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三十八章 惊喜

    如果说博格坎普在九八年世界杯上的那记怒射是最经典的一脚打门,那么苏灿照面对杨木踢出的那一脚,那同样成为了这个季节在市一中和二中流传着的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

    周末在自家单位的院子里三个死党聚集,刘睿就对苏灿就吐着苦水,“托你的福,你们学校那王浩然下手也太重了,那杨木好多天脸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还上了蓝药水,看上去就更古怪了,你说这么个人这么大一张脸摆在头上在学校里面走着,这事能不传出去吗?很多人都误传是你苏灿打的这下好了,我和他的关系是彻底的决裂了,很多次他都扬言要找人动我!”

    苏灿哑然,没想到经二中学生这么一宣传,恐怕在一些学生的眼睛里面,他俨然成为了王浩然那一类惯于争勇斗狠的问题学生了吧,但是偏偏给人反差的是,自己这个“问题学生”,成绩似乎也和自己的身份太不相符了。

    苏灿就对刘睿笑了笑,“这段时间你最好少独自一个人去厕所,也尽量别在学校厕所里呆太长时间。”

    “为什么,”刘睿愕然,“难道你认为他会在厕所里堵我?没这么不讲道德吧!你别用你的阴暗思想来吓我啊!”

    “只是提醒你注意一下。”苏灿就是撇撇嘴,在厕所里被杨木堵着,那可是你刘瑞后世大学回家过春节的时候,一个晚上喝了点小酒聊high了给我讲出来的,当然他被杨木等人堵着的时候也不是现在这个时间,而是高三左右,在这期间还一直和杨木保持着蜜月期,到了高三一次杨木在食堂把吃过的菜放他碗里,惹得刘睿当着无数学姐学妹爆发泼了他一脸的饭菜,至此两人关系恶化,杨木在一次趁着他上厕所的时机堵着他打了一顿。

    这个杨木小肚鸡肠,难保不会因为此事件,将历史提前重演。

    苏灿心想这些糗事若不是你小子后世喝高了酒,你怎么可能讲给我听,不过我也投桃报李的还给你,至于你是提防,还是再想丢一次脸,就悉听尊便了。

    毕竟现在刘睿傲气十足,和后世的成熟稳重有着相当大的差别,若不是经历过许多东西和教训,哪里又来沉稳的气度呢?所以苏灿也没有明确的准备让刘睿规避这种屈辱,有时候吃点亏,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自己重生一次,而刘睿却没能重活,现在所经历的许多东西和经验,往往就是打下后世性格成因处理问题方式的基础。

    省上来人,原新川市公安副局长,副党委书记靳东海调任夏海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党委书记。

    常委会议上面,靳东海提出了一系列关于改革警务的问题,又籍以他对夏海市地方治安复杂,虚添购一些警务用车调研的分析结论,提出了对要求增加人均经费的要求。

    但都被市委书记王薄压了下来,就说,“靳同志不了解目前形势啊,靳东海通知迫切希望改进夏海市治安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现在还不能这么急进,据我所知,夏海市目前警务用车都已经有了额外的配备,只是个别地区公车占用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靳同志可以抓一下这方面的问题,缓解警务用车的紧张,不要等着目前财政拮据的政府来解决嘛。”

    出了会议厅,市长红小天和靳东海讨论着一份招商引资的资料,市委大院还是一栋八零年代的建筑,窗户玻璃由于是特殊材料,带着一些沉黑,所以到显得庄严肃穆,楼外有一座假山小池,里面虾米和小鱼居多,不过假山上早已爬满了蓬茂的杂草,入春的温度略带潮湿,临分手,红小天对靳东海一笑,“很惊险啊!”

    在旁人看来,这可是靳东海和王薄的第一波交锋。

    这个靳东海在新川市恶评声不少,他上任期间,新川市接连闹出几个黑社会团伙的传闻,又有市干部受到威胁,甚至于被不明人物殴打等事件,也有人写过反应他恶劣问题的举报信件,只不过这些东西到了省里,就石头大海。

    都说靳东海是有着省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司法局局长刘成的关系,不过他在新川市搞那么大的摊子屁股还没抹干净,就趁着这股风迎头而上升任夏海市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可是引人遐想。

    一想到省政法委书记刘成,王薄心里面就蒙了一层阴影,这可是对立派系的大佬啊,这次碰撞中他遭到流放,和这个刘成不少干系,如今他又运作了一个常委进来,棋子岂不是已经默默的布下?

    而这靳东海刚上任不久就提出这么大一笔对财政资金的要求,这是在试水啊,王薄一手压下取胜,可会议上的十三个常委,竟然有五个对靳东海表示支持,这些也都是王薄掌握不了的人物,所以可以知道红小天的那句“很惊险”,是从何而来。

    市委家属院,披着一些日晖,苏灿,王威威,林绉舞,乃至于林珞然等人,走到门口,就相互挥挥手告别。

    苏灿到今天才发现和他们是一趟车,乘坐八路公交车,环城到政府大街,站台下,朝上走就是他们家的单位,朝下就是苏灿家的店铺,而这么中间走不了几段路,就是王威威等人目前所住的市委家属院。

    一辆沉黑色的轿车来到门口,保安立刻升起档杆,这个年代夏海市的车辆进入档杆还没有完全的自动化,在这头绑着个重物,那头用线索牵着,即便是政府大院也是如此。

    看到车牌,林绉舞就笑,“噢,王薄你爸也回来了,刚好赶趟,苏灿你真不到我们家来吃饭了?”

    苏灿摇了摇头,“店里面今天可能有点忙,我下去吃,再见。”

    “那你记得,到时候一起歌城唱歌你可要去啊!”林绉舞不忘提醒。

    王威威也象征性告别的对苏灿点点头,最近虽然和苏灿恢复了联系,不过多少他的态度都有些冷淡,也许从心里面来说,他认定苏灿是朋友,但是却不是真正能够交心的死党。

    这也不怪,苏灿重生一次,面对他们也都是真性情,也没有要放下姿态刻意阿谀换取接近他们的想法,所以很多时候他的观念超前,会和他们产生各种各样的碰撞和矛盾。

    换作薛易阳,刘睿那样的死党,自然就会被苏灿主导,但是在亦有着好强性格的王威威面前,他就不愿意跟在苏灿的屁股后面,成为他的跟班,是以心里面多少有几分戒备,他想成为一直是他们这群人里的中心,苏灿一来多少改变了这种情况,所以对他略带抵触,也就不奇怪了。

    深悉他心理的苏灿也没有过于计较,这些日子他也没有怎么介入他们三人组的各种思想交流之中,对于苏灿来说,王威威还只能算比较早熟的少年,而和一个男孩争他们那个圈子里的地位,这也不是他的追求。

    林珞然在是市委家属院的分岔口对苏灿摆摆手,身上披着一层淡金色的光,“那再见呢,改天我也去你们家买文具,要给我推荐啊!”

    回到入住的两层小洋楼,出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三人就纷纷喊道,“张婶!”

    张婶是党委政府为王薄配置的一个生活保姆,也是特地考虑到王薄工作,和三个孩子平时学习间歇的吃饭问题专程照顾他们饮食起居的,每天负责弄两顿饭,倒是和三个孩子关系挺熟,就说,“饭菜我准备好了,就在桌上,把碗盖取了趁热吃,王书记都已经到了,就等你们吃饭啦!”

    看到三个孩子陆续回家,王薄心里面多少产生了一些欣慰的心情,生活工作再如何疲累,和孩子呆在一处,倒是挺放松的。

    吃过饭王薄就在上层自己的书房里泡了杯茶,看一本书,不理三个孩子在客厅里的游走,面对黑沉的天际,他的心情也是低沉的,对于这个靳东海,他也不知道红小天一系的赵立军在公安系统上斗不斗得过他,话说起来,市长红小天和他握手一脉,市常委中他掌控着绝对的七票,他实在不应该顾虑什么。

    只是王薄真正的顾虑不是靳东海,一个靳东海能够翻起什么风雨,他真正顾虑的人,是那省委上面,被称之为“黑面虎”的政法委书记刘成,有人说他是英雄,在他主导下很多贪污官员被一一揪了出来。而有人又说在他光鲜荣耀的外衣下面,是省黑恶势力最大的保护伞,最神秘强大的后台!

    其他人他倒还可以应付,只是这刘成,让他一想,有时候无端端的背心就会渗出一些冷汗。

    星期六,苏灿下午吃过饭过后,就上了公车,去了鼎盛歌城,他知道王威威林绉舞一众人倒是下午就玩去了,吃饭的时候还给他家里打了个电话,问他去不去吃火锅,苏灿就说不去了,在家里吃,一会晚饭后歌城再见。

    答应了他们去歌城玩,总也不是说说而已,更何况王威威这小子理直气壮的告诉他父亲是跟着他苏灿去的,才被获批出门,从一个层面上来说,苏灿到无形中成为了他们的保护伞,就连苏灿自己也不知道他这张面子,在王薄面前被他儿子借用了无数次。

    而王威威只需要用一种很谦逊的表情,告诉王薄是和苏灿去玩耍,那么他的出行申请就毫无悬念的会被批准。

    鼎盛歌城的三楼,苏灿在包间里看到了玩高兴了的三人,正点了一堆的食品,林珞然那长腿缩在沙发上,唱着一首萧亚轩的《最熟悉的陌生人》,一边还在间隙朝着自己红唇里塞一块土豆片,传出一些碎碎糯糯的声音。这幅场面还真有些养眼。

    林珞然看到苏灿的目光,就有些微微的得意,不过旋而发现他更多的注意力和眼睛里闪烁的光景,似乎是集中在自己长腿上面,立刻让她有些面红耳赤,平时虽说打量观察她的人不在少数,她大多也都是置之不理,然而在苏灿的目光下,竟然有一种极为异样的感觉,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硬了一些,将双腿轻轻的朝着阴影部位移去,对苏灿倒是越加羞恼,为什么可以坦然别人的打量,偏偏苏灿的目光,竟然让她浑身难受呢。

    林绉舞出门,在歌城的超市里抱着几瓶酒和吃的刚走到门口,就发现他们旁边的包厢极不对劲,两个女生红着眼从包厢里冲了出来,里面传出一些呼喝的声音,被门口面色阴暗的经理挡住,就两女其中一个穿着热裤,t恤包裹出动人曲线,威胁着说道,“跑出来干什么!这里面的客人来头不小,你们都给我陪好了,要是客人不高兴了,看我整不死你们!”

    另外一个女生就拉着经理的手,哀求着说,“杨姐,客人手实在太重了,我和小兰都受不了了,你就让我们换一个吧!”

    林绉舞一脸狐疑的捧着大堆食品进入他们的包间,这两个女孩也朝里面望了一眼,其中一个看到苏灿,娇躯轻颤了一下,然后抹了抹眼泪,对正欲发作的经理说,“不换了,我们还是进去吧!”

    那杨姓经理脸上的表情立刻好看了一点,“嘿,小兰觉悟的就是好,你说你们做这个,不吃点苦,哪里来那么多钱呢,进去吧,把客人多灌点酒,也就少受点罪!”

    那另一个女生惊愕的望着改了主意的同伴,被她拉着准备返回包间的时候还说,“是你自己要进去的啊,那我就不陪那男人了,和他玩骰子都住不了手,手太重了,你要去就你接待了!”

    她俩一个突然义无反顾的要进入包间,一个畏缩抗拒,通过那打开的包间门,倒是被包间里的苏灿和王威威看得真切。

    门突然打开,一个看上去四十几岁,脸色涨红的男子冲了出来,“这小娘皮竟然敢跑,一众人还在看我的笑话呢!”他这么一说,后面包厢里又传来一片哄笑。

    这一刻苏灿包间里放的是抒情歌曲,也因为这场变故,林珞然也没唱歌了,是以从隔壁的哄笑声中,苏灿判断出内部最少有八九个中年男子。

    一看到面前逃出来的两女,那男子就着边上的一个顺手一耳光将其打翻在地,“跑啊,嫌我给不起钱啊怎么的!”

    眼珠子又朝着程兰一瞪,程兰心有余悸的“啊!”一声,护住自己的头。

    那男子还待逞凶,就看到眼前一花,苏灿面无表情的站在他正面。

    而旁边的包厢里面,王威威一脸苦笑,就在苏灿出门前,对他说的一句话是,“想不想给你爸一个惊喜?”

    我爸?还惊喜!?不是吧?

    看到明显要多管闲事横插一脚出去的苏灿,王威威整个脑袋都大了起来。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