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五十四章 要打翻身仗

    二零零一年的七月,高考考场酷热难当,蓉城二十七中的门口送考的家长人山人海,校方主动的在门口挂了遮阳伞,门外设了饮水点,有些送考的家长中暑,有些则为踏上考场的学生哭的稀里糊涂,全国正值炙暑难耐的季节里,所有学生都踏入了一场决定未来在何处冲杀的战场。

    那个时候因为苏灿的保送已经通过,所以可以避身世外,死党们虽然坚决不要他送考,不过苏灿还是顺道辗转几个考场在外看了自己的朋友奋战的地方,心里面微酸。

    毕业。聚会上很多人泪流满面,也有人微笑着告别,上了榜的会或庆幸或炫耀自己的学校专业,落榜的有些进了社会闯荡,有的随便找了个民办大学混个文凭,有的决定继续留下来复读,再用一年的青春年华拼个阳关未来。那段日子学校会有少数人回来游荡,青草不飞。

    苏灿目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觉得很多东西改变了,很多东西却又不在了。

    零一年十月,苏灿在自己的大学,终于觉得几个月前改变的是一种壮丽的人生,终于由量变产生了质变,带来的力量让他感觉到一种自由的存在,脱离了既定命运,不受这个世界上大多规则和束缚约束的自由。而消失不见的东西,则是那些年炙热枯萎的日子,一去不在了。

    林光栋这几天空闲,来了南大,戴着一副ray-ban的墨镜,车停在外面的露天车场,步行进来据说是为了重温在大学校园的感觉,在校内的正宗川菜馆点了份水煮鱼,林光栋又给自己和苏灿一人点了两瓶啤酒,就说,“明天我就回去了,到时候我会飞过来,希望一切顺利,范支梁那边把消息放了出来,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了咱们和他们的赌誓,这一仗不打则已,要打就要打出名堂。”

    林光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也没给苏灿斟满,大有自扫门前雪的意思,这反倒是苏灿对林光栋比较欣赏的地方,干练果决,不卑不亢,相处起来也不累,很舒服。

    “老林,在你看来,什么是投资?”

    林光栋喝干杯子里的啤酒,将酒杯噔一声放桌上,看了看苏灿,“大不列颠百科全书有注解,在一定时期内期望在未来产生收益,而将收入变为资产的过程就叫投资。也就是说收入不用来消费,而用作为购买增值产品,就是投资。这东西能说深能说浅,基本上现在的金融活动大凡至简,都可以用投资来概括形容。你不会是专门来考较我这些的吧,公司的损益是由江茗来制定的,我只是做好一个媒体人而已,而且自己对这些东西的看法,一定是和你这学经济学管理的老总是不同的,这没法比较,就像是正规编制和预备役编制一样,咱们虽然理论基础不同,但是殊途同归。”

    “咱们就是要打好一场短期投资战争,以赢得在这里立足的本钱。”伴随着他的大学生涯,苏灿的经济舰艇也开始开入了上海这座城市,当然现在苏灿的经济产业规模自然不能用航母编队来形容,也就仅仅是舰艇,但这艘舰艇要在这片中国商业经济中心站稳脚跟,积累到资源,目前还是有不少障碍,苏灿要做的就是将这些无形中的壁垒根除。

    林光栋沉吟了一下,皱眉道,“苏灿,我们这样做是很冒险的,而且这事盘得太大了,你真的就这么有信心?”林光栋目光一瞬不眨的盯着苏灿,他现在感觉到是越来越看不懂面前这个大隐隐于市的幕后老总。

    接下来他们的谋略走法未免天马行空,有些东西根本就是很空的,苏灿要效仿火烧赤壁,但林光栋觉得自己就是那年的周瑜,在无风的江北无所适从,不知道为什么苏灿会这么有信心有东风相助。

    林光栋在回忆和这个少年见面的过程,他在做一个教师的时候,二十七中的学生没少见过天才式的人物,苏灿和其中一些相比绝对不是最突出的,但是偏偏这个学生能够以一篇文字介入他的心灵,让他产生出相似的共鸣,而在这之后竟然让他心甘情愿的就上了他这个无论从年龄还是阅历上都比自己要差上一截学生的船。

    于是林光栋开启了一段奇妙的旅途,他成为了一家传媒公司的老板,但是所做出的产品却带来了一种全新的媒体娱乐模式,随后被市划归为新兴产业项目,受到各种媒体市里的表彰,而他更知道市委书记和自己的年轻老板之间竟然有种难得的默契,若非是对苏灿有所了解,连他都会琢磨苏灿会不会是市委书记一私生子,那种见光死的高干子弟。

    林光栋自然是不知道苏灿和王薄之间的默契是从何建立起来的,但是却更为巩固了他对苏灿的认同和能量的认知,但并不代表着现在的战役,他们仍然是赢家。

    在蓉城是王薄的施政范围,几次的媒体会都有王薄的引荐,波罗传媒自然发展得顺风顺水,而现在远隔蓉城渡水式的来到上海作战,相邻两地的国度是另一种政治,在上海没有了王薄的佑荫和城市政治资源的供养,来到这一片新兴的领域,波罗传媒想要打出一条出路,还是很有问题的,要面对已经形成地方壁垒的一些老牌强敌,也许用江浙帮商人赛思相机代理商范支梁的语气来说,他们也许的确嫩了些,不够资格谋取江南的资源。

    “任何投资都有失败的可能,我也不是诸葛亮,天时地利人和是兵家决胜的战略因素,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知天时,咱们却没有地利,至于人和,目前还是未知数。因为有很多变数,我们能不能在这里打一个翻身仗,还有很多关键的因素不明。我也只能说尽力而为,这就是一场风险投资,不能稳赢,但是只要有取胜的一线机会就要争取,否则就灰溜溜的退出上海吧。”

    苏灿尴尬的笑了一下,大范围的战略何尝不是这样,一个重生者所拥有的,也仅仅是天时的优势条件而已,他要争取的还有很多东西。

    末秋,林光栋开着他的奥迪车回了蓉城。

    他离开上海的时候,菠萝传媒的《时尚文化》杂志正式登陆各大报刊,第一期的发行中规中矩,这本杂志就算是有质量有内容,但却也逃不了市场培育期这个坎儿。

    不可能一时蹿红飙升,仍然是不愠不火,这个年头的杂志或许会因为苏灿参与的一些封面提议而略显突出,恐怕有些销量就是有带着“看一看”的想法顺带购买的居多。几乎看不出订阅量。

    这个时候上海的一所私人会所之中,范支梁的茶几上面就摆着《时尚文化》的第一期刊物,圈子里有人随手拿起那本杂志翻了翻,又丢在桌子上,没有去看内容究竟有怎样的亮点,带着嘲弄的声音说道,“老范,这就是那个主编跟你打赌的杂志,头两期就要看出市场规模?没可能吧。这小苏,口气大得很嘛,家里面有背景支持吧,但这样做生意是不行的,也好,老范你也提前让他们知道,要不然年轻人狂妄啊,以为一句两句话就可以签一份合同?五六个人搭个草台班子就是一家公司?玩笑呢!”

    范支梁端着杯子,他的中指戴着一枚翡翠戒指,这让他拿着杯子的气态很足,同时眼睛里透出一丝阴沉,“任何一个能赚到钱的人都不是傻子,但是自以为是的人居多,这个后生小辈,毛都没长齐,还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

    随之房门打开,四五个女孩子打扮很女人,莺莺燕燕的走了进来,视线带着三分羞涩七分好奇的环顾全场。气氛一下活跃起来。

    一人低声道,“那是,你老范什么人啊,一个傻小子怎么赌得过你的眼光。咱们不说那愣头青了,美女到了,都是名牌大学的在校大学生,都是来找机会的,也懂规矩,要留着慢慢玩还是快餐,你自便,关键要有良好的心态…这是楼上房卡,这里我都包了,玩得尽兴啊…”

    今天的管理学大型讲座在三教楼,教授是得到过管理学杰出贡献奖,并有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颁过奖的南大另一牛人教授余子鸣。

    大一的新生听闻这个教授的人不少,所以带着敬仰崇拜神色的也不是少数,阶梯教室人满为患,唐妩在左三组六排,而苏灿来得较晚,已经坐到后面去了,但是无伤大雅。

    最近似乎因为和唐妩有了点“约定”,是以苏灿觉得这小妮子有点躲着自己的感觉,每每目光对着了,她也会很快的转开。

    而尽管唐妩是有苏灿这么一位食堂代刷卡牲口,名花有主,但抱着没结婚就有机会前仆后继的追求者仍然不在少数。

    这让苏灿对此更加的心痒痒的。

    这个南大牛人余教授对张小桥来说更不陌生,这个在人前永远穿着蓝衬衫,西裤,受人敬仰的教授私下在家里也就是一穿着褴褛背心,饭桌上总爱磕花生下白酒的老头子。

    张小桥自记事起其父就不少带着他来这老余家串门喝酒的,老余好酒,张父每次出手也都不低,一些任务贡酒80年的贵州茅台,60度国窖,也都经张小桥从自己家抱入了老余家的私藏。

    这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老头,但绝对是南大分量不轻的又一诸侯,他手上的学生绝对是很有战略纵深和广度的,不说是一些重量级国企的老总,一些省府大院活跃的人物里,也都尊他为自己的老师。所以上海市想要和余子鸣建立联系方方面面有关系的人,不在少数。

    张父对让自己儿子建立起这层关系是高瞻远瞩的,当然在大课上面,李寒肖旭听着张小桥小时候跑老余家里翻箱倒柜,经常弄得余子鸣找不到自己的材料焦头烂额。众人则听张小桥说得眼珠子都大瞪了,惊讶之余觉得张小桥委实有些不知好歹。

    余教授的讲座很精品,不过大一的这些学生顶多也在他偶尔的“惊人之语”上面捧腹喝彩,但一些深髓的东西,至少要在三四年后可能才完全明白。

    下了课苏灿打了个电话给唐父的助理李岚,算是询问一下最近唐父公司的进展,他可是一直关注着的。听说最近唐妩家里有活动,她也要出席,似乎唐家有什么重量人物来了,有点热闹。

    接了电话,李岚的声音响起,“苏灿啊,什么事…哎,你看啊,最近忙呢,也没跟你怎么联系,这样吧,一言难尽,你那里有时间吧,我这几天找个空来接你,见了面再说吧。”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