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五十六章 身份

    政治课的授课教师是一个四十来岁,但是头发已经半百的教师龚福禄,市一中学生给其取得绰号为“熊猫人”,对他没有好感的原因仅仅在于有的时候他会利用最后一节课留堂的职权,留人背书背到很晚。

    这之中对其咬牙切齿的莫过于薛易阳,有一次直接被罚背到晚上七八点,顶着昏沉的天幕才回到家坐桌子上吃冷饭,那个辛酸啊。

    大概龚福禄承受了太多学生的辛酸,是以长得倒有一副未老先衰的样子,平时将时事政治的时候也是一副学院派的派头,头发一撇,眼睛一瞪,往往损起人来不会带半点脏字,但是却可以将一个个学生收服得妥妥帖帖,再加上一手将人留下背书的绝活,市一中没有一个不忌惮他的,就算有特别能杠的子弟面对他也都焉了去,上届就有不少栽他手中却又无可奈何的学生。

    今天龚福禄讲了小半堂课把第三课第二节梳理干净了,放市一中,教学内容的进度远远要比普通高中更加的快,虽说市一中平时有大把的放假时间,但是一般来说这些时间也是学校留给学生的自学时间。且大部分这种东西追求的只是一个多记多背,只需要将要点提一下,除去要点以外的东西龚福禄并不喜欢占用课堂的时间。

    他更喜欢抽出时间来探讨时事方面的东西,对他来说政策每天都在变,与其死记硬背教科书,不如针对现时情况进行全班范围内的时事探讨更加容易让人理解政治是什么东西。

    “那么还剩一些时间,让我们来谈谈最近发生在国内的一些事情。”龚福禄话一说完,全班就是一阵他意料而然的兴奋。

    事实上只要能够脱离书本内容,探讨一些时事政治,听他讲一些过去的野史,也是很有趣的,某个程度上龚福禄也就这点魅力。

    只不过听他讲时事政治不免有些强制性的意味,他总是喜欢将自己的看法灌注给学生,有些看法不免偏颇,然而却又不敢有反对意见,因为偶尔会有一些大胆提出反对意见的学生,下一节课都能看到他们在办公室背书,这点无论这些学生有什么样的身份,成绩好是不好。

    龚福禄就讲起了一月通过的《共和国高等教育法》,讲起欧元在欧盟十一国的启动,对欧洲一体化的推动作用。

    再讲巴西金融形势恶化给全球带来的金融市场动荡。有几个学生和他沟通表态自己的看法,虽然观点不免稚嫩,不过也引得龚福禄微微点头。

    讲了北约和南联盟,龚福禄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只是想到一件事,就道,“那么我们刚才提到北约对南联盟的轰炸,出兵的理由,但是北约在科索沃问题上骑虎难下,逼迫不了南联盟投降,但是越在这个问题上拖得越久,庞大的军费开支和每天不断增加的人员伤亡,都让北约面临着巨大的内部压力,而承认战争失败,你们认为北约军事集团会用什么样的方式达到目的?”

    看到全班都静住,没有人回答,事实上也没有人有这个能力回答,龚福禄对这种掌控了全场的感觉很是舒服,续道,“先姑且不论他们会不会加大轰炸力度,我最近在网上见到一篇评论,我知道你们大部分人家里都有电脑,如今也能上网,不知道是不是和我一样看到了这篇评论,评论说北约可能用袭击南斯拉夫‘精神支柱’的形式打击一些不属于南斯拉夫国计民生的目标,譬如一直以来站在对立面的我国国家大使馆。”

    班里少部分人因为看过这篇文章,是以早已知道他要说什么,然而还是有很多人生出一丝错愕和愤慨,很多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面对这种事情应该如何评论。

    龚福禄有些激动,因为一般来说这种敏感问题都是尽量要在课堂上避免的提出的,但是最近网络上面的讨论有些猛烈,甚至于他都加入了论战之中,今趟是想到,心里面难以宣泄,才提出来谈。

    有些人已经自告奋勇的点头,“早看过啦!”

    “依我看,这纯粹是无稽之谈,你们大概不知道,海湾战争时期那精确制导的导弹威力,那是一场改变世界战争观念的战争,是以若是北约通过‘误炸’这种形式袭击我国大使馆,无论从什么理由来说,都是说不过去的,北约也不会愚蠢到用导弹来袭击,这完全就是一种矛盾的做法!更何况,科索沃问题导致的种族屠杀主义的确是一中灭绝人性的行为,北约只不过是做了一场正确的军事干预,不存在什么狼子野心!”

    龚福禄忿忿的表达自己的观点,苏灿有些无奈,网上现在大部分对他的文章都是持抨击的态度,这是预料得到的,本来他所写的东西,就是起到一个预警的作用,要是所有人真的深信不疑,那才是有问题了。

    毕竟当轰炸开始的时候,谁也没有预料到会有五枚炸弹破入国家大使馆的一天,而自己既然提前知道这个事件,那么至少就力所能及的去做一些事情,尽管其他人如果像他一样重生过后,会觉得这种国家大事关系不到他们这种升斗小民,无关紧要,虽然知道目前自身的能量很渺小,但是若能够一试,他还是愿意出手。

    但是他仅仅能够做到的,也就是这篇文章了。

    张锡突然笑了起来,“龚老师,你的说法可不对,苏灿有另外的看法噢!”随即李艾一行人也尽相附和。他们一直都想将苏灿拉到他们一伙,谁知道苏灿虽说对他们也是笑容有加,但是他们并不笨,知道苏灿对他们这伙人并没有什么结交之心,几次挤不入苏灿的这个圈子,心里面对苏灿多了几分对立,也是正常的,像这种情况下的落井下石,还是有的。

    班上不少人都看了张锡一眼,带着不满的有之,其中就有李璐梅那个圈子。这不完全将苏灿朝着熊猫人这个火坑里推吗!?

    龚福禄“哦!”了一声,眼睛眯着,看向苏灿,“苏灿,你也同意网上的这种谣言,我想我不是第一次教会你们要用辩证的观点去看待一个问题吧?”

    苏灿苦笑,他所写的文章或许有失偏颇,那本身就是为抛向国家大使馆的那几颗导弹找一个能够预警的理由罢了,至于北约那边真正为什么要把炸弹抛向大使馆,恐怕只有那些决策者才会知道,这就陷入了一个怪圈,他明明知道这道题就是这个答案,但是他却无法用信服的过程描述得出这个答案的充足理由。

    苏灿站起来的时候,薛易阳带着一脸的茫然,王学兵那几个视苏灿为威胁他们地位竞争对手的人略微有些幸灾乐祸,陈灵珊用手卷着对他说着什么,又指了指龚福禄,他听不清楚,不过听到附近几个女生也随声附和才明白,她是要他“顺着他说。”

    唐妩的冰眸望过来,那期待的目光分明是想听到苏灿不一样的言论,也有几分闪动着的骄傲。

    要为了一时的安稳而改变自己的看法,去附和龚福禄的想法,苏灿心忖未重生的自己或许才会这样临阵脱逃。

    龚福禄道,“苏灿同学,我倒是想要听听你有什么样的哲学来解释这场战争?”他知道这个苏灿不简单,萧日华都在他手中碰了多次壁,这小子很有几分腹水,是以抛出问题的姿态都高调许多。

    苏灿目光射向龚福禄,微微一笑,“战争本就是丧失人性的最野蛮的行为,为何还要想到什么爱、诗、哲学等人类最文明的东西呢?以前提到政治,会以国家和国家之间来衡量交情,但是在这个和平和动荡共存,世界多元化加剧的世界,已经开始以地区,板块间绑定的国家为群体的利益集团,共同体来进行复杂的接触和碰撞。一个利益集团的核心者要进行符合自身利益的作业,必先需要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让国内的反对势力消亡,获得更多赞同的声音。这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支撑着这种种行为合乎常理的外表,而内在最终的目的无论是实际上的,还是影响深远的,最终只会为了自身利益而服务。”

    “观点挺犀利的嘛”有人已经评价起来,王学兵对其作出一个“嘘”声,示意继续听下去,本身已经深思而竖起了耳朵。

    男生在听着苏灿的观点,然而女生却更重在视觉享受上面,红日垂挂,教室里洒着淡淡的红晕,在这里,这个男孩子立在寂静的课堂。讲述着那距离他们遥远的利益纷争,这种情形本就让人有一丝恍惚。

    “在我看来,南联盟是一个利益集团,不过它比较小。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是另一个利益集团,不过它身高力壮,拳力雄厚。他们最大的杯具,就是站在了同一块蛋糕上面。既然只是利益集团,而非什么打着光复人类终极理想的正义之师,那么他们无路可走之下做一些‘旁门左道’的勾当,也是合乎常理的。”

    苏灿看到龚福禄的脸色越变越难看,也知道差不多了,再说下去恐怕龚福禄会当庭暴走,连忙以最后一句结束,“假使每个人只为他自己的信念去打仗,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战争了。”

    话语断在半空,苏灿那眼瞳倒映着映红的天幕,深邃而忧郁,有个学生下意识的鼓起掌来。

    巴掌声清净的响彻这个教室,率先鼓掌的人意识到只有自己的掌声而吓了一跳,随即就是稀稀落落的鼓掌,然后就更加整齐和大力,随后“噼噼啪啪”十分热烈。

    教室里尘絮的飞舞之间,唐妩静静的看着苏灿,从这个背景有远山,身上笼罩着一层红色霞光的男孩身上,她有一种感觉,好像看到了他的未来,很远以后的未来,他站在一个俯视这个世界的高度,但是应该在他身边牵着手的那个女孩却不是自己。

    下课铃打响起来,人群迅速收拾起自己的书包,桌椅板凳吱嘎作响。

    楼上楼下都传来咚咚咚典型放学的声响,市一中也远没有想象中的温文儒雅,面对打铃一个个镇定自如,放学铃声一响,同样宛如洪水猛兽破闸而出。

    龚福禄很想说点什么,虽说苏灿一翻话把他说得无言以对,但是他没道理继续这么没风度的抢白,只能够尴尬的笑了笑,望着这个班开始因为下课铃而解体。

    陈灵珊却没有走,只是等着苏灿和唐妩,教室里人走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她才对两人说道,“星期六有个聚会,嗯,具体来说,是我的生日聚会你们一定要来噢!不用送什么东西啦!”

    说这句话的时候陈灵珊表情很是开朗,只不过她的目光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向苏灿,而是望着唐妩。

    “星期六”唐妩目光隐约的闪了一下,随即看了身边的苏灿一眼,对陈灵珊点点头,“嗯。”

    “那就说定了那应该是很让人期待的吧。”陈灵珊嘴角弯弯的一笑,拿起粉红色的书包,这才对苏灿笑了笑,“对了,刚才你所说的那些理论,很有趣,尽管我也支持龚老师,”随即她故作轻松和疏远的笑了笑,“不过对你的勇气,怎么说呢还算钦佩有加吧。”

    苏灿将双手轻轻的搭在后脑,迎着天幕伸了一个懒腰,和唐妩迈步在学校的小路上面,无论这落日,这爽利的风,还是周围略有湿气的味道,都给人一种悠闲到想要一直在这里走下去的冲动。

    “你也觉得我课堂上说得那些话太不切实际了吗?”

    苏灿转过头问道。

    “我更注意的是你说出那些时候的自信,至于内容又有什么重要的呢?”唐妩脸微微一红。

    苏灿怔了怔,旋儿笑起来,“你知不知道这种义无反顾的相信,会很容易让我联想到一些词语的。”

    “譬如呢?”

    “夫唱妇随。”苏灿在唐妩举起手欲打的当儿将她手稳稳握住。

    感觉到苏灿不是很老实的握着,而是在仔细摩挲着自己皓腕的当儿唐妩脸如火烧,努力的抽回手,轻轻的说,“你不要这样。”

    寂静的校园,安静铺洒着红日余晖的小路,在这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有个女孩告诉你“不要这样”

    这种声音的杀伤力足以穿心透肺。

    “我们快点回家吧!”心脏跳得很快的苏灿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回到唐妩家,总要鼓捣一点什么的冲动。

    意识到一丝淡淡危险气氛的唐妩面红耳赤,白了苏灿一眼,媚眼如丝,“色狼”

    苏灿极为舒畅的去牵唐妩的手。

    唐妩挣了挣之后,随后还是妥协的轻轻握住。美目从旁注视着披着夕阳霞光的苏灿,异彩涟涟,似乎想要记住这个十七岁,这份时光,这个年代,这个异常出彩的男孩。

    而走在这条小路上面,苏灿心里面最隐秘的地方,偶尔也会想,这样并肩而行的日子,还会持续多久呢?

    也许再过不了多久吧。

    校门外的那头,停着一台黑色的轿车,而轿车之外,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外套,身材高佻,气质雍容的女子,乍一看,五分神似唐妩,只是修长的眉毛飞扬,透着几分冷峻的成熟气息,站在那处,犹为出众,目光却在第一时间落在了苏灿和唐妩的身上,同时自然连他们手牵着手走出校门也收纳进入眼里。

    唐妩目光一凝,手轻轻的松开了,这一刻苏灿已然明白这个女子的身份。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