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七十一章 刁民

    苏灿多少有点内疚,毕竟跟自己父母隐瞒了这么多事,虽然电话那边的曾珂和苏理成在自己说话过程中没有插口,一贯对自己一言一行关注无比的她也没有打断,出离苏灿最初她可能出现的大反应,只是静静的听他把这一切说完。苏灿前前后后解释了一遍,自己父母那头的声音也逐渐越来越少。

    如果是六万块钱曾珂还能骂上几句,问是怎么来的,说他跟苏理成一样尽顾着攒私房钱了,也不拿这些钱去吃好穿好,补充学习必要的营养。也不是六十万,那可能虽然夸张,但还在他们的接受范围,不过自然是免不了受到父母表彰之余的一番指手划脚。

    然而六百万,苏灿再条理分明的交代,如何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他怎么样分阶段让杂志拥有现在的市值,实在让苏理成和曾珂哑口无言,现在任何的语言面对电话那头再熟悉不过却又陌生无比苏灿解释的声音都显得苍白无力。

    他们对苏灿的成熟懂事早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印象,眼下的这一切,明显已经不能够用成熟懂事来形容苏灿,在社会地位上面,他已经迅速成长为一个成年人。一个已经不需要他们过多的再为他的未来和前途操心设想的人,一个变革了整个家庭现有人生观价值观的人。

    在这之前他们在饭桌上讨论的东西是苏灿在大学如果谈恋爱会不会影响学习,今年他们学校什么时候放假回来,他的第一学年在竞争激烈的南大会不会挂科,因为那直接影响到他的学位评价,关系到未来的工作。还有他小女朋友唐妩,唐妩家庭如何看待他这个孩子。

    他们都认为未来的路很长很长,而时光过隙,转眼之间,苏灿有了六百万。

    苏灿上的金融专业课里那个出名的南大教授引申过这么一句话:资本对内是掠夺,对外是战争。

    在现代社会来说,掌握了资本,就掌控着财富的力量。

    所以作为曾珂和苏理成这种生活了半辈子,看惯了许多人生起落,社会世态炎凉的中年人来说更能够体会到财富拥有着怎样的能量。

    在智者眼睛里地位或许并不高于智慧知识信仰等的存在,而在大多数平凡人眼睛里这就是毕生追求的目标,财富的身价多少直接决定着你在这个社会处于什么阶层,位于什么地位,你的座驾可以让别人的目光发生怎么样的转变,更有无数人打着旗号宣扬这多少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

    如果今天他所说的这些东西让自己父母可能失眠一夜,苏灿也只能暗责这是他的罪过了。

    唐妩去了家人聚会,今天晚上南大有几个讲座,但是苏灿没有去听的意向,李寒和肖旭在园区看小电影,而他则漫无目的的闲逛,想了想就骑车驰出了校门,上了立交桥,一路沿街而行,南大抛之脑后。

    城市夜景辉煌,汽车相继呼啸而过,留下一道道灯影,路边的快餐厅和店铺透出些许温馨的灯光,人流来往的商场飘出一些音乐,伴随着他的位移而飘渺,苏灿就这样在路上骑行了近五十分钟,东方明珠塔就出现在桥的那一头,过了桥,到了外滩路,苏灿找了个地方停下来,将车搁置一边,看着自己的自行车,觉得这反差也太大了吧,在几天前他还开着价值不菲的宾利轿车,“低调奢华”,一转眼之间,打回原形。苏灿觉得这多少有点戏剧性,坐在树台旁边,周围散步的人不少,黄浦江灯光渡轮画舫来往,吹着江风,倍感清新。

    有着特殊中西方文化历史交汇碰撞的城市在面前展现出现代化的风貌,平地而起的高楼替代原本老旧的房址,地标建筑的射灯使得天上的云幕染成五彩十色。金碧辉煌的建筑栉比鳞次,不住有各式轿车停停走走,在建筑之间穿行。

    正对面是一个茶楼,外表看上去并不怎样,古朴的英式建筑外观爬满了绿色的常春藤,而停车带上却摆满了各式豪车,就这么一个外观上比起很多私人俱乐部来说都差上很多的房子,看上去生意还挺好,门庭若市。

    不时有车停下,走出来的人有三三两两的中年人,也有一些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女,门口的保安也是笔挺高大,待客泊车偶尔接过一两百块的小费,脸上礼貌的微笑倒不显得谦卑,一看就知道这间茶楼十分上档次。

    苏灿这么远远的看着这群名利场中的人士,第一时间和在夏海的日子重合起来,在那些每天会乘着公交车上学放学经过夏海市老城区的日子里。重生后的苏灿曾透过公交车的窗户仔细观察夏海市老城区的那些居民。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活在他们脸上刻下了深重的印迹,人生百态,就像是新闻镜头下的照片,总是能够从这些人脸上看到时光如刀雕刻而过的面目全非。

    面前的这些人没有夏海老城区居民脸上的那种生活的沉重,除去酒色蚕食的眼袋,大腹便便走形的躯体,有一种不需要为生活操劳的精英人士的优雅自得。

    两种前后的形象在苏灿的脑海交替重叠。

    他重生之初,在夏海的日子里仍然如一个普通人一样生活,大概说出去会有很多人不相信一个重生者怎么会压下那些无穷无尽的诱惑,就那么甘愿重读高中,体会这种漫长枯燥的日子。事实上苏灿只是知道他总有一天会在这里以这样的姿态俯瞰着那些名利场,那些上位者的百态圈子。

    所以他最重要的是珍惜眼前的筑基过程,重生并不代表着任何事就可以一蹴而就。

    几台雪佛兰和马自达开了过来,里面夹着奔驰这样的轿车,在这个茶楼俱乐部门口缓缓行进停下,这些不算是来到这个茶楼最好的那一批,但也不算最差,车停下,下来的都是几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女,穿着都很时尚,车停好后开门下车来,走出的一人看到对面的苏灿,微微的怔住了。

    竟然是当初唐家晚宴的时候唐妩妹妹唐楷竺的堂兄张岳。

    茶楼俱乐部这边灯火辉煌,停车的空地就算稍有阴影,这众人也随即走在华光异彩之中,而对面车流道过去树台边坐着的苏灿到挺是孤独,旁边搁着自己的自行车,两相对望。

    张岳的目光立刻转开,似乎并不认识这个当初在全家人面前勉为其难跟着穆楷竺招呼其为“苏灿哥”的人。

    他旁边的朋友倒是很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异样,放目望去,低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以为是熟人,仔细一看又不是。”张岳强加心头的疑惑压下去,对众人一笑,“走,进去打牌。”

    类似于张岳这种年龄段的人看上去似乎比较喜欢ktv或者酒吧这一类的地方,事实上不然,这个茶楼会所虽然外表看上去不怎么样,但是知道的人都明白这里可以算是上海最好的茶楼会所之一,消费不算太高,但是环境就有这个范儿,也不算死气沉沉到他们父辈才会光顾。

    据说这里也是上海一些小名媛经常出没的地儿。一来没有酒吧那么喧哗,在这里约三五个知心好友畅谈,聊点人生哲学什么的确是最佳场所。

    这种犹抱琵琶的姿态让这里人气兴旺,有个隐讳的说法是外滩是有貌有才的上海女性梦想中的休闲胜地,而这里地道的西餐和进口酒廊,乃至极品茶叶亦是逛累了时尚专卖店的外滩女性近水楼台的最佳休憩场所。

    从爬山虎密布的外表丝毫感觉不到内部如何的美女如云,但是从门口的停车就可以看到狂蜂浪蝶是如何的趋之若鹜。而其包容化和时尚化也足以吸引到张岳这样的男女生。

    不过这众人显然和对面坐在树台下的苏灿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不用看都知道苏灿旁边的自行车和他们的自驾车就是两个不同的等级阶层,外滩这一路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人聚集,那些刚加班后出来透口气卖杯奶茶憧憬未来的公司小白领,那些来到上海期望闯出一片天地,在节日里用自行车载着女友却异常快乐的男女。

    以及那些力图了解并适应希望融入这个城市的普通人。而苏灿就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一个人独自骑车看风景?”有人说道,“倒挺有情趣的,改天把我的那台凯旋改装车搁置了,我也去骑车试试。”

    苏灿所在的位置正对这个茶楼会所,但现场没有一个人会认为苏灿下一刻是会前来这个高档会所的。

    “长得倒是挺干净的。”苏灿暂时吸引到了众人目光,一个女生细着声音道,眼神在他身上来回扫视。

    “乐乐,刚才我们打什么赌来着,你说德语系的那个系草你有把握是吧,你如果不是真对他有兴趣,要不然我们今天另外打个赌,呐,要不然就换他吧。”一个画了炭黑眼线的女生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对面拿出矿泉水喝水的苏灿。虽然说年龄相差无几,但是她手指指向对面的苏灿,中间似乎有一条无形的线,无形中牵起了对面的人,可以支配到他的人生。

    “你把他搭讪过来和咱们一起嗨皮,就算你赢,当然你要是真舍不得那系草,就当我没说。不过我看这小子,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吧,我辅修心理学,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可正把咱们打量着的呢,这样的人一般极为清高,他宁愿守着他那把小破车,也大多不太可能屈尊噢。”

    众人集体起哄,平时找项目玩已经无聊透顶了,现在这么一提议,明显是个极好的项目哇。

    那个叫乐乐的女孩不是有姿色的那种,但是绝对极为清纯,清纯近妖。

    目光在苏灿身上转了转,点头一笑,“好啊,高姐姐,你别这么酸好不好,德语系那位虽然小帅小帅的,但是还没有到舍不得的地步啦。好啦好啦,就他吧,说好了,要是我把他勾兑过来了,我那辆polo的四箱油钱,可是你付了哟。”

    “不是说好三箱吗?”高姓的女生皱了皱眉,素长的五指朝外摆了摆,“去吧去吧,成交。”

    那个叫乐乐的女生穿着一身碧蓝色的连身裙,在明黄和暗色调交织的阴影中,站在斑马线上等绿灯,很有一种清澈剔透的味道。

    这个过程中张岳极力要求众人进去了,但大众都被这个提议弄来十分有兴趣,而他亦担心自己反对太强烈,反倒会引人生疑。

    只是看着女孩在街道上纤细的身影,他只是哭笑不得,内心腹诽,这哪里是一个骑自行车的单纯大学生,他可是在唐穆两家的家宴上面,曾经开来一辆豪车而来的家伙啊。只是搞不懂这个有豪华轿车的家伙,现今怎么会骑着辆自行车,晃荡在这夜晚的外滩上面…难道丫真是变态,喜欢这样甩手看风景?

    苏灿是看到那个女生路过红灯口,朝着他这边走过来的,的确很清纯,走过来的时候风掀起她的裙摆,使得她身体看上去有些孱弱,给人以想要保护的感觉。

    走到苏灿旁边,浅色帆布鞋站定,她捋了捋风吹起鼓动鬓角的发丝,低头探身问道,“同学…你一个人吗?”

    大眼睛,鼻子不算尖挺,甚至有点小,但是配合起她整张脸来,有一种水蜜桃的错觉,苏灿甚至能够嗅到她这么近身身体的香皂味道,干爽,纯棉。

    “嗯。”苏灿点了点头,对这么一个少许可爱的女生,他也毫不吝啬笑容。

    只是搞不明白那头张岳那小子明明认识自己,怎么却目光闪烁,不敢直视,而且这个女孩,怎么会突然找上自己搭讪。

    清纯可人,而且语气里大有味道。这可是任何一个独自这么晃荡在外面的青年都会心花怒发连带着yy一番的重大事件,光这一项就足以在大学里面震动一层楼的牲口啊。

    “是这样的。”乐乐有点迟疑,像是犹豫着自己该说不该说,“我的朋友都在那边,都是玩得挺疯的那种,要求带家属,可是我今天是一个人,他们说要是一个人的话,今天就必须单独喝酒…我的酒量不好…”

    苏灿愣住,侧过头越过面前女孩的腰肢,朝着张岳那头看过去,心头大致有了个数。转过头看着面前的女生,淡淡一笑道,“我骑车来的,只怕不合适。一会还有事呢。”

    叫乐乐的女生怔了怔,明显没料到苏灿会这样婉拒,多少让她信心受挫,想了一下,两瓣嘴唇闭紧露出一个下斜的弧度,示意很遗憾,“哦,是吗,那打扰了。”

    走过去少许的时候,女生转过身来,略带着些幽怨的看着苏灿,道,“车是可以让服务员寄放的。”

    苏灿摇摇头,咧嘴一笑,“我不放心,算了,你们玩的愉快。”

    女生脸上表情有些受挫的顿了顿,不过随后很灿烂的给苏灿一笑,转身即走,她只是想让苏灿记住这个笑容,并明确到他错过了什么。

    “乐乐竟然没成功?不是吧。”早等待着的张岳这个圈子,众人集体愕然。

    就看到叫乐乐的女孩依然很淑女的过了马路,但走回来脸色却带着气急败坏,道,“就看着他的破车,一台破车,我还真不好意思让服务生寄放,他却敢说自己不放心,他挖到的古董货啊!真是一根木头,扫兴。”

    自然不怪这女生这么气冲冲,她一度认为像刚才那种情况,自己降临在那个男孩面前,已经可以等同于天使了,接下来很多事都是顺理成章的,在她所打过交道的人之中,这还是第一个她动了心机,却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

    似乎今趟啃了个硬骨头。

    高姓的女生笑道,“连咱们乐乐都给惹火了,这人还真是刁民,算了,小事而已,咱们进去吧,我腿都站酸了,盲目高估自己自以为是的人毕竟太多了,这是他的损失,别让这点小事影响我们的心情。”

    众人相互哄笑着走入。张岳最后朝着苏灿那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朋友圈子无聊到想要介入别人的生活,带来更新鲜的血液更多的刺激,而乐乐这样的女生更喜欢去操控别人的生活,提线玩偶一样的支配着别人,而这无形的线就是她们的样貌,钱财等等之类的资本。但是他们都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人,可不是她们见过的那些男生。

    一向冷傲的唐妩是怎么会喜欢上苏灿的,对张岳来说,这永远都是一个疙瘩。

    苏灿似乎休息够了,起身,重新掌好了车龙头。因为刚才的事件,他也意识到该离开了。

    不过他也确立了方向目的,看了看时间,八点有余,这才骑着车穿过红绿灯的街口,五个车行道的车停驻,这让骑着自行车的苏灿看上去有点像是检阅部队的首长,略显滑稽。

    苏灿有目的有方向,朝着他刚才蹲黄浦江边打望好的目标,骑车绕过几条宽阔的街区,拐弯过角起立蹬行,背影在路灯下颇有一种风一样男子的感觉。

    他只是一个猎人,找准了自己的猎物。

    一座高层的临江住宅矗立眼前,航班从天空飞过去,破开云层的声音鼓动耳膜,高耸入云的建筑顶尖的地标型红灯时隐时现。

    这是临江高层低密度住宅,“曼哈顿首座”。

    这座新建的楼盘目前正在售楼,而苏灿蹲的位置仔细研究过后,就这套房子最能切合他的要求,临江,看得到浦江沿岸的风光,东方明珠塔遥相呼应,位置正好,不会被日后层出不穷的高楼挡住视野,这栋号称隐没在城市中空中别墅的高层楼房正以一种壮观的姿态,静静的矗立在深沉的天幕之下,很有哥特风。

    而这座号称是给“上层人士打造空中花园”的售楼小姐们,见过无数来买房的富豪们,他们开着各式各样的车辆,低调的出现,然后用颇为专业的眼光讨论房屋的户型结构和配套设施新风系统等等东西。

    本来应该是九点半下班的售楼部员工,那些笑容可掬的售楼小姐们,却第一次看到骑着自行车来买房的人物。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