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六十二章 u571

    仙炙居酒店从外观上看就是一个大玻璃房子,上下三层,夜晚的时候剔透唐璜,据说这里也是著名的婚礼理想场地,就这外观十分适合搞婚宴的庆典。

    因为地处东南,十一月的上海普遍比内陆天黑得快,一般五点左右差不多黄昏降临后,城市路灯就开始亮了。

    今天仙炙居的底楼一个有两张八仙桌的大雅间,来赴宴的都是唐穆两家在这边的亲戚,

    唐妩和母亲一众人逛了街之后就直接过来,这个时候天色基本上已经是沉暮。

    雅间的外部有个阳台,连接外面的草地和敞坪,一些小辈的孩子在草坪上追打玩闹,属于比较吵的那一类,穆家老太太和老太爷不喜欢这种喧闹,爱静,所以也就在雅间的太师椅上面坐着,半眯着眼,和旁边小心翼翼相陪的几家亲戚若有若无的聊天。

    唐妩倚在扶手栏杆处,外面的草坪很有几个男孩女孩把她给望着,那个鼻涕口水还挂在嘴角的男孩用袖子捋了把嘴角的口涎,对身边的玩伴道,“我长大了要娶她。”

    “说清楚啊,你是要娶左边的,还是右边的?”另一个男孩看了看右边的穆楷竺。

    “先娶左边的,娶不到再娶右边的。”

    “胃口不小啊,要是我,我两个都娶。”

    穆楷竺眼神很犀利的看到了这边,收起了和唐妩的说笑,“张超,赵明,你两个小子在那里嘀嘀咕咕的说什么!”

    两个孩子受了惊吓的在灯影下一涌而散,显然即便野心不小,但是穆楷竺这等凶悍的女子,现在对他们的威胁还是相当巨大的。

    穆楷竺轰散了两个小子,转过头看着唐妩,笑了笑,“姐,改天我来你学校玩,你和我未来姐夫可要好酒好肉的接待啊,当然如果他今天还没有光荣阵亡的话。”

    唐妩微一错愕,穆楷竺随即咧嘴一笑,“开个玩笑,别看我妈和你姑妈串通一气的,实际上她也不是坏人,就怕你一个不小心就冲动了,他们认为咱们这个年轻的女孩不成熟的居多,失身于人,结果把自己给害了,别说对你了,她对我铁不定也一样。我都决定了,反正以后我要是找准了那个男的,大不了豁出去跟她们扯大旗反了,姑奶奶我都在家里的三重大山下面隐忍都快十八年了,在这样继续下去我的人生都得欧文了。”

    穆楷竺从小和唐妩不在一个地方,而且相比之下,穆楷竺比唐妩更加的颠簸,中学时代就不下辗转了四个城市的学校读书,所以交友倒是很广泛,即认识陆鸣这种圈子里的富家子,也认识不少家境普通的人士,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众人喜欢和穆楷竺玩在一块的原因不是她的家境,而是她本身什么都能接受和包容的性格,这倒是强项。

    虽然小时候两人见面没少在家里大人面前争风吃醋,闹点小矛盾,但是随着日渐长大,穆楷竺是越加能够发现自己这表姐的好,唐妩在这么多亲戚子女里面,也和穆楷竺关系最好最亲。

    所以现在两人讨论得比较私密,唐妩也不觉得有什么。

    “其实老姐你比起我更恼火一些吧,我从小成绩就没你行,在我们这学校班上也都是中下流拖后腿,我就经常听我妈她们跟我说你的成绩,外婆小时候相比起来也不待见我,觉得我成绩差,性格野,不上进,没你懂事聪明。现在你我们家里没男丁,所以咱们家里面对你期望一直都挺大的,你的一举一动哪样不是咱们的表率啊,听你有这么一出,全家人还不关注着。我妈就天天给我敲打,说什么咱们穆家从来就不认为女子不如男,所以向来贯彻的也是女人要独立平等,就算是结婚也不能就心安理得的花另一半的钱,大家经济都得独立,这哪是结婚啊,简直就是公司和公司之间冷冰冰赤果果的项目合作嘛,结婚证就是一纸合同,大家照常履行义务,获得彼此的权力,这也太没趣了。所以在这种大前提背景下面,我能够感受到,我的未来姐夫肩膀上扛着的无形大山啊。”

    唐妩看着自己这妹妹,淡淡一笑,“扯大旗造反,这种事又不是只有你会。”

    穆楷竺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唐妩,半晌过后拍拍自己的脸蛋,“疯了疯了,我姐都能说出这样一番话。爱情真他妈疯狂。”

    唐妩一皱眉,穆楷竺立刻打哈哈,“好,好,不说脏话,要淑女要淑女…其实那天销售会上我见了姐夫,不算温吞,但是绝对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在我以前看来他就是好欺负,但是现在我不这么认为,性格虽说平和,但是要硬的时候铁定是块撅不动的秤砣,不过到是挺大度的,说不准就他这样的今天才能够顺利过关啊。”

    “其实三姑妈老是针对苏灿哥家庭说事,她比较反对的最大原因还不是要她那个玩得最好的朋友赵阿姨做交代,他儿子现在二十四了,丈夫是电力局局长,儿子在电力局工作两年了,又说他们家去年才给她儿子买了一套百来平方米套三的房,现在准备给他买台三十多万的别克,三姑妈一听觉得条件不错,而且还是她最好的朋友,自然要努力促成。我看那个赵阿姨就不是什么好人,成天的在背后撺掇三姑妈,三姑妈又在大姨背后使劲,这个赵阿姨就是罪魁祸首…她儿子那么老,等你大学毕业,那男人都二十七八了,真想老牛吃嫩草啊。也不问问咱们家答不答应。”

    唐妩“哦”了一声,心头掠过怒意,淡淡道,“这件事她没有在我面前提过。”

    “三姑妈当然不敢提,你是可以冲她发火的,这事已经有过先例了,她怎么敢明说。”

    穆楷竺顿了顿,就看到在长辈那头,自己的堂哥张岳正受到一干长辈的表扬,目光时不时朝着阳台上两女这边看来。

    穆楷竺还想对唐妩说点什么,但是临出口,还是没有说。唐妩已经知道她欲言又止的又是什么,张岳暗恋她的事情她自己也有感觉,只是很隐晦,家里面就算是有人看出点什么端倪,也不会说。

    众人坐上了位,人陆陆续续到了大半,还有小半就可以上桌子再等了。

    众人就坐,穆家老太太和老太爷因为身份和辈分,又加上比较传统,坐的位置自然是面对大门的主位,随后是唐家的老大,也是唐父的大哥,众人依次按辈分入座。

    如若平时大都比较轻松一些,无所谓,不过今趟倒是有个地位不俗的穆家老太在场,穆家两老比较传统,加上在官场打滚了大半辈子,有些东西还是要讲究一下的。

    唐妩中途给苏灿发了个短信询问还有多久,收到的消息是:马上到,正堵车中。

    现在即便着急也无济于事,唐妩有点后悔没有回学校,再顺路用父亲单位的车搭载她们两人过来,也就只得发了短信回去:嗯,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出去接你。

    众人入座,来的人也不算全齐,但是菜也已经开始上了,服务员陆续的端菜上桌,走马观花,光头的服务经理开了红酒,再将酒注入玻璃盛酒器里面,下面包着张白色湿巾,轻轻地摇匀,调对色泽,闻香。

    在这准备的间隙,众人相互聊着天,唐妩身边始终有一个座位是空着的,而这个空着的座位,今天也同时让很多人暗中猜测。

    三姨也就忍不住了,打算拉开气氛,打趣的道,“哎,唐妩今天你那个朋友,怎么样噢,咱们以前都没见过,这第一次见吧,张岳和你们一个学校的吧,张岳,你见过你姐的那个朋友吗?”

    根本没有确立关系,所以唐妩三姨一直以“那个朋友”来指代苏灿。

    而且现在的唐妩两孩子,也根本达不到要见双方亲戚家长的年龄,顶多也就是有那么个意思,唐妩一家比较重视而已,在很多人看来,两人毕竟年轻,还小了点,未来成不成还不知道呢,只是现在在这开玩笑,倒也挺好。

    “噢,还行吧,我对这些不是太在意。”穆楷竺堂兄张岳看了唐妩一眼,笑了笑。

    “那我们这里见过这孩子的就是大姐和大姐夫了,怎么样,对自己家未来的女婿,还满意吗?”

    穆璇看了唐妩一眼,对众人笑了笑,“这孩子我见过,人品还成,是个好孩子,老唐也比较喜欢,所以今天才请他吃饭。至于什么未来女婿,大家想得就太远了,两孩子还没大学毕业呢,这是孩子之间的事情,我们以后恐怕就不操心了。”

    现在这种情况下,穆璇自然是要和自己女儿站在一边。

    众人就笑了起来,“俗话说未雨绸缪,大姐你这么消极对待可不行啊。”

    二姨夫就道,“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只要相爱就可以,其他什么门当户对,家庭条件,也不能说是不重要,但是真要在一起了,这些都是次要的,对你好就行,二姨爹对他没什么要求,仅此一条。”他在穆家地位一直不受认可,做生意也就在内陆西南三线圈子边缘,挤不进上层财富圈,设身处地一想,所以对这种状况最有感悟。

    二姨也附和的点头,虽然说她心里面可不认可,嫁给自己这丈夫满足过,后悔过,喜忧参半,小打小闹不断,但是婚姻还是能够维持,现在这种情况,还是和二姨夫保持一致。

    这种论调占了上风,现场不少亲戚有儿有女,也会想一想要是自己儿女长大后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样,将心比心,众人也就多了份包容。

    却让唐妩哭笑不得,这都什么和什么的事儿啊,怎么全都朝着结婚的问题上扯啊。

    于此同时,唐妩的电话响了。

    众人耳朵一下子就竖了起来,唐妩对众人笑了笑,穆家老太这个时候瞥了她一眼,对她点了点头。

    唐妩出了门来,就看到苏灿一副四下张望的样子站在酒店外面,一身休闲,倒也不正式,酒店服务生倒是远远地把他给望着,大概他这么站在门外没有方向的样子比较显眼。

    “抱歉,来得有点晚,险些找不着地。”苏灿有点尴尬。

    唐妩来到苏灿面前,没有叮嘱也没有过问他的一路种种,只是说了句“没关系的。”随后不由分说鼓起勇气的牵起他的手,她在前,苏灿在后,拉着他的手径直朝酒店里面走去,这就是想当然的一往无前。

    两个人牵手已经多次,如胶似漆也已经多次,现在反握唐妩的手,苏灿用力,唐妩也轻轻用力迎合,看着她跳动的马尾和纤细的腰肢,苏灿恶趣味的用手指勾了勾她的手心,惹得唐妩侧头“别闹了”式的眼神盯了苏灿一眼,险些让苏灿心脏频率跳失了节奏,这就是风情。不知道当自己和唐妩攻破最后一步过后,这个女孩子又会有怎么样攫动人心的从内心到气质的转变。

    这等插曲多少为两人穿过大厅,路过走廊,去往雅座的路途降低了些紧迫感。

    推开门,两人双双而入,走入进来手彼此捏了捏,才松开,就像是空军拟定作战计划的分散编队,这一幕虽短,但已经在众人眼睛里留下深刻的映象。

    三姑妈三姨妈有些慌乱,姑婆某外姓小姨一脸神色不定的看着主位上坐着的两传统老太太老太爷,心忖两老就能接受这等年轻人嚣张的青春?

    那位在桌子上自信之前和几位长辈聊天之间,充分博得好感的穆楷竺堂兄张岳握着茶水的手分明的抖了抖,平心而论他还尚不相信自己这没有血缘关系大不了多少的姐名花有主的残酷现实,想来没准唐小妩有着难言之隐,其实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看她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或许根本就不知道爱情这到底是什么样一个概念。大一张岳这个年龄的学生普遍都这样,总是在幻想和现实的罅隙间寻找平衡。

    于是唐妩和苏灿手牵手的走入终于在最后一刻让他心里面堆筑起来的希望堤坝崩溃。

    那之前两个小男孩对视了一眼,终于极不情愿的朝着穆楷竺看过去,好吧,前一个童年梦想已经破灭了,估计打又打不过个头有一米八左右的苏灿,争也是争不过的,那就只能委屈了,以后就将就着娶穆楷竺这个凶悍的大姐吧。

    这些停顿都是很短暂的,众人的神情停顿也是一闪即逝。

    唐父随之无视这一幕的招手,“来啦,正合适,要再来晚一点,我们就不等你了。”又询问穆彦蓉,“妈,咱们开席?”

    “开席,开席。”穆彦蓉点点头,拿起筷子对众人道,目光很平缓的扫过两桌子,看了苏灿一眼,她的观察力何等敏锐,这一眼已经足够给她表现出很多的信息内容,这才对这两小年轻的心思露出微微的笑意。

    众人席间没有苏灿预想中的狂轰滥炸,也没有层出不穷的攻击发问,果真如唐妩所说,他们家里的聚会,往往都会成为一锅大杂烩。

    各自为战的后果就是三两一群结为圈子分门别类的聊着各自关注的内容。男人们偶尔为一段二战历史争得面红耳赤,女人们讨论美容,保养,也有基金股票和俱乐部什么的。

    也大概是因为苏灿没有太离谱,和他们想象中的偏差过大,似乎中规中矩,既不是太过寒掺局促的让人嚼舌,也不是太过高调突出的惹人注目。

    穆璇倒是对苏灿友好一笑,“一顿便饭而已,多吃一点。”说着夹了菜先送到穆楷竺的碗里,接着给苏灿夹了一筷子,最后才轮到唐妩。

    “谢谢。”苏灿这一句说得很诚恳,而穆璇则笑得挺和蔼。

    穆楷竺对唐妩使了几个眼色,那意思是看到没有,我说苏灿哥这这么一性子,才能无惊无险啊。

    唐妩脸绯红,感觉到苏灿的脚轻轻的靠着自己穿着单鞋的脚边,同时贴着自己的小腿,这等小动作都在桌下,视角关系没人看得到,唐妩已然觉得他越来越过分了,但一想到两人的约定,她心里面期待之余又暗恨自己怎么就没点矜持。有种发现自己就快落入大灰狼之手万劫不复的错觉。

    惶惶然,不知所措而莫名幸福。

    主要是两个人见面给全体的第一击太过凌厉了,就连之前一直要为自己最好朋友儿子张罗大愿望的三姑妈,这个时候也不禁有点审视起自身来。

    觉得她做得不太对,小年轻牵着手一起进入,他们不懂在大人面前矜持吗?不是。

    不知道在老太太老太爷面前,随时一句话就可以给两个人制造强大的包袱重压吗?他们不笨。

    但是为什么仍要冒着这股风险义无反顾呢?如果能够有得选择,那么谁又愿意铤而走险摆出一种对抗一切的姿态呢。在这种姿态面前,其他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种朝气蓬勃的小年轻,得支持,自己口口声声是唐妩的三姑,但这一路过来,想想她暗中揣着什么心思,说是为她着想,但却做的是什么龌龊事?以为现在唐妩小不记事?未来唐妩没准得恨自己啊。这么想来三姑妈有点后悔。

    苏灿的中规中矩也就意味着并不突出,但唐妩时而目光看向外婆和外公,她不确定其实和庸俗正好相反,然而外表却很平庸的苏灿是否会让两老失望,因为从小她就是穆家最受瞩目的明星,今趟唐妩也很清楚,外婆和外公之所以一同而来,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散散心旅旅游”,而另一部分也是为了见见她所选择的男子是如何的不凡。

    两位这一辈子历经风云并不平凡足以有骄傲本钱的老人对她的要求一向很高,但他们不闻不问的模样是否正如这一潭死水的饭局一样,会不会已然失望,就像是他们当初对穆璇失望那样。更何况他们现在对自己的期望比当初对母亲穆璇还高。

    但唐妩一直都认为自己的父亲很伟大,平凡而不简单,所以她是继承了母亲的基因的,同样找到了一个不庸俗不简单的男人。

    虽然他暂时没法给她惊世骇俗,没法如英雄一样出现,来去如风,但生活毕竟不是童话,这个世界上也从来不存在骑黑马的王子,那些都死在了童话的梦里面。 自己更愿意陪伴在一个人身边去丈量他的广度和深度。但太多人并不如此认为。

    外婆穆彦蓉一顿饭吃的看不出态度,唐妩觉得至少比以前母亲穆璇带着自己父亲回家结果险些被穆彦蓉赶出家门要好得多。

    而至于四周围那些觉得这顿饭毫无亮点的人们,她不关心也不在乎,自己过得好不好,只有自己知道,而不用受别人检阅。

    平淡无奇并不代表着摩擦不出火花和精彩,他们的人生白驹过隙,至少这三年一路走来也觉得温馨浪漫小感动一个不缺,该记住的流年都记住了。

    定着夕阳手牵手走在银杏树下的壮丽程度,不会比两人动辄跑世界各地烧钱式的旅游来得差多少。

    一顿饭就这么过去,唐妩一直注视着外公外婆,但穆彦蓉和钱化凡都没有说太多话,也再没有朝苏灿身上打量,唐妩心头沉了下去,强装镇定的和苏灿起身,牵着他的手微微发汗,这让苏灿愕然。

    众人出了门,天公很不作美的在宴席的后半段下起了大雨,淅淅沥沥,站在门口能感觉雨点噼啪打在地上飞溅起来的密集声响。

    大众面对这拦路的天气,为离去发愁,唐父和几个亲戚相互指点着安排,“小朱你把车开过来,我的车送妈爸回去,你们四个坐老张的车,大哥就你把嫂子他们安全送回去就对了…”

    穆楷竺拉着唐妩的手,竟然因为这种雨中的离去生出一些依依不舍的情绪,“姐,我这个月找个时间来你们学校玩…”又对苏灿道,“苏灿哥,你到时候得请客,今天你逃脱大难,有我一份功劳。”

    苏灿苦笑点头。瞥一眼看到了穆楷竺的堂兄张岳,两人目光一接触,张岳的头就转了过去,接了个电话,电话里似乎是他朋友,在外面某个酒吧花天酒地,要他过去,张岳当然拒绝。

    其余一些亲戚相互叙话,趁着这短短时间说着些刚才没说完的工作,生意上面的话题。

    安排来安排去,这大帮人总归还是剩了三个人,唐父和几个安排的人成员反倒起了争执,大家倔劲上来了,反倒各执一词,“刚才那种安排就不行,不听我的,怎么都要跑两趟,就让一辆车先送了家最近的一些人回去,再过来接一趟,皆大欢喜!”

    “就三个人,要不然家进的酒店外打个的,没多少路,还专程跑,等也费时啊!”

    众人刚才一直在争执,苏灿没顾得上插口,这个时候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对唐父道,“唐叔叔,我还开了个车来,可以顺带搭搭人。”

    “依我说就按照我的方式办…”原本正在和人商量的唐父突然停了一下,转过头看着苏灿,“你说什么?”

    苏灿发现这个时候很多人都把他给望着,众人都有点没搞清楚状况。

    穆楷竺和唐妩说着话都小声了下来,眼睛瞥过来盯着苏灿。

    穆璇侧头,觉得自己似乎没听错,这话是出自于苏灿。

    苏灿复述了一遍,随后转身冲进了茫茫雨瀑。还听得到他在地上跑过去溅起水花的声响。

    天色一片雾茫茫的感觉,又有点狰狞,寒气扑面而至。

    苏灿就这么消失。

    不一会远处有灯亮起,是汽车雾光灯,可以穿透雨幕提高可视度,在寒冷的天气里注入了些许温暖的感觉。

    而后每个人都把眼睛狠狠眨了又眨如此往复至少五下有余,注目礼般的观摩眼前的一幕,一台浑黑色犹如唐妩弹奏的钢琴烤漆般的宾利轿车,优雅大气的从夜间悄声滑至,雨滴打在车体上面,飞溅开去,在酒店唐璜的灯光下泛着一种妖冶而玄奇的光泽。

    圆头灯,下斜的尾部,17寸合金的轮胎,深黑色低调而高贵的外形,这台辗转亚洲地区各大展台的宾利本特利小子也许这个时候也许并不一定会被人认出,但是毫不影响众人看到这台集合汽车工艺大乘名家之手豪车时的某种视觉效果。

    雨幕中出现,她更像是一台德国潜入世界最强大英国海军封锁线,来到腹地一干无辜商船面前的猎杀狩猎u舰,震撼。也许也只有u舰才能形容这一刻宾利出现的感觉。

    黑色一度倒影着所有人光怪陆离表情的车窗降下来,在车内的莹灯中苏灿探头出来,及有范儿的一笑,“现在不用担心车不够用了。”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