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弄潮 天涯 弄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当符娟和廖培华走出祁予鸿办公室之后都忍不住面面相觑。

    谁也不知道这样好端端的一件事儿怎么会弄成这样,麦家辉不置可否,祁予鸿却问能不能改在市里召开,将西江区作为参观点,这让符娟和廖培华都是莫名其妙。

    最后还是符娟委婉的表示省旅游局的意思希望在一个新兴旅游地区召开,以便于现场进行经验交流,西江区虽然也有一些景点,但是以来根本没有形成像样的产业,二来其旅游市场也根本不成气候,目前整个宁陵市只有花林具备这个条件,如果换到其他区县,只怕省旅游局就不会同意。

    拿廖培华的话来说这两年西江区里根本就没有重视过旅游工作,甚至没有一个像样的规划来发展这项产业,拿到西江区开那就只能作反面典型来批判了。

    祁予鸿最终还是没有明确答复,只是表示要考虑一下研究一下再说。

    “符市长,祁书记是啥意思啊?这种好事情,别的地方争都争不来,也是去年和今年这两年花林县这个儿麒麟观——囫囵山开发区弄得像模像样,加之广告也跟上搞得颇有声势,省里边才有意放到我们市里来,这边好不容易和县里说好让他们出钱来承担一切费用,咱们市里只管坐享其成,一切都由县里来艹心,这样的好是哪儿去找?何况人家赵书记、唐县长和辛县长都这么热心积极,可以说是皆大欢喜的事儿,祁书记还犹豫啥?”

    廖培华也是一个无党派人士,和明煮党派出身的符娟关系不错,说起话来也就没有那么多忌讳。

    符娟也有些闹不明白,这样一件好事情,咋麦市长也是阴阳怪气不冷不热,虽然表示支持,但是却又建议自己最好直接向祁书记做一次专题汇报。祁书记更古怪,居然老问些不着调的事情,居然会想把现场会弄到西江区开,这不是故意给宁陵市旅游工作摸黑么?

    “是不是祁书记担心耗费太大的缘故?”符娟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或者说担心放在我们宁陵开这个会,花林条件不够好,反过来影响我们宁陵形象?”

    “嗬,符市长,我们俩不是都已经汇报清楚了么?经费由花林县负责,人家赵书记人虽然年轻,可是在这方面可没有蹑手蹑脚的风格,我和他谈了谈可能会产生的一些费用,尤其是邀请专家学者搞这个研讨会姓质的论坛,可能花销不小,省里边也有意思要把档次拿上去,所以算下来不是一笔小数目,人家赵书记问都没有问,只说只要需要,一切按照上边的要求办,花林砸锅卖铁也要把面子绷足,这还要咋?”

    廖培华嗤之以鼻,“至于说形象,麒麟观——囫囵山风景区我敢说全省地级市里也没有几个规模档次能达到这个水准的,能比这边强的也只有安都的景区了,这还能影响宁陵形象?放在西江那才是影响形象!”

    符娟感觉到祁予鸿不是不希望这个会在宁陵召开,只是不希望在华林开,难道是希望放在市区?也不像,张绍文和祁予鸿不对路尽人皆知,何况刚才祁予鸿还顺口问了一句放在曹集行不行,只可惜曹集实在没有啥像样的旅游景点,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旅游资源贫瘠县。

    那就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祁书记不希望这个会在华林开,只是其他几个县区似乎都不太合适,如果一定要定在其他县,估计省旅游局那边就通不过,还得认为宁陵这边是故意在作怪。

    符娟大略的琢磨出一点味道来,看样子花林县的赵国栋又把祁书记给得罪狠了,要不按理说这种工作上的事情,尤其是这是事关整个宁陵形象的难得机会,祁书记一般是不会计较的,这也是符娟最难以理解的,照说以祁予鸿的风格似乎不太会把工作和私人观感混淆起的。

    可是在符娟印象中赵国栋应该是和祁予鸿关系相当密切的,要不以赵国栋的资历怎么可能在短短两三年里就从一个副县长爬上县委书记宝座,而现在距离赵国栋担任县委书记也不过一个多月时间而已,没有他的首肯,就算是上边再有背景,那也不可能如火箭般的蹿升才对。

    难道说就这一个多月两人之间关系就急剧恶化到这种程度?符娟下意识的摇摇头,这更不可能,比天方夜谭还荒唐。

    不过祁书记似乎也没有把话说死,只是说要考虑研究一下,虽然不知道还需要考虑研究啥,但是毕竟还留有一丝希望。

    当廖培华把这个情况转达给赵国栋时,赵国栋就知道祁予鸿已经觉察到了自己的动作了。不过自己这是光明正大的工作,祁予鸿就算是知晓自己的想法,他也拿自己没辙。

    赵国栋就不相信他能冒天下之大不韪推拒了这一次让他自己也能面上增光添彩的重要会议,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赵国栋真的要对他另眼相看了。

    接到廖培华的通报之后,赵国栋就一直在思索该怎么来破这个结。

    祁予鸿无疑是觉得在花林召开这个现场会更好的为自己造势,尤其是在这个新增常委归属尚未见端倪的时候,很难说会不会有一些意外的变化改变他原本的设想,只可惜曹集那边没有啥像样的旅游资源,否则祁予鸿真会竭尽全力也得把会议迁到曹集去开。

    唐耀文先前对于在花林召开这个现场会也不是很感兴趣,主要原因自然是因为经费开销太大,但是在看了县旅游局送来的各种数据报表对比之后,他的态度就有些变化了,赵国栋再和他交换了意见之后,唐耀文也就很爽快的同意了这个想法,要办就办好,要办就要办上档次,这是赵国栋和唐耀文最后确定的原则。

    **************************************************************

    摆在祁予鸿面前这张《安原曰报》让他百味陈杂,一则并不算显眼的豆腐干大小的消息,花林县旅游产业迎来发展高潮,五一节期间旅游业产值创出历史佳绩,这一则消息一映入眼帘祁予鸿就知道自己这一次怕是没得选择了,果然还没有等他最后下定决心,副省长田涛的电话就到了。

    虽然田副省长电话中相当客气,但是祁予鸿还是能够感受到对方对宁陵方面对这一次全省发展旅游产业现场会暨经验交流会的态度冷淡动作迟缓感到有些不满,在田副省长看来这样的机会对于任何一个地市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推介和广告,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比你花上几百万来推广自己城市形象的广告片还要有效得多,对于一地旅游产业的促进也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功效,怎么宁陵方面却是有些懈怠的感觉,这让田涛也很是不解。

    田涛和省旅游局问及宁陵市分管副市长符娟时,符娟也是语焉不详,只是说市里边还在研究,这让田涛很是不快,如果不是考虑一些其他原因,这个现场会本该放在安都根本就轮不到宁陵方面,田涛甚至有点想要甩掉电话换地方的冲动,好在省旅游局谢局长在一旁婉言相劝,劝他先听听祁予鸿口气再说,如果说宁陵方面真的不感兴趣,那再换地方也不迟。

    祁予鸿略加思索就爽快的应承下来,他不可能因为一点潜在的不稳定因素就拒绝这样一个难得的会议在宁陵召开,不管是在花林还是曹集,只要能在宁陵市召开,那也是对自己工作的一分肯定,至于说可能带来负面效应和变数,也只有下来再通过其他办法来化解了。

    得到市政斧秘书长康向阳正式通知市委市政斧同意由花林县政斧承办这一次全省旅游产业发展现场会暨经验交流会之后,赵国栋终于放下了一直悬在半空中的这颗心。

    这两天市委市政斧方面一直把这事儿悬着,明显就是想要让省里边感觉到市里边对这次会议筹备的冷淡,如果省里边真的因此而改变会议地点到其他地市,宁陵方面也就顺水推舟的把这事儿给黄了,只不过祁予鸿的软处理法子似乎并没有见效,省里边的压力和来自内部的要求还是让祁予鸿最终妥协了。

    赵国栋先前也就预料到了市里边想要通过拖的法子来冷处理,所以也就早就备下了应对之策,和省旅游局谢局长沟通也很是花了些精力,幸好谢局长对瞿韵白很是欣赏,有瞿韵白从中帮忙牵线搭桥,赵国栋也是亲自出马协调勾兑,这事儿才算是确定由花林来承办,也才有田副省长的电话。

    尘埃落定,赵国栋也就没有在客气,既然确定由花林来承办,那赵国栋也就给辛存焕下了死命令,除了省内这些个旅行社之外,邻省如广西、湖南、湖北、黔南、四川、陕西等省省会城市的大型旅行社也成了邀请对象,赵国栋要求辛存焕马上安排一帮人专程去这些个省份的省会里逐个邀请并落实,顺便也把花林的简介也带出去推介一番,以求将这次会议开得隆重热闹。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弄潮 天涯 弄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弄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瑞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瑞根并收藏弄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