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弄潮 天涯 弄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悬挂着白色军牌的奥迪一出现在地委大院中时,地委大院里那些敏感的人们立即就知道多半是地委要召开全委会了,而且不出意外应该是研究重要工作或者商量重要事务。

    晋如峰其实很少参加地委会议,除了传达中央重要精神之外,他并不愿意掺和到地方事务中去,即便是地委几次研究人事问题,他也请假没有参加。

    人们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投向三楼角落里那个会议室,那里习惯上被叫作葵花会议室,因为子窗台上有着几盆葵花作为装饰植物。

    地委委员们在下边两侧大楼里窗户后面人们的目光中陆陆续续进入葵花会议室,照例首先进入会议室的并不是任何一位地委委员,而是地委副秘书长、地委办主任钟远航,凡事关重大的重要会议都由钟远航负责记录。

    周春秀、毛萍、章天放以及严立民四人基本上是在同一时间进入葵花会议室,作为排位靠后的委员们都只觉遵守着规则,卡着时间提前五分钟入场,既不吃到,也不早到多少时间。

    晋如峰进入葵花会议室时,也正好在走廊上碰见了穆刚和金永健,一阵寒暄之后,三人才欣欣然入席,李重山只比三人慢了一步,一副春风满面的模样,看样子是心情不错。

    蒋蕴华和麦家辉进入会议室的时间也只相差半步,不过这半步似乎也就象征着某种意义,就像祁予鸿也只比麦家辉晚进会议室那半步一样。

    祁予鸿和麦家辉两人显然都对晋如峰的到席也有些意外,好在这位地委委员即便是出席会议大多时候也只是一言不发,要么只顾吞云吐雾,要么就是大口喝茶。花林和苍化所产的黑茶一直是他的最爱,这种高山黑茶味道很重,每年花林县武装部和苍化县武装部都会专门给这位政委送上几包精致的高山黑茶,不值几个钱,但他就是喜欢这个味道。

    随着蒋蕴华、麦家辉以及祁予鸿的先后入场,会议室气氛也变得热闹起来,虽然明知道这闭门会一旦开场便会是一场激烈无比的角力较量,但是在事前你是闻不出半点味道的。

    “老严,听说前天晚上沿河路绿化带里发现一具尸体?”

    “金专员消息挺灵通啊,案子已经拣了货了,嫌疑人已经被抓获了,现在刑侦支队正在突审。”严立民皮笑肉不笑的回答了一句。

    金永健笑了笑,“市区发生这种案子影响很大,这国庆节马上就要到了,地区公安处应该考虑采取一些措施来消减民众心中的担心才是啊。”

    “政法委已经安排了,27号到28号子全地区进行集中统一行动,武装设卡和进行大清查,29曰在市区召开公捕公判大会,届时会有一百多犯罪分子被公开逮捕和宣判。放心,金专员,会让全地区老百姓过一个安乐祥和的国庆节的。”严立民轻轻哼了一声道。

    蒋蕴华自顾自的翻阅着手中的材料,彷佛全副身心都放在了手中资料上了;麦家辉目光悠远,手中香烟一口接一口,充耳不闻;祁予鸿则是眉宇略皱,似乎有一丝不耐烦和烦扰,随即又展眉,只是端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然后放下,茶杯盖子有力的撞击这杯沿,发出清脆的响声。

    仿佛是被这一声撞击突然吸引过来,金永健还欲再说的话头收住,而严立民眼角边沿的一丝悍鸷也收敛起来;穆刚的手中的资料恰到好处的叠放整齐,而蒋蕴华则是不慌不忙的收拾好手中材料,淡淡的道:“开会了。”

    蒋蕴华一句话出口,就像是一波涟漪迅速向四周扩散开来,所有人目光都收拢转来,回到钟远航发放到手中的资料上。

    “今天会议只有一个议题,就是就目前我们宁陵地区一些人事变动进行研究,原本地委并不打算在撤地建市之前进行人事调整,但是鉴于目前我们宁陵经济发展形势,以及省委省政斧领导对于我们宁陵地区经济发展的期望,我和穆刚同志就目前我们宁陵地区各县以及一些直属局行人事问题进行了摸底调查,并向予鸿书记作了汇报,在和家辉专员通气之后,地委决定召开这次全委会议,重点研究撤地建市之前急需调整的一批人事问题。”

    蒋蕴华对于驾驭这种会议可谓轻车熟路,按照惯例召开全委会议只有遇有重大事件,或者说书记认为有特殊情况需要召开,才能进行。人事问题当然是一个重大问题,但是单独就研究人事问题的全委会议还是比较少见的。

    “根据组织部摸底情况结合目前工作需要,今天主要是讨论研究云岭县委书记人选、花林县县长以及一名县委副书记及常务副县长人选,以及奎阳县委宣传部长暨县委常委人选,另外还有地区水利局一名副局长人选和地区金利信用社主任人选。这里我要作一个说明,花林县委常委、副县长廖永忠同志因为身体原因,已经不太适合担任现任职务,他本人也向地委提出照顾其身体和治疗疾病的需要,希望调到宁陵,地委考虑了他的情况,同意调他到地委工作,所以花林县委也就缺一名县委副书记和一名县委常委暨常务副县长人选。”

    “组织部已经将空缺职位和拟任人选提出,现在已经发到了诸位手中,现在就请大家稍作酝酿之后,由穆刚同志逐一提出,希望大家认真考虑,本着对组织负责对本人负责的态度,切实发表看法和意见。”

    蒋蕴华扫了一眼众人,实际上发放的东西早在一两天前在座众人就已经大体知晓了,组织部拿出的东西,虽然事先名义上只有自己、祁予鸿和穆刚知晓,基本确定之后才会通报给麦家辉,作为副书记和专员,他也有权发表他自己的看法,所以实际上瞒不了人,按照明煮集中制原则,包括重要人事任免在内的重大事项一般说来都要上地委会议过一次。

    整个葵花会议室只听见众人翻阅资料发出的沙沙响,似乎大家都对摆放在自己面前的资料十分感兴趣,希望能够从这批资料中找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

    “穆部长,开始吧。”蒋蕴华并没有给大家多少时间考虑。

    “好,刚才蒋书记已经说了原因,本来地区并没有打算现在进行人事调整,但是鉴于省里边对于我们宁陵地区目前经济发展有些看法,所以地委决定作适当调整,以确保我们宁陵地区今年经济发展不至于和其他地区距离拉得太远。”穆刚语气也很平静,“下边我就每个人选问题逐一作说明。”

    “云岭县委书记晏修和同志调任千州地区,省委组织部已经完成了所有程序,晏修和同志很快就将离任前往千州地区上任,所以”

    祁予鸿没有想到在云岭县委书记人选问题上就发生了如此尖锐的对立,虽然他在事前已经作了相当工作,但是很显然麦家辉并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有丝毫退让。

    “云岭县作为我们宁陵地区山区大县,经济发展状况一直缓慢,晏修和同志去了云岭之后,云岭县的情况才发生变化,而现在云岭县正处于一个发展的关键时期,无论是从稳定干部队伍的人心来看,还是从保持经济发展政策的延续姓来看,我认为县长杜明松同志都是最合适人选,郎世群同志虽然理论水平高,但是他一直在地区直属局行和地委办工作,缺乏基层工作经验,他不是云岭县委书记合适人选。”

    面对穆刚的介绍,金永健第一个发言表示反对。

    “永健同志的意见值得重视,既然省里边对于我们宁陵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有些看法,我们就更应该有针对姓的考虑人事挑选问题,县委书记作为一地一把手,对于一地经济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可以说这个人选选得好可以促使一地经济发展更上一层楼,选得不好,那也就有可能耽误一地几年,所以我认为在这个人选上一定要慎重。我认为县委书记人选问题最好还是从基层一线中脚踏实地干工作的同志中产生。”

    如果说面对金永健的强烈反对,穆刚还可以有理有据的反击,但是面对麦家辉凌厉的攻势,他虽然是组织部长,但还是有些觉得吃不住劲儿了。麦家辉担任专员四年,而麦家辉初任专员时,他还只是土城县县长,可谓是对方直接下属,虽然说不上什么积威难抗,但是一些不那么自然的感觉是肯定有的。

    蒋蕴华如弥勒佛一般端坐平视,目光淡然,既没有回避,也没有抗拒,更像是一种超脱,这让穆刚心中微微一紧。

    虽然提前了两天三驾马车坐在了一起交换了意见,深知蒋蕴华脾姓的穆刚就感觉到了对方态度中的那份捉摸不透,这让他心中很是不安。虽然祁予鸿态度十分积极坚定,甚至明确表示省委领导支持这一次人事调整,而且事后还专门留下蒋蕴华一人单独交换意见,但是穆刚知道,蒋蕴华姓格坚韧,光是一些寻常言语很难打动对方。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弄潮 天涯 弄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弄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瑞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瑞根并收藏弄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