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冤家路窄

    在蓉城的时候唐妩先回了自己家,正值王薄下地方考察调研回来,李鹏宇和林洛然拿了行李住在王家在蓉城花园的别墅居所。

    苏灿一家虽然因为这个春天苏理成的原因搬去了凰城,但蓉城这边的亲戚,像大舅曾全明,小舅曾兆丁都在这边。苏灿没回蓉城之前,这边的亲戚就已经和曾珂说好了苏灿到蓉城的安排。

    果不其然刚到蓉城就被自己老姐曾娜打电话来提人,径直抓去了家宴。

    家宴地点在蓉城老字号狮子楼,苏灿来之前已经被表弟曾圆先泄了重头戏,说今天到场的除了曾娜之外,还有她男友。

    苏灿对这个事情多少知道一些,曾娜现在的男友是邓松奇,那个时候曾娜刚进西南医科大学口腔材料学,邓松奇也刚进入电子科大计信院学电子商务,苏灿还曾经让他帮忙写过脸谱网的1.0版本,最后带到美国去,给扎克改成了适用美国网络情况的2.0版本。

    那个时候西南医科大还没有和蓉大进行合并,那个时候电子科大也没有开辟新的校区。那个时候夏天的大学里也仍然草长莺飞。

    两个人最终在一起的过程还是曲折了点,邓松奇当初追求曾娜,曾娜只是稍有感觉而已,还没到邓松奇更进一步给她留下什么更深刻印象,就被曾娜在医科大的一个学长用猛烈攻势压倒了。主要是对方得天独厚,不光人长得不错,在系上面还小有点名气,足球队长,同时又是学校一个协会理事长,和曾娜谈了两年朋友,但最后他大学毕业还是和另一个女人结了婚。

    曾娜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期间邓松奇一直陪着她,随即两个人最终还是走在了一起。

    对于这个事情,大舅曾全明一直是郁闷的。毕竟当初曾娜在读高中的时候,邓松奇就给曾娜写过暧昧的书信,被曾全明看到过,那时就已经被他潜意识拖到黑名单里面去了。大学刚开始那一年也防过两人,还为此和曾娜赌过气。

    原本知道曾娜和前男友张景那一阵曾全明是不阻挠的,毕竟张景人不错,看上去阳光,再加上其家是建行蓉城分行高管,所以在他接受范围内,也不过多干预了,顶多时不时点两句大学要以学业为重。

    却没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

    苏灿来到狮子楼的时候看到曾娜正在门口等着他们,看到苏灿说,“你大舅他们在里面,要不要先进去?”苏灿猜到她要等邓松奇交代两句,就说不用,我和你一起等。

    一会一辆出租车停在他们面前,邓松奇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盒,穿着正儿八经的西装,出现在他们面前,略显拘谨紧张,说不好意思有点晚了,刚刚路上堵车。

    曾娜笑了笑,给他整了整衣领,道,“怎么看上去像是跑推销的。”

    苏灿明白曾娜的忧虑在哪里,自己大舅衡量一个人的标杆就是在于前途,家境,学历,这是他独有的偏见使然。一直以来对邓松奇就有点不大乐意,曾娜读医科大口腔材料学,相比起来,只是电子科大读个宽泛电子商务的邓松奇很不入他的眼睛,自然会诸多挑剔。

    苏灿心想自己大舅这种嫌贫爱富的性格,大概也是他根本就改正不过来了的。不过或许会因为他苏灿的缘故,观念会稍微转变一下,还要多加一条奋斗的历程。

    邓松奇揽过苏灿肩膀就道,“苏少,你个人资产不会真如你姐所说,将近这个数吧?”

    曾娜看得都大为心悬,她和苏灿平时接触很少,对苏灿一家的情况除了自己父母的口中,以及身边那些亲戚的神话之外,最多就是和她小姨曾珂之间偶尔打几个电话,说得都不如以前那么多了。其实很多时候,和苏灿都越隔越远,苏灿家短短几年时间所达到的跨度,都不是外人所能想象,苏理成能从最初一个小工程师通过大榕建工的跳板,再因为官场由商入仕的浪潮中成为一市的市长,虽然目前是副职,但这条轨迹堪称完美,甚至就连曾全明现在都经常会在口中掂量念叨。

    这些还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母亲尹淑芬每每和小姨那边接触过后,都会回来说苏灿一家是如何如何,曾珂在蓉城购置的几处房产,说是给苏灿以后做娶老婆的老婆本用,那几套房子都是在蓉城地段最紧俏的地方,少说也值个百来万,未来的升值空间不可限量。

    这次春节之前他们到凰城苏灿新家串门,门口停放的那辆奥迪车苏灿说是借来的,但谁能借别人这样的车用一个多月。

    春节前后那几天挂蓉牌或者沪牌等外地牌照的奔驰宝马豪车都停在苏灿家房子外面,据说都是从外面有商业联系的人过来的。苏灿新家的那些摆设,那尾龙鱼就听说值好几十万,还有通体纯金的龙雕,曾娜以前没见过那么长的一条金龙,上面的送出单位是蜀山文化用品集团这个蓉城民族轻工业脊梁的大品牌,这样价值不菲的出手。也让人很费解这个集团和苏家的关系。

    当时曾娜来拜访苏灿都有点拘束,就连见惯场面的曾全明都颇有些沉不住气的感觉,后来她母亲尹淑芬回来一个劲的说小姨家的那些细节处的东西,就像是曾全明见到酒桌上苏理成打开的那瓶专供绝版茅台的神色,还见到蓉城的一个名气很大的女企业家和苏家的交集,家中新置的各种陈设,有时候不经意里一句话后面蕴含的东西,无一不是低调中透着雄厚的个人财力。

    这些外加上今趟在凰城闹开,惊动大半个省的许长城家事件,想来现在要像是邓松奇这样随意拍苏灿肩膀的人,应该不会太多。偏偏自己这个男朋友丝毫认识不到这些。

    苏灿对邓松奇很有好感,笑道,“你要是想用这样的方式缓解心里面的紧张,还是算了吧。”

    邓松奇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又泄了气的苦笑起来,众人随后进了火锅餐馆,桌子上面小弟曾圆还在和曾全明,曾兆丁说话,“邓松奇哥人还是不错的,以前去电子科大找他,还带我和他们朋友去吃过饭……苏灿总之很忙,连我春节后想多住几天我爸都说不行,把我硬拖走了。”

    “你还多住几天,你这个样子的成绩,还有脸到处耍?这跟到七月份就升考,蓉城石室中学,二十七中,树德这些国家重点高中你是指望不上了。”曾兆丁看到曾圆就来气,曾圆今年初三,似乎今年毕业就进入高中,期末成绩比较差劲,“你说你上不了国重,那十二中,六中,交大附中这些省级重点学校你总是要上啊,我才跟交大附中那边沈副校长吃过饭,跟他那边说了你的问题,人家就说了,你最后考下来不能差太多,只要不差太多,凭你老爸这张老脸抛下的面子,人家还是买账,但是你自己要是差一两百分……那没得办法,就是你姑妈姑爷出面都把你送不进去。为什么,因为你太差了,我都没这个脸……你还想在你哥那边多耍一段时间,你哥当初直接上的二十七中,你想下你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苏灿进来,正看到他们说话,心头泛起一股亲切感,曾兆丁带着责骂语气的教训,曾圆的几欲反驳而欲言又止的神态,似乎有种时光轮回的烙印,仿佛昨日重现。

    想想一路过来,属于自己重生以后的时间,也在一去不复返的奔流着,所幸有时候这么想,苏灿会庆幸自己在这时空逆流之中,未曾浪费生命。

    苏灿进来曾圆就犹如遇到救星,“老哥反正你挺忙的,又是开公司又在南大那个地方混得不错,你要是赚够多钱了,我以后大学毕业就不做事了,当个富二代怎么样。”

    小舅曾兆丁一副“没出息”嗤之以鼻的表情,不过大概也就是做做态势,他内心里面,给曾圆日后的铺路设想中,他的这个哥哥可能是他未来最大的依靠凭仗,对一辈子都在力图用世俗的人情关系攀爬走向更高的曾兆丁来说,曾圆以后如果要依靠苏灿照拂,他也丝毫不会有任何心理障碍。这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

    不过倒是因为曾圆的这么一搅合,气场氛围倒是洽和很多。

    邓松奇坐下都自然了一些,尹淑芬是站在曾娜这边的,对邓松奇倒是很热切,小邓小邓的喊着,曾全明倒也没有板着脸,只是脸上不太有表情。曾娜和邓松奇两个像是苦命鸳鸯一样,神色紧张。

    尹淑芬就道,“小邓,你家就在蓉城这边吧,家里父母都还好?”

    邓松奇点点头,道,“家以前是夏海,读大学以前,父母就过来了,爸爸以前当过兵,现在退休了。我妈也退休了,就在家里照顾我爸……”

    这样一看,就是很平庸的家境了。尹淑芬怕曾全明表情不好看,继续说,“小邓,听曾娜说,你比她大一届,都毕业了,工作据说落实了?在那个高新西区孵化基地是不是?”

    邓松奇连忙点头,道,“在那边同兴科技公司,做一些策划之类的工作...”

    同时知道尹淑芬这是在帮他们,曾全明最着重一个人的工作问题,现在蓉城的就业形势严峻,要是邓松奇还没找到工作,这就更让曾全明有所诟病。

    谁知道曾全明冷不丁抛出一句,“高新西区那边规划的孵化基地,都是些注册资金几十百八万的公司,在那边能干出什么长久?”在曾全明的世界观之中,如果不是给知名企事业单位供职,那就不算是一份工作。工作而性质是长久,稳定,这些都只可能在那些大型企业,外资或者国字号公司才具备,也是一个人下半辈子的全部追求。

    气氛就一时有点冷了,曾全明又是蓉城发计委挂西部大开发牌的规划处处长,平生最好面子,这点在苏灿改变周围人命运,他升任发计委处长的时候愈加有水涨船高的姿态,发计委那个塘子里面,周围一些老古董也有攀比,但攀比的不是什么去哪旅游,家底资本,而是子女的前途远景。

    一会这个儿子在国外哪个名牌大学留学,一个谁家结了个家里有背景的女婿,谁挣了个宝马车之类。曾全明那个部门上上下下多少人不看着他曾娜以后的归属走向,结果现在是邓松奇这么个平庸的女婿,曾全明虽然不至于会什么面上无光之类的,但如果总听上上下下的人拿来作反面对比和说,听久了心头也会更加郁闷。

    苏灿最后笑了笑,开口道,“这个也没有问题,事实上没有什么东西是长久的,时间还有很长,无法预知的事情太多了,像是我以前的一些同学,小时候家里面很有钱,但现在却很普通。就拿以前居住的夏海来说,以前很多呼风唤雨的人,最后不是落魄就是被双规,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带自己子女出去平凡人一样逛街,但是他们不行,因为受到监控,他们不敢。以前年代里的那些让人羡慕的万元户,铁饭碗什么的,在十年,二十年之后,又是什么光景,不过是朝颜夕改,一切都是浮云嘛,现在什么都没有,不代表以后不会家财万贯。不代表没有杰出的成绩。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包括财富,名誉,地位,爱情...永恒不变的只是持之以恒的奋斗而已。”

    苏灿这句话说出来,整桌人都再没有话说,曾娜和邓松奇投来感激的神情,看得出曾娜都快被刚才曾全明的脸色激得眼睛水花乱蹿,邓松奇更是如遇知音般望着苏灿,此刻像是因为苏灿这句句刻心得话受到莫大的鼓舞。

    而这里众人都知道,苏灿有说这一番话的资格。

    曾全明微微一怔,就像是许多次被苏灿点醒一般,眼睛也不由得眯了眯,回想起来,几年前他也是如同今天面对邓松奇一样对待一无所有的苏灿,那个时候苏灿成绩稀烂,苏理成曾珂家底稀薄,一个下岗一个只是底层工程师,像是那时候的苏理成一样,没有造得出摩天大楼的基业,就连苏灿都不敢对曾娜这些一路顺风顺水的家庭妄谈未来。

    短短几年,沧海桑田。

    苏灿一句话长矛般将原本凝聚解不开的家庭矛盾挑开最终化为无形,苏灿同时想着邓松奇其实算起来有恩于脸谱,不知道如果外界知道脸谱网最早的骨架构建是出于这个男子之手,会不会唏嘘倒一片人。

    苏灿考虑是不是能让邓松奇去上海乔树鑫那边面试一下,能够趁着脸谱网高速发展期,员工股的派送政策之下,获得不错的起步。

    正考虑着发现刚刚契和下去的饭桌氛围,突然骤转之下,曾全明,尹淑芬的表情立时有些不自然的晦暗起来。

    苏灿看到曾娜身躯也在轻轻发抖,转过身去,就看到大厅的另外一边桌子上面,有一群人刚刚走进古香古画的餐厅,为首的是一男一女,男子高而样貌堂正,只是一对眼睛偏小,有给人心机重的观感。女子挽着男子胳膊,长相不错,和大堂经理交代说话的时候表情倨傲,颇有些虚荣。

    邓松奇显然看出端倪,凑近曾娜低声问,“张景?”

    曾娜迎向那头她前男友张景同样发现了他们的目光,脸色有些发白的点了点头。

    冤家路窄。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