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四十五章 两倍赔偿

    旁边的烧烤摊薪火正盛,热气缭绕出不断上浮的火星,被烤熟食物的油脂滴溅下来,薪火突然受了搅动,炭灰噗!的散开,无数火星逃逸四散而出。

    而现在的南大小吃街这一隅,很深刻的演绎出这种状况。

    程葱葱那抔热茶就像是泼入了薪火之中,来不及发出哧的一声,将钱枫泼了个正着,这个时候才定格出桌子周边不少人的神态,惊惶的,起身避开水***及的,搞不清楚状况的,还有拍桌而起满面怒容的,一时姿态各异,当得上气象万千。

    “你tm有病还是怎么的?脑子有问题啊。”呵斥的并非被泼了一脸烫茶,甚至脸上还挂着茶叶的钱枫,而是距他几个身位的男子,已经留了面子,若非程葱葱是个身材不错的美女,恐怕现在已经大打出手。

    钱枫抹下脸上的茶叶,那张白净的脸上有被茶水撩到的通红,事实当即被泼脸上,他当即已经站了半截身体起来,最后才坐下去,因为满腔几乎无可抑制的火气而微微颤抖的身体,最终压抑下来,阴狠的盯着程葱葱。

    旁边有人立即将下意识的给他递纸问他有没有问题,钱枫都摇摇头,用纸擦拭脸上脖颈不断滴下的水珠,反常的沉默,给人一种更凌厉的风暴正在慢慢酝酿的观感。

    “叫他自己把嘴管好一点,要不然我还泼他!”程葱葱还兀自强硬,趾高气昂的盯着面前站起来的几个人,这些人即便非五大三粗,程葱葱纤细的身子在众人面前,就像是随时会折断的柳条一般。

    而后苏灿这边几个男生也就起身了,李寒,王东建等人也同时站起,朝着程葱葱靠近,双方形势有点一触即发的样子。

    不过一来苏灿这边男生有限,身子最壮的李寒和略显魁梧的王东建还可以撑门面,不过论人数上面他们是远远不及落入下风。

    李寒倒是一副怡然不惧的样子,王东建也头皮发麻,他知道对方除了少数大一基本上都是高年级的人物,有几个在各自院系上面似乎有头有脸,都有来头,要真冲***来他们未必讨得了好处,但是现在局势使然,骑虎难下。

    情势紧绷,程葱葱面对一个个色厉声俱牛高马大的男生虽说心里发怵,但也得理没有退避的意思。

    其实对方这边了解情况的人也知道是钱枫这人嘴巴不太干净,平时一些男生聚在一起也会开一些荤玩笑调笑些什么,只是钱枫这人有时开得玩笑嘴巴里说出的话也太露骨,譬如刚才程葱葱转过身去他就光注意别人屁股了,说这样大的屁股,要是上这娘们一次,恐怕要一夜不眠。

    知道钱枫嘴巴贱,但是钱枫是南大校区管委会的主任,社公院院长钱子明的儿子,要说钱子明爬到这个位置倒也不容易,据说倒退十年前,钱子明一家还是住在南大老教职工棚户楼的一员,钱子明也只是一个助理讲师。

    后来适逢时机,据说做出了点研究,就一步一步上了这个位置,不过对钱枫的教育向来是“黄荆***出好人”。饶是这样,钱枫读到南大这个阶段,一直也是磕磕绊绊,没少惹事端。

    现场这些人虽说知道事情的起因他们理亏,但钱枫因为钱子明的因素,在这群团***,学生会,社联的人之中还是很受宠的,就眼下这种情况,是非黑白什么的少说不得也被淡化了一些,又碍于平时称兄道弟不少,钱枫被泼得这么惨,大丢面子,这众人总不可能反过来劝他说算了。

    总归而言,动手的是程葱葱这边。

    南大小吃一条街的冲突第一时间传到了一个相关院系的人耳朵里,高年级院系有听闻钱枫和人冲***来的,大一新生里面有听说程葱葱泼了别人一脸茶的等等,动静不小。

    涉及一些平时耳熟能详的人,听闻小吃街的冲突,相关院系的人也就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很快就围了不少人,程葱葱和童彤几个女生正和对方争吵,对方肯定不会让他们轻易脱身,情势有越闹越大的趋势。

    钱枫冷眼的盯着程葱葱苏灿这边,这众高年级的认识苏灿的凤毛麟角,南大本部有进三万名在校本科生,八千硕博,成教网教本专科两万余,就留学生也有三千,总计五六万学生,可谓地广人多,无数人物辈出,至少就这群人来说,都觉得自己混在南大算是个人物。

    钱枫这众人这里面唯有几个大一的知道苏灿,但是这种情况下自然是看情势的居多。

    “怎么解决?我要怎么解决,刚才泼了我满脸烫茶,到现在脸上还是火辣辣的,一会去医院检查看有没有什么问题,要让她承担责任,看她怎么赔得起。想就这么算了?没这么容易!老子怎么也要给她那张漂亮的脸上扇上两耳光才解恨!”被问及打算怎么处理,钱枫捂着脸烫红的部分,狠声道。

    他不怕把事情闹大,到时候咬死这女人听错了,只要众人口径一致,表面上吃亏的又在他这边,无论怎么看他们都是最有准备的一边。

    “钱枫,怎么回事?被人泼了水?不应该啊,说出来是哪个,哥们让他拿话出来说。”人群分开,是高分子系的几个刺头,事情发生的时候这群人正在食堂刨饭看球,听说了这个事情,又加上有些名头的人牵扯其中,最重要这些人看来还被不开眼的人给惹了,那还不赶快过来看踩人的好戏,是以立时就过来助拳了。这么说的时候,对方眼睛却是盯在李寒等人身上,不乏挑衅的意味。

    “老吴,怎么回事嘛,刚刚说请几个同济的mm过来,结果就遇上你们这等事,是要跟人打架啊!?”有三五个男男***踱步在人团打起招呼,为首的一边打量苏灿这方,不一边和钱枫这边的人相互招呼。这种让肾上腺素分泌的场景,明显可以成为给几个外校美眉炫耀人脉的极佳现场。

    亦有一些系年级上的风云人物给众人递烟的同时劝道,“我看这个事情就算了,都是一群大一的,地皮还没踩熟,不懂事。别整出几个退学,几个明年不敢来上课也不好...”虽然是规劝,但言下之意很有优越感。

    随着围观人士越来越多,再加上程葱葱众人和对方驳论越来越白热化,倒是让苏灿这边也见到了一些眼熟的人,有大一的也有高年级的,然而都持观望态度。

    这个时候程葱葱见到了任伟名,他正和范祈驿学生会主席站在对面那头,一行人中有些程葱葱也见过,还曾大家一起吃过饭。这群人可能刚刚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听着钱枫这方的人在解释,任伟名随后看到了程葱葱,明显一愣,知道了事情起因经过,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起来。他和程葱葱可谓是正在暧昧阶段,因为双方父母认识而走在一起,属于准男女友的状况。

    学会主席范祈驿一看任伟名,再看眼下的情况,因为情况喧杂,

    他只是看到了前面的程葱葱等人,没有注意到后面的苏灿唐妩一桌人。不过心想这种情况也是任伟名不想看到的,就顺水做了个人情,对钱枫道,“那女孩任伟名也认识,说到底还是个误会,我看大家都算了好了。”

    钱枫闻言抬起头,看向任伟名,“任伟名她是你女人?”

    任伟名愣了愣,就看到钱枫旁边的几个男子也抬头把他给望着,这几个人都是大三大四里出了名的,都一脸似鄙弃的把他给望着。任伟名下意识的一笑,“怎么可能,只是玩玩。”

    “那你说个屁啊。钱枫刚才被烫茶泼了一脸,是她不懂事,那个女人要是你认识,那得,你就别掺合进来了。”钱枫旁边一人沉声道。是市教厅的一公子哥,言语间有指导的意思。

    “那行。”任伟名笑笑,范祈驿看了他一眼,也不好继续说下去,他虽说是学生会主席,但实际上谁都知道学生组织这种职权掺杂的水分不少,更何况眼下钱枫这些人,就算是他亲自说话,恐怕面子都不这么好使。但眼看双方冲突激烈,要是不管不顾闹起来,他这个学生会主席又在场,要传出去,他声望恐怕得大受影响。

    只是看到程葱葱在这里,那唐妩会不会也在?想到唐妩,自然不可避免的想到苏灿这堪称南大横空出世的混世魔王是否也在现场?

    程葱葱见到了范祈驿,任伟名一行人,心里面底气无形中提高许多,胆子也壮起来,毕竟他们那群人里面有不少她也认识。于是脸都要凑到面前一男的鼻尖当面骂道,“溅着你了,溅着你也活该,蛇鼠一窝!”

    和程葱葱闹起来的男子大概也被她激得不行,此刻更是气急攻心,抬手就一巴掌扇了过去,“你再说一遍。”

    清脆的声音,程葱葱捂着脸退了两步,脸上呆了呆,下意识的就朝着任伟名看了过去。很自然如此。

    谁知道任伟名等人和钱枫说不了两句,居然有说有笑,而这一巴掌响起,任伟名余光看了她一眼,目光扫向一边,最终也什么都没有做,转向一旁。其余一些平时饭局和程葱葱谈笑有加的一群人,也装作没有看到的自顾自聊天说话。

    这一刻程葱葱感觉心里有点冷。

    她虽然性格比较硬,而且爱出风头,喜欢炫耀,更知道年级上和宿舍楼里有不少人讨厌她,寝室里阮思鸥不高兴她,唐妩疏冷于她,但她一直以来都认为,这些人和她不是一个世界,所以也觉得无所谓。

    而平时那些在饭局桌子上和她谈笑的学校风云人物,和任伟名一样的那些朋友圈子,那些搞播音主持的帅锅,学生会***的干部,衙内子弟,才是和她一个世界的人。

    但是现在这些人有说有笑,似乎都根本看不到她一样。唯有她耳膜蒙蒙作响。

    站定。随后整个世界声音回归,程葱葱看到李寒王东建的身影从她身旁扑上前去,动手的那人先挨了两拳。情势一片混乱。

    “够了,真要全部被抓到政教处去记大过才甘心?”范祈驿终于出来喝止双方。 而最重要的是,范祈驿看到了正从后面挤出来的苏灿唐妩等人,到了这个事情,也由不得他不做声了。没想到和钱枫起冲突这边,有这个大一闻名的学生在场。

    众人脑袋立时清醒了些,这些***多都是有一官半职的,要真冲突到关系前途的这一步,自然谁都要多一个心眼。

    众人停了手,而程葱葱则红了眼睛,眼泪大滴的滚下来,捂着脸,却一直看着任伟名。这幅情形很难想象是那个一贯在人前都没心没肺的程葱葱,就连一直不喜欢她的阮思鸥都动了恻隐之心。

    苏灿心头也是不爽,原本好好地一场聚会,结果闹到这样,越演越烈,之前他也正是头疼,要说他上前去和一干大学生争吵,像个什么话,但现在的情势是,这顿饭吃不下去了,他们可能也走不了了。

    再者,一些事也让他看不下去了。

    看到苏灿走了出来,不光是范祈驿的态度变了,任伟名的脸色也变了,和他们一起的有两个是南大企业家俱乐部的成员,还有上学期开学被唐妩踢过一脚的南大棒球队队长郑融,他大四毕业,过了月就去一个有些门道的国营企业上班。本来之前脸谱中文南大酒店招聘的时候他准备应聘,但是因为某些不为人道的原因,放弃了。

    这几个人认识苏灿,是以见到他过后,表情就不同了。

    挤到面前,苏灿没有停留,也没有找刚才动手的人麻烦,径直来到钱枫等人的桌子面前,站在任伟名对面,把他盯了几秒,看得任伟名想要勉强保持的镇定不在,才指着程葱葱道,“你认不认识她?”

    “这是谁啊?”钱枫一行人都把苏灿给瞪着,有人很不高兴,想要出声呵斥,也有人低声打听。

    任伟名没有说话,苏灿猛地一拍桌子,再指着程葱葱,“我问你认不认识她?”

    在桌子周边的众人都被苏灿这一拍吓了一跳,钱枫等人正要发作,却被人在耳朵低声说了两句,于是看着苏灿的眼神就变化起来。

    这群人事实上自小耳濡目染那个环境,能识人看事,权贵傍身的时候有些习气难改,是以有脾气得紧,等闲招惹到他们都不会善罢甘休。但一旦遇上比他们还横的,少不得也要观察观察,前瞻后顾的斟酌。想来这时已经有人把苏灿的来历和身份告诉了钱枫诸人。

    任伟名勉强镇定,对苏灿露出一个招牌笑容,“我刚刚才到,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苏灿,你也在啊?”

    “我问你,认、不、认识她?”苏灿一字一顿,没有顾任伟名的废话。这个时候四周的声音都小了下去,苏灿的声音就越加高昂突出。

    任伟名脸皮机械性的颤抖,点点头,挤出个笑容,“认识。”

    “那好,从现在开始,她不认识你了。你不是个男人。”苏灿轻描淡写。但是这番话自他两世灵魂说出,却重于千钧。

    在此番情景之下,不亚于一句极致侮辱的话。任伟名表情已经相当难看。

    桌子上有人阴阳怪气道,“荷,挺有范儿的啊...”

    “别拍个桌子显得自己好像挺牛似的,你怎么不干脆把桌子掀了啊!”钱枫这众人知道了苏灿的来历,但要任由苏灿在他们地盘指着鼻子骂人,而众人不敢开腔,岂不是太龊了一些。

    不过他们这番说话,都属于冷嘲热讽,没敢提高分贝,像是刚才那样和程葱葱李寒等人张狂叫嚣。

    却不想这话被苏灿听在了耳朵里面,他转过头面对说话的人,咧嘴一笑,“好主意。”

    又对身边李寒道,“给老板说,今天坏了什么东西,我两倍赔偿。”

    钱枫几个正襟危坐的人脸上表情还凝挂在半途,意识到不对劲,苏灿就转过身来,一脚踹翻偌大一方圆桌,汤碗瓢盆,在如海平面般骤然升起的桌面上四飞五溅。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