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六章 三生

    “只是觉得你离我挺近,也挺远。”林珞然如是说道。

    苏灿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始于小城的第一次见面,因为共同的爱好而跨越了身份差距玩闹在一处的日子,曾经一起买了烧烤在市委家属院晚上吃喝玩乐,串门时看着她风风火火的从二楼跑下来打开冰箱拿可乐,在学校操场逃课无所事事的等待日落,或者毕业在酒吧里畅谈未来的理想和道路选择,林珞然说她想学金融和哲学的事情,仿佛还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

    只是苏灿没有对林珞然说,当初在夏海,在蓉城,自己看着她的时候,同样觉得她很遥远。

    不过苏灿还是尽快转移了话题,“卫丁丁也在?”

    他在露台这头,看到了大厅里面的卫丁丁,他正和几个青年有说有笑,刚才林珞然拉着苏灿一路走过来,刻意忽略了他这边。

    林珞然的目光从苏灿身上收回,看了看卫丁丁那方,卫丁丁和旁人说话间抬头朝着他们望了一下,依然和旁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这让苏灿感觉到了卫丁丁和林珞然之间关系似乎有点紧张。

    卫丁丁对林珞然他有绝对的征服心理,但是似乎却因为苏灿而陷入了窘境,这让卫丁丁很是后悔。林珞然讨厌的是背地里搞小手段的人,偏偏他又和林珞然生疏太久了,结果鲁莽的后果他总归是付出了代价。

    虽说在夏海在蓉城他就通过朋友密切的关注着林珞然,后来也听说了苏灿,先以为是夏海官面上的子弟,结果打听也不是,后来蓉城有知道苏灿底细的人告诉了他,卫丁丁才觉得有些荒诞,同时也感觉到了危机。

    一个本应该是边缘人的苏灿进入了他们的圈子,那么就代表着了一种反常的征兆,说不准林珞然对他真有什么意思在里面了,喜欢上了还是爱上了?或者发展出非常关系了?

    卫丁丁小时候经常朝着林珞然家跑,那个时候彬彬有礼,七拐八拐的过了那些林荫院落,去了林珞然家也不说话,就看着她在小案几上面勾画毛笔字,鬓角有汗渍流下,一身小裙,映着窗外的那些桑葚,看上去就真的美妙异常,那些日子往往这么一跑就是一个夏天。成为双方老一辈人时常拿出来取笑的话题。

    可卫丁丁觉得这挺舒服,就看着林珞然越长越大,越来越高,喜欢在那时的中学看她走出教室的背影,喜欢在她家父亲的书房捧一本书喝茶的神态,喜欢她在花树下不耐烦看自己的表情,卫丁丁那个时候还不懂,等长大了阅女无数才深刻的感觉到这种优雅。

    然后他开始在异地想着林珞然,开车时想,走路时想,在豪墅大房子做爱时也想。

    于是林珞然大学了,来上海了,他觉得有机会了,苏灿这小子又出现了,被人议论纷纷,据说王威威和林绉舞和他关系很好,卫丁丁一直搞不明白,这种半路出家的人有什么资格可以真正的融入到他们这些早就有老一辈人建立巩固的圈子里面进来,在国内保存了三代财富的人很不容易,而在国内能够保持三代的友谊也很不容易,一个苏灿凭什么横插在他们之间?

    所以他做了堵苏灿的那件事,结果反倒是郑明川吃了亏,因为苏灿又和王威威他们认识,很多人也劝他说算了,倒没有惺惺作态说什么其实大家都是自己人这一类话,只是告诉卫丁丁苏灿不外乎就是一小人物,而且是一个有点倔的小人物,要真能用武力让他屈服也就算了,但关键是这种人极有可能不见棺材不掉泪,但如果真见了棺材,4事情闹大了对他卫丁丁而言有损无益。

    再说如果真打起来,也很伤感情,这打起来指的是他们双方内部支持的两边,伤感情自然也是王威威和他卫丁丁之间的事。

    卫丁丁其实还算是一个好孩子,不属于上海最纨绔的那众子弟,但最纨绔的子弟多少也知道有他这个人,但卫丁丁也是一坚定的学院派,除去正常的社交交友之外,大部分时间也不出位不过界,老一辈人口中经常将他与一些很出色优秀年轻人作比较的时候,他也不作反驳。

    偶尔对别人腹黑一下,偶尔对生活荒唐一下,同时认命的接受家族和社会对自己的改造。在林珞然没来到上海之前,卫丁丁觉得自己这日子也就这么过了。

    然而林珞然来了,卫丁丁的心就乱了。

    但是林珞然因为苏灿而打在他脸上的那一巴掌,彻底的让卫丁丁醒了。这个圈子都知道卫丁丁在上海一隅偶尔有些走神总是忘不掉和等待的是谁,然而林珞然那一耳光彻底的震惊了整个圈内。

    家族的财富和权势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是一种好东西,不光可以作为亲密友谊甜美爱情的来源,更可以在不爽不开心的时候制造出不可一世的距离感和让对方自惭形秽的沟壑,卫丁丁可以善用这种东西对旁人表达这种情绪,这份不爽,这份愤怒,但是对林珞然不行。

    于是现在卫丁丁虽说和旁人有说有笑,但是盯着林珞然和苏灿,目光多少有点阴沉。

    “我们不说他。”

    林珞然似乎不想和苏灿就此深谈下去。苏灿也没有深问,这种事情一般来说都牵扯得很深,林珞然这众圈子之间的友谊也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友谊而已,背后连带着背景深厚,构成复杂的各种关系,在他们交际的时候,就会考虑进去。

    “加入埃塞克俱乐部,找到你青睐的那位青蛙男没有?”苏灿转移话题,咧嘴笑道。

    圣诞会上面有各式各样的人,而苏灿觉得自己或许是这里面最简单的一个人,但是也有可能是最复杂的一个人,同样现场所谓的精品男人也不少。这让苏灿又想起高中毕业的时候林珞然对自己的那番对话,这小妮子没准也存着这份心思。这么想起来让人有点惆怅。

    “你认为呢?”林珞然转过头促狭的看着苏灿。

    线条疏密有致到近乎于苛刻的一头黑发,随着林珞然歪了歪脑袋的瞬间瀑布般沿着粉颈斜流而下,清澈的眼瞳盯着苏灿。

    苏灿觉得自己好歹还是和她混迹了这么多年看过她人前人后的那些糗事,见过她才睡醒只穿睡衣不修边幅冲闺房冲出大咧咧的样子。多少已经有了点免疫力。还是不得不承认林珞然此刻犹如置身圣诞绘卷般的神采,如果这个时候不是自己而换成其他人,估摸着恐怕得掉入她魔爪心甘情愿为她唱征服了。

    “不知道啊,纠结中。”苏灿耸耸肩。

    “我要真找到那条青蛙了,我现在还会跟你单独站在这里吗?”

    在苏灿愕然的当儿林珞然一笑道,“我怎么也得站对位置和他表明心迹吧,我们孤男寡女的站在这里,如果让他误会了怎么办,虽然我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但我不希望他心里面留下一点点阴影呢。”

    苏灿哭笑不得,“所以你这叫做见色忘义对吧。”心里面却想虽说咱们孤男寡女很纯洁,但好歹也能算蓝颜知己,不带这么打击人的啊,这女人可用天使外表蛇蝎心肠来形容。

    “我其实没多大的要求,对男人的选择就是“三生”,这个三生非“三生三世”的三生那么浪漫,但实际。第一个“生”是生存的能力。第二是生活的情趣,一定不能小气要大气。第三自然是生育的能力。我还想抱个白白胖胖的宝贝儿子。”林珞然猫一样腻的声音。

    “为什么不能是女儿?”苏灿对林珞然对儿子的情有独钟诧异,出身外交官世家的她应该很开放啊,家里面应该也不存在森严的重男轻女思想吧,再说了据苏灿所知林珞然就一独女,没那么复杂的家境纠纷,还达不到要抱个儿子提升地位的境地。

    谁知道林珞然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瞪了苏灿一眼,“你不觉得生个儿子很好吗,白白胖胖像我哥林绉舞啊,小时候没欺负够他,生个儿子蹂躏一下那个小胖小子的脸蛋不行啊,还有诸如大购物的时候他可以帮你提口袋,上楼帮你扛东西,诸如此类的一系列好处啦,当然他还可能像你,这样就能再现一下你的成长轨迹,同样再蹂躏一下嘛…”

    “你到底是打算抱个儿子,还是想单纯有个佣人和蹂躏对象?”这女人果然是妖精,苏灿苦笑。

    林珞然随即长睫毛下的眸子不满的盯着苏灿,微涩道,“苏灿,我们能不能不纠结于生孩子这个话题,你不会是对此有特殊癖好吧?”

    “明明就是你先提到的。”苏灿怒了。

    随后看到林珞然扑哧一笑,苏灿也老大无语,然而却又有一点温馨。

    像是回到了夏海和蓉城的那段日子,那段除了他之外,也许不会有人去担心下一个阶段他们会在哪里,下一步棋怎么走,明天到底是是更残酷还是更美好的日子。

    那头有几个男女招呼林珞然,林珞然就告辞过去了一下。

    苏灿没想到刘晓静径直走了过来,看着林珞然的背影微笑道,“你们关系不错嘛,林珞然虽然只是大一,但是却已经小有名气了,难怪,苏总当初没瞧上我。”

    “我们以前一个学校的,是很多年的好朋友,关系很好。”苏灿说道。他没想到在电梯里不愿和自己打招呼的刘晓静,怎么会突然转了念头。

    不过苏灿也没看低别人的意思,刘晓静甘愿出没于范支梁那类场合走转,这也不过是她的选择,生活都不容易,类似于她这种吃青春饭而又要算计许多的女人更是如此。苏灿没有看不起刘晓静,也抛开了卑劣的同情这一情绪。

    “就算你说和她刚认识,我也相信。”刘晓静打趣道,却被苏灿说话的真诚愣了一下。

    刘晓静经历极其丰富,自小眼界就在跑过的名山大川胜地中开阔,再加上家里面的一些业务模块她也在过渡打理,估摸在二十五岁左右就能全盘接手家业,而她十九岁被吸纳进入埃塞克组织,辗转中法两国机构做交流,一个不过二十一岁的女孩这个年纪和不少三四十岁的人物谈业务聊人生,勾过心斗过角,对如何驾驭苏灿这一年龄级数的人自然驾轻就熟。

    但是她似乎又一次把握不到苏灿的心理,按理现在苏灿的眼睛里面她是一个当初被广告商买通,一起坑他的一和小姐干净不了多少的女人,但从他的神态表情和语气刘晓静没有察觉到他对自己的任何负面情绪。

    这让早已经准备看蒙在鼓里的苏灿如何表现出尖酸刻薄的她大感意外。

    刘晓静知道不能以常理来踱论苏灿,毕竟一个不过十九岁大一的男生现在就已经是詹化的座上之宾,更有敏锐的洞察力,现在这个晚会上面有不少二十出头却可以在一干失意中年人面前训教的人,苏灿有可能比他们更高明。

    “有空陪我过去坐一下吗?”无论苏灿心里面是怎么想的,不过毕竟他外表并没有当初反将了自己一军的得瑟,这让好强的刘晓静多少平衡了一点,她又不是天生脑残喜欢树敌无数,当初让范支梁摆开那么一个架势,无非是想要从广告费用和宣传力度上面做文章,要降低广告费给出去的风险,获得最大的回报,只是对苏灿手中的蛋糕有兴趣,对他到没有什么恶意。所以这句话倒也诚恳,想多了解这个苏灿一点,看看他能量到底有多大。

    林珞然正在和上外那边讨论下个星期西班牙那群帅哥的活动行程,几个女生说得很起劲,估计说完还有一时半会,如果现在苏灿打道回府下去他们班的地方,毕竟刚来不久,说句不好听的话屁股都没坐热就走了未免有些敷衍,林珞然还是挺要面子的。

    苏灿也就点点头,和刘晓静到了一个小吧座,酒廊有不少这样的小吧雅座,被盆景和木框架隔开,和刘晓静走入这里林珞然是看得到的,林珞然和旁人说话之间,眸子里疑惑神色更重了起来。刘晓静和苏灿分明就是认识的,可是为什么刚才在电梯里面,却又故意视而不见呢。

    雅座里面还有三人,说着什么,看到刘晓静和苏灿进来,三人立刻停了说话。

    刘晓静哑然失笑道,“你们有必要搞这么神秘吗,不就是讨论所谓的sns网站模式吗,又不是什么很了不起的创举,人家脸谱网已经走到最前面了呢,搞这个facebook的人好像叫马克…什么来着。”

    “马克扎克伯格。”刘梦辉取下戴着的金边眼镜,擦了擦自己镀了黄金膜的镜片,抬起头补充道。“据说另一个创始人还是一个华裔留学生,搞出来的这个facebook,已经成了美国很风行的一种社交服务类网站,很多学生他们用这个网站来相互联系,留言,找到对方,就像是我们上msn,或者icq一样。不过现在调查显示msn的使用率因为facebook的出现而降低,估计未来会占比更低。”

    他旁边同是feec俱乐部骨干的莫清河补充道,“或许和msn,icq有一定程度上的区别,这两者都是功能性比较强的联络方式,而脸谱网是交际圈的一种网络社交形式,不太一样,不过定位将不同,这比社区bbs的形式更加直观。”

    苏灿愣了愣,印象中零一年国内大学生和国外的交流互动并不多,留学出国热潮也是几年后才爆发出来的,现在还处于网络逐渐发达的阶段,大部分还是活跃在自己的圈子里面,对国外的情况知之甚少,facebook到目前为止发展不超过一年,竟然就已经成为这些人嘴里的交谈内容,信息获取的灵敏程度,还是比较高啊。不愧是两个超级俱乐部的成员。

    苏灿这才感觉到了压力,类似于埃塞克,feec俱乐部这些人或许在他眼里或许还比较细小,一些人尚没有淘到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获得巨大财富,但是纵观现在的每一笔暴富神话,tmt行业的不少佼佼者,很多是学院派空降的,也有很多是三十而立事业上可以说年轻到不能再年轻的人物。

    这些人的前身,何尝不就是自己眼前这些人。更何况,苏灿又怎么敢否认,现在这个晚会上面的,将不会成为以后他耳熟能详的公司企业ceo董事长。

    他们拥有良好的教育,掌握了技术的优势,天生自带名校光环。同时拥有独特的人脉资源(校友俱乐部乃至于其延伸的社会影响力)。甚至有些人本身就来自于财富保有量巨大的家庭。这也就是高等学府超级俱乐部创业成功率居高不下的原因。

    所以这里说卧虎藏龙一点不为过,面对这么一干轰轰烈烈的未来社会支柱大军,苏灿感觉紧迫,真是不进步稍不留神就会被淘汰啊。

    刘晓静和他们看起来很熟,在三人旁坐下,对苏灿招了招手,这里面三个人其中一个是埃塞克组织的干部刘洋超,其他两个都是feec俱乐部的人,三个人警惕的看着苏灿,其中莫清河和刘洋超看到刘晓静带着他过来的,表情不是很好。

    刘晓静就介绍了一下,拿着金丝眼镜的刘梦辉“哦”了一声,对苏灿点点头,“原来你就是那个苏灿啊。”

    “我们南大的大一新生最牛班长。”莫清河语气里带着调侃笑道。

    刘洋超补充道,“还有一个外号是愣头青…”

    三人相视而笑,其中取笑苏灿的意味明显,这让刘晓静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瞪了瞪莫清河和刘洋超,两人分别追求她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但是这么公然“排外”还是太明显了。

    苏灿一屁股坐下,也不多说,心忖丫的几个牛什么,你们所谓的“脸谱网创始人华裔留学生”就在面前,只不过为什么会是华裔留学生而让苏灿有些迷糊和不爽,不过想想也释然,都知道登月第一人是谁,但是谁知道第二个是谁。

    “你们想被写入历史吗?想想现在facebook在美国的发展,也许它的成功只是迟早的事情,而我们中国却没有这样成熟的sns社区网站,我们如果做了,那会怎么样?我们很快能够拥有人生第一个赚到的一百万,甚至一千万,没准还有一亿,十亿。我觉得这么一号网站,如果能够在我们毕业之前弄出来,那么全国的应届毕业生,将没有一个有我们这么牛叉的。”

    确定苏灿这个大一新生对他们来说无威胁过后,

    三人继续讨论在中国创立脸谱网中文版的事宜,力图将美国那方兴未艾激动人心模板复制到中国来。

    苏灿静静的听,如果自己不是现在脸谱网的创始人之一,一定会觉得这些人将美国模式复制得很彻底,很精辟,但是苏灿是现在脸谱网的创始人,有了经验,也深知过去未来,现在在美国土壤发展的脸谱网进展并不是苏灿想象中的那么迅速,这里面必然会有一个历史环境因素在起作用,就算以美国市场的庞大,蔓延都有所限制,更何况是在中国市场,想要将这种模式突破icq,msn针对中国客户群体功能性极强的聊天系统,是很困难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sns网站一定程度上也是被数以千万计的应用所撑起来的,没有偷菜,谁会天天记着去挂开心网?所以以现在三人口述来看,苏灿觉得他们所创立的sns想要成熟,至少也有五年的路要走。也注定在苏灿面前是悲剧的。

    苏灿只需要找到合适的时机,将facebook进行中国版引进,将在美国运营得十分成熟的系统中国化式移植过来,将迅速打开市场,占领份额。

    饭始终要一口一口的吃。

    苏灿一边听着,却突然感觉手肘有股极为软胀的感觉,然后惊异之间,只觉得香风扑面,刘晓静半个身体靠到了自己侧面,将自己手臂双手挽了起来。然后凑到耳边道,“一个常缠我的人过来了,你帮我挡一下。”

    苏灿讶然,放目看过去,正面走过一青年,果然看到刘晓静这翻突如其来动作表情瞬间面如死灰。事实上不光是这个青年,就在苏灿旁边大谈facebook中国化的三位俱乐部精英男士也一时睁大了眼睛。

    苏灿不是柳下惠,所以刘晓静这么亲密挽起自己胳膊他还觉得一阵恍惚,抵着她的胸脯这种事让苏灿有罪恶感,但是还是隐晦的浅意识感觉很柔软,很有弹性。

    随后刘晓静大半个身子趋前,偎着他苏灿。苏灿立时脊柱挺直,任何一个年轻气盛的男子在这么接触中都能感觉到身边这女人惊人媚骨的滋味。

    虽说刘晓静这幅亲密的样子有把他当枪使的味道,不光哒哒哒打翻了纠缠者,更是哒哒哒一阵扫射让旁边两对她有野心的精英男险些没从椅子上摔下去。这么一千娇百媚的大美人靠上来,任何一个人想要将其推开都需要前所未有的勇气。

    但是苏灿抓住她的两片香肩,唰!得推开来了,这个时候倒抽一口冷气,“有意思吗?”

    这句话说得很没名堂,似乎无头无尾。

    然而刘晓静非但没有茫然,反倒笑道,伸出一根指头极为挑逗的摆了摆,“我这个人比较好奇,真的想看看林珞然和你到什么关系了,之前你说得好朋友,我一点都不相信噢。”

    苏灿这才朝着刘晓静这么做的正主望过去,林珞然站在朝着他们酒廊走过来的路上,突然的顿足,酒廊的灯光比大厅昏暗,空间里明暗交织的柔和光影却将林珞然的停顿剪裁得锐利而清晰。

    她的小礼服,红色高跟鞋,柔蜜的红唇,一时突显得与周遭格格不入。

    随后林珞然转身,她的路线就像是硬生生被人弯折的稻穗,折向了另外一边。

    这一刻万籁寂静,刘晓静的行动太过震撼,这个在上外公主级高高在上的女人竟然今天会对一男人投怀送抱,这在众人眼睛里面不敢想象和不可思议。

    但他们也同样的无法理解刘晓静这样高傲佻然的女生第一次和一个男人这样亲密依偎接触其实只是为了心头一个念想,一个颠沛苏灿的恶作剧。谁都没达到她那般好胜颠仆的高度,所以都下意识的接受刘晓静委身与人的事实。

    苏灿的面前挡住了三个黑影,阻隔了他去往站在落地窗边林珞然的路。

    是卫丁丁和另两个青年。

    卫丁丁低沉着声音对苏灿道,“你最好走,没看到她不想见你吗。”

    卫丁丁身边的是一个叫李杜的死党,让郑明川去堵苏灿就是他安排的,也是跳的最凶的一个,此刻目光惊讶的从刘晓静身上收回来,眼睛里闪过妒色,阴阳怪气道,“林珞然已经是被卫丁丁玩过的女人,你他妈在这里捡破鞋不嫌丢人吗。”

    这显然不是事实,然而卫丁丁脸上平静,不做置答,更何况这句话李杜说得小声,也只有他们三人听清。

    苏灿当然知道这是这小子的口花花,然而内心火起,心忖上次的账还没算完,现在你们到撞枪口上来了,顺手抄起酒桌子上的一瓶红酒,脱手照着李杜的头就砸了过去,“给我滚开。”

    人群惊呼声响作一片。李杜捂着头踉踉跄跄的飞退开三四步,酒瓶子没有如电影里面的那般碎掉,反而砸在他头上弹了回来,摔地上才啪!一声碎成一地晶莹。

    苏灿出手太快,再加上这里面富家子高干不少,遇这种事都猜不透苏灿来历背景,都是不会帮衬的,相反都是或呆,或旁观。

    苏灿上前两步要揣半跪的李杜,卫丁丁却正好半蹲抢上去扶他,这一脚蹬在卫丁丁肩膀上,两个人重心不稳一下跌翻。

    苏灿一直都是心平气和的解决问题,但是在某些特定不受控制的场合,佛都有火,也就无须再忍。

    林珞然冲过来牢牢扯住他的手,“够了,苏灿!”

    这边校友会才反应过来,保安也立刻过来分开两方。牢牢抓住他苏灿,担心他再突然发难。

    检查了两方没什么伤势,本着这种事情闹开对谁都不好的埃塞克组织会长走了过来,看着苏灿道,“这不是打架的地方,有什么事你们出去怎么解决都行,但是不能在我的地方…”

    停顿了一下这会长有伸出手对向大门,“你没有会员证吧?你也不是我们两家任何一个俱乐部的,所以不好意思,你没有受到任何人邀请就进来了,请配合一下出去好吗。”

    卫丁丁似笑非笑的盯着苏灿,似乎这一刻他被踹了一脚无关紧要,真正重要的是苏灿要被赶出这里,当着这么多人面被赶出这个国际校长俱乐部,这让他感觉很有快感。当初自己让人堵了你苏灿,结果被林珞然知道大发雷霆,今天你所做的,和我做得不无二致,也一样是林珞然最讨厌没有风度的作风,呵呵……

    林珞然赌气不发一语,却在一旁攥紧了拳头,刘晓静欲言又止,说到底还是她将苏灿弄到这一步的,她心虚作怪,没能出言解释。

    林珞然澈然深黑的眸子复杂的盯着苏灿,忍着心头说不出来的搅动,最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站出来对组织者说明。

    苏灿却露出一个让所有人愣神的微笑道,“是,你说的很对,我不属于这里,今天的事我表示抱歉。”

    说着苏灿转身将厚木的大门推开而去。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