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哥们儿,你什么时候到啊。”电话那头的李寒声音响亮,他此刻正站在南大人潮熙攘的主干道位置,打着电话。自行车车流从他面前呼啸过去,牵带起他额前的长发,伴随着桐树叶下的光阴飞舞。

    一边打电话一边敏捷的避闪南大主干道用骑赛摩精神飚自行车的南大飞车党们,这似乎已经是从短飒平头到留起微卷浓密长发的李寒,在南大修炼多年的必备技能。

    他旁边是六零二寝室的张小桥,肖旭正和一个今年即将毕业的漂亮数学系师姐谈论一个计算机社团交接班的问题,张小桥很默契的陪着他,看着他从去年到现在对人家未进寸功自己都有些着急。一个劲挤眉弄眼的样子,被肖旭暗中用手拐子凿了几下,张小桥呲牙咧嘴。那个在数学系系花候选人序列的女孩一切收在眼里,仍然很公事公办的和肖旭说话,但是眉眼里始终流露着一丝笑意。

    路上人流熙熙攘攘,很多人三五一簇的前行,前后不着尾。

    有头发斜披戴着蝴蝶结发夹捧着手中书本言笑晏晏的女生们。其中一个还是楼长王东健暗恋两年的小师妹,这两年里面经常帮人家修电脑啊,搬电扇啊,有时还充当临时水电工的角色。据说最近才有所突破,至少十三舍的人常在中午吃饭的时候看到王东健骑着从苏灿那里淘汰下来的捷安特自行车搭载着人家去食堂打饭。一个不锈钢大号饭盒,一个可爱的米奇塑料饭盒,重叠在自行车后座女孩的手中,像是那些飘荡不已的青春。

    同样还有六七人聚集在一处的男男女女,偶尔都能在这些人中见到一两个南大风云的人物,或者是经常在学校晚会上出现的主持人,或者是南大庆祝党的83周岁上面受到表彰的先进个人,或者是国研室带着本科生的助教,亦或者还是某位以学生身份在南大行政组织上面很有前途的人。

    更多的还是南大的这些藏龙卧虎般的人物。

    这样的群体很常见,像是每年南大开学的社团一条街上的人群,商业街宿舍楼下购置生活用品的热闹景象,亦或者某场校院系举办的活动,音乐厅的演出,都能看到这样的人流。

    今天也不例外,人群差不多都朝着逸夫楼科技报告厅那边过去,今天那边有场报告,路上飞驰的自行车都是过去抢位,否则去晚了,很快停车棚连下把锁得空隙都没有。

    因为一些交流和会议活动往往引发学生们的热情,是以很多报告厅外面的自行车棚,大多在结束的时候都能看到无数自行车被前后左右连带的锁一并锁上的铁索连横场面,据说还在那里诞生了爱情,图书馆的偶遇多少有些过时,现在各大院系里宣扬的是你看上了某个女孩,就带把车锁过去把她的自行车轮子锁起来,然后需要做的就是在最后装不好意思装懵懂装清纯装处男...

    所以很多班花系花上完自习或者听完报告取车,面对和自己车缠在一起的六七辆各式各样的自行车,很希望自己随身携带一把消防剪。

    ************

    在美罗大厦的苏灿正在自助餐厅和唐妩,乔树鑫,技术部张果,市场部赵一帆吃早餐。正在讲脸谱中文的开放式平台战略。2004年中国内地的网站数量仍然在快速增长,但大型互联网公司形象的格局基本上已经确定。

    三大门户网站,网易,新浪,搜狐的地位不可撼动。百度搜索基本上已经成为国内的第一中文搜索王者,让谷歌在中国市场都力不从心。电子商务的阿里巴巴。网络游戏的盛大。社交网络的脸谱中文。现在在即时通讯领域,则是腾讯和脸谱共同垄断了业内超过80%的市场份额,腾讯上月在香港证劵市场提交了IPO申请报告,预计发行4.2亿新股,相当于25%股权,每股招股价2.77至3.7港元。准备从香港资本市场募资11.6亿至15.5亿港元。是中国脸谱在即时通讯领域最强劲的对手。

    微软的MSN此时正在和国内上海联合投资公司商讨成立合资公司,比另一个时空进度有所加快,想来是脸谱中文异军突起,搅动即时通讯领域,导致此刻在国外大行其道的微软MSN也迫切希望抓住最末尾的国内市场,根据市场专业人员的预测,微软MSN Messenger进入中国后,依靠其界面,功能简单的特点以及与 Windows 操作系统捆绑的优势,或许能抓住最后的10%份额,这也是微软MSN迫不及待分最后一杯羹的原因。

    脸谱中文是国内少有没有通过国际资本市场注资而发展壮大起来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虽然对脸谱中文而言,国内注资一般经过两个途径,第一是大菠萝控股的换持股。第二则是来自美国脸谱。当然美国方面的注资有限。和美国很多互联网公司依靠广告盈利模式不同,零四年以及在这以前的中国互联网广告土壤很单薄,这在未来会得到改善,但是目前单薄就是单薄。

    然而开放了平台的脸谱中文,得益于通过第三方应用程序商打造增值服务,通过整合的数字音乐平台和移动业务的盈利模式,这类的增值服务占到脸谱中文营收的70%左右,在零三年脸谱中文依靠这种模式就已经创造了2亿元的营收规模,而到了零四年,第一季度内部财报上就显示2亿元的营收,2004年全年的营收规模应该能扩大到7亿,脸谱中文2004年的净盈利可能达到3亿。

    和美国脸谱扩张投入大于成本的亏损运营截然相反,以至于美国有评论员惊叹大洋彼岸截然相反的结果,评论说,“众所周知中国互联网的土壤决定了其广告业务和盈利能力无法和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提并论,但是中国脸谱却打破了所有人眼中中国网民‘贫穷落后’的印象,其能够依靠出售网络虚拟货币以及增值服务,获得数亿元的利润!”

    虽然目前脸谱中文也遇到了多家国际资本的青睐,譬如高盛集团和摩根士丹利就频繁和乔树鑫接触,希望能和脸谱幕后掌门人谈高盛注入资金持股的问题。

    也有声音传出脸谱中文究竟什么时候提交IPO上市。但是那似乎并不是苏灿短期内思考的问题,现在脸谱中文具备的现金流和财力,也能完成国内大多数从事社交网络即时通讯和新兴业务的中小型公司的收购。去年最大的一笔投资是或许在后世会被业内称之为经典的收购魔兽世界股权战役,现在脸谱中文没有更大规模的收购计划,完成普通的扩张已经足够。

    换句话说,脸谱中文不是美国脸谱,脸谱中文并不缺钱。

    ************

    苏灿接到李寒的电话这才匆忙和唐妩起身,连忙给电话那头的李寒道,“我现在马上过来,刚才说话都差点忘了...”

    昨天苏灿没有回南大宿舍,事实上在上海的上道合纵和脸谱中文扩张起来过后,苏灿经常有很多时候要离开大学。有时候开会到深夜,就不回南大,住在公司,或者回曼哈顿首座的公寓。唐妩昨天在雪海逸居的家中,今天是唐父唐宗元派车将她送到脸谱,刚才和张果赵一帆等人讲平台的线性规划,有些入了神,两人现在才记起要回南大去。

    “苏灿他们还没来啊...”,“那唐妩呢,唐妩要不要先过来,她难道不在路上?”这是电话那头唐妩寝室程葱葱和童彤等人的声音,显然李寒他们和唐妩在南大的室友和朋友们会合了。

    李寒大概已经是走到了人群嘈杂的地方,道,“我现在就在三教报告厅这边了,人太多了,怎么办,我们是等你们,还是自己先进去?”

    三教报告厅门口人数太多,现场秩序都有些忙不过来,但是还是有学生会出身,目前在校总务处留校的助教师兄拉住了李寒,对方在现场维持秩序的校方工作人员之一,对认识的张小桥,李寒肖旭等一一递上烟。

    电话里又张小桥接过烟的杂音,“唷,小熊猫...”

    电话那头传来李寒嘴嘟哝着打燃火拗起烟的声音,听到那头的师兄问,“苏灿呢...他什么时候过来?”

    “这正在问呢,现在正赶紧的,在过来的途中了...”

    那头现场的助教大概给他们一行人“特殊待遇”的不用排队入场,打开了工作通道,说,“还排什么队,咱们不整这些虚的,你们先进去...”

    李寒这个时候才准备挂电话,嚷嚷着对电话那头苏灿道,“你们自己搞快,我们就先进去了啊!”

    逸夫楼科技报告厅外的学长,就这样为他们开了后门。

    *************

    南大逸夫楼外,豪车开始涌向地下和露天停车场,一辆银白色凯迪拉克CTS-V系进口轿车缓缓从大门驶入,和周围奔驰宝马相比凸现霸气的鲜明对比。

    轿车的后座坐着两个男人,都通过从外界看来黑得透不过气来的车窗里望略带些朴素破旧感觉的南大校区和建筑物。最右边的男子身材高大,即便是在车里这种沉静的状态,也看得出他逼人的气场。

    詹化对左边的三十来岁男子道,“高少对南大恐怕不陌生吧,上次中行的戴行长还跟我问过高少的消息,南大金融研究院成立的时候,给你写过邀请函,金融研究院的副院长,加上南大社科高等研究所副所长...都不感兴趣?”

    高恒看着窗外,淡淡道,“到南大,一想到那个人也在这里,我总感觉很不怎么舒服...”

    坐在前头副驾驶座的一个极为时尚的女子当然知道高恒为什么不舒服,她叫陈妍,单眼皮,但是看得出外貌涌动着某种旁人触碰到就会被刺伤的高傲,她是高恒的外侄女,从他们这辆极惹得周围人瞩目的凯迪拉克驶入南大园区,她就一直听到高恒和詹化对苏灿的谈论。

    她知道这个男子关系着两年前直至现在的汉唐证劵和新世纪证劵清算案,这场清算间接导致高恒高家背后的资产和海外资产近五十亿蒸发,牵扯到高家外戚两个人失踪,其余小虾小鱼更是零落不堪,这桩事件是引发高家对对清算事件施加影响的王派之间关系恶化的来源。

    而那个苏灿更是和王家紧密挂钩,西川省的多处格局上都能看得到他出现在幕后的身影,他这个名字现在高家一些核心人群之中,并不陌生。

    对她来说应该算是讨厌的人之一,从高家里流出的很多信息,一方面作为既得利益团体,深深嫉妒这个人的发迹。另一方面,则是看得到她的家族对其深深的戒备,她想大概是两年前那场汉唐和新世纪证劵清算,让高家伤到痛脚的缘故。一直听到詹化和高恒之间的说话,最后陈妍转过身来,那被最奢侈化妆品保养过得嘴唇划出一道弧线,“我还真想见识一下他,是不是像是某些人所说的那样,长着三头六臂...”

    **************

    宋真驱车进入停车场,从车里走下来,她今天穿着一件红色的小礼服,标致高雅,前胸傲人而坚挺,手里握着一只和身躯衣服颜色相称的小手包,关上小轿跑的车门,靠在车旁。

    旁边的商务车里走出家族在森川中国的当权人,她的母亲陶晴和执掌森川中国的前总经理,现在把总经理位置让出给宋真,退下去做森川集团中国区总裁的表叔宋宪成,旁边还有森川中国陪同过来的职业经理人。

    此刻众人倒是都没有看向先从轿跑里出来的宋真,而是看向后面颤巍巍跟着的一辆奔驰E300,奔驰车找到他们旁边的车位停好,走出来的是一个身材笔挺的男子,眉端目秀,其实他是美国华裔,家庭做的是橡胶生意,和宋真家族的海外部分很有渊源,甚至在这之前,都有两家极有背景前途的青年联姻的意思在里面。以前在宋家里,早把他看做未来女婿的意思。

    不过这一层意思,在宋真自拿到学位证书来中国以后,再加上一年前森川集团在国内发生的一些危机处理,就渐渐淡化了。

    却没有想到这个青年对宋真念念不忘,一个月前负责在中国公司的业务,调任了过来。陶晴其实挺喜欢这孩子,只是看向自己女儿,会担心一切是不是襄王有意,而神女无心。偏偏陶晴经历了一年前的事情过后,知道在这方面绝不对宋真指手画脚。

    青年看到宋真也不顾自己小轿跑车身的灰尘,半边臀部靠着跑车前沿,双手环抱,红裙之上的黑发柔顺的被风吹起,飘啊飘的,感觉心脏都被这样的场景迟钝了一下,有些言语不顺溜道,“我平时很少在国内开车,出来上路没几次,难免不太习惯...”为他刚才拙劣的车技表示抱歉,又环顾四周,像是解释今趟为什么要跟着宋真他们过来,“我知道南大是国内前几名的高校,有很多质量很高的报告,还有极著名教授的讲座,知道你们要来听,我想过来散散心换换脑也是好的,想看看国内的学术报告和以前听过的有什么截然不同的观点和新意...”

    宋真看着青年半晌,然后绽放出迷人的微笑,道,“好的,时间快到了,我们一起进去吧...”

    看到宋真难得对自己表现出来的笑容,青年心头都有种难以言喻的欣喜,连忙点点头,随着她一行朝报告厅内走去。

    ***********

    林珞然和她那些北京的朋友在上海呆了两天过后,今天的行程是南大这个逸夫楼科技报告厅展开的报告演讲,此刻厅堂里面已经是人头攒动。然后林珞然一行就正好在门口偶遇了苏灿和唐妩等人。

    这个时候上海的天气还很冷,林珞然穿着黑色的外套,修长双腿的牛仔裤,面庞在冷天里有种锐利而立体的美丽,看到苏灿唐妩的时候,她如远山一样的秀眉,就轻轻的挑了起来,然后笑起来摆摆手,“好呀。我还以为你们都进去了。”

    林珞然今趟一起过来的有三男两女,对于她从北京到来的这些朋友,苏灿是知道一二的。林珞然和王威威等人从高中毕业上大学之后,因为她的家庭成员大多都在北京,所以一般放假,亦或者春节,都会回北京去。

    以前落下的一些人际关系,逐渐的又接续起来。林珞然母亲陆家英又是公安部工作,外公是十六驾马车之一,她又是现在正热的外交官世家出身,一旦回北京,聚集在她身边的圈子都是很大一众人。

    这次从北京过来的,自然是林珞然关系最不错的人之一,属于民间说笑中京城纨绔,大家族的子弟那一类。当然实际上每个人从外表看起来都并不纨绔桀骜,相反有些性子都偏老实,也是林珞然很爱接触的人。

    通过短暂介绍,这些北京来的朋友看到苏灿的目光就不免古怪了起来。

    因为只要不是孤陋寡闻,谁都听说过林珞然和王威威林绉舞他们当年在夏海,在西川省蓉城初高中时代的那些事儿,无论从何处的传言,对这个叫做“苏灿”名字的人,大概都并不陌生。

    在京城有很多关于他的说法和评价,譬如藐视点的“要吃天鹅肉的癞蛤蟆”,譬如对他有好感的“是个有点意思的人”,譬如文青点的“就一个小资阶级”,譬如直接无视的“没听说过这个人”,譬如近些年给某些人帮腔的,“和魏远湖,某某,某某某能比吗?”

    当然,这些年对林珞然仰慕的人不在少数,但是相对而言,却极少有人能先过王威威和林绉舞一关。

    今年春节,初十的样子大家在后海酒吧聚会,一个家世前途都很远大的哥们儿挽过王威威的脖颈,说,“兄弟,跟你说声,我中意林家小妹,你给句话,哥们儿能不能追?”对方是因为知道以前王威威和林珞然的关系,知道现在是彻底的没什么,不过还是先打个招呼,首先是礼貌,接下来大家还能人捧人抬,没准这事最后就成了,要有王威威的支持,对上本来没信心争过的魏远湖就有极大地胜算。

    但是王威威却是毫不留情的给他洗涮过去,“爬爬爬,追个屁啊追,没你的事儿啊,别瞎掺和。”对方知道王威威这个能铁了脸下来保护林珞然的性子,知道没办法说服他,也就笑笑,这个事情就揭过不提。

    就算是近些年公认,甚至连林珞然老爸林国舟都认同的青年才俊魏远湖,也都没入林绉舞法眼,提起魏远湖对林珞然的接近,这个林家除了名的林胖子就是一句话,“他做白日梦啊。”

    而谁都知道王威威和林绉舞,对某个人是绝对不排斥的。

    “你好,”和苏灿不卑不亢的打过招呼,林珞然朋友中叫卢丽佳的女子就侧过头去,对林珞然微笑道,“我听说今年魏远湖会为你办一个大型的庆生,正在秘密筹备,这么有心,而且又非常之有前途,人也相当不错,要身板有身板,要气度有气度,我就感叹当年怎么没遇上这么一位良人呐...”

    林珞然有点讶然,“谁告诉你的?”随后美目边沿朝苏灿的方位瞟了一眼,然后秀眉蹙了起来,语气恼怒道,“谁要他庆什么生了?”

    卢丽佳吐吐舌头,“这事他都在脸谱上征求圈子里朋友的意见,当然要瞒着你。你千万别说我泄漏的。”

    林珞然“哦”了一声,看了苏灿一眼,道,“我从来不上脸谱。”

    苏灿尴尬,又低头看表,离进入报告厅时间还有一会。

    旁边一个叫罗天一的男子见卢丽佳神情,心有灵犀,开口道,“珞然,你说实话,上外毕业后,总是会回北京的吧,咱们这么多朋友也在,照应着呢。我说吧...北京才是你的归宿,上海这些的,都不太靠谱,那是另一个世界和层面。你说是吧?”

    虽然听闻了京城那边对苏灿的传言,他毕竟还是和他第一次见面什么的,本不客套亲近,也并不疏远摆脸色看,但是卢丽佳既然都发言了,他们这边总得响应一下,这话里带着些居高临下的味道,很正常,京城这些王子公主多少有些这样的优越感,或许也有些老北京侃劲在里面,言下之意北京才是林珞然搅风搅雨的地方,至于上海,层次就不一样了。

    很现实,就如同林珞然之于面前的苏灿,林珞然毕业回北京去可能就是公主,苏灿是什么?一个南大毕业的应届大学生?或许有文凭有能力,但中国现有的机制和体系基本上已经成型,论官场有自己的升迁机制和规则,论经济一夜暴富的神话时代已经过去。有能力有文凭的大学生多了去了,但他们基本上都在唐家岭那边聚集成了蚁族,这些人难道没有梦想,有梦想,难道没有敲门砖?个个都是名牌大学生。但多少人要奋斗多少年的青春才能走出蜗居?

    当然,他相信苏灿不是听不出他潜在话语的人。他要是足够聪明,就该明白他那方到林珞然他们这一头世界的差距。

    苏灿微微的笑了一下,对这些旁敲侧击似乎不予置否,就像是来自京城的那些谣言和风雨一样。

    这个时候有个黑西装男子走了过来,他是和苏灿从脸谱过来的一趟车里出来的,脸谱网运营部门的总监邹强,低声在苏灿耳边说了些什么,指了指报告厅那边,那头有校方的人正在和脸谱这边的助理交接,苏灿的系主任也在那头,焦急的把他给盯着,唐妩从那边走了过来,对苏灿点了点头,指了指皓腕上那只漂亮流线型的腕表,道,“时间差不多了。”

    林珞然就上前,双手伸出来,分别拍在苏灿宽阔肩膀的两侧,双目弯弧,像是秋水要从里面滴化出来,“加油呐,我今天可是不顾和朋友聚会,专程拖家带口的来听你的演讲的。”

    周围的人先是怔了一下,似乎还没听仔细一样。

    “演讲,什么演讲?”一个男子疑惑着问出口,用更加迷惑的目光把苏灿给盯着。

    然后包括卢丽佳等人缓缓抬起头,看到面前这个有着蛋疼笑容男子背后的逸夫楼报告厅正上方中央龙庭,挂着一条白色为基底,蓝色醒目的主题:“对话脸谱中文总裁:挑战无处不在。”

    简洁,但有力,气势扑面而至。

    从满座的科技报告厅内部,那些人群熙攘窸窸窣窣传出的声响,就已经在这种几乎要窒息的气氛下蕴藏了某种似乎要喷薄而出的力量。

    **************

    **************

    有些发懵的卢丽佳和罗天一干人等似乎在这一刻像是抛上岸的鲤鱼,嘴巴翕张着,眼圈呆滞的瞪着在高大宏伟报告厅基座下面,站着的这个年轻男人。

    “那我走了。”苏灿对林珞然摆摆手,然后伸出手来,压住自己的心脏,拍了拍,做出一个其实很紧张的神态。惹得林珞然忍俊不禁,赶人似得刨刨手,“我们也要进去了,否则恐怕没座位了,难道你想我站着听完你整个演讲过程?”

    苏灿笑笑,转过身去,迎向不远处穿着西服和黑色套裙,茕茕而立出尘脱俗的唐妩。

    南大校方和脸谱方面的特别助理立即接洽围拱过来,前方两名身着白色衬衣魁梧的警卫率先前行引领,苏灿向正门的科技报告厅大踏步走了进去。

    扇形状分布开来的科技报告厅里面,俨然黑压压人头攒动,科技报告厅因为前面几排都是南大校方领导,以及邀请过来的嘉宾,所以相对整齐,越到了报告厅后面,更多没有座位的人都挤成一堆站着,以至于越到后面就越加的臃肿。

    人群在三五一簇的低声交头接耳,但此刻演讲台上任何一处微小的响动,都会引发他们的目光。

    南大的校方领导也在相互交流,詹化转过头对高恒旁边的陈妍道,“那个人,你很快就能看到他了。”

    前面几排的嘉宾席上,坐在宋真旁边的男子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抿着嘴不说话,看着旁边侧脸有希腊神话女神般立体分明,目光直视着讲台上的宋真,她的唇角带着若隐若现的笑容,而眼神里有兴致盎然的期待。

    张小桥,李寒和肖旭等人握着拳坐在阶梯报告厅座位上,他们从来没有一刻感觉到人生有这样的激动,即便是不久前张小桥代表班上上台在全校优秀集体表彰大会上捧着一份证书十几个人面对全场傻站着的台上,也没有在台下面这样抑制不住的激昂。

    从南大第一天开学见面,那个和自己父亲默默整理床铺,放上生活用品,将盆子搁置在床下面,甚至让他有些看不顺眼的室友,他当时究竟有没有想过,三年后的今天,他会看着他这样站在南大的报告厅上面,为他人生腾飞的时刻,做一个演讲和评述。

    光是这样想,他的手就激动得发抖。

    王东健紧挨着身边那个扎着漂亮蝴蝶结,他觊觎已久的学妹,言语激动的指着讲台,双手无处安放的比划,像是要宣泄胸臆所有如弓弦般绷张待发的浪涛,“这哥们儿是咱们一栋楼的,六零二寝室,我还常去他寝室顺开水...真是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啊...”

    多年以后,王东健回忆起来这份激动,除了年轻时候对世界杯球赛和当天那个即将出现在演讲台上的男人之外,他平顺如水般的生活中,再难出现第二次这样激动地手脚都无处安放的情绪惊澜。

    很快,南大经过层层筛选最终决定的主持人走上台前,开篇不乏溢美之词。但报告厅中不知道谁先喊出声来,“灿哥!欢迎!”

    然后有人跟随,“灿哥!加油!”

    最后是在这种喧嚣之中,有更地道的方言口音歇斯底里从声浪的罅隙之间,穿透迸发,“灿哥,雄起!”

    这样的声音并伴随着那个男子走在台前来的时候,达到高峰。甚至肖旭,甚至李寒,甚至张小桥,都振臂随着哗然的人潮,朝着天空挥出一拳,“灿哥!噢嘢!”

    在那些耀眼的闪光和人潮之下,苏灿明白眼前的荣耀的来背后要背负多大的压力。

    三年前,他走入南大,带着些重生改变命运的不真实感,以及潜心希望从南大寻求到事业在未来的冲击下不会被淘汰和淹没的知能,他恐惧所积累的一切有一天终究会烟消云散,像是手中握不住的沙砾。

    三年以后的今天,他站在这里,心肺里搅动得厉害。虽然青春终究会散场,虽然有一天我们终究会老去,无论是重生者的生命,还是那些令人刻骨铭心的面容,但是这些真实流淌的时光,是永不会磨灭的。

    半晌后苏灿道,“谢谢大家,也谢谢南大做的这个特别演讲会,本来我是拒绝的,但是校领导说,你们做得那么棒,你不上去讲,谁上去讲。”

    “这里我希望说明一下,我们并不棒,我们前面还有巨大的困难和问题,社交网络在世界范围内的革命,也因此导致太多的弊端,我们的前面,仍然横亘着巨大的障碍,宗教的冲突,虚拟和现实之间的冲突,包括****,毒品,以及对社会的煽动和阴暗面的宣扬,这些都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巨大问题。你们要问我能不能解决,我只能告诉你们,我个人的能力有限,刚才主持人把我说的那么好,恐怕会让大家失望了...”

    下方再引发一阵激烈的轰然打气之声,“灿哥!”“灿哥!”“灿哥!”

    苏灿苦笑道,“很感谢母校学子们对我的称呼,但是这个称呼,怎么让我感觉像是在三合会会场?”

    一片哄笑。

    “...我个人能力有限,但我所幸的是有一群比我聪明的人来为我工作,创立脸谱的过程很幸运,脸谱能发展到今天的地步,除了我们的努力之外,也很幸运。有时候我会看看四周,看到那些聪明的人在为我工作,在那一刻,我会有深刻的自豪感...”

    下方距离苏灿前排的脸谱网到场员工们,面容都带着相似的激动。

    “...我们的未来仍然面临障碍,仍然面临危机,但危险恰好说明机遇的并存。以前我告诉过我的员工们,脸谱网的明天会不会倒闭?今天,我仍然会告诉大家,脸谱一年后可能会关闭,半年后也可能会关闭,甚至三个月过后,也可能会被关闭。但是在关闭的前一个小时,一分钟,一秒钟,我们都在为了改变这个世界而努力。”

    话音落下,全场响彻热烈的掌声。

    也有很多人没有看到苏灿在南大的这一幕,譬如王威威,他正在北京,和母亲参加一个饭局,魏远湖在另一桌,和部委的一些大员聚在一起,遥遥对他举起了酒杯。譬如林绉舞,他正在一个和他家里颇有渊源的军区参谋长老式的住宅里面,和对方下棋,时不时弄弄阳台上笼子里的那只学舌鹦鹉。

    譬如薛易阳,他此刻正在长沙的大学里,准备联系明年实习的单位。譬如刘睿,正在南山的宿舍楼里,和室友玩着最新的游戏。譬如美国的马克扎克伯格,他正陷入公司元老相继辞职的难过情绪之中。

    随后主持人宣布自由提问。

    所有在场的人都可以起身向正中央的苏灿提问,由此引发了新一轮的热潮。

    有人站起来问苏灿针对目前美国脸谱遭遇的舆论危机的看法。

    还有人刁钻的询问女儿因发布不雅照被极怒的父亲杀死,贩毒集团把在网络上发布谴责抵制他们言论的人追踪杀死吊在大桥之下,这究竟是不是社交网络对隐私的侵犯而造成的悲剧和危机。

    甚至还有人果断要求和苏灿在会毕后合影。苏灿都不知道怎么拒绝。

    还有一个学生询问,“作为脸谱中文总裁,你们最年轻的经理多大?”

    苏灿几乎是想都不想就回答,“22岁零三个月,张宝良,他就坐在下面。”

    然后苏灿请张宝良站起来,和全场见面。此幕让脸谱在场的员工都很震动,作为脸谱总裁,苏灿能记得他们的名字,专业和学校已经相当了不起,竟然还能准确说出他们任何一个的生日。事实上这得益于唐妩,她去年每到一个员工生日,或者家里逢重大事故的时候,总会代表公司寄出一份礼物,甚至还会在员工生日亲自用龙飞凤舞的钢笔字代表公司写祝贺的言语。甚至有员工把她写下来的这些贺贴专程的裱起来,作为永久收藏。

    等到张宝良坐下的时候,苏灿看到他已经感动到热泪盈眶。

    ==============

    写了一天到现在,近万字更新了,困惨了,睡了睡了。顺便召唤推荐票快快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