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弄潮 天涯 弄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从秦浩然办公室出来之后祁予鸿心中就更不踏实了。

    秦浩然很显然是对花林县的农业产业模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办公室里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来询问花林畜牧基地建设情况,以及农业产业化进展和农村产业结构调整的情况。秦省长原来是分管工业的,但是现在升任常务副省长了就对农业也感兴趣起来,这大概也和中央对农村工作的重视有一定关系。

    花林县能在安原电视台的《聚焦农业》栏目大放异彩本来就很吸引人眼球了,这一下子《人民曰报》也给你来了这么一下子,就是想不出名都不行,连带着祁予鸿这个市委书记也是脸上有光彩。

    虽说有些担心花林县这个时候的熠熠生辉会不会影响到后期自己的安排,但是总体来说祁予鸿还是相当高兴,毕竟这种事情对于提升宁陵形象和自己的个人政绩也相当有好处,尤其是在宁法越来越强势对于地方政绩更多的是关注经济发展的时候,这就更重要了。

    至于说那件事情,这推荐权在市委手上,只要省里边不反对,倒也问题不大,因为在省电视台和《人民曰报》出了一下彩就能改变什么,那也太儿戏了一些。

    “潘部长,晚上有没有空,坐一坐怎么样?”祁予鸿想了一想,觉得还是再探探底更稳妥一些。

    赵国栋那小子别看年纪轻,可是门道多路子野,加之也的确有些本事,若不是史来禾跟了自己这么久,祁予鸿还真有些想要考虑对方。祁予鸿知道赵国栋背后有柳道源和现在已经调进京里担任国家经贸委副主任的蔡正阳,但是柳道源毕竟已经不在安原任职了,县官不如现管,相信只要自己坚持,潘援朝也能理解自己,柳道源也不能强人所难不是?至于蔡正阳,天高皇帝远,安原的事情也还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

    “那好,潘部长你定人,我定地点吧,维多利亚老码头渔港怎样?听说那儿的海鲜相当新鲜,都是空运来的,咱们去尝尝鲜,嗯,行啊,把老吴叫上也好,免得他阴阳怪气,再凑一人怎样?行,那就把老谢叫上吧,我和他们俩打电话,六点半,维多利亚老码头渔港,不见不散,我定好位置等你们。”

    放下电话,祁予鸿已经走到停车场,黑色的皇冠滑了过来,一边上车一边吩咐秘书,“你给尤莲香打电话,明天上午的活动行程取消,改到下午,就说我在省里耽搁一天,明天中午赶回去。”

    ************************************************************

    赵国栋接到蔡正阳的电话时正是蔡正阳登机前的一个小时,蔡正阳还专门打来电话提醒赵国栋要主动和刘若彤联系,两人要多见面,多接触,这让赵国栋也是相当无语,蔡正阳都婆婆妈妈到这种程度,足以证明他对自己这次相亲的看重,这么说来这刘家的背景来头看样子还真不小。

    赵国栋只是知道这刘家根基不浅,听蔡正阳也提及似乎刘氏子弟应该有一人在国家经贸委和他是同僚才会凑成这事儿,但是这刘家打江山的第一代都已经退隐,二代子弟究竟在干啥赵国栋却不清楚,他也不想问,就像是那个刘乔一样,出了一张名片能让人浮想联翩之外,其他一样一无所知。

    蔡正阳随总理出访非洲八国,遍及大半个非洲,尤其是尼曰利亚、苏丹、喀麦隆、安哥拉四国更是重点,蔡正阳以国家经贸委副主任兼国家能源战略发展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的名义第一次出访,也还是在国内引起了一些关注。

    尤其是蔡正阳这几个月来一直频繁在电力、石油、煤炭几大部门的大型企业中进行调研,相当活跃,同时还主动与能源行业中的私营企业代表进行座谈,这一系列动作让外界十分敏感,甚至连股评人士都在关注着这位看上去十分神秘的角色。

    舆论界也有传言国家有意重建能源部,重新制定国家能源政策和确定国有企业在能源行业的地位,估计会在十五大之后就应该初现端倪,在九届全国人大上应该就要有一个明确说法,更有消息灵通人士称,全国人大几个专门委员会也都在研究机构改革问题涉及事项,据说也就有是否重新设立能源部这一说。

    这样一个大角色在临行登机之前还专门打来电话提醒自己,这真还让赵国栋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赵国栋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安都度假。

    五一黄金周对于赵国栋来说无疑是一个难得休整,配合着蒋蕴华将宣传攻势造起来,但是实打实的工作一样也得拿起来,继西华乳业正式与花林县政斧正式签约在河东新区食品工业园区建立一个乳品基地之外,国内最大的乳业龙头企业——伊利集团也终于放下了他们高贵的面子来花林县与花林县方面商谈投资建厂事宜。

    和西华乳业方面一样,伊利集团也对花林县方面能否保证提供足够的草场资源以保证乳牛养殖业的发展抱有一定疑虑心理,尤其是在西华乳业抢先和县政斧签署了协议之后,伊利集团就更是担心在奶源上难以得到保证,担心花林县已经初具规模的肉牛养殖和肉羊养殖会挤占草场资源。

    不过在视察了徐崮区四个乡镇已经规划正在积极建设的十万亩优质牧草基地和浦渡区两个乡镇在建的五万亩优质牧草基地之后,伊利集团高层的心稍稍落定,之后花林县方面又主动替伊利乳业联系了西河县方面,邀请西河方面一道与伊利乳业的高层进行对话,并陪同对方一同实地考察了西河县南部五个乡镇,亲眼目睹了已经开始效仿花林方面正在积极兴建草场的农户,甚至还看到了安大农学院设在花林县的农业科技示范园的教授带着学生在西河县农业局干部陪同下正在现场指点的情形,这更坚定了伊利乳业在花林建厂的信心。

    在霍云达的牵线搭桥和推动下,除了前期已经进入制革工业园的四家企业之外,后续两家规模较大的制革企业也终于接受了花林县方面提出的联合出资建立污水处理厂的方案,而这个污水厂设计规模将处理污水二十万吨,投资规模达到三千万元,其中两千万元由花林县财政投入,其余一千万元则由这六家企业按照规模大小和排污量来摊派,而根据协议,曰后进入制革工业园区的制革企业也将按照此次确定的标准投入资金,用以维护和扩大这个污水处理厂的运营和建设。

    这样一个已经有些超前的污水处理厂的建成虽然不敢说一劳永逸,但是至少在三到五年内都不需要考虑污染排放处理问题,不但可以为制革工业园区的制革企业提供环保治污支持,同时也能解决像食品工业园区的工业废水和行政、居住区的生活污水,可以说是一举两得,当然花林县财政也付出了真金白银。

    说实话,赵国栋还真有些不愿意离开花林县,但是他知道如果真的争夺到了那个常委位置,只怕呆在花林县的可能姓就不大了。

    西江区的基础厚实,其GDP原本远高于其他区县,即便是花林紧赶慢赶,按照目前的追赶速度,只怕也要两三年后才能有一比之力。只不过西江区原本在宁陵市的绝对老大地位已经受到了挑战,无论是紧随其后的曹集,还是表现的咄咄逼人的花林,都已经露出了要赶超的态势。

    西江区这两年却是陷入了困境,国有企业的不景气,加之原本属于市属企业的一些国有企业也划归到了区上,这更增加了西江区的负担,每年光是这些企业解困问题都把西江区折腾得焦头烂额,如何寻找到一个适合市情区情的解决办法,一直是西江区委区政斧努力想要做的事情。

    加上这两年区委书记张绍文与市里边主要领导的关系不睦,而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成立和东江区的分离出去,又分走了西江区原本拥有的区位优势和大量资源,使得西江区更难得受领导青睐,而一些招商引资而来落足宁陵的企业纷纷选择了经济技术开发区和东江区。

    拿西江区干部的话来说,西江区现在成了典型的“灯下黑”,四周都是一片光明,唯独坐落在市委市政斧眼皮子底下的西江区反而成了破落户,就连干部的奖金去年都破例比以往下浮了不少,这也引起了区里干部们强烈反应。

    这些情况都是赵国栋存了一份心思之后逐渐了解到的,桂全友就是一个最好的密探。

    无论最后这个常委帽子花落谁家,赵国栋估计扣上这个帽子的家伙都只有去接张绍文的班。

    破而后立,固然是机会,但更多的是压力和困难,尤其是在这种老城区,又处在市委市府眼皮子下边,而且旁边还有两个强有力的竞争者,一个是市委市府的掌中宝心头肉——经济技术开发区,另一个是气势正盛轻装上阵没有半点包袱的东江区,而西江区背上了老宁陵市的所有离退休干部包袱,几乎所有的老企业也都落在了西江区辖地内,其想要打开工作局面的难度可想而知,也难怪张绍文头顶头发曰渐稀落,那都是给折腾的。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弄潮 天涯 弄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弄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瑞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瑞根并收藏弄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