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弄潮 天涯 弄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安然也非官场新嫩了,赵国栋言语中透露出来的意思立时就让她感觉到了压力。

    在这个人选上她和赵国栋都破费了一番苦心,省里边方面也是做了不少工作,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如果因此而被推翻,受打击的不仅仅是赵国栋的个人权威和颜面,她安然的信誉和影响力都绝对会受到莫大削弱,这是好强的她无法接受的。

    “赵市长,您觉得这会是什么人干的?”安然也沉下心来潜心分析着这件有些蹊跷的事儿,“这张照片看样子应该是盛夏时节拍摄的,这会儿才五月,穿这种衣服时候还没有到,也就是说至少是去年夏天拍摄的,甚至更早远。而且这连续几张,服饰都一样,角度变换了不少,应该是在一次姓拍摄下来的。”

    “如果是针对老苏来的,去年十月这张照片就该寄出来,老苏自然就不会入您眼,现在才寄出来,就太令人无法理解了。”安然如抽丝剥茧一般的分析道:“现在寄出来只一个目的,就是要落你我的脸。”

    “嗯,如果是一次姓拍摄下来的还真有些不好判断,苏晓春行事不慎,落入人眼中,既可能是偶然情况下被人拍下,在有用的时候拿出来使用,也有可能是在有心人跟踪下拍摄下来,范围太宽,不好确定。如果这几张照片不是一次形成,那就分明是有人多次刻意追踪拍摄的了,那倒是可以断定就是他身畔熟悉他的人。”

    赵国栋是公安出身,分析判断也是他的拿手本事,分析起来也是头头是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安然有些心烦意乱,苏晓春也太不谨慎了,有相好不要紧,但是怎么会被人拍下照片?

    赵国栋也有些为难,现在要临阵换将有些麻烦,都知道苏晓春是自己和安然力推的,就凭这几张照片忙忙乎乎的换人,还不得被躲藏在暗处那个家伙笑死,说不定对方就是冲着这个位置而来。

    但是如果不换,在正式任命之前这几张照片被人抛出来,纪委监察部门只怕无法视而不见,苏晓春被换下也是显而易见的事情,那更会打击自己一点一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信。

    “现在还不好说,安然,你先去和老苏谈谈,了解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这封信也出来好几天了,老殷那边没消息,我估摸着对方是有些想法,还没有往纪委那边捅。”赵国栋凝神静气思索着,“这个家伙究竟是谁呢?”

    “脱不开那几个竞争者呗,损人不利己的事儿,谁愿意干?”安然也有些咬牙切齿了,“老苏也是,说啥为了孩子不愿意太早离婚,一旦闹腾起来,会伤害孩子的心灵,嗨,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你好好和老苏谈一谈,看看他怎么说。我看对方既然没有乱捅出去,肯定就有意图,反正时间还有一点,以不变应万变吧。”赵国栋叹了一口气。

    **************************************************************************烦心事儿是一件接一件。

    苏晓春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省国土资源厅的调查组又下来调查了,据说是接到举报称怀庆市在几宗土地的协议出让中存在问题,主要是针对对省农科院的经济作物研究所和水果茶叶研究所两个单位而来的土地出让和安原工业学院与和讯科技联办的微电子研究所土地出让问题。

    庆州区方面又冒出来在双叶大道拆迁中出现以暴力相威胁,威逼拆迁户必须在指定期限内拆迁完毕,这事儿又告到省委政法委,省委政法委转到了省公安厅,而省公安厅高度重视,立即组织了专门调查组下驻怀庆,展开调查。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看省里边来调查也是好事,至少我们不需要在多做一些无益的解释,让他们实实在在调查清楚,看看我们怀庆市政斧是不是在里边有啥猫腻,看看我们是不是变成了他们所谓的官匪勾结。”赵国栋坐在沙发里十分泰然的道:“许市长,国土资源厅的调查组到了没有?”

    “已经到了,现在他们正在调阅地籍档案资料,估计下一步要实地查勘,还要找有关当事人调查许乔相当生气,引入科研机构进怀庆,增强怀庆科技人才实力,培养怀庆竞争力后劲,这本来是市里确定了的基调,但是总有一些人要在这上边做文章,认为在协议出让价格上有问题,尤其是在为这些科研机构工作人员的家属楼土地问题上更是大肆炒作,矛头直指自己。

    在安原工业学院与和讯科技合作建立微电子研究所这一项目上,检举信上更是言辞凿凿,称有人利用土地问题大肆收取贿赂,而且借机接受有关单位的邀请外出考察旅游。

    “许市长,我看你也用不着这样,通知监察局的同志配合省国土资源厅的调查组进行调查,土地问题上出不了啥问题,我自己签的字我负责,但是据说国土局有人接受安原工业学院邀请到香港澳门新加坡考察旅游,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情?如果有,是不是与这件事情有关?”赵国栋瞥了一眼许乔,平静的道。

    许乔犹豫了一下,她也知道国土局出国考察一事,当时她是同意了的,但是规模限制很小,后来才知道当时国土局假借这个幌子扩了组团规模,甚至还有人将家属也带了出去,而安原工业学院也有人和这个团一起出去,其中很多情况就不好说了。

    见许乔一时间没有回答自己,赵国栋也知道许乔事情太多,很多事情不可能面面俱到,像国土局组团出国考察的事情,她顶多也就知道而已,谁还能一个个清点组团成员人数和具体考察方式?但是现在关键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些声音冒出来,如果连你自己都不清楚底细,到最后就难免自圆其说了。

    “许乔,你关注一下,如果国土局真的和安原工业学院在微电子研究所土地问题上有猫腻,那纪委监察局都要严肃查处,如果只是在出国考察时接受了邀请,那也要按照行政纪律来处理。”赵国栋叹了一口气,“当不得甩手掌柜啊。”

    许乔有些脸热,赵国栋虽然没有直接批评自己,但是也是变相提醒自己,有些事情不能过于相信下边人,还得亲自把关过问。

    赵国栋这段时间变化不小,说话也变得更加含蓄隐晦,不像原来那样直来直去,虽然许乔更喜欢原来的那种交流方式,但是赵国栋很明显注意到了场合,只有在较为私密的场合下才会和自己用原来方式来交流,像今天这种有外人在场的情形下,是在再也听不到赵国栋那种直来直去的言语了。

    许乔离开之后,于文亮才含笑道:“赵市长,这事儿怨不得许市长,国土局那帮人精滑着呢,你要说和安原工业学院用地有啥猫腻肯定不可能,您签了字的,借他们个胆他们也不敢,但是后期安原工业学院扩建用地牵涉很多,合在一起组个团讨好讨好国土局这些土地老爷们也正常,这中间占些便宜,谁能查得清楚?至少国土资源厅调查组和我们市里的监察局是不可能查出啥东西来的。”

    于文亮也是沉浮多年的老手了,对于政斧部门和利益单位之间那些小勾当清楚得很,怎样联谊怎样合作那都是轻车熟路,这种事情哪里都一样,只要不超出原则,谁也不会认真,而且也把各种路子做得干干净净,你想要查也无从下手。

    “但愿如此,只是一些小违规,那都简单,就怕翻腾出一些咱们都被蒙在鼓里的大事儿出来。”

    赵国栋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当这个市长的艰辛和责任。

    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各项工作要均衡合理的推进,而且既要突出重点亮点,又得统筹兼顾;各个部门你还得随时盯着敲打着防止出大问题,小问题在所难免,能控制住不出影响坏后果严重的问题已经相当不易了,这下边那么多部门单位,数千名干部,你敢说你就能拍着胸脯不出事儿?

    “庆州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赵国栋回转话题,目光落在于文亮脸上,他已经感觉到恐怕庆州方面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于文亮虽然脸色貌似轻松,但是眼底深处的忧虑却挥之不去。

    “恐怕有些麻烦,庆州方面因为考虑到双叶大道及其附属设施对他们庆州工业园区的发展很重要,所以积极姓很高,但是您也知道老百姓里肯定有不理解不配合的,庆州方面又想要尽快完成市里的任务,所以把任务层层分解,乡镇上分解到人头上,要求必须要在指定期限内完成,所以”于文亮没有再说下去。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弄潮 天涯 弄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弄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瑞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瑞根并收藏弄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