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八十三章 久违

    南大的开学一如既往的热闹,几个大门依然车流不息,新生永远是独一无二的生物般兴致勃勃又带了几分敬畏的面对这所还算闻名遐迩的学校,相应老生们入学则显得驾轻就熟。

    苏灿依然是沿着一年前新生入学报道的光华大道进去,沿路川流不息,耳膜鼓动着车流缓慢推进响起的喇叭叫声,以及时不时辅道自行车骑行的人蹬链条的哒哒响声。

    四周围无数在建工地拔地而起,上海的建设速度一直是以秒作单位。不光是今年在建的浦东国际机场二期,磁悬浮列车机场快线,还有港口外高桥港区四期工程,龙泉港及东海港疏浚的内河航道工程,同时外环线黄浦江下游越江隧道工程,甚至后世足以写进建筑巡礼的卢浦大桥等越江工程也轰轰烈烈进行。西气东输工程,ibm芯片生产,上海展览中心,外高桥造船基地,松江大学城...整个上海皆是铺天盖地的工地在奋土扬沙方兴未艾的发展。

    南大主体楼有了拔地而起的雏形,可以预估到建成过后这个可以被列入上海地标的南大好东西。

    四周围相较一年前已经有了更大的改进,有时候说从一个角落就能看得出来一座城市的变化。苏灿在偏居一隅的上海南大,已经深刻的感觉到周边从还比较荒凉杨浦边缘,逐步被改造为一个灯火通明大学城的发展速度。

    这种身处于变化中时代的感觉本身就让人心情振奋,苏灿并不从政,就不局限一隅。这也是他出于理智和感性的考量,如果走上政坛,以他前世一个小人物的背景,重生的优势能够给他带来的助力实在有限,而官场最讲究一个资历,以他二十几岁的年龄进去,没有熬十年以上出头都很困难。他并不保证自己能够比其他人做得有多好,说到底他仍然能力有限。

    最重要的是,重生为他带来的年轻和激情,他要用这些青春来换取资历这种混迹政坛的资本,他舍得这样浪费?

    行走在一年以后的这条进校大道上面,身边过满车流,身后时不时传来一些新生夹杂着兴奋地声音。

    但苏灿并没有回头张望,所以也不知道一回过头去,他会不会生出一种仍然处身当年的第三中学和市一中,依旧夹杂在自行车流和穿着天蓝间白的校服混杂挤进园区的错觉,仿佛再朝前面走一点,路过转角就能遇到那个心仪的女子,也许亦会擦身而过,像是时间不曾流动改变。

    四年前他还只是在一个地处西南落后的小城市,四年后他已经身处中国金融中心的国内最顶尖的大学之一。四年前他翻遍全身衣兜绝对掏不出十块钱。四年后他有了数千万身家,只要他愿意,他有足够可供调配的财富让自己脱离现有的生活轨迹。

    但泡桐,阳光,以及充满活力和想象的地方,可以愿意让他按部就班,像是泡一杯茶水,略微苦涩,但却就是丢不掉盅子。

    所以他习惯于安之若素走自己所选择的路。

    到了一个转角的座椅处,苏灿搁了箱子,和打来慰问他开学报道的林光栋通电话。于是他更可以悠闲的欣赏穿梭在这所大学里穿着短裙青春靓丽的女生。

    “飞波士顿之前我去了趟蓉城,和他们聚了聚,与其他人的看法不同,我不认为你继续上学是在浪费时间,我也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值得争论的问题。他们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够亲力亲为,而并不局限于每周看一次工作日志,项目跟进报表。至于学历这种东西,赵明农他们就更不明白为什么连他都参加了清华企业家班培训,拿到了mba证书,甚至已经开始站在大学的讲座上讲经。你还要为了一个区区南大本科文凭浪费时间和生命。”

    “你知道赵总是个粗人,我也没办法和他沟通,他们经常在茶余饭后以你的资历说事,普通人达到你这样的境地如果一切畅通,至少也需要有三十年阅历。但偏偏你一蹴而就。我,赵明农,王玥,赵浩,我们都知道,你的构思和胃口还远不止如此。”

    “但他们弄不明白,特别是赵明农赵总很不理解,任谁到了你这样的地步,恐怕连腾个身都没有时间,恨不得全身心的扑到疯狂扩张上面,一天二十四小时工作,人处于亢奋状态而停不下来。但你却还能闲庭信步,他都快被你给急死了。呵呵...老赵是个实诚人,吃过苦受过累,体会过山穷水尽的滋味,以前苦苦维持濒临倒闭的玩具厂,是真的绝望过灰心过。所以才对现在的任何机会都像是个饥汉一样抓紧每一把米盯得紧紧的丝毫不放过。但老赵这样的人活得累,不过大概蜀山连锁也正需要他这种钉子牛一样的倔脾气。人活着除要争一口荣华富贵,但也要有做娱乐的洒脱心情嘛。商业过招也是现代战争的一种,而现代战争从来就不是日本漫画里面单纯的执念就能打赢的。苏灿你能取得现在的景气,不过也是靠着能人所不能,想人所不曾想的创新意识嘛。”

    苏灿暗叫惭愧,道,“你相信吗,在此之前这辈子我只不过想发点小财,过一个在超级富豪面前看来或许不值一提,但对普通人来说富足有余的生活。压力不太大但充实的工作,娶一个不算丑的女子,生一个儿子,不需要白白胖胖,但至少得健康。我还幻想有一个在静处的房子,有一台代步的车子,偶尔会一家人在公园落叶下散步,那个时候最好是黄昏...这样的理想是不是太文艺了些。”

    “是有点,但还能算接受,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想法。但那些都被送进了马桶,抽到了雅鲁藏布江。事实上是,就算你们家附近就是一处公园,不过几十米的距离,也许你也再不会烧包的专程跑去学港片看落叶和夕阳了。”

    电话那头如今正风光无限的林光栋突然有些落寞,道,“...我的前妻算离婚了,还住以前的老房子。说来有些戏剧,那套房子还是单位要照顾年轻小夫妻时分的。那时候她还不愿意嫁给我,没办法,一中那时候不是夫妻没有资格。所以她一直有点委屈。现在想起来,我也觉得当初委屈她了些。我一直惦记着回去看看,但夏海就在那里,有时候是因为忙,有时候是没有心情。所以直到现在,我依旧没有回去。但事实上蓉城或者上海,距离夏海不过半小时或者两个半小时,不过是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时间,但我依旧没动身。”

    顿了顿,林光栋又道,“也许我是永远不会动身了。”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人生更是一场无法预知丈量从此以后的历程。

    如果当初林光栋没有把苏灿叫进办公室,如果当初林光栋不是一个无法随波逐流的小教师,如果当初没有辞去铁饭碗的勇气...很多事情,是经不起如果的推敲的。

    就譬如如果苏灿没有创立蜀山,菠萝传媒,敦煌和脸谱中文等等一系列产业,他是否会比现在更轻松一些?

    苏灿的生活已经可谓是富足,但苏灿也再不仅仅是为满足自身的富足而奋斗了,在他之下,已经开始代表了很多人的利益,他已经成为了利益的集合体。

    他如果倒下去,那将会有很多人的人生和命运发生巨大颠覆性的改变。而企业开始运作,唯一不倒下去的方法,就是发展发展再发展。这已经成了一个再没有回头路和反悔可能的游戏。所不同的是这个游戏并非无关痛痒,只有成功和惨败的结局,没有第三种可能。

    ****************

    打了电话,发了短信,苏灿享受着太阳,眯着眼望着从面前园区道路上过去熙熙攘攘的人群,眼睛却在下一刻倏然睁大不少。

    因为他似乎见到一个并不可能在这个时间,地点应该碰上的熟人。

    “这里没有人吧。”身着红色荷花边套裙的宋真毫不避讳的在苏灿旁边坐下,微卷的亚麻色头发随意的搭着,然后俯下身轻轻揉了揉穿着高跟凉鞋的脚踝,两条细腿非常有诱惑力的在校园的座椅上撇开,苏灿直接被这样的气场给镇住。

    “这小帅锅是谁啊。真真?”宋真出现颇有些冲击力,以至于苏灿忽略了她旁边还有一个身穿小短衣,背着lv经典款包穿吊带七分裤的女子。女子样貌可以说是中等偏上的,胜在会打扮,肌肤胜雪,是以回头率也一样很高。此刻正在宋真旁边,从头到尾打量着苏灿。

    女子在扫视苏灿的时候有种自小养成的优越感,大概心里面已经第一时间从苏灿的穿着打扮也没有放过手表这些细节从而推测这是宋真圈子里那个段位的朋友。

    “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张筱竹。这位是苏灿,好朋友了。”宋真介绍道。

    张筱竹半抱着手,闻言对苏灿招了招算是打了招呼。显然并没有引起她的丝毫注意。又大概业务繁忙,手机响起,就摆了摆手示意,然后走向一边打起了电话。

    留下苏灿面对在南大入学半路杀出来的宋真。

    “如果我记得不错,你应该在美国哪个大学念什么emba是吧?你毕业了?”苏灿上趟给脸谱网融资的时候在美国见过这个女孩,还有一段戏剧性的变化。她的家族在国内企业铺设得很庞大,像是涉及投融资,房地产,家居,电器等很多产业,虽然不如后世的家族企业国美那样发家快速名声显赫。但其本身屹立二三十年不倒的资本就让其有足以闻名的本钱。

    庞大而低调,这是苏灿对宋真家族企业的初步隔云把脉的观感。

    即便是在南大这个美女如云的地方,宋真这套保守中透露着她自身妖冶气质的装扮依旧是有些抢目,自然为这个入学又增了一道风景。

    不过这道风景在自己身侧,这就委实有些折腾人了。

    毕竟苏灿上学期在南大一年,到底也算一个小名人,身边先后有不少花边新闻,眼下颇有妩媚风的宋真又这副老熟人般得毫不避讳在他身旁坐下。包括唐妩,上外系花林珞然等女生和他关系的密切,往往大学校园里的男性公敌就是这样产生。

    当然苏灿自然对周围略有敌意的目光置若罔闻,他不畏惧严苛如刀剑般的言论,自然对此更是淡若浮云。

    “差不多了,正式的结业应该在明年,今年开始陆陆续续往返国内和美国,做一些后期论文和项目。南大的金融研究院成立了,家里面上上个月才经过了会议商讨,决定让我在这边挂一个位子,从中学习实践一下,先接手一个小公司操操盘看看有多大市场反应和效果。”宋真笑道,轻描淡写。

    “原来是这样,真是有米,南大金融研究院可是个好东西,第一手产经内幕啊,大公司就是不一样,懂从哪里切入下手,很有魄力。”苏灿点头羡慕道。

    “小打小闹而已。”宋真双目明亮的盯着苏灿。目光灼灼,这个女人有种独特的魅力,苏灿不知道这是不是和她本身的经历有关系。还是她刻意让苏灿认为她很正视在乎他。

    要让一个人信任你的方法最好莫过于让他知道你很喜欢他。宋真这样的人和他苏灿从小就生活在两个世界,可以知道这个女孩也绝不普通,她懂得怎么和每一种不同的人相处,而且还处理的很好。就譬如她每次说话都注视着苏灿,像是重视他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字一样,很能给人以虚荣感。

    毕竟不是谁都能让一个这样的女孩平起平坐同等交流面谈的。

    *****************

    两人就这样可有可无的闲聊了一会。

    “你和别人说话,都是这么简约吗。”宋真有些不乐意的撅起嘴角,向来围绕在她身边的男生不是刻意逢迎就是故作正义欲擒故纵,宋真习以为常,苏灿似乎倒是第一个要她主动找话题延续两人谈话的男生。这让从未受此待遇的宋真感觉有些受冷遇。

    苏灿摇摇头,“不是。我很高兴再遇上你。”

    宋真心头对苏灿这种范儿有些想咬牙,这种摆出来的范儿好像一直都是她才有资格对别人的。

    镇定要镇定。

    “你好像还欠我点什么,上次本来为你安排了美国的旅游事宜,结果你忙着要走,只好取消了,费了不少功夫。”

    苏灿汗颜道,“上趟去美国是处理融资的急事,做完了也就要赶紧回来,不过我不去,倒是为你节省了一大笔开销,怎么反倒还欠了你了。”

    宋真皱眉不高兴道,“你做人都这么功利主义吗?飞机上本来我就有点失礼,事后做出些补偿也是应该的,这样的目的没有达到,就算省了开支和费用,我又有什么可高兴的呢。”

    苏灿只好道,“其实走之前,在飞机上我还一直在想你之前对我说的话。你这次回国到上海,该不会是为了那所谓最后的一次‘叛逆’吧?”

    宋真盯了苏灿半晌。眼睛灵动的眨了眨,才“噗”得笑出声来,“你该不会...一直纠结于在帕洛阿尔托的斯坦福大学门口时我对你说的那些话吧?你难道认为,我那时候所说的还想‘最后叛逆一回’...就是对你有意思?”

    宋真的表情很错愕很无辜,苏灿很尴尬。这个时候矢口否认只会牵强,而事实他当初也的确是有这样想的,不用虚伪的否认。

    苏灿不得不承认宋真完全是让他有些失了步调,有种完全置身她的气场,被她牵着走的感觉。

    苏灿不停地提醒自己这个女人曾经在巴黎的时装节走过秀,和那些资深演员相比即便不是专业的,至少也有所差无几的级别。她十分懂得自己的优势在哪里,一个有身材有样貌同样也有权贵背景同时还很聪明的女人,往往相当不简单。

    但最终苏灿还是仔细分辨不出宋真这个无辜表情的真假,愣住而被宋真盯了看半晌,她眼神里面从错愕到笑谑的变化让苏灿很有些想发毛的冲动。

    “同学,你很自大噢。”宋真掩嘴轻笑。

    打完电话的张筱竹走过来,收了手机,手拍了拍苏灿的肩膀,她显然对刚才两人后半段的对话尽纳耳里,道,“这位小哥,我们家宋真你是知道的,既漂亮又聪慧外加贤淑,身边一直以来就没缺乏过对她很用心追求的男士,这里面有很多有实力滴,也有人缘不错滴,也有潜力股值得观望持有滴...但作为她的首席闺蜜,我还从来没看到她对哪个特别有意思...就你要是被我们家宋真看上了,恕我直言,这个几率比中彩票还低...”

    “筱竹!”宋真拉了拉说话颇有些过分的张筱竹衣角。

    张筱竹这句话是笑着说的,不过从头到尾都不乏优越感,确实给苏灿“洗了脑壳”。整的苏灿颇有些郁闷。

    “不过你要懂得贿赂我请我吃点饭什么的,我可以给你透露一点她的独家资料,譬如胸围臀围什么的...”张筱竹说完就被宋真挠胳肢窝,掐腰。尖叫一声反抗,两女闹做一团,相当香艳。

    虽然和张筱竹打闹,但宋真眼角还是有意的注意着苏灿细微的表情变化,把他微颓似乎有些失落的神情点滴不漏的尽收眼里,心里面却衍生出一丝报复性的快感。

    她虽然嘴上阻止张筱竹对苏灿的唇枪舌剑,但是心里并不介意刺激刺激这个很有范儿的苏小灿。

    谁让他之前对自己摆谱的?

    “我还有点事,可能要先走。”苏灿看向宋真,“以后你也在南大吧,同处一个大学园区,留个电话吧。”

    “当然不能留女生的电话啦,万一你晚上骚扰她怎么办,留你的吧。视情况而定的打给你。”张筱竹立刻道。宋真抿嘴微笑,没有反驳。

    苏灿无奈,只好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想了想,又对宋真道,“以后多联系,在美国‘欠’你的,这回由我做东,安排你上海一行吧。”

    “我最近很忙,可能没有时间,不着急。”宋真淡淡道,她刻意做出很平淡的样子。

    “晚啦晚啦,在美国你已经错失机会了。更何况,在国内,怎么轮也轮不到你啊。”张筱竹又适时对苏灿摆摆手,潜手势是你要走怎么还不快走。

    苏灿点点头,道,“我朋友来了,那就先走了。看你们也没什么时间了,那就下次有机会一起吃个饭好吧。”

    然后他起身,握住行李箱,走向道路的另一头。

    暖风拂过,泡桐树影摇曳,苏灿去往的背影前方。宋真的眸子映出了茕茕而立的唐小妩。

    她望着那个男孩的浅笑轻颦,融化在锐利的阳光里。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