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五章 bo澜惊天

    “脸谱中文的诉讼法案最终可能无限期的搁浅”上海最高耸两栋cbd的顶层之上,詹化打了个电话,外面就有秘书将报告搁置在了高恒和他的座位中间桌子上。

    “真的是好本事,”在座的高沧海和高làng涛都微微一笑,“你们在美国夺了权,他们竟然还放弃了诉讼?”

    “为什么他们不对我们提起诉讼?”高恒点燃一只刚上来时在楼下一个烟酒铺面买到的廉价香烟,类似詹化这种熟悉他的人知道他每逢大事必然chou这种廉价烟,主要这种烟够劲,可以刺ji他喉咙分泌更多的粘膜和提聚起更强大的jing神。

    吸了一口,高恒喃喃笑道,“美国公司法里面有个非常可怕的东西,叫做bjr,全称为business_judgement_rule,即被称作商业判断规则。对他作出最深远概括的是美国法学会i),其次很多州都有不同的判例思维。之所以能光明正大的稀释那xiǎo子的股权,我们和红杉资本的唐.瓦伦坦与莫瑞茨就已经周密的调查取证考虑过这种情况。”

    “ali在《公司治理的诸原则》中就概括定义过bjr。基本上来说,对于公司管理层董事会所做的公司生意上的决定,即使最后损害了股东的利益,股东也不能轻易提起诉讼。这主要是价值观开明的老美为了鼓励保护运作公司的那些人敢于冒更多的风险,推动经济发展,创造价值,而不必担心决策错误被股东告索赔得倾家dàng产。如果股东状告董事会的一切决策,董事会如果提出bjr,股东必须举证推翻,比如决策人吃里扒外损伤公司核心利益,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证据支持,败诉几乎是一定的。而在这方面,整个红杉都倒向我们这边,他们具有深厚的此类经验,脸谱中文现在不提出诉讼,这只是证明那个苏灿很聪明,不会无谓的把有限的jing力拿出来打这种他们打不起的消耗战。”

    高恒运筹帷幄的道,“他一定会积蓄到最大的实力才会一击毙敌。然而我们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了。”

    一贯在决策层面上霸道无比的高沧海点点头,发言道,“是可以动手了。”

    只看今趟代表大会上面,王薄提出的很多改革方向,如新农村改革,税制改革,反对股改等等措施建议,很多都收到了很大的票数支持,而且其中还有一些令高系的官员也有举手支持的。这是理念的jiāo锋,就算高家再如何强势,也不可能bi迫别人按照你的思路一步不差的走。此举更让高làng涛高沧海等人莫名惶恐,感觉到作为派系力量支柱,但他们的影响力好像在逐渐缺失。而王薄的改革方向中还有很多指向高沧海这样的垄断利益集团,在亲近高系的人看来,这恐怕是王薄先发制人的标志。

    高làng涛不发一语,只是在沉默的最后,掐断了手上的烟头,“我倒是想和王薄碰一碰到底最后谁成龙成虫。”

    年6月。敦煌集团下属在浙市的数家观澜连锁酒店发生突发事件。公安方面接连逮捕了酒店诸多涉嫌吸食贩卖毒品的走si集团,他们的走si渠道一般通过舟山海域运获毒品,香烟,以及柴油等等违禁物品,怀疑观澜酒店有长期进行此类集团跨国活动包庇的窝点。

    立即引发轩然**o。浙市的观澜连锁酒店被有关方面封停,酒店负责人等一干高层被强制xing封闭调查。

    甚至观澜酒店的控股方敦煌集团也被牵扯到涉嫌偷税漏税的丑闻之中,敦煌在京沪江南三地的物业投资也涉嫌参与一些欺诈行为。顿时敦煌集团受到监管部mén的全面调查。

    而针对敦煌集团观澜酒店的跨国贩毒集团存在的危害xing,江南省省长高làng涛下令调查严处,不放漏过任何一丝黑幕。矛头直指在西川省以百货业做掩饰,非正常手段发家壮大的敦煌集团。

    同时在省内的第一国企大榕建工集团也遭到相关中央审计单位的审查。传出多桩接收到材料的举报。

    外围造势的声音不断,认为敦煌集团,大榕建工集团这些民企国企内部黑幕重重,必须严查紧办。要挖出真正危害最大的幕后掌控者。矛头直指向谁,已经不言而喻。

    在此调查期间,高làng涛还回过一次北京,据闻高家大宅里传出过一次ji烈的争吵,但是那都是在这jidàng的时代大cháo之中,可以忽略不计的星沫起伏。高làng涛进京的同时,有人对在江南发生的跨国走si贩毒集团调查进程发出支持的声音,高làng涛声望高涨。打黑除恶,维护核心稳定,向来都是中央高层刻不容缓的核心决策。

    在多次与高层领导的接触中,高làng涛发出自己强硬的声音,认为不怕坚决调查下去,就怕下一个远华在默默发酵,侵蚀国家根本利益。高làng涛的声音引起很多人反响,因为敦煌集团的特殊地位和在西川省的相关敏感关系,中央成立相关调查组,入驻西川省,据悉敦煌集团相关法人和相关人士都被隔离审查。甚至连相关官员都被叫到谈话。

    而在凰城,怀疑进行焦煤产业走si,和敦煌方面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凤凰实业集团也受到调查组的关注。

    至于脸谱中文和上海的上道合纵等公司,却被上海方面和穆老太走动了一番说了几句话给挡在了风bo之外。

    不过苏灿大菠萝系的其他相关企业,立时都有身陷囫囵的感觉。一旦出问题,下一步就直指他苏灿,不会有任何侥幸。

    外间的那些风暴,终于袭向了大菠萝系这个在蓝海游弋的航母战斗群。

    铺天盖地,几yu摧城。

    省凰城。市委市政fu家属院的宿舍楼之中,苏灿家mén被一阵带着哭腔急促的敲mén声敲开,迎进来的是王?的母亲,涕泪横流几乎跪下的请求苏家救救自己nv儿,因为在她看来,目前为止,只有在凰城的苏理成一家有可能拯救王?了。

    外界都传闻王?是一个厉害之极手段覆雨翻云的nv黑幕寡头,这次是彻底的栽了,而她背后还牵扯了多少高管内幕?

    苏灿接到电话的时候,让自己父母安顿照顾好王?的母亲,并转告她王?不会有任何事情。

    苏灿的手机都快被打爆了,感觉各路风雨摧压而至,都集中到了他的三部手机上面。

    苏灿坐镇曼哈顿首座的公寓里,将一切外界杂质抛之脑后,只用手机和外界联系,全力应对这次危机。

    和王薄的通话中,苏灿和他进行了一次彻底的长谈。

    王薄沉声说道,“上一次他们把你逐出美国脸谱,攫取利益只是一方面,更大的可能是想要入股脸谱中文,这样就能有资格以第二股东的身份提出资产核查,他们是怀疑你的资金来历不正啊。怀疑有我在背后暗中持,有割舍不断的联系,包括了你的大菠萝系企业和敦煌集团,实在是太荒诞了。”

    “只有做得出类似手段的人,才会怀疑别人也会同样用他们的手段。这是不是也正是他们的软肋?”苏灿的大菠萝系的成长历程,也是王薄的崛起历程,这也难免不会让一些研究王薄的人,把他苏灿和王薄联系起来。甚至更怀疑大菠萝系企业存在无数的黑幕。只要破开,就将真正的打击到他们的对手。

    王薄在电话那头叹了一口气,道,“高làng涛还是太ji进了,有弊无利啊。”

    这是王薄第一次在自己面前提及起这个名字,苏灿知道大概也正是如此,才表现了王薄很复杂的内心世界。也许到了他这个层面,第一想到的不会是仇恨,不会是愤怒,而是兴许他会为未来的局势,而惋惜。

    6月底,这股势头开始喧嚣落幕下来。经过更高调查组的介入调查,推翻了之前走si集团在万般不得已供认下的证词,证实观澜酒店确实是这场走si行为的受害方,起因只是酒店一名区域经理包庇走si方,多次避开酒店监管方面,让走si集团以贵宾商务jiāo流为幌子,进行违禁品走si的jiāo易谈判。而原涉嫌做伪供的省厅副厅长以及调查部mén数位负责人被撤职查办。虽然最后的线头断在了副厅长的这里,但一些隐约一些针对高làng涛的传言就已经有了。

    同一时间,敦煌集团在京沪江南省三地进行的物业诈骗也证实证据属于伪造,更进一步的深挖调查也没有任何问题。调查分组亦只能无功而返。

    大榕建工集团的确有一些弊端,但差不多都是陈年旧病,也挖不到举报中所说,苏理成在位时侵吞国家资产,转移资产并涉嫌受贿多名高官的决定xing证据。

    7月初。税务稽查机关和调查组通过对敦煌集团各大明细账目反复核查的结果最终也尘埃落定。甚至调查组还亲自走访了省内的焦煤产业,进行过手中相关举报材料的核实,最终证实都系伪造。而敦煌集团内部除了发现一些个中层领导徇si舞弊挪用公款的行为之外,敦煌集团没有出现任何原则xing的偷税漏税,甚至更没有外部所说,牵扯到走si,裙带关系,权贵资本这些风雨飘摇的传言上面去。

    就像是一个重量级的拳击手对阵另一个同级别的拳击手,用尽全力的挥拳,原本能看到成果,会看到对方皮开rou绽,会感觉到对手骨折rou裂,会感觉到这一拳带来的巨大侵彻破坏力。但最终,就像是泥牛入海,一拳打在了棉huā上那种软绵绵让人几yu难过到想吐的错估感。

    喧嚣从这里拉下帷幕,风bo在这一刻顿止。

    然而那些因为喧嚣和风bo造出来的巨**o澜,却仿佛找不到了宣泄点,铺天盖地的反噬过来。

    曾经对高làng涛在中央上表示过支持的声音哑口无言。不少江南省官员对副厅长和被牵连的一大片人因为bi供撤职查办而集体缄默,人心惶惶。

    高làng涛突然失了很大的影响力,首度感觉孤掌难鸣。据闻事件落下帷幕过后,一位之前支持过高làng涛,并吩咐调查组“无论涉及到谁,一律一查到底”的中央大员还飞往蓉城,和王薄会面。

    王薄的声势却似乎因为这次事件,一度攀升。

    而以往敦煌集团的名声出了西南地域,基本上都不会有什么人知道。现在却在一时间家喻户晓,大榕建工集团也就算了,人们都在打探敦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居然能让高家下大手笔打压动手。而王?这个一度可能成为“最美裙带总裁”被人津津乐道的nv人,却因为还以的清白立时名声大振。

    更重要的是,敦煌正在以这种被高层澄清的姿态,进入到民众的视野之中去。

    高系掀动的这场巨**o澜,相较之下立时就有一种过于ji进甚至引人反感的味道了,各方评论不断,对其造成的负面影响力难以估量。

    “这就是最终的结果,我倒是想问问,这样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高恒从原地起身,将手中有报道中央领导去往西川视察讲话的报纸摔在地上,他旁边的一个亲信,年龄大过他十多岁的官员噤若寒蝉,不敢发一语。

    高恒眼睛聚着电光一样的眯了眯,最终才掏出给高沧海打了个电话过去。

    正在北京主持会议的高沧海手一挥暂停会议,出了mén接起电话,饶是他一贯强势霸道的作风,这个时候也压着一口气道,“谁都不知道是这样一个局面,关键是现在你二哥那边,恐怕受得压力不xiǎo啊,现在谁都指着我们近不要出任何纰漏不要给人拿到把柄”

    在电话那头的高恒心脏突然一紧,莫名的感觉到以一贯强势的大哥,竟然给自己说这么一句话,是不是他已经预感到了什么。高恒首次有种坐卧不安的心悸感。

    bk

    b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