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二十一章 后门

    进行了各种上任奔走,又和市委常委一些成员接触过后,谢绝了接风宴,王簿来到市二环外的一簇环湖小区,小区内是夏海市新建成不久的市委家属区,自他调任不久,这里就已经为他分配好了,绿树成荫小院,二层的小楼房,原住处是暂时空着的,只进行了一些中等装修,还有一个几十见方的小花园,种着枚桃树。

    楼里面的家私王簿是吩咐自己的秘书小李去帮衬张罗的,除了配套的电视和洗衣机之外,冰箱,几张小沙发,乃至于三个孩子房间里的写字台,大床,都是后来安置进去的。

    三个孩子平时也就住在八一宾馆,上学不方便,他到来之后,干脆就把这里腾空弄一弄,给三个孩子作为栖居的小屋,这样入住进来,想来是很其乐融融的。

    王林两家从小关系就不错,都是大家族,一家是在共和国行政,另一家则更重外事,在军备系统也有根基,只是两大家族同样工作繁忙,对子女疏于照顾,一晃眼,王簿就发现自己竟然和儿子都挂在了同一个地方。

    此刻王威威,林珞然和林绉舞都还没放学,看到空落落的房间,孤独么现在的王簿还真觉得有那么一点。

    他这趟从省政府调过来,虽说行政级别没有什么变化,都是正厅级,可是关乎于究竟是“镀金”还是被“贬”,也都难以评说,这趟王簿知道省上的敌对派系是动了,而他王家一系同样也动了,这种层面的交锋是很隐晦的,交锋的结果就是他这个在王家有潜力和前途的人物,调任了夏海市市委书记。

    有种说法是省政府秘书长是省府大院的管家,头上的人物太多,本身也束手束脚,而反倒在地方任一方大员,可以在自己的想法和调控范围类做出一番成绩。

    但是纵观全国,市委书记调任省秘书长的例子居多,自己调下来的这种情况,还真比较少见。

    如果自己是没什么政治野心的人,这么平调大概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然而若是牵扯到未来正厅升副部的问题,这就很有问题,市委书记的升任路子虽然完全不一样,可是比起省政府秘书长升任副部来说,较为困难。

    更何况,自己被调离了省上,不就摆明了自身派系在省上被抽空了几分力量,这对阵营平衡是相当不利的,由此看来,在最近的一场碰撞之中,他们王家一脉是遭到了挫折,而同样的,能够依仗的林家势力,却因为最近事源频繁,重量级压轴人物也不在省内,甚至于国内,是以无法调集有效的资源能量进行这种狙击,使得王家不得不以认同王簿被“流放”作为代价。

    想到自己可能被家族作为逼不得已抛出的筹码,王簿这内心深处就有一种绞着的难受。

    夏海夏海可能是自己仕途的终途吗?

    但凡是这个圈子内的人都很珍视自身的羽毛,每一步都会小心翼翼,绝不轻易让自己陷入一个泥泞不利的境地,这就像是剑手之间的交锋,容不得半点差错,因为他们都知道,一旦有所破绽,对手就会毫不犹豫的破入防御网,轻而易举的割断自己的喉咙。

    利益的斗争向来都是人类的天性,国家之间会为了争夺资源而展开战争,国内的各种圈子派系也会为了角逐权势利益的圈地,而展开各种碰撞和斗争,为得不外乎也就是让自己这一派系力量得到常青。

    王簿在这仕途有些暗淡的时分,倒是对自己这个从前疏于管教的儿子王威威,形成了几分寄托和依赖。

    反倒是王威威从心底有些排斥自己,在他提出让他们搬到这个市委家属院的时候,王威威还强烈的进行过抵触,而王簿自然也不会和他争吵些什么,就如同从小所做的那样,王威威在查探自己银行卡的时候,会发现原本应该准时打入的生活费,突然少得可怜。

    王簿从来不喜欢激烈的碰撞,更深喑家庭和睦相处的道理,他从小,家里的老太爷都是采取任得他们放任搏击的态度,从不会挥舞那只大手,横插入他的人生仕途之中,就连他能够一步一步爬到如今的地步,也是靠着他的林家老婆。

    他妻子是原公安部一个副部长的女儿,性格从小被惯得很为任性,后来还开了服装公司,是典型的女强人,自嫁给他后,王簿就有点妻管严,但是他妻子的确是对他全心全意,王簿能走到今天,也有他妻子的助力在其中,是以对他的妻子,王簿很多时候都不敢忤逆,在家里面最大声的说话也不会超过70分贝,就算是和自己儿子王威威会发生意见的分歧和争吵,他也会通过管制王威威的零用钱来使其就范。

    王威威在圈内的孩子中,要讲气派,要有面子,还要大方请客,追求那些各类前卫衣饰,没有他们给他提供的钱,他可能寸步难行。

    是以王簿这一手百试百灵,当王威威发现零用钱稀少之后,自然就会乖乖的听话。

    从而他也并不担心王威威不会和他一起入住市家属院的问题。

    薛易阳用一种很无辜的表情和眼神抓着苏灿的手袖,“这次恼火了,前天和小组长关系闹僵,还不是因为杨贵那小子跟我顶着开她的玩笑,这下我没交作业的名字写上去了,今天可是第一天,萧日华要抓典型啊,要是没交作业是要请家长的!兄弟名单在唐妩那里,你不是和她关系挺好的吗放假的时候还一起玩过,你就帮我去说一说吧你也不希望我妈来当众打得我鸡飞狗跳是不是”

    薛易阳的母亲外表看上去和蔼可亲,苏灿小的时候就不明白薛易阳为什么怕他妈怕到一种境界了,小时候有趟陪着他中午出门,结果发现自己的钥匙没带,就拖着苏灿回到他们家门口,那手猫爪子一样的敲了敲门,里面立刻传出一声“谁啊?”,薛易阳就很小心的说,“妈妈是我,我没带钥匙请您帮我开一下门好吗?”

    苏灿笑得是前俯后仰,薛易阳这种小心翼翼的状态,到像极了宫廷的太监,有谁会对自家母亲用这种战战兢兢说话的,哪知门咵的打开,他妈一脸愤怒的出现在门口,吓了苏灿好大一跳,后来是看到有苏灿在场,面色才立刻和蔼了下来。

    以至于最后有薛易阳母亲在家长会上因为他成绩下降给他一耳光,踢球砸了别人玻璃让他跪了半天搓衣板此类事情上面,苏灿才彻底的了解薛易阳的家教。

    从前苏灿不知道如何去形容薛易阳他妈的形象,自从《大明宫词》的热播,周星驰后来电影《功夫》出世,苏灿才从那包租婆和武则天结合的身上,找到了几分薛易阳母亲的影子。

    薛易阳搬出了他妈来,苏灿自然也就没办法拒绝,只是觉得最近班上的气氛都不太对,看着自己和唐妩的目光都有些古怪,仿佛认定了自己和唐妩之间,有一种不可说出的秘密一样,甚至于连薛易阳都找上自己,以他为针对唐妩的突破口。

    虽说自己和唐妩的关系比较近,但是唐妩这个女孩倒是十分讲究原则的,要在这种走后门的事情上找上唐妩,苏灿到觉得这是个什么事儿啊。

    以至于第二节课后,唐妩抱着资料准备前去教师办公室,苏灿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还有点不太自在,“那个哎”

    想他堂堂重生回来,却要帮着高一的薛易阳出头走没完成作业的后门,苏灿觉得自己这个重生者也太憋闷了一点。

    偏偏唐妩那对明眸就毫无半点杂质的盯着自己,眨了眨眼珠,似乎在等他说出什么事来,望着人家这副清澈纯净的模样,即便是现阶段的小唐妩,苏灿也不好意思来一句,“那个,你帮我把没交作业薛易阳的名字划了吧哈哈”此类的话。

    唐妩浅浅一笑,单手支着这叠作业本,用腾出来的右手取下钢笔笔帽,在作业本最上层的各科累计名单上面,把“薛易阳”名字的地方涂黑。

    然后盖上笔帽,捧着作业本,对苏灿说,“麻烦让一让。”

    有些懵的苏灿让开道路,看到唐妩抱着作业本进入办公室,在他瞳孔上留下一个动人的剪影。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得知自己逃脱大难的薛易阳就差没有就着苏灿的脑门亲上一口,看到苏灿扬起的拳头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过心头的大难不死那种心情是必须要宣泄的,课间男女三五成群聚拢一处的时候,薛易阳就对几个在班上关系不错的男女眉飞色舞的说起。

    陈灵珊本来是不怎么参与李璐梅几个女生和薛易阳的打作一堆的,但是听起薛易阳让苏灿出面找到唐妩,一直不曾说话的她倒是突然对薛易阳说道,“你能不能自觉一点,别老是认为每次不交作业都可以侥幸,假期作业很没负担的,多做点对你又没有坏处,你这次只是运气好,下次就不一定了!”

    薛易阳眼睛都不由自主的瞪大起来,“喂,灵珊,你又不是第一次认识我,你以前不也对我说不喜欢做假期作业吗?”

    陈灵珊脸一红,倒是难得的嗔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以前是初中,现在我们都读高中了,很快高一高二过去就高三了,你多做点作业对你只有好处又没有坏处!你把作业做完要死啊!”

    “我,我,这”看到陈灵珊转身离开的模样,薛易阳委屈极了,这女孩怎么比老师还难缠。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