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一章 变动

    类似大榕建工这类国企领导人员的选任方法有委任制,聘任制和选任制,集团董事长这种作为市委直接管理的职务,是单独由市委审批通过,通过选任委任的方式接替。

    党委、行政职务分别由市委、市政府任免,是以大榕建工新任董事长则是由市委直接外调孙家勇接任。

    而集团公司总经理,总工程师,副总经理一职,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采取聘任制,在正式聘任之前,国资委组成的考察工作小组已经进驻大榕建工。

    开始和大榕建工中高层,相关负责人沟通情况,进行民主推荐和民主测评。

    这几天总公司很多在位的职工都收到了国资委印发的《总公司领导班子及成员征求意见表》,在公司办公区各个大楼门口都钉上意见箱,收取群众雪片般的来信。

    在总公司新任总经理,总工程师候选人名单上面,苏理成,佟建军都赫然在名单之上,而名单上的另外三人还有杨开复,李玉河蓉城太平洋保险集团总经理。

    五个人竞争这个位置,这是总公司的重头戏。

    考察组对五人进行了经济责任审计,综合素质测评,全面了解考察对象的德、能、勤、绩、廉等方面情况,重点考察其工作业绩、潜在能力。

    “老苏,我觉着这次你能上,考察组跟我谈了一下,其间问过我对你的看法,虽然没有什么过于明显的表露,但我觉得他们的风向,肯定是放在你的身上。”在这个期间,佟建军自然不好和苏理成当着很多人的眼睛里面私底下背后通气,也只能够通过电话的方式谈了一下状况,尽管在公司会议上面两个人普遍都面无表情。

    “这不一定啊,还是要看主管领导的意见,说起来,我始终不比你有经验,位置太高,负担太重,还是你要有资格一些。”苏理成叹了一口气,突如其来,似乎就要走到担当的顶峰了,这事发生,导致集团公司整体气氛是很压抑的,大难之后必有大治,挑起这副担子还是很重的,可以说一点不比相应级别的体制内公职,责任负担轻多少。

    “我自己知道自己的底子,论起专业水平来,你是专家不不不,不是高抬,咱们俩从夏海一路上来,那都是自己人了,我用得着跟你抬杠?这个事情上面,我看你得上。”

    “弄得你就能够洞若烛火一样,国资委上面那些人又不是手心手掌,翻来覆去就能看透,我们就不讨论这个了,别传出去别人说我们有跑风漏气的嫌疑。”

    佟建军干笑了两声,也就挂了电话。

    苏理成却知道佟建军定是收到了什么风声,这个风声有可能是从他的战友王薄那里得到的,不过苏理成想想又摇摇头打消这个念头,一般来说不太可能,正是因为王薄和他的关系,王薄不会透露出这些风向,是以佟建军定是另有渠道。

    这也很正常,每个人都不会真正暴露出自己的人脉关系,到底有多深的背景,特别是在集团公司这种水深的地方,让别人看不透你,无论是对于自己亲近的人,还是对于敌对的派系,都是百利无害的。

    杨开复最近抿着嘴,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国资委的工作组考察情况,目前还没能有个准讯,五人之中他到底能不能胜出,他是极为在意的,要知道以他目前的职位,想要再上一层,几乎是难比登天,不知道退休前还有没有希望,这个坎儿他能不能跨过去,如果能跨过去,那可是达到了他平生事业的巅峰。

    但如果不能,恐怕连现在这个位置都不保。

    苏理成上了位,他们这些以前亲和沐开的派系,能够有好日子过吗。

    他目前心里面最焦急的,应该就是那些发布给公司中高层手上的那些意见表,自己的票数又能够争取到多少呢?

    秘书老朱给王薄送来了国资委党委报备上来的大榕建工总公司领导班子及成员任职意见书,王薄仔细翻看,看到苏理成一项的时候,倒是想起了苏灿。突然觉得似乎有一种奇特的感觉,苏灿这个名字,似乎正在以一种很缓慢,而又奇特的方式,逐渐的进入他的生活之中。

    寻常人等身上发生一件都会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竟然在他的身上接踵而至。

    这总归是一个能够创造奇迹的孩子,且小小年纪就有放眼天下的眼光,刘成二审判决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而这个人若是知道他其实是倒在苏灿这个孩子的手上,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表情。

    而苏理成眼下已经有了执掌大榕建工的可能,王薄也开始首度注意起苏灿的父亲来,到了这一步,苏父也能够正式进入王薄的视线,而如果在这上面王薄打过招呼,想来对苏理成的助力是极大的。

    拿起桌面上铱金笔尖的派克笔,王薄在意见书封皮作出批示,“同意,考察工作全面、详尽。转春城、承林同志研阅。”宋春城是蓉城市委副书记,齐承林是蓉城市长。

    王薄作出批示,基本上已经定了基调。

    在市委办公室里面,王薄和苏理成见了面,现在苏理成置于市委的间接管理范围之内,而王薄更是看着苏父从当初的一文不名,到逐渐走上这一步,而他能够做到蓉城市委书记,达成这一步,从外表看来是很多种巧合和大环境的推动使然,然而事实上,都离不开苏灿这个影子的存在。

    在很多微妙的地方都能够发现他的存在,虽然王薄不至于迷信到苏灿是他的幸运星,只是对于苏父,这个一步一步爬上来的男人来说,他多少的对他存在着更多的一份信任,当初他隔离审查的时候,只觉得天空都是灰暗的,他的政治生命估摸着也到头了,对他这样的王系太子党来说,政治生命到头了,整个人不外乎就是行尸走肉,似乎都剥离了活在世界上的价值。

    但是苏灿给予了他重获新生的可能,所以对见到他的父亲苏理成,王薄是格外的亲切,又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没有太多背后的心思动作,在他面前似乎更轻松一些,也不用摆出和自己身份相符合的沉潜。

    “老苏啊,怎么,要朝上面动一动了,有什么感想。”

    “很有压力。感觉自己能力还有不足,还要继续充充电,否则两年内达不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完成目标任务,可是会被打回原形的。”苏理成对王薄亲自为自己斟了杯茶,感觉有些拘谨,毕竟现在王薄的身份,可是夏海那个小地方所比不上的。

    王薄喝了一口茶,正色道,“团结,稳定,这就是我给你的指标,保持整个班子的团结,才能走的更远。”

    接下来的事情是很多人能预料到的,吴诗芮的父亲官复原职,虽然海外公司的失误他却有责任,不过之前的追溯过于严格,是以只扣发了一年奖金作为责任追究。变相来说,沐开倒台,吴父也得到了平反。

    郭小钟的父亲自然还是安安稳稳的坐着他的位子,没有了外在的威胁,而公司里面沐开那些旧派的势力,也丝毫不见大规模的人事任免,整个秋天银杏叶黄铺满草坪的公司大院里面,只是倒了一个沐开,气病了徐老太爷,被沐开买凶重伤了一个徐建川。

    还有传言的苏理成将出任公司总经理,总工程师一职的小道消息。

    这都是发生在蓉城这个秋天的故事,而这些,也都将从苏灿的生活里面暂时告一段落了。

    在蓉城一家夜晚品“冰二锅”的酒坊,所谓的冰二锅就是二锅头加二十四度的力娇酒,加入冰水兑成,用一种长梭型的酒瓶子装着,上面漂浮一层浮冰,酒具是类似跳棋盘盛放的小玻璃杯,多边形,不深不浅,刚好一口一杯,八十块钱一瓶,一瓶将近可以盛八九杯左右。

    不贵,但对于王威威三人来说刚好在可以承受奢侈的范围。

    周边环境还算舒适,主要是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府南河畔的夜晚当得上进入秋天的秋高气爽。周围时不时散落一些零散的桌位,在屋内或者有木栅栏围着的外围,三五成群的人聚会,晚上酒坊的灯光泛红,惹得整个酒瓶外加众人面色染得红晕非常。

    林珞然的面庞在夜晚的确是很清丽明媚的,刚来的时候外面停着几辆好车,都是四五十万上下,车上的人在酒吧里揽着身边蓉城特有软语嗲声的女生,长得不见得多漂亮,倒是很会打扮,皮肤那是相当白皙。

    三对男女之外还有两个男子大概觉得寂寞难耐,那对目光就一个劲的朝着林珞然这边瞅着,大概是林珞然的模样让人心里实在痒得慌,就更要表现一翻在桌面上一掷千金,一口气点了店里面好几种最昂贵的酒品,然后摆开扑克也是将人民币百元大钞压着玩式得豪赌。

    结果惹得周围的好几桌放目望来,一些人含着酒杯眼睛都甩直了看着这帮人物,但偏偏那看上去就像是高中毕业生模样的林珞然等人却无动于衷,弄得这群人挫败感大增。

    “你们俩去上海,我和绉舞回北京,回去了也就正式进入牢笼般的生活了还是上海好啊,放松,至少没我妈和林绉舞他爸!而且林珞然上海可是你当年的如鱼得水之地,回去你是可以尽情的长袖善舞,甚至可以带给那群家伙们一个惊喜,把苏灿介绍给他们认识一下”

    “我哪有空,大学生活还在等我好好的去享受拥抱呢。”林珞然浅浅地喝了一口冰凉的酒水,甜甜一笑。

    林绉舞阴阳怪气得道,“不过你可得特别注意卫丁丁,最好把和苏灿的关系给他说一下,否则说不定真会误会些什么。”

    “去死!我和苏灿之间有什么需要对他解释的?需要他管那么多吗,我带男人过去什么时候非得经过他同意了?而且这全关乎我个人愿意管他屁事。”

    林珞然你这句话有歧义啊,什么叫带男人,这是否是变相占我便宜吃我豆腐?卫丁丁,倒是一个有趣的名字,因为苏灿头次发现因为一个名字,会使得林珞然的语气有些急促,这一点略微反常。

    王威威解释道,“卫丁丁是我们小时候就认识的朋友,早在我们来蓉城之前,之前和我们关系不错,只是后来也就分开了就算在夏海在蓉城我们也经常听到过这小子的消息,他在北京四中,这次高考更直接保送清华,和你一样是个神奇的生物啊。”

    “别提他好不好,影响我心情。”林珞然蹙眉道。

    “那倒是应该得认识一下。”苏灿笑了笑,随后又看向林珞然,“不介意吧?”

    林珞然强压下想要拍桌子走人的冲动,想了想,突而对苏灿一笑,“他从小就是我们那些大人喜欢的对象,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就有附近读初中的女孩专程来学校看他,上了初中更是让不少小女生对他芳心暗许,如果我说他帅,你肯定觉得我肤浅,但问题是他不光是帅,而且还是九七年北京十佳少年,高中在北京四中也是全年级数学第一的成绩,还在高二获得了你或许没听过号称中学生最高荣誉的银帆奖。你说这样的人,我应该嫁给他吗?”

    苏灿险些把喝到口里的酒尽数喷到林珞然的身上,“那,啥?”

    王威威解释,“初二的时候,这卫丁丁不知道脑袋哪门子乒乓了,竟然直接找上林珞然的爸妈,说他要娶她当时我们就觉得崩溃了。”

    林珞然一脸微红,还气鼓鼓的模样。

    苏灿看着林珞然,忍不住笑了起来,林绉舞王威威也相继笑着,一干人笑得直到林珞然忍不住攥起了拳头,“喂,有那么好笑吗?”

    苏灿就道,“初二谁不会做傻事,不理他就行了吗,还为此生气到现在,至于吗?”

    “关键是我爸相信了,我妈相信了,他爸,他妈,也都相信了嘛。”林珞然欲哭无泪。

    “不管了,得!我们也要走了,到时候不是在北京见,就是在上海再碰面吧。干杯,为我们脱离高三的阴暗,为各自奔向美好的大学生活干杯!”

    “for future!”众人纷纷举起杯子,碰了干去。

    苏灿的手机亮了起来,他打开看,是唐妩发的短信,“好玩吗?”

    唐妩知道他们晚上去了酒坊,只是她晚上没法出来,以前在夏海唐妩是自己一个人独立,不受管制,不过在蓉城穆璇和唐父对她这方面倒是管的很紧,每天基本上超过晚上九点,就不能再出门了。

    “还行。”苏灿回了过去。

    “嗯。记得收拾好行李,后天就走了别喝太多,早点回家。我先睡了晚安。”

    “我知道了,晚安上海见。”

    关了手机,看着举杯的众人,苏灿这心啊是挠痒挠痒的,嗯这种感觉,很好。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