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三十六章 威慑

    刘振生旁边的人叫闫陆峰,市文广影视局副厅级巡视员,四十来岁,其长辈年轻时是某个开国将领的警卫员,而后做了某省***主任,现在是退下去了,不过算是闫家里面鼎头的人物,闫陆峰能做到这个位置上,据说也是因为其老门生在上面的提拔所致。

    闫陆峰在这个位置就不必说,虽说巡视员是非领导职务,没有太大实权,不是现管,但这个位置上若非是给退居二线的领导,就是他这种上面的人暂时走不了,顺不了位,暂配巡视员,享受同等行政待遇。

    但明眼人都知道,闫陆峰上一位,是迟早的事情,甚至是近期文广局换班子事情预热,顺水推舟的事情。而拥有这样的位置,对普通升斗小民来说自然也是可望而不可即,平时只要不是在大庭广众的背景下,在某些私下场合,傲气一些是必然的。

    闫陆峰这个位置以及可能的仕途走向,身边围绕的各路神仙自然不少。刘振生是他的老熟人了,闫陆峰未来要走得更好,像是刘振生这样掌控资本力量也有些道行的人,则是他可以牢牢绑住的同盟。

    今天原本是和刘振生一起来这里喝个茶,没想到如此拥堵,到让闫陆峰皱起眉头,心情就有些不愉快。

    但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就和刘振生一同混着人群进去,进门的时候被人挤了一下,闫陆峰表情就更不好看了。

    在三楼的茶阁坐下,酒店中央挑高,三楼茶阁所在的地方,倒是能够透过透明玻璃看得到在酒店内招聘会的人流,一路延展到招聘大厅。

    “我也不知道今天公司在这里应聘,就知道老闫你好静,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刘振生坐下就道。

    “不用,没事。”闫陆峰摆摆手,朝外看了看,喃喃念叨挂出来的横幅,“脸谱中文?”他听刘振生话里似乎是知道今天这回事,到下意识的注意起来。

    刘振生挑出支烟,佻然笑道,“呵呵,这个公司在国内可能还不出名,但是老美那边,倒是很能折腾。”

    “怎么回事?”

    “詹化去年就看中了这个美国大学生兴起的东西,想要注资进入,结果没有得手,这个公司今年获得了融资,在美国是几亿美元的市值,这不,他的其中一个创始人,又准备在中国国内兴起了,美国大学生现在玩这东西都上瘾了,因为都很方便了,在这上面聊性,发送低俗,暴力信息都司空见惯,美其名曰‘网络社交’,据闻欧洲有些地区颁布了法令,要***这个网络的接入。”

    “哦,还有这个事情...我怎么不知道?”闫陆峰想了想,这事就嚼出些味道来了,敢情刘振生今天约他过来,不是老熟人“见见面娱乐娱乐”这么简单,特别刘振生在这上面隐晦的提到了詹化,这些串起来,他这等人物思维自然敏捷,立刻了解到刘振生今天的动机。

    “用你的话来说,我们是投资人,资本家,有点嗅觉自然正常,更何况这个脸谱中文还算低调嘛,恐怕在没做出来之前,国内不知道都是正常。”

    闫陆峰就笑了笑,“看这个样子,到不低调啊。”他是有点心动,这个心动倒是源自于刘振生刚才所说,脸谱网市值几亿美元。这么大市值的家伙要是落户上海,必须得尽量为其所用才行。当然闫陆峰还没狂妄到要去驾驭这方面,只是为了提升自己助力所考虑。

    又看着刘振生,似笑非笑的补充一句,“要是社交网络真的有流通低俗信息,搞些歪门邪道。市文广局整顿整顿也是必要的。”

    有些话是不用说得太透的,更多的话都在眼神里面。

    刘振生不动声色的笑了起来,心情大好,又接着和闫陆峰商量起他投资的几个娱乐公司问题。眼角偶尔瞟向招聘会那头,刘振生觉得苏灿还浑然不觉,他已经为他编织了一张大网,很快他的脸谱中文就会困死网中,各种莫名其妙的麻烦,都会纷呈杳至。

    脸谱中文,必将不复美国的那种风光,只要他萎靡下去,刘振生自然有能量依照这种模式扶起另一批sns创业者来,迅速到资本市场上面去套现,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才。

    就在这张大手无形间笼罩这个七月明媚秋天的时候,苏灿仍然在扎扎实实的进行自己的事业,富含激情的打造基石。

    今天估计面试规模起码也在数百上千人,这对现场的聘用方来说都是相当繁重的任务。

    苏灿从楼下上来,就从接待小姐那里拿到了几张介绍***,这些都是有背景,想要安排***到脸谱中文。

    脸谱中文在国内招聘的事情虽然不至于什么轰轰烈烈,不过在林光栋动用了一些人脉配合宣传之下,在某些领域可以说还是很震动的,且美国脸谱网也做了个姿态声援。受人关注也可想而知,要有人安***来,这还真是最初的关系。

    “我知道了,你去吧。”

    那接待小姐看到苏灿拿了这些***,只是收了下来,没有单独开个后门的意思,也就点点头转身离开。心里面对这个年轻老总不搞黑幕高看一层,放了心的当儿,又提了心起来,这样会不会得罪一些没必要得罪的人?

    苏灿从后门进了招聘会场,招聘厅和外界隔绝,面试已经开始,乔树鑫俨然坐镇,正在对面前的人提出问题,“有四个房间,三个房间有灯泡,一个房间的控制开关,负责控制三个房间的灯泡,你只能出入控制房一次,问如何拟清楚三个房间的灯泡分别由哪个开关所控制?...”

    这些题大多都是一些很考思维局限跳跃性的题目,乔树鑫清华毕业后就在斯坦福深造,斯坦福大学录取他的时候校方就明确告诉他,他们眼中合格的学生应该拥有创造性、广泛的兴趣以及***思考能力,缺一不可。

    类似于斯坦福大学的招生有很多项指标分值,知识考试只占一分,其他还有研究,技术,艺术各方面的指标。这让一些传统意义上的差生也能充分发挥其他方面的潜能,进入大学学习,因此一些偏才怪才奇才才会被老美搜刮。

    这是苏灿觉得老美优势的地方,就是可以充分发挥每一个人的潜力,这些优点都是他要汲取的,所以他对脸谱中文的成员加入,亦是希望这里和美国脸谱网可以一个模式,是一个发挥每个人潜能的地方。所以对传统的大学毕业学分,成绩,档案干净与否倒是可以忽略不计。

    面试到了半途,结果就遇上了问题,走廊那头传来骚动,引得招聘厅里面众人也有些坐不住了,门口的接待女子又匆匆走进来,在林光栋耳边低声说了什么,林光栋这又凑苏灿耳边道,“外面有两方应聘者,因为插位问题争执,可能要打起来了。”

    苏灿示意乔树鑫继续下去,他和林光栋走出去,老远就听到一团乱麻,双方打了起来。

    赫然就是之前苏灿遇上的四男三女,还有那两男一女,似乎因为占位问题引发矛盾,谁都互不相让,动起手来。

    “谁说我要***队了,我他妈稀罕吗?”被人拉开,刚才递交了介绍信,开宝马来的三人中一男子面红耳赤的骂道,还临时够着脚去揣了同样被拉开的对方,两边的女生都在帮腔对骂。

    上大的那边虽然有三女,但似乎并不善于骂架,而开豪车来的这边虽然只有一女孩,但口齿相当伶俐,一时难分伯仲。

    交了介绍信的男子叫王彪,他交了信,家里有关系打了招呼,却没有回应,他等烦了的当儿就上前到门口来观望,结果被视为插位,双方争了起来,最后又动起了手。

    就在双方被保安拉住,涨红了脸的当儿,林光栋上前就道,“怎么回事?”

    双方一转头,看到了林光栋,自然就看到了林光栋旁边的苏灿。

    苏灿虽说年纪尚轻,但只要明眼人一看站位,林光栋就在苏灿偏右侧一些,肩膀没有超过苏灿身位,他们这众人走出来,隐隐以苏灿为先,就算再没有眼力,光看这种局面,也就知道苏灿的身份。

    再加上之前这么多人都在传,今天脸谱中文公司亲自面试的总面试官就是facebook的另一半,中国创始人,是个身价过亿的年轻富豪。

    这么多人面对面试厅的那扇门,都在猜测门背后有什么,会见到一个什么样的人,一个创造了facebook的人,会不会长着三头六臂,会不会给他们的人生带来新的开端。

    所以林光栋这么一声再加上面前的对比,等同于亮明了苏灿的身份,四男三女和那两男一女的表情,立刻就变了,夹杂着惊异和忐忑。

    那个拿着介绍信来的男子叫王彪,看到苏灿,再看到林光栋,表情就滞了滞。

    他们不巧参加过一个宴会,对林光栋这个公众人物倒不陌生,看着脸谱中文高层就在里面,但他的介绍信却不好使了,心知肚明人家不买帐,再加上刚才挨了几拳,当下就有点羞怒,道,“你们什么意思,都是找关系进来的,凭什么刚才有人就进得去,我们就进不了!?”

    林光栋看着这个男子,再看他旁边的一男一女,心头倒也有了底,王彪的背后是新闻部门的处长,而想来其他一男一女,也有些背景。林光栋看了苏灿一眼,转过头对几人道,“我们这里是招聘的地方,不是***的地方,有什么事情,大家可以好好的协商解决。”

    “协商个屁!刚才有人也是拿了白条过去的,怎么我就进不去,针对我是不是?”

    苏灿的确没有收介绍信,刚才有人似乎也是托了关系来的,但是那也是排队进去面试的,所以王彪才会凑到门口想看个究竟,结果和人打了起来,现在当即发作。

    “得了,我看你们也不要解释了,刚才这些人打人,你们保安刚才说是劝架,其实只是帮你们主办方这边,我朋友胸口上还挨了一下,我已经报了警了,等到警察来了你们再解释吧...”王彪身边的女子叫李萱,来头也不小,家里和区***分局关系不浅,刚才直接给分局局长打了电话,这个时候收了红色手机,示威性质的扫了苏灿一眼,“什么破地方。”

    警车很快就到了,停在酒店下面,走入上来的是几名警官,其中两个较为年轻,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是附近派出所的所长贾光义,接到的是区分局局长亲自打来的电话,直接就过来了。打了电话的李萱还不忘朝着几名警员招了招手,示意这边。

    那四男三女这个时候就有点慌了。这个时候大厅这边有不少人,都看了刚才那幕,只是觉得这就是普通的争执,这两男一女一个电话就把警察给叫来了,未免有点夸张了。有些人倒也冷冷旁观,不知道这场面试会不会受到影响。

    三个民警上前,问明大致情况,就要让在场的众人,包括苏灿,林光栋等人一并带回派出所。

    上大那边男女七人自然是被吓得不轻,林光栋本身倒也处理过很多事件,上前递上一支烟,就道,“这本来就是一个误会,我们公司这里还要面试,你看...”

    看了林光栋的名片,这派出所所长也是明白人,虽说区分局局长一个电话把他叫过来了,但他未必就要看李萱王彪这些子弟的脸色,就转过头对上大那边七人道,“你们是双方打架吧,那就你们一起先回所里去。”

    王彪本就对苏灿很是不满,立刻道,“要带把他们也带上,这家公司本来就有问题!”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人正在打电话,“姥爷...我现在陪王彪在南大这个面试会场,出了点麻烦,姥爷你认识文化局的人吗...噢,他们局长和你关系好啊,那太好了,这个脸谱中文公司的面试徇私舞弊严重,王彪就受到了不公正待遇,还和他们打起来了...”

    他旁边的李萱也笑道,“刚才保安劝架过程中有打人,也是他们主办方指使的。”

    李萱这等女人刚才出现的时候就很吸引人眼球,长得虽说比不了唐妩林珞然这类女孩,但化妆和穿着到是不差,和一些小明星混一堆绝对分不出高下,但无奈谁知道落井下石的蛇蝎功夫并不低,煞有介事的想看苏灿如何腾挪。

    贾光义一听李萱这么一说,也就只好对林光栋道,“我看你们还是一起走一趟吧,事情解决了就成。”

    这个时候,苏灿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唐妩发过来的:“我回来了。外婆他们来了。中午一起吃饭。”

    苏灿连忙给唐妩打了个电话过去,大致说了下情况,可能他还得去处理一下眼下这个问题。

    唐妩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随后道,“你现在在哪里?”

    “还在假日酒店里面。”

    唐妩清脆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那好,我们过来再说。”

    说完这妮子就不由分说挂了电话,苏灿当时就有点愣了,唐妩身边想来还有她的外公外婆在,两老要是过来,这个时候委实不合适,可以说是一个烂摊子。谁知道第一天招聘遇上这等事情,要是没这回事,和唐妩两老一起在这里吃个饭,也能够让她眼界甚高当初直接将唐父淘汰的外公外婆,直观的看一下自己的事业。也能让唐妩家庭对自己有个更深入的了解,但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

    酒店门口停车带几乎满位,不过唐妩一家的车还是找到了位置,负责开车的中年男子还没等到下车给两老开门,两老就自己开了门出去,唐妩陪着两老,心里面却是忐忑不安,不知道昨天和刚才给自己外公外婆所说的苏灿的事情,是不是合适。

    进了门,上了电梯,三楼挑高的大堂俨然是很为热闹,这边面试的面试,中央处就是脸谱高层和刚才打架的青年双方,穿着制服的警察尤其显眼,引得四周那些挑高高层的茶阁,咖啡厅,餐厅里面的人,都透过透明玻璃看下面的热闹。

    唐妩的外公外婆看到了苏灿这边,对上楼刚才开车的司机说了些什么,随后直接从旁上了四楼所在的茶阁,找了个位置坐下,唐妩的外婆外表一片波澜不惊,但目光炯炯,让人感觉极为精练。而外公则如同老僧入定,始终板着脸,只是和唐妩说话的时候,才会露出笑容。

    苏灿是看着唐妩陪同两老上了楼,不知道是个什么状况。

    但开车送唐妩他们到此的司机就径直走了过来,这个时候林光栋还不知如何是好,王彪,李萱等人还等着看脸谱中文招聘半途中断的事件发生,刘振生表情带着几分自得,心想这一幕无疑是他苏灿自找的。旁边的闫陆峰看得出因为脸谱中文的这幕闹剧而显然对这个公司的印象并不满意。

    但是一切似乎都因为此刻停在酒店门口那辆黑色别克车的到来而改变。

    陪同唐妩三人上来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面对面前的警员,就问,“怎么回事?”随后出示了自己随身的工作证。

    上书行政学院副院长,吕长书。

    贾光义一看,也就顾不上面前的男子语气中的不善味道,正色道,“两方人因为排队问题起了点争执,动起了手。”

    吕长书看向苏灿,道,“和他有没有关系?”

    贾光义眼力就算再不济,也看出了这吕长书不是凭空出现,谁都知道市委党校和行政学院属于挂两块牌子,用同一个机构,而眼前这人来历非浅,这个时候自然不敢对李萱等人所有偏袒,说道,“据称保全动了手,如果是公司方面,招聘公司这边还是要去一个管事的人的。”

    林光栋见状就对苏灿道,“要不我去派出所处理问题,苏总你就不用过去了。”

    “凭什么啊,不是说都要带走吗?”王彪立刻不满。

    贾光义怕他再说下去,只是看了他一眼,旁边的干警就很懂得察言观色的上前站王彪旁边,无形中有股压力,“先跟我们回派出所再说!”

    “你们就这么处理问题的?”李萱看着贾光义,冷哼道,“他们的人打人,怎么不把他们都带回去?”

    贾光义淡淡道,“没有规定我们执法人员可以带走无关的人,也不可能因为你一句话,就把所有人都扣押起来。小姐,我看你家庭教育方式有问题啊!”他本也不是一个圆滑的人,上面分区局长和他关系不错,又说起这个他朋友叫李萱的这个女儿就是任性,言语中也有对她性格和家教的诟言,这个当儿贾光义可不能含糊了,原本可能只是给熟人帮个忙的小事,要是踢到不该踢的铁板,后悔也都来不及了。

    叫李萱的女子当即一怔,她眼力不差,看贾光义一见这中年人的证件,表情就变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还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她哪里受过,一时被堵在那里,无法言语。

    吕长书这个时候转向苏灿,语气和悦,“是叫苏灿吧,穆老在上面等你。”

    “在担心?”唐妩外婆微笑着看着自己这个外孙女。

    唐妩脸微微一红。

    穆老伸出手拍了拍唐妩的手背,头转向窗外,仍旧是那一双精光熠熠的眼睛,“苏灿这孩子挺上进,大一就有这样的成就,和同龄人相比是很不错的。任何想要欺负他惹我们小唐妩不高兴的人,我都是不允许的。”

    警方带走众人过后,苏灿和吕长书这才走上楼去,见到唐妩的外婆正和颜悦色的把他给看着,笑道,“坐吧。”

    这个时候苏灿才在同样的一层茶阁上看到了刘振生和他旁边的闫陆峰。

    “听唐妩说你琐事缠身,可能没空和我们吃个饭,”穆老笑了笑,“这不就有时间了嘛。”

    苏灿倒有些不好意思的挨着唐妩坐下,想要道谢,不过想来面前的两老都不是普通人,有些话挂在嘴里不如记在心里有用。

    过不了一会,一个西装革履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也就从酒店下面上来,热切的和两老见面握手。

    看到这个人,原本坐在边缘的刘振生还想问闫陆峰人不认识刚才的吕长书。突然就看到闫陆峰顿时站了起来,目视那方,表情很是古怪。刘振生对政府机关接触的并不是太多,自然不知道闫陆峰看到的这个熟人是谁。

    随后闫陆峰也不和他通气,唰!得起身,走上前去,刚才的那副淡傲的样子浑然消失于无,像是从没有在他身上出现过的一样,反倒满脸堆满笑容,“真是巧,范秘书长,没想到在这里把你碰上了。噢,我是市文广影视局的闫陆峰啊,上个月你和丁***两位领导才下来视察过我们局里...”

    苏灿看到在那边的刘振生脸色变得出奇的难看。

    被称为范秘书长的中年男子显然对闫陆峰没有什么兴趣,只是例行握手,象征性的交谈。

    等到闫陆峰重新坐回桌子上,脸色就已然没有刚才的那番如岩石般密封不动的模样,甚至还隐隐有股子紧张和不安。

    刘振生这才憋了满肚的疑问,“市委那个范秘书长?他怎么来了,那两个老人什么身份?”

    “穆芹,前西川省副省长,现在是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