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刚才那位...

    “那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不明就里的吴诗芮自然对所谓的高官啊,那些在集团内部报刊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家伙不感冒,也难怪,吴大小姐的父亲在总公司也是一个中高层领导了,遵循着女要富养男要穷养的真理,所以吴大小姐眼界世面倒是都还算开阔,要说大榕建工的高管领导,她见着也是一口一个“伯伯”,“叔叔”,“阿姨”甜甜的叫着,自然对这些没有什么概念。

    “这话也就只有下来说说啊,毕竟人家是领导不是,在领导面前混个脸熟,对你以后怎么都很有帮助,你还想不想转飞国际航线了?”吴诗芮身边刚才从包房那边回来的叫桃子的女孩皱眉道,她家境不好,进入空乘班子也是当年借钱去招飞地通过目测笔试专检辅检一路没少折腾上来的,所以对吴诗芮这种走了关系进入航空公司的大小姐平时心存疙瘩,只是没有表现,当下也就把她拉着,众人就要过去。

    吴诗芮只好对苏灿等人道,“等我一下。”

    苏灿听詹化也在这里,本就想要告辞,这个时候只好坐一会,结果包房那边的门就打开了,一众人送了出来,中心处的正是詹化,穿着一件单衣格子衬衫,身材高大而健壮,无论是作为他的朋友或者对手,很多人普遍感觉第一眼看到他就有一种凌厉的气魄,让人联想到在草原奔波追逐羊群的银毛狼王。

    苏灿隐没在这边柱子的阴影后面,注视着那头的詹化。

    詹化下意识的抬起头朝着那头看了一眼,只不过他所在的角度只看得到那一众坐着的各类男女,看不到苏灿,饶是这样,也让苏灿平白的生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两人在美国的对抗已经拉开了帷幕,而现在的他面对起詹化来,还比较孱弱。更何况今天的内容丰富,苏灿还要仔细咀嚼,能从暗处观察,自然是很好的。

    詹化旁站着看上去应该是所谓彭部长的中年男人,三七分头,淡长的眉毛,从刚才出门就捉着詹化的手低声说着什么,表情飘浮,说话开合的嘴巴里看得出烟酒过度牙齿的隙黑。

    “詹总,你坐镇中央,我甘为马前卒,我不敢叫你放心,但却可以保证你百分之百的舒心。”

    “今时不同往日,你们集团目前搞得很热闹,如何滴水不漏是你要亲自去把握的东西。我的要求是...” 詹化拇指和食指中指习惯性动作的戳了戳,看着彭立新,却让他平白的觉得一股难以名言的心悸,“不允许出任何差错。”

    “詹总,你就不相信兄弟了是不是,还没有人能够在我手上找出什么漏洞。话说回来,你就真不愿多留一会了?”彭立新眼睛扫了扫身后的几个漂亮女孩,表情露出一丝狎亵。

    詹化摆摆手,到了门口,示意不用送了,前门候着两个黑衣的保全,一脸的肃然,和詹化的轻松形成鲜明的对比,等到詹化下楼,苏灿透过窗户看下去,一台深黑色的凯迪拉克启动,沿着淮海路外白渡桥而去,酒吧一时又从热闹转为宁静。

    这中途从门口还进来了两个戴着顶鸭舌帽,目前在电视上比较有热度的香港演员,苏灿身旁的男女就轻轻的“哗”了一声,说那不是某某某吗。其实在这个地倒是挺司空见惯一些名人。

    彭部长一行又再度返回包厢,苏灿原本打算先跟吴诗芮的朋友说一声告辞,然后一会再给吴诗芮打个电话说他走了,但突然想到个问题,又在原地坐下来。

    詹化在这里出现,是为什么?会友?谈事?而且现在川南航空应该在应付随即接下来的重组正式签约和一些审计法律文件处理问题,但作为航空集团财务部长的人不坐守阵地怎么会来了上海?

    苏灿抬头看向包房那边,面前的一些雾气似乎有所明朗。

    刚才彭部长出来送客,吴诗芮一行只能在旁等着,据说那贵客是国内资金圈子很有名的人,听得旁边同事和随同的机长隐讳的说是大人物,她倒是不以为然,这里到处都是名人大人物,随处可见,有什么了不起。

    等彭部长送了客回来,她们这才“踱度审时”的走入进去。

    “诗芮啊,坐,坐。”刚才和詹化在包房的半封闭露台谈完事情,这个时候彭立新才抽得出时间应付这众机长乘务和几个中层管制干部,面对几个空姐敬酒,彭立新看到吴诗芮就眼前一亮,指了指旁边的座位。

    吴诗芮一个班机的机长一边笑一边以无容置疑的语气说,“吴诗芮,你看,彭部长竟然连你的名字都记得,你过来好好和彭部长说说话。”

    吴诗芮长得还算漂亮,重要的是有种亲和力,这机长几次和吴诗芮搭班,示意过一些东西不成功后,后来在飞机上就特别刁难过吴诗芮,因为吴诗芮飞的头等舱,机长倒水倒果汁,要咖啡湿毛巾之类琐碎也指使着吴诗芮去做,颐指气使,还曾因为她动作慢了而训斥过,吴诗芮当时鞠躬道歉,但回乘务舱还是哭了鼻子,现在面对这个机长虽然她本人很不舒服,但也只能坐在彭部长旁边。

    彭部长就道,“诗芮啊,集团航空报找你去试镜了吧?能够在上面出镜是很好的,而且还是最具亲和力笑容,这就很好,航空服务和文化最注重的就是亲和力,亲和力是什么,就是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嘛。我看过你的照片了,拍得很好,航空报是咱们集团对客源的有力宣传力量,这对提升你个人形象和集团内知名度也是很好的,好好加油,我和宣传部吕部长关系不错,只要你保持这份亲和力,以后你肯定有再次上镜机会的。来,喝酒。”

    “那真的是谢谢彭部长了。”吴诗芮尽管涉世未深,听这句话却没有什么惊喜的感觉,端起酒杯碰了一下,从周围姐妹们的眼神里看到了气氛的诡异,机长以及几个中层干部有说有笑,浑然掩护了彭部长这番说话,就是自己耍得好的几个姐妹表情很不自然,男人对看上眼的女人有什么样的表情姿态,她们不用看,倒也自然清楚。

    接着彭部长就继续深入交谈,越说越亲切,越说凑得越近,酒气热度扑面而至,到后面两百斤的身体都无声无息的靠了过来,吴诗芮笑得很勉强,一个劲的盯着几号姐妹,心里面都快哭了,心想你们都来救救急啊。

    柳嫣只当没看到,她不是见死不救,明哲保身是在这种深不可测的浑水里她自保唯一的方式,娜娜内心和吴诗芮差不多强大不到哪里去,现在也是不敢有所动弹,真正的见识到彭部长这一级的某种企图,刚开始见识世面的娜娜噤若寒蝉。众人中倒是桃子端起酒杯凑了过来,“彭部长,来我敬你一杯,咱们喝酒。”

    彭立新扫了女孩一眼,不上当,摆摆手,“不急,我先和诗芮喝了再说。”

    吴诗芮勉强镇定自若,“彭部长,桃子来敬你,要不你先和她喝吧,我已经连喝了好几杯了,不能再喝了。”

    “怎么就不能再喝了,女人自带三分酒量,应该是比我们还能喝的,诗芮,你还年轻,更要多锻炼锻炼。喝,再喝一杯,这一杯无论如何也得喝了。”

    大爷,这是伏特加啊,不是水。吴诗芮端着酒杯,双颊烫红,她刚才喝了两杯就感觉不对了,后劲打头,再喝一杯也许还能挺住,但关键是这之后的问题才是大问题,如何应付今天这种局面,才是最大的关键。

    桃子还端着酒杯,“彭部长,你看,我都站在这里这么久了...”

    彭部长大概很烦有人在旁打搅他雅兴,自然也看穿了桃子救急的意图,有点不高兴,头也不抬,“那你就站着吧。”

    桃子十分尴尬,又只好陪笑道,“那我站着给您敬酒,我喝三杯,您喝一杯,领导,您要再不答应和我喝一杯,那就是看不起我了啊。”

    “我tm就看不起你怎么了。哪有你这种倒贴上来的婊子?”彭部长勃然色变,今天对詹化他本就小心翼翼,实际上憋了一肚子火,现在喝了点酒,再有这等不顺,瞬时就爆发了。

    包房里一片死寂。众女都得愣住了,不明白怎么就引发了雷霆怒火。

    彭部长旁边的机长站起来,抢过桃子手上的杯子摔地上,反手就是一耳光,“你不想干了是不是!?”

    包房里一阵窸窣声,让起身正准备离开的苏灿怔住,突然就看到包房那头房门打开,吴诗芮的同事,那叫桃子的女孩捂着脸哭着跑了出来。

    苏灿怔了一下,随即就听到里面传来争吵,吴诗芮也跟着跑了出来,显然也哭了,扶着桃子耸动的肩膀。两个女孩都有些柔弱萧瑟,线条在灯光下瘦削而锐利。

    此番变故倒是一时成为全场的焦点,底楼和酒吧二楼上也有人探出头来张望。

    在吴诗芮之后,跟着那机长冲了出来,倒是挺狼狈,脸上都是水,指着吴诗芮,手都在抖,“吴诗芮,你赶快进去给彭部长道歉,你,你自己看看你干了什么好事,你泼我酒就算了,你还敢把酒泼到彭部长身上...你简直狂妄到极点了!这就是你对领导,对上级的态度?这就是你接受的专业训练和教育给你们的态度?”

    “我的专业训练是让我服务乘客,保证航班生产!而不是用自己去取悦逢迎领导!”吴诗芮哭的梨花带雨,不过倒也是不卑不亢,刚才桃子被打之后,她脑袋一热,脾气一范,也不管不顾了,这小妮子可是当初离家出走过,让苏灿和那帮朋友一阵好找的人物。当即就把酒泼机长身上,还顺势拿起另一杯淋彭部长头上,做完这一切又矛盾的后悔了,但木已成舟,这才哭着冲了出来,感觉这下子什么都完了,父母托了不少关系路子让她进公司,但是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变故。

    吴诗芮这么一说,酒吧周围也就轻轻的传出一些哄声,也大致了解到了缘由。

    那机长一看影响不好,气急败坏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这是诽谤,污蔑,你们就等着被停飞处理吧!”

    吴诗芮身体晃了晃,但是却被人扶住了。

    苏灿皱起眉头,“什么事?”

    “关你屁事,最好少管闲事,小屁孩!”机长一看扶住吴诗芮的苏灿,就知道是吴诗芮在大学的同学,在他眼睛里比起他这种有地位不缺财富的成功男人来说自然渺小得不是一星半点。

    但他日后为这句脱口而出的“小屁孩”是相当的悔之不及。

    苏灿不管这个机长,拉着吴诗芮的手腕就到了门口,看到坐在沙发上大马金刀的彭立新,这人正拿着手中旁人慌忙递来的纸擦头,转头问吴诗芮,“他骚扰你?”

    看苏灿这个架势倒像是要打架的,所以那副机长和两个中层干部就立时上前,无形间横亘在了苏灿面前。

    “骚扰?我他妈碰都没有碰到她一下,小东西,你在跟谁说话,你说话要负责!”

    说来也是,吴诗芮没吃什么大亏,倒是彭立新倒是被泼了冰冷的酒水,看上去狼狈不堪,于是神态大变,也就成顺理成章,苏灿心忖自己要是他那副样子,也没那么好定力,破口大骂也是难免。

    吴诗芮怕苏灿吃亏,拉着他的手就要朝外走。苏灿却挣脱了,吴诗芮就哭道,“你别添乱了好不好!”

    这声音挺大,弄得酒吧旁观者更是耳朵耸动,苏灿心想这样子,要不了解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让他们滚,让她们两个别在我面前出现了,让她们别干了!”彭立新一挥手,几个人就要过来挡苏灿。

    “彭部长,你这个位子挺大牌的啊,我看你也干脆别干了好了。”

    苏灿声音很有穿透力,这一下倒是让整个房间静了一时半刻。那些原本不敢发一语的吴诗芮同事此刻都纷纷转目过来瞪着面前这个南大学生,连那彭部长都着实的怔了一下,这辈子大概能够跟他说这句话的除了川南航空集团总裁之外,他不会从第二个人口中听到这么荒谬的一句话了。

    所以他下意识回了一句,“你说什么?”

    “我说,彭部长,不见得你这个位子就能干得长,你等着下岗吧!”

    彭立新不怒反笑,“这小子是不是失心疯了?你有病吧,你他妈凭什么?”

    “就凭我爸,”苏灿顿了顿,“要买你们的集团!”

    说完这句还算中气十足的话,苏灿随后拉着吴诗芮和桃子,乃至一干涌上来的吴诗芮同学朋友结账离开。

    他们身后整个包房里的人陷入长时间大时段的沉默和呆滞。

    鸡尾酒吧的大堂都近乎于感染了这种气氛,窗户透出上海夜晚繁华的外滩,光影间流落着一些寂寥的色彩,有种大战倏止的飘零静寂。

    二楼的一个雅座上,一个在上海市名气可以跻身前十的明星主持人转过头对一个胖乎乎圆墩墩的男人笑道,“老同学,这是本年度我听过从一个孩子口中说出最牛比的话了。”

    那胖乎乎的男人“嗯”了一声,点点头,“那个...我有必要说明一下...”

    “...刚才那位...是我女儿男朋友。未来女婿。”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