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二章 局面

    唐妩趁着假期接手脸谱中文,在公司内部负责商业计划方面的运作,上手很快,这一块脸谱中文有几位挖到的前领域内知名人物,其中一个甚至认识唐妩家庭的某位亲戚,当初见到唐妩的时候还不住打量,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唐妩父母那一辈如果论起来其实影响力并不在沪上,但唐妩外婆则属于若非必要,基本不见报,不经受采访,不高调行事的隐世高人。其实这也和目前中央党校的行事作风相关。

    零二零三年的中央党校依旧在外界罩着一层神秘面纱,都传言在牛气哄哄的四九城里什么地方的司机开车最小心,答案还是在中央党校,无论什么级别挂什么牌子的车辆在那里都明显让着行人,因为这里的行人指不定就有国务委员未来总书记一流。

    作为中国最神秘的高校,目前不如后世那番开放外界参观,对学员管理也不如后世那般严格,自然也有一些延续到学校里的社会负面风气和尚未解决的问题,没有后世那般开明开放也是意料之中。但这一点也不削弱其在政坛的影响力。唐妩外婆穆芹的手下说不得就已经开出大片手握一方重拳的桃李。论政治影响力,只要达到一个级别的人物,穆芹这个名字对他们来说可已经算得上如雷贯耳。

    大音希声,这个时候穆芹在南大读书的小孙女唐妩竟然跑到一个由南大学生和教授组织起来的脸谱中文打工,这个信息被真正的有心人知道,又该是何等的惊诧。

    在他们眼睛里面看来唐妩就应该是那种所谓的高干子女,特别是穆芹的政坛生涯一路稳健,目前在位的情况下,自己孙女虽然不至于是超级温室中的花朵,但多少也能算一方名媛。

    然而就这么一个应该是与众不同的女孩,她就读南大,和所有学生一样就读普通院系,她的人生履历没有什么太多惊世骇俗,只是一路的班主任学校评价都很高,自来是班长,学习委员,校三好,市三好,省级三好学生。没有太多可以一眼被纳为“神童”或者“天才”的大类奖项,但却是所有人经历过的那样,属于他们的学生生涯之中,班级或者学校里面高高在上,却又触手可及的那种女孩。

    每天在学校都能见面,且有点小期盼着下个学期,下下个学期能碰巧和她说上一句话。

    就算是在大学里面,她也应该会受到大学校园诸多风云人物的追捧,而最终毕业的结局必将光辉的走向更华丽丽的地方。

    但实际的情况是,即便是其外婆穆芹处于厅局级干部的那段时期,她也只是刚刚从夏海那座小城市出生。脱离了家族庇荫的父母都是混迹机关的小公务员,还要为孩子的奶粉钱打拼。

    当她在那座西南偏远的小城市成长得亭亭玉立的时候,穆芹成为省部级的领导。而母亲穆旋则靠十多年在机关的摸爬滚打终于强势的坐在了副厅级的位置。父亲也从开始为生活奔波到成了一方的商人。

    但她依旧是那个在父母大部分不在家时期里,要自己照顾自己,要自己煮方便面,收拾行装,预习复习,然后每天准时从家门口的站台乘公交车,去往学校开展新一天学习,为了以后的高考能去一所像样名牌大学的女孩子。没有其他相同背景条件的孩子那样早就不担心学习成绩,甚至根本不担心人生以后的轨迹。

    她依旧是那个会偶尔发些小呆,偶尔想想自己的未来,偶尔对某个男生脸红。偶尔有些小心思成长,偶尔也会产生烦恼的女孩。

    她见过表妹一家在上海富足的生活,见过家庭体系里一些人在人前风光的一面。见过自己父母和外公外婆的家庭主要矛盾。也从家人聊天的字里行间里,知道父母,外婆那一个层面上的风险和人生的博弈。

    但这一切,都不曾影响到她在宁静小城里的生活。都不曾影响到她每天从站台这头走上人头攒动的公交车。然后去往承托了无数人命运的学校。

    除了在临近初中毕业的那一天,她在转身之间,遇到了在阳光下穿着白衬衣,身板子单薄无比而又仓惶四顾的苏灿。

    “你的三叔唐国忠,是我的老同学,老朋友了,关系很好。几个月前我们还在一起纵论互联网。现在做生意,闭门造车都要不得了,唐妩你如果想学一些商业运作方面的东西,赵叔叔自然会全力帮你。我参与过几家大型企业运作上市路演的成功经历,在经验方面,赵叔就不谦虚了,否则乔总也不会过来挖人了。”

    在脸谱中文认识唐妩的赵彦斌和唐妩的三叔关系不错,之前唐妩来上海读书的时候还和家人见过一面。

    唐妩父亲唐宗元这一辈人之中,也还是出了一两个有能力的人物。唐妩的三叔就是一个,唐家往上三代人都很普通,都是蓉城附近周边的人士,没有什么大人物。这一代最初也一样,不比穆家的家世。若不是唐妩三叔高考考到广州,说不定就留在了蓉城附近的县份上。以前在广州读书的时候家穷,是在已经成家的唐父和唐妩的大姨下供养就读的大学,后来大学毕业出来后就留在了广州,再后来进入银行系统,据说现在成了交行分行行长级别的人物,典型一步一步攀爬起来的都市凤凰男。去年调到了上海,唐妩和家里人见过了,唐妩三婶当时还给唐妩封了五千块钱的红包。

    而事实上自唐妩三叔大学毕业再到事业有成几乎都没有回过蓉城,也没去过唐妩家,双方之间很少有来往,穆旋给的评价就是典型的势利眼。

    以前他读大学想坐飞机,正是唐妩三四岁的时候,穆旋俭持家用并不容易,还要负担他的生活费,但还是挤出了两百块钱打了过去,但这些钱是远远不够购买一张机票,于是自此怨气便归结在唐妩父母身上。弄得家里人都知道,唐家人也传唐宗元的媳妇儿不光长得红颜祸水,更是很有一套心凶。但实际上那时候唐妩父母在机关单位的工资合一块一个月也不过四百块钱,还得负担唐妩的学费。

    那以后唐妩三叔大学毕业除了电话几乎也就没再踏足过唐妩家里,每年有一个电话,大致知道些情况就差不多了。唐妩一家其实和唐父那一脉的亲戚联系并不如穆家这边,而这么多年,唐国忠就知道穆旋是干部子女,但和家人关系很淡泊,几乎没办法靠那边的关系,除此之外对唐妩家的情况倒是也一无所知。以为唐宗元,以及嫂子穆旋还在机关里苦熬,比起他在广州上海风光的地位和今时今日的身份,应该要低很多。

    去年知道唐妩就读南大,这才陆续知道他这个哥哥唐宗元家的情况,嫂子穆旋已经是蓉城司法系统厅级干部。唐宗元目前也在三地做地产生意,家庭可以算富足。当下立即才转变了态度,给唐妩包了红包。

    倒也不是重拾这份亲缘是为了日后有什么事要找唐妩家帮忙,纯粹的是从以前觉得不是一个世界,看不上。再到现在观感大变。

    当时苏灿数着红包里的五大千人民币调笑唐妩,被她瞪了回去,然后说,“我并不喜欢这个三叔。”

    而没想到脸谱中文商业运营部门的副总监居然是自己这个三叔的同学,赵彦斌其实在业界名头不错,在ibm公司任职12年,最后以大中华区分管企划运维的副总经理功成身退,商业运营上面很有一套,在业界积累的人气底蕴也很为丰厚,这样一个人被脸谱中文招入,固然也是因为公司内部澎湃的潜能。

    之前唐妩来公司的时间不多,等到南大暑假放了,又没有急着回家,赵彦斌才主动找机会提出这层关系。在他看来唐家这位小姐极为冷傲孤高,他们见过一面一起吃过饭,但如果自己不主动套近乎,她是绝对不会说的。

    赵彦斌的经历自然不浅,他的那些经验和运作方式对唐妩来说都很宝贵且有用,当然不会拒绝,唐妩带着谢意的和他聊了许多。

    最后赵彦斌才试探着问道,“公司的苏董,我看对你不错啊...是男朋友吧?”

    唐妩怔了怔,原本她并不希望在公司里把这份关系公开,她并不希望别人觉得因为她和苏灿的特殊关系而有什么优待,她更希望凭借能力获得认可。苏灿是为什么让这么多人富含激情的进入公司工作,唐妩以前的具体职业规划是希望大学毕业后应聘一家涉及相关领域的公司,但现在显然她的人生已经因为苏灿而改变,现在唐妩希望在脸谱中文体会一下这种创造历史的感觉。有种似乎比着他的脚印在走路的样子。

    但这个时候她最终还是看向眼睛里期待着答案的赵彦斌,微涩的点了点头。

    终于明白原本人生轨迹应该令人羡艳的唐家大小姐为什么会在暑期给脸谱中文打工,赵彦斌这才“哦”“哦”连连点头,看似豁然开朗的表情掩饰不了眼睛深处悟到了什么的醍醐之感。又道,“格雷洛克,阿克赛尔等公司刚刚和脸谱达成协议注入了六千三百万美元的资金,获得了约百分之十的股权,脸谱中文这边预计能够获得美国脸谱两千万美元的投资,这在刚在内陆突破了一百万注册人数的脸谱中文来说,等于是已经成为了价值过亿人民币的企业,这种发展,已经不能用高速来形容了...苏灿苏董,眼光不错啊...”语带双关。

    唐妩迎向赵彦斌这句回味悠长的话露出绚丽一笑,心想这次应该能通过赵彦斌的口,来堵住成天想介绍周边未婚青年才俊给自己认识并借此打开门路的三叔唐国忠吧。

    扎克在二十多号有一场在剑桥大学演讲的活动,二十二号结束在上海的行程,去了浦东机场。

    剑桥镇没有直达的航班,所以要从浦东飞抵伦敦,然后再转车或者转机前往。苏灿,唐妩,乔树鑫,李鹏宇等人都到机场相送,扎克提着行李箱,他旁边的哈佛室友,美国脸谱副总裁莫斯科维茨正在整理手上的机票和行程资料,还有随行的一众人纷纷和脸谱高层道别。

    检票口到了时间,扎克转身欲走,又停住,回过头走回来在苏灿面前站定,苏灿要比他高大半个头,他微卷的头发和有雀斑的脸上,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打量苏灿,然后又回过头看向一旁的唐妩。眼睛里这是掠过复杂的神色,道,“我曾经有很多次想过,如果要我将现在的位置和身份与苏换一下,我愿不愿意?后来我发现,答案一定是肯定的。我能写出让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一起的代码。却无法再从这些人里面,寻找到和你差不多的一个人。”

    唐妩转头对苏灿微笑,道,“谁说工科出身的人很死板的?扎克明显比某人浪漫啊。”

    苏灿摸了摸鼻子,道,“纠正一下,他是心理系专业,辅修古典语言文学和神学研究。”

    扎克笑了笑,然后伸出手拍拍苏灿的肩膀,道,“你想说动态新闻私密广播的项目搭建你并不喜欢,你也很关注总部那边的躁动。因为脸谱也有你的一部分,这并没有错。我想说的是我能处理好这一切,也许你现在看起来有点糟糕,但迟早有一天我必须独立去做这些,因为有一天脸谱会成长为一个大企业,大到超过你的想象,我必须成为那种能主宰这个庞然大物的那种人,我并不满足已经取得的成果,我专注的是那些还没有完成的事。大部分人会为自己的事业设定里程碑,达到某个里程碑后,可以稍事休息庆贺,从而获得满足感和征服感。但是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是不存在的。”

    苏灿很想说侵犯隐私的动态新闻广播会引来大麻烦,这是错误的,也想要帮着插手辞退在美国弄权的副总裁道格,调整一下内部的人事碰撞。但苏灿还是不得不承认扎克所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他和他都必须要成为驾驭未来辽阔商业帝国的那种人,而这一切都不能因为苏灿揠苗助长。

    他不能直接的告诉扎克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对的,要怎么样去做。

    正是因为他不可能永远都在他身边告诉他这一些。

    于是扎克这个已经是目前市值六亿美元企业的总裁,挟着全上海令人颤栗的冷风,以及那些冷风后面动荡的局势,转身走上了去往伦敦的班机。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