否则的话,异界去了那么多人,还有妖龙将岸,都发生了什么,岂能不追问清楚。还有高歌的过去,又岂能经得住调查。只是赢祯既然喜欢,高歌又的确是个人才,过去的也就过去了。

    一个技术型人才,无权无势,性格虽然桀骜人却很简单。真要和赢祯在一起,性格上海能互补,高歌也不会滋生野心插手***。

    赢华的这番心思,当然不会和任何人说,更不会和赢祯说。帝国正在最关键的阶段,赢祯的表现,让赢华很满意。这个最宠爱的女儿,也等替他稍稍分担压力。现在,还远没到谈婚论嫁的时候。

    看到赢华微微颔首,似乎对高歌颇为满意的样子,在座的首相、国防大臣等***,也都心中一动,知道皇帝陛下在表示着他的欣赏。

    对于深沉莫测的皇帝来说,这种姿态,也是一个很明显的示意。几个人都是老奸巨猾之辈,也明白了皇帝陛下对这件事的处理态度。

    赢明突然有些感慨的道:“古风古韵,英气逼人。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如此契合秦服气质的少年了。周院长,你觉得高歌有几分胜算?”

    周逊简短的道:“必胜。”周逊的平淡的五官上没什么表情,语气也很淡然,但话语中的强大自信,却有着无穷感染力。

    虽然信服周逊的眼光,其他人还是有些怀疑。在外层的测量的法器清晰的表示着两个人的数据,高歌身上的元气值是五千,尼娅的却接近四万。

    低阶修者的战斗中,每多出一百元气值,都意味着一个层次的差距。两者驾驭的元气值相差近八倍,这意味两者之间有了本质的差距。事实上,元气值一旦相差过倍,就很难再以其他手段弥补。

    看到高台上展示出的元气值,大殿中传来了一阵压抑不住的低声惊叹。在座的比较绝大多数都是秦人,对于光明教突然的挑衅也都气愤非常,恨不能高歌狠狠教训尼娅,替帝国挽回面子。

    可这样的差距,让比赛也失去了悬念。这样的修为,也敢毫不迟疑的迎接尼娅的挑战,到让很多人佩服高歌勇于接受挑战的勇气。

    尼娅是不会杀人,可巨大的力量优势下,给高歌留下终生难愈的重创,却轻而易举。

    “宗教的狂信徒,果然是不可理喻,这个高歌够可怜的了……”“真是,居然还不是金丹,那不是把帝国的面子都丢光了!”“小小年纪,能有这般深厚的修为也是了得,可惜了……”

    大殿众人纷纷议论,却无法传递到高台上建立起的***空间内。

    尼娅稳稳立于空间之中,身后的光明之翼微微振动,几乎是银色的光翼散发出点点流光,随着光翼的跳跃飞舞生灭不定,美丽犹如梦幻。

    容貌端正的尼娅眼神坚毅,握着十字剑的手稳若磐石,加上一身银光灿然的银甲,尼娅就像光明教传说中的光明天使,有一种超于世俗的美丽和强大。

    尼娅虽然感应到高歌的气息非常弱小,却不敢有任何忽视。奥斯汀裁判长,在光明教中也是威名赫赫的强者。他去追捕高歌,却一去不返,让人忍不住有太多的猜疑。

    根据教士保罗的报告,他亲眼看到奥斯汀追着高歌远去。原本光明教还怀疑奥斯汀得手后,独自离去。可看到高歌安然出现,他们才知道之前的猜测有误。

    十字圣皇剑也在帝国现出踪迹,这让光明教更为紧张。只是帝国对消息***的十分严密,光明教根本无法探听到十字圣皇剑出现的始末缘由。

    正因为对帝国的强烈不满,光明教才想出了这近乎无赖的一招。高歌有没有问题,一试便知。光明教的指示是,绝不留手。如果获胜,不要彻底杀死高歌,

    高歌驾驭剑光却并不疾驰,而是一步步的稳稳踏着剑光前进。高歌虽然不能凌空御风,对剑光精妙的***纵,却让高歌宛如闲庭信步,洒脱超逸。

    而高歌每进一步,剑意就强盛一分。神识力量还可以量化,变化莫测的剑意却难以用法器衡量,这种源于神意上的变化,只针对神魂发生作用。只有和剑气结合后,才会产生神鬼莫测的妙用。

    尼娅虚浮空中,就觉信步而来的高歌如同一柄绝世神剑,每进一步,锋芒就更盛一分。那种洞穿身体神魂的凛冽纯粹剑意,让尼娅身体中的光明核心都开始震荡摇晃起来。

    “可怕!”尼娅心中再次调整对高歌的评价。一百多年的坚定信念,让尼娅迅速恢复了冷静。高歌越是强大,就越有问题。这次宝贵的机会,一定要探查出高歌到底有什么特殊能力。

    ”锵”的一声清鸣,十步之外的高歌拔剑出鞘,挽了个剑礼。

    尼娅也拔出十字剑,剑尖向上,平举到下颌处,完成一个光明教的剑礼。

    高歌也不多言,斩神剑一动,当胸疾刺。两人相距不过十步,高歌剑锋一动,就已经到了尼娅身前。

    尼娅十字剑斜斩,银色的十字剑刃在空中留下一道匹练般的银色剑光。银色剑锋已经先于剑光一步,横斩在疾刺而来的斩神剑剑身中部。

    千锤百炼的剑技,在这一刻显露无疑。强大的光明斗气催动下,尼娅有信心一剑震偏斩神剑,顺势再斩,就把高歌拦腰斜斩成两段。

    双剑交接的瞬间,斩神剑与不可能中完成了一个吞吐变化。剑锋先是一退,让开了挟着光明斗气的十字剑刃,随后剑锋再次激射,点在了银色的十字剑刃上。

    刹那间,高歌的斩神剑在十字剑刃上连刺了七剑。毫厘间的精妙变化,高歌把气势如虹的一剑层层化解,轻易的接住了尼娅的一剑,并占据了先机。

    尼娅明明修为远胜高歌,纯正强大的光明斗气却就这么硬生生被化解,让尼娅心中也有些惊讶。对手修为虽然不足,可在这一剑上的表现,却称的上精妙若神。

    精巧、灵动、迅疾,让高歌的这一剑充满了绝伦的美感。空间外的观众,都是修为高深之辈。自然都能领略到高歌这一剑的真正精妙之处。大殿中当即有不少人鼓起掌来。

    气氛,也突然间热闹起来。很多人发现,高歌也并非就是必输无疑。

    方寸间的变化,也是东方武技所最擅长的。交战的尼娅虽有些惊讶,动作却不受任何影响。背后的光明之翼猛然一振,流光四溢中,引动的无数元气涌入体内。十字剑上银色剑光大盛,近乎狂暴的银色剑光瞬息间就淹没了高歌。

    身经百战的尼娅察觉到她剑法上的弱势后,立即改变战术,全力催发光明斗气。强盛的光明斗气,却不是任何技巧能简单化解的。尼娅,也不会再给高歌化解的机会。一波高过一波的光明斗气通过十字剑的转化,变成斩金截铁的无数纵横剑气。

    高歌的剑法再精妙,也不可能把这些纵横的剑气一一化解。如同刀山剑海的银色剑光只是一涌,就能把高歌斩成千万段。

    银色剑光斩破虚空的凌厉剑啸中,传来了高歌朗吟声,“满堂花醉、”

    抑扬顿挫的吟诵声中,一团煌煌不可直视的白金剑光如烈阳般蒸腾而起。大殿上关注比赛的大多数人都是眼前一白,就再看不到任何东西。

    外面的观众还只是眼睛受到了影响,身处白金剑光下的尼娅却感觉到那凛冽刺骨的剑光直透她的神魂,光明核心都在那神光中黯然无光。有那么一个瞬间,尼娅甚至觉得自己都被剑光熔化,身体、神魂、甚至是信念,都消失在了那堂皇浩大的剑光中。

    坚定的信念还是让尼娅立即醒觉,知道她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对方剑意所侵蚀,才有了这么多的幻象。清醒过来的尼娅,再次掌控了自己身体和所有的力量。

    煌煌的白金剑光中,一连九道剑光带着轰然雷鸣,疾斩了过来。迅若疾电,猛如雷霆。高歌的剑演万物,就是以剑光演化万物万法。虽然只是以剑光模拟,可此刻高歌的剑化雷霆,煌煌剑光中已经带有了雷法之威。

    雷法,天地阴阳之枢,总理世间万法。高歌的剑化雷霆,隐然已经有雷霆横天的浩浩神威。九道白金剑光上银白的雷霆电弧游走不定,内蕴的雷霆之力激荡不休。

    光明斗气催发的纵横剑气,和九道雷霆剑光一接触,就被爆炸的雷霆之力震碎。一连九道雷光,把方圆百米内的银色剑气轰的七零八落,再没有任何威胁。

    滚滚雷鸣,却遮不住高歌的吟诵。此时,高歌才念到第一句的最后三个字“三千客。”

    尼娅无心听高歌念什么,她虽然是精通秦国文化语言,古诗却实在超乎了她的理解范围。念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高歌的剑法当真是高深莫测,让尼娅感觉到了强大压力。

    她的纵横剑斩被破后,十字剑一举,放出十字剑中的绝技圣光十字斩。

    以光明斗气为根基,十字剑法为结构,圣光十字斩在释放之际,能够引动光明圣皇的无上圣力,涤荡一切外魔。

    十字剑刃只是一剑,却有一道巨大的十字剑光横空而出。煌煌的白金剑光领域都被银色的十字剑痕分成了四片。十字剑光内,万千无形剑气以十字为中心交错,霸道无比。

    可在十字剑光中,却依然能听到高歌不疾不徐的吟咏声,“一剑光寒、”

    剑光一落,尼娅就察觉到了不对。不假思索的,催动圣光十字灭世斩。此法号称是光明圣皇惩罚世间一切罪恶的终极神技。施展的威力,因人而异。也是尼娅能够施展的最强绝学。

    银色圣光冲天而起,以尼娅为中心,银色神光构成一个巨大的银色十字。隐隐间,似乎有圣歌自天际传来,澎湃的圣力在银色十字中喷涌而出,圣洁的银光蕴藏着无穷的细微剑光,银光浩荡卷过的地方,高歌的煌煌白金剑光被席卷吞噬。

    神威如海,神威如山。巨大的银色十字,圣光浩荡,席卷天地。整个空间都要承受不住浩荡的圣力,荡漾出无数波纹,破裂在即。

    如此威势,让大殿中观战的众人都是大为惊叹。光明教就是能越级发挥力量。借助外力,尼娅发出的一击已经达到元婴水准。高达二十万的元气值,用数字真切表达着尼娅此击的强横。

    以泰山之压顶之势,碾碎一切精巧变化。虽然有些无赖,却非常有效。几乎有大半的人,都认为高歌要被这一击碾碎成灰。

    圣力充溢的尼娅,觉得自己要膨胀爆了,过于雄浑的圣力,已经超出了她的***控极限。就在这时,一道光明印记凭空浮现,尼娅顿时一惊。

    那道印记,是圣光加持的符号。这种特殊加持状态,要是在正常状态下,尼娅就可以轻易抵抗住外力。但此时她已经接近极限,只能勉力***控圣力,已经无力抗拒同源而出并且有益的状态加持。

    圣力激荡中,尼娅收敛圣力。强弱转化中,一道和银色圣光同色的剑光无声的刺到了尼娅的眉心前。尼娅低喝一声神咒,她面前的银光如镜面般猛然炸裂成千万片。

    尼娅却心中一空,一道剑意不知何时,已经洞穿她的后脑,斩绝万物的凛冽剑气把她的神魂和力量核心一起斩碎。

    意识陷入无尽黑暗前,尼娅还能听到高歌在念着最后几个字,“一剑寒。”

    如果只是听高歌念诵的话,两句诗词念的情绪饱满,抑扬顿挫中由平淡到激昂,把男儿剑横天下的雄心和抱负都表现的淋漓尽致,直听的人热血沸腾。

    尤其此诗还颇能应景,让人不禁佩服高歌的才气。

    在这之间,没有任何不应该的停顿,也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失声。就是漫天剑啸,飘渺圣歌,浩荡圣力,都无法掩盖高歌的吟诵之声。

    飘渺的圣歌还在空间回鸣,银色的圣力八方激荡, 可战斗已经结束了。

    这个结果,颠覆了很多人毕生的认知。筑基轻破金丹,两人交手,也不过是念诵两句诗词的时间。而高歌的表现,也证明了他犹有余力。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光寒十四州。”

    诗毕,人毙。

    对于战斗的精妙***控,要说是巧合,谁也不相信。只能说高歌完全掌控战局,尼娅虽强,却没有任何的机会。

    这种情况下,高歌却一剑击杀了尼娅,没有留下任何余地。如此狠辣果决的心思,也让不少人重新调整对高歌的看法。

    这场胜利,虽然没有任何血腥,却同样的残酷。

    其时,高歌一诗一剑,震惊四座。

百度搜索 仗剑高歌 天涯 仗剑高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仗剑高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踏雪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雪真人并收藏仗剑高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